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81章
    “怎么会?”景琛看他神色不似作伪,皱眉道,“你们是不知他外出寻药,还是不相信他能带回蓝雪莲?”

    若是前一种还好,所谓不知者不罪,后一种的话他就只能呵呵——这个部落,辜负了冒死冲入风雪中的青年。∑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我们当然相信,月芒哥哥是部落里最厉害的勇士!”有小孩立马接话,嘟着小嘴对景琛的话表示不满。

    “对,我阿姆说他一定能采回蓝雪莲,救下月晴姐姐!”

    孩子们七嘴八舌说起来,又是如方才般的吵闹,有些个年纪太轻,来来回回都嚷着那几句话。

    不过这些表现,也证明蓝月芒在部落里有极高声望。

    “你们都不要吵了!”一个稍大点的孩子叫道,“月述哥哥你不要内疚,这不怪你,都是叛徒蓝纳多的错!”

    话音刚落,说话的孩子就被身后老者慌张拉住,环顾四下后才松出口气,板着脸轻声呵斥道,“不许这么说祭祀。”

    “他才不是我们的祭司,叛徒!”孩子并不依,挣脱老人的钳制,气愤道,“就是他叫来了宗族的人,带走了月晴姐姐!”

    “说什么胡话!”老人也是彪悍,手刀切在孩子后颈,直接将人敲晕,方转头对景琛道,“见笑了,二位就在部落里转转,月芒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老人抱着小孩离开,月述和另外一位青年回到哨塔。

    其余小孩皆是一哄而散,有继续在门口玩耍的,有几个则溜过去看被敲晕的孩子。

    景琛望向不远处几十顶兽皮帐篷。

    蓝天与俪珈河为背景,清风吹动帐子猎猎作响,分外悠闲自得。

    揉了揉阿修罗脑袋,景琛若有所思道,“看来就算是巴掌大小的族群,也不尽然就是铁桶一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客疏一脸深沉说出这句话,端起架子来还挺人模狗样。

    当然知晓其真面目的景琛,对其行为是嗤之以鼻的。

    真想把你现在的闷骚样录下来,带回去给小玉看。

    “我说。”客疏侧过头来,“你上次说的那件事,我忽然想到。”

    “暗宗里有一把以人魂为器灵炼制的匕首,且保留了作为人族时的记忆和性格。”他道,“等回宗后我去问问,说不定小霍的事能出现转机。”

    说是让两人在部落里转转,其实能走动的地方很少。

    加之旁边有几个古灵惊怪的孩子盯着,他们还真不好意思进帐篷瞧。

    这种略微尴尬的场面,直到部落里狩猎的人回来被打破。

    “月山大叔回来了!”月述在哨塔上一声吆喝。

    “情况好像不对。”旁边站岗的青年道,“你看他们几个,是不是都受了伤?”

    月述人往外探,挂在简陋的木质栏杆上,很快收回视线,飞速沿着支竿滑下哨塔。

    “你们快过来搭把手,月静去叫族长来!”说完这句话,月述便朝回来的狩猎小队一行人飞奔而去。

    十几个大孩子中,小女孩站出来回望一眼,朝着蓝月芒方才进入的帐篷跑去。

    “月山大叔,你们受伤了?”月述小跑过来,伸出手就要将人架起。

    “不碍事,一点小伤。”被称作月山的壮汉摆摆手,“你去后面帮忙吧。”

    壮汉的兽皮上衣称得上褴褛,右肩部分碎成零散的条状,从上衣切口看,似是被巨型野兽的利爪划过。

    但他伤口痕迹瞧着不是撕咬造成,更像是人工打造的利器,切口整齐,可见凶器的锋芒锐利。

    “你们遇到了厉害的蛮兽?”几位老人走来帮忙,虽然已经年迈,力气多少还有些,眼力也不差,“还是其他部落的人?”

    在蓝叶小世界里,超越一般野兽,拥有非凡力量的兽类被称为蛮兽,景琛眼中区别划分的妖兽和符兽,在这里就一个统称。

    “是水神部落的人。”蓝月山身后的一人道,他的伤势还算轻,仅仅是右腿被削去一块肉。

    与他相比的,是被两人抬回的另一个,整个右臂膀截去,伤口上覆盖着一层厚厚草药,效果并不是很好,仍有血液缓缓流出,走了一路,滴了一路。

    而他腹部更是一片狼藉,血肉模糊,能看到内部的五脏蠕动,没当场毙命,吊着一口气回到部落就算是奇迹了。

    “这,这……”年纪最大的老者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月乐,你先带孩子们进去。”

    这样血腥的场面孩子们从未见过,明白是出了大事,个个安静得异常,一声不吭回了自己的家。

    “你们谁去把纳多祭司,不。”蓝月山顿了顿道,“把族医叫来。”

    “我去吧。”与蓝月述一起守哨塔的青年道,“看这情况,我叫他多带点草药来。”

