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76章
    借着便当里红烧肉的味儿,怀念一下那至今尚未有音讯的媳妇和大爹爹。[龙坛书网] w w W. longtanshuw.COM

    “唉。”

    “呀。”

    一大一小坐在石头上望着洞口,背影分外萧索。

    蓝发男子身体仍旧僵硬,无法动弹,只能些微挪着脖子换了个视角——难道是我睁开眼的方式不对,这是哪里?

    “噼啪。”火堆里的竹节炸开,发出细碎爆炸声,上面用树枝架着的烤蛇肉油脂滴滴落下,香气诱人。

    蓝发男子肚子“咕噜”一下。

    “呀!”阿修罗耳朵一动,回过头又是“呀”一声,拉拉景琛衣袖。

    三两口扒拉完便当,盒子丢进储物戒里,景琛站起身走来,将剩下的半颗逆死丹兑水喂他服下。

    阿修罗蹲在一旁,借着火堆并不亮堂的光,去看男子浅蓝的头发,似是觉得这样的发色很新奇,小肉手揪着尾端扯了扯。

    “是你们救了我?”男子吐字清晰,语调不是听过的任何一种。

    不过好在意思能懂,景琛暗叹自己竟然跟对方诡异得对上了脑回路,言语以一种奇特方式过滤,将本意呈现。

    这点在飞舰上的注意事项中提过,想来是世界石的作用。

    “嗯。”景琛应道,“你被埋在雪地中,我们正好路过。”

    才怪!分明是阿修罗为了弥补把锅吞掉的过错,把你挖出来充当烤肉的。

    不过话说回来,若非蓝发男子是在蓝叶小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人,景琛又急需恶补这方新生小世界的常识。

    换做其他人遇上这事,丢颗丹药过去,任人留下自生自灭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谢谢。”逆死丹的药力见效很快,交谈间男子已能轻微地动下手臂,“我叫蓝月芒,是月神部落的支族。”

    “请问您是?”他的视线落在景琛和阿修罗黑色头发上,是想到什么语气有些激动,“难道是从东大陆过来的贤者?!”

    东大陆?贤者?信息量略大。

    在不知根知底的情况下,还是保持沉默为好。

    “那个,其实。”景琛心中组织了一下措辞,“如你所见,雪峰的环境有多么恶劣。”

    “我可能在见到你之前。”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头,抱过一旁的小团子扮作可怜状,“在风雪中撞到了这里,有些事记不清了。”

    “呀呀呀。”阿修罗配合得撅起嘴,一副要哭模样。

    “啊!抱歉,是我冒犯了。”蓝月芒撑起身子,坐靠着背后石壁,揉了揉额角道,“那请问一下,你还记得现在是深蓝历几号吗?”

    深蓝历?解锁一个新名词的景琛摇头,“事实上,希望你能跟我讲下现在大陆上的境况,说不定能帮我回想起什么。”

    洞外的风雪没有止歇,午后正是阳光最大的时辰,在这里只能看到一片浅蓝。

    洞里的柴火燃烧缓慢,被无聊的阿修罗偷偷往里面吐了一丝火星,火焰噌一下窜升上来。

    刚好余光瞥见的景琛扯了扯嘴角,不动声色挪着方位,挡住蓝月芒投向火堆的诧异目光。

    “如何?”景琛语气真诚,“能帮我这一个小忙吗?”

    唔,欺骗土著还是挺有罪恶感的。

    “当然可以,但我知道的不多。”蓝月芒定了定神,“从小听部落里的祭司说,深蓝世界被分为东西两块大陆,中间以深蓝雪峰隔开。”

    “传闻东大陆上的人都是像您这样黑发黑眸,精通高深的武技。”蓝月芒顿了顿道,“西大陆更多则是像我这样的蓝发,擅长符文咒术。”

    “符文咒术?”

    “是的。”蓝月芒弯身,撩起兽皮裤,露出大腿上的符文。

    一种水蓝色的阵纹,乍看像是寻常兽头纹身,中间刻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猎豹,看其姿势是在草原上奔跑。

    “就是这个?”景琛好奇凑近。

    从上面感应到的阵纹能量波动与星图相通,又有不同。

    其上的猎豹仅用寥寥几笔,就勾画出了奔跑中的勃.发状态,不仅是形具,更重要是神似。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阵纹,寻常精神力低下的人会被纹路迷惑,继而看到猎豹虚假的幻象。

    “很棒的构思。”景琛惊叹,他猜测刻画下这种阵纹的材料定是某种符兽血,而且是在尚未死透的情况下,收集来的第一手新鲜血液。

    “万法同宗。”风祭表示肯定,“的确有借鉴之处。”

    “这只是最低级的疾风符。”蓝月芒不好意思道,“你有想起什么来吗?”

