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78章
    “原来是月神部落。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向导腰背微挺,遮罩住整张脸的斗篷稍稍抬高些,露出隐约可见的下颚,尖短枯瘦。

    “早些年,你们部族的人倒是常打这里经过。”他的声音中带着追忆,“近些年就不常再见到了,似是已迁往东部?”

    “是的。”听其话语,眼前的向导在此驻扎有多年,西大陆上阅历丰富的人向来值得尊敬,蓝月芒恭敬回道,“我们追寻月神的力量,会根据它移动的位置改变居住地。”

    “这点我略有耳闻。”向导又道,“你们俪珈河支族的向导六年前还同我一起游历过,近来可好?”

    “托您的福,一切安好。”蓝月芒道,“不过就我所知,蓝月荆向导已经十年未出过部落了。”

    “哦,那许是我记错。”向导一语带过,“你也知年纪大了,总是记性不好,我们开始定位吧。”

    按照规矩,蓝月芒送上五刀肉。

    “有心了。”向导从宽大袖口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石盘。

    蓝紫色,并不厚,外围一圈缀着八颗兽牙,向上的那一面,由内向外刻着八道环状深痕。

    “在此之前你要知晓,定位是有限制的,如果俪珈河部落迁出这个范围内。”向导摇头道,“我便无法感知。”

    此事蓝月芒倒是不知,赶忙问道,“那我要回族,该如何做?”

    “我会根据最终定位指引大致方向,你沿这个方向去往下一个部落或是城镇,找向导重新定位。”

    “好,有劳您了。”

    景琛盯着石盘看,悄悄放出神识感应。

    便见向导口中念出长串不知名咒语,即便有世界石翻译,尚无法理解其意思。

    石盘则被他放置地上,两只手虚浮,一圈圈蓝色光纹从刻画的八道圆环上浮现,组成类似蚊香圈的发光圆盘。

    “星图?”景琛心道。

    向导露出的这手,竟与他引动星图灵印时的情况有些相像。

    “有点意思。”风祭饶有兴致道。

    发光的星图显现,随后上面出现了几个蓝色星点,它们之间相隔的间距不等,却没有两个是挨在一起。

    景琛猜测上面每一个星点,都代表一个部落里的向导。

    以石盘作为定位点,来估算两部落之间的路程,真是原始又粗犷的手段。

    向导对每一个星点都看得很细,像是在记录它们各自位置,又或是在对比上次开盘时每个星点挪移了多少。

    “我无法得知俪珈河支族。”向导双手合十,石盘上的光圈消失。

    “你往这个方向走。”他抬手指向某处,“会看到长象山,翻过这座山,有一条雨季才会出现的河,最近大抵是看不到。”

    “你找到这条河流经的痕迹,然后顺流而上,到达崎库城,那里的向导能给你做出准确指引。”

    “我记得自己是从俪珈河下游进入深蓝雪山。”蓝月芒惊讶道,“竟然已距离这么远?”

    “你大约是在雪山中遇上了魔鬼风吧,它会将旅人带往极远的地方。”向导道,“能从里面出来,你真是走运,雪神总是这般仁慈。”

    蓝叶小世界,西大陆某处。

    散落分布的兽皮帐子破旧不堪,呈圆环围起的中央留出一块空地,上面用石头砌成台阶状的祭台。

    此时周围跪着一片蓝色头发正在做祈祷的人,祭台中央放着新鲜花果和刚猎来的野兽。

    奇怪的是,祭祀中没有主持的祭司,仅有一位老者跪坐,口中用古语吟唱大段饶舌的祷文。

    古老的象征权力的法杖放置他身前,随着祷文起落的语调轻轻颤动着。

    “砰。”就在这场祭祀快接近尾声时,巨大身影从天而降。

    百米长的大蛇,光腰身直径就有三米,全身盘卷着落下,砸在祭台上犹如弹簧般跳起,石阶裂成不等的六块。

    哦,细看蛇身盘起的圈中央,靠近蛇头位置还坐着一人。

    黑色长发,俊美如天神。

    不,他就是天神!

    老者看着天降之物傻眼,慌忙跪拜下,惊呼道,“蛇神显灵了!”

    所有围着祭坛的人面露震惊,继而是狂喜,跟着附和跪拜,“蛇神显灵了!”

    话语先是参差不齐,然后音浪逐渐统一,每个人都张大嘴,神色亢奋,无形中聚集的势犹有排山倒海之力。

    凌奕揉了揉额角,“闭嘴。”

    他的声音不大,诡异地从祭坛中央传到最外围的人耳中。

    欢呼声戛然而止,却让每个人都越发笃定,这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蛇神!

    “蠢蛇。”这句话显然是在对他坐下现出真身的大蛇说。

    要不是冥烈在下落过程中突然胀大身形撑破气囊,他们也不会从空中狼狈落下。

    “又不是我想这样……”冥烈委屈哭了。

    如若不是新生小世界规则之力混乱,他也不会做出这么掉份的事。

    嗷!幸好老叫我小红的那个家伙不在,不然又得被嘲笑死!