    每个人都动员起来,蓝月山这才坐在地上,长舒口气。

    倒不是不能直接将人送进族医的帐子,一来伤员太多塞不下,到时少不得一阵慌乱。

    二者由于蓝纳多的关系,族医帐子被安排在部落最边上,他们颠簸一路,重伤的族人可经不起再折腾了。

    终于回到部落,蓝月山心中大石落下。这一路,他都是提心吊胆着的。

    “你说祭司在部落里是个什么角色?”景琛好奇道。

    从蓝月芒言语间,可知祭祀殿在西大陆上很有威望,那祭祀在部落中应当身份不低才对。

    然而从目前他自己的所见所闻来感觉,这位纳多祭司似乎并不受爱戴。

    嗯,甚至很讨人嫌。

    “谁知道呢,我管他去死。”客疏无聊地打着哈欠,百无聊赖道,“这就是你说的打入蓝叶小世界内部?看起来情况并不顺利哦。”

    斜斜白了身边人一眼,景琛摸摸下巴道,“我倒是觉得挺顺利,你看我们刚到,契机不就来了。”

    族医个子很矮,腿也不长,来得倒是快,因为他几乎是被青年拎着过来,两脚腾空离地。

    其他人对此情况见怪不怪,迅速让出位置,让他率先医治受伤最重的族人。

    “月山大叔,发生了什么事?”月述得空发问,“你们怎么会跟水神部落的人起冲突?我记得他们是住在五彩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狩猎区?”

    蓝月山摇头,“不知,我们像平常一样狩猎,没有留意到他们的到来,分散开的族人就被攻击了。”

    是的,若非狩猎期间警惕性高,林中穿来的利箭悄无声息就能将他们解决。

    尽管后来及时组织反抗,还是伤亡惨重。

    现在回想起来,仍旧一阵后怕。

    “他们。”蓝月山旁边的人回忆道,“似乎拥有了铁器,很锋利。”

    “铁器?!”老者讶然,“那不是受到祭祀殿限制,只有贤者和祭祀才能拥有,你们没有看错?”

    一人苦笑,“怎么可能看错,可是差点就掉了我们的命啊。”

    “你们说是水神部落的人。”最年迈的老者道,“难道今年的潮汛提前到来,五色湖边上的土地被淹没?”

    几位老人对视。

    “那可就麻烦了,上游水草不丰裕,我们还无法进行迁徙,他们如今拥有铁器,若要攻打过来。”

    “宗族的人又靠不住。”

    “简直是一场灾难!”

    得知消息的几人个个愁眉不展,望向族长帐篷又收回视线,摇了摇头。

    “断臂无法重生,骨骼碎裂,内脏出血。”族医做了紧急救治,效果不大。

    重伤的那人脸色惨白,全无一点血色,好像闭上眼就会永远睡去。

    “我救不了,请祭祀出手,说不定还有一丝转机。”族医说完话便转身给其他伤者医治。

    再耗下去无济于事,不如将宝贵的抢救时间留给他人。

    “找祭祀吗?”听到此话的人出乎意料得都沉默了。

    族医叹息道,“他毕竟是祭祀殿的人,有我们无法掌握的秘术,至少眼下我们需要,就不能再计较。”

    “不。”是重伤的那人开了口,声音很轻,“不要找他,叛徒!他杀死了我的小女儿!我可爱的月莉!”

    “看来有□□啊。”景琛的位置不近不远,正好与伤者保持一定距离。

    之前情况他不好表现太热心,那只会让人更加警戒。

    唔,现在看来,时机差不多到了。

    “能让我试试吗?”景琛走过去,怀里抱着阿修罗一枚,显得很无害。

    “你是谁?”蓝月山站起来,挡在所有人面前,他的眼神很锐利,像是盯住了丛林中的猎物。

    “一个路过的人,你姑且当我是月芒的朋友。”

    蓝月山看向蓝月述,后者点头。

    “你能救他?”族医却管不了这么多,“难道您是游历大陆的祭祀?”

    还真不是。景琛想了想,将帽子摘下。

    “东大陆的贤者!”惊呼声响起。

    在西大陆,黑发是东大陆人的代表。

    而东大陆的人能出现在这里,定是穿过深蓝雪峰无疑,那么必定是一位实力高强的贤者。

    至于为什么不怀疑这是东大陆人在西大陆的后代,因为在西大陆出生的孩子,无一例外都是蓝发。

    同理,西大陆的人去到东大陆也是一样。

    故而千百年来,人们将发色作为了地域划分的唯一标准。

    “我相信他能救!”蓝月芒的声音紧接而至,“月神在上,我以性命担保!”

    “月芒?!”

    “月芒你回来了啊。”

    “听说你进深蓝雪山,担心死我了。”

    狩猎小队中几位受轻伤的与蓝月芒相熟,见到来人很是惊喜。

    “族长呢?”蓝月述看过来。

    “去见月荆向导了。”蓝月芒压低声音,“这个稍后说,救人要紧。”

    他转向景琛,稍一欠身,“贤者,您接手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