    “恩?你在说小琛坏话?”凌奕挑眉。

    “……没有。”

    “尊敬的蛇神!”老者踉跄走过来,一个飞扑抱住凌奕小腿,天晓得矮瘦身子哪里来这么强的爆发力,“您终于听到我们祈求了吗?!”

    凌奕看着腿部挂件,“……”这谁?

    蓝月芒从向导帐子出来后,在部落里置换了些乔装打扮用的衣衫,因为景琛和阿修罗一身装扮实在太过显眼,再走下去说不得会麻烦。

    要知道东西大陆的人近乎老死不相往来,不是每个人都对另一边大陆的人抱有善心。

    “每位向导都如他一般谨慎吗?”景琛拉拉手中兽皮帽,嗯,丑得很有特色。

    “的确是位令人尊敬的向导。”蓝月芒解释道,“并非每个部落之间都存在友好关系,时常会有大部落吞并和攻击周边小部落。”

    “月神部落经常迁徙,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不让其他部落知道我们位置所在,躲避战争。”

    蓝月芒继续道,“那位向导与我们俪珈河部落向导有旧,如果方才试探出我是敌非友,便不会指示部落位置所在或是作出引导。”

    景琛恍然,还有这些门道在里头,想了想道,“那么敌方向导如果有你们部落的定位,岂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找到?”

    蓝月芒翻看手中衣物,拿出小件递给阿修罗,“所以每任向导交接之前,都会和族中祭司一起游历大陆,重新定位自己的山河盘,不友好的直接切断联系,从上面剔除。”

    除了有范围限制外,定位功能还是挺有用的。景琛垂涎道,“这种山河盘哪里能买到?”

    蓝月芒正在整理手中买到的兽皮衣,一些尺寸与景琛不合的得改改,乍听到这话一惊,“得到上任向导推荐,新向导可以到祭祀殿领取,其他地方不会出售。”

    “祭祀殿?”

    “嗯,听闻是西大陆中央一座很宏大的城池。”蓝月芒向往道,“贤者,祭祀,向导都要经过它的考验才能确定身份,也不知我有生之年可否能见到。”

    找了个地方换好兽皮衣,景琛戴着那顶是丑得很有特色的帽子欲哭无泪。

    兽皮帽不知是何材质剪成,很硬,还有点扎,边缘缝纫的手工相当粗糙,整体造型简直是惨绝人寰。

    更重要的是,帽子奇大,顶上冒出尖角,有些像西方的巫师帽,罩住景琛大半张脸,黑色头发被盖得严严实实,连路都看不清。

    蓝月芒却很满意这种效果,“嗯,不错。”

    景琛竖起手指顶了顶帽檐,才让两只眼睛露出来,“……”你一定是忌妒小爷的英俊不凡!

    “呀?”阿修罗也被蓝月芒硬塞了一套,衣服显然有些大,腰这里空出一圈,“嘟呀。”

    “哎!等等!帽子就别给他带了。”景琛这时候提醒已经来不及。

    帽子表面燃起暗金色火焰,眨眼将兽皮烧成齑粉,风一吹就散了。

    蓝月芒未来得及收回的手一僵,条件反射缩回来。天知道在来的一路上,他都摸过阿修罗的脑袋几回了!

    “大多时候他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景琛赶忙道,“但是不喜欢头上有东西,至于发色,你等下。”

    “呀呀?”接到景琛通过契约传来的心神交流,阿修罗面带疑惑,嘴里吐着泡泡还是照做了。

    他伸出手在头上揉搓,便见头发从尾端开始变化,黑色转为浅蓝,层层过渡直到发根,不消片刻已拥有一头蓝发。

    蓝月芒处在掉线状态,“……”

    景琛望天,阿修罗这种神一般的鸡肋技能其实他早就知道了。

    那会儿阿修罗刚幻化人形时,发色与瞳人都是赤红的,而后为不引人注意让他转成黑色,故而如今要再变成蓝,不是什么难事。

    蓝月芒继续处在掉线状态,半晌后才干巴巴道,“你们东大陆的孩子,还蛮……神奇的哦。”

    少年不用勉强!景琛回望蓝月芒,我知道你能说出“神奇”两字已是恭维了。

    穿过城象山,溯流而上,前方出现一片人口密集的城镇。

    崎库城,说是一方城池,其实仅比他们方才过来的部落地盘大上些许而已。

    新旧的兽皮帐子间隔开,四下错落,被围在中间的五顶帐篷特别大,形成主次之别。

    走在路上,随处可见人为种植的花草,街道整齐,井井有条,细节之处给人种高一级城池的错觉。

    经过伪装,三人一路走到部落中心都未收到怪异眼光。

    “您可以四处转转走走,我进去找向导。”蓝月芒指着不远处的五顶帐子之一,“那是交易所,届时我们在它入口会合。”

    景琛抱着修罗点点头,这样行动正合他意,可以进一步了解蓝叶小世界的民俗风气。

    找人问明向导所在蓝月芒便离开了。

    景琛四处转悠,发现这里的人还挺会做生意,几乎每家门口都有一个用来置换货物的货柜。

    里面东西很杂很多,也有可以用来研究的矿石。

    可惜目前面临一个问题——兜里没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绵羊咩妹纸的地雷(づ ̄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