    “额。”景琛摇头,顶着一张诚恳脸说着瞎话,“大概是撞着脑袋的时候伤得太厉害,嗯,你不用在意这些小事。”

    正常人会觉得失忆是小事?蓝月芒眼神中带着几分怜悯,“如果您身上没有这样的图案,那便是从东大陆过来无疑了。”

    “能穿越深蓝雪峰,横跨两个大陆,您在失忆前定是位很厉害的贤者。”

    “哈哈哈。”景琛笑得没底气,真是一点都不想听到失忆两字,心虚地转移话题道,“那贤者呢?又是什么?”

    “对强者的尊称。”蓝月芒神色流露出钦佩,“只有贤者才能修习符文咒术,保护我们的部落不遭受猛兽攻击,治愈族人,月神部落的祭司就是一位这样的强者。”

    景琛琢磨了一下,大抵就是修者和寻常人的区别。

    从蓝月芒所言分析下来,除去个别修炼体系和大坏境外,蓝叶小世界与其他小世界并无不同。

    逆死丹效果惊人,尤其是对蓝月芒这类从未服食过丹药的土著更是堪称逆天。

    经过一夜休养,第二天清晨时分,他就已经能下地走动了。

    阿修罗神色恹恹地翻烤着架上的肉,如果大爹爹在就好了。

    作为一个还在成长中的小孩,早晨时候难道不应该喝一些均衡膳食,清口解腻的蔬果汤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对我有意见吗?”景琛哼哼道,“也不知道是谁把锅吃了。”

    “呀咿呀?”那你为什么不带两口锅?

    伸出一根手指戳中阿修罗额头,“看来你意见还挺大的嘛。”

    “嘟呀。”

    “可惜没得选哦,要是想你大爹爹了,就赶快把他方位感应出来……”景琛转向洞口,“你要去哪儿?”

    蓝月芒气色很不错,逆死丹不仅将他命吊回来,还改善了他部分体质,感觉整个人精力充沛,能扛起好几头野牛。

    “多谢您的相救与照顾,以后若有机会,请到月神部落做客。”蓝月芒躬身,“今天容许我先行离开,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去完成。”

    景琛视线越过蓝月芒,落在他背后的洞口处。

    暴雪骤至,因有阵法阻隔才未能侵入洞中,其外能见度极低,可见风雪之大。

    以蓝月芒的**强度,没有修为单纯以肉身对抗风雪,恐怕不出百米便会再埋于雪暴之中。

    “我没有阻止你的意思。”景琛将烤肉从架子拿下,切出一块给阿修罗,“只是以你目前身体状况,恐怕不适合在暴雪中前行。”

    蓝月芒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牙关轻咬,“多谢。”他轻声道,“但我别无选择。”

    洞口的阵法只能阻隔风雪,并不能阻止人出入,长发男子走得毫不犹豫,背影没入蓝雪之中。

    “呀?”不去追吗?阿修罗歪头,小嘴一张,就将跟自己半个脑袋大小的烤肉给吞下去了。

    景琛,“……”这么豪放的吃法恕我至今欣赏不来。

    “饭得一口一口吃。”景琛伸手掐阿修罗肉嘟嘟的脸颊,“你这吃法出去会吓到别人。”

    “嘟呀。”

    “卖萌没用!”

    又解决一餐,景琛拍拍裤子上的尘土站起身,“走吧,去雪里刨人。”

    距离山洞不到百米处,蓝月芒这次是脸朝地僵硬趴下,四肢张大,半个身子埋进蓝雪里。

    认命将人扛起,带回洞里,将柴火烧得更旺。

    “咳咳。”这回蓝月芒醒得很快,没到半刻钟就从地上坐起来。

    他的状态看起来很呆,像什么不清楚自己此刻置于何地,或者是在想,难道刚才出洞是个梦?

    “我是不知道你有什么必须要完成的事。”景琛摇摇头,懒洋洋道,“不过命要是没了,可就都没了。”

    “不介意的话可以说说。”切下一块烤肉丢过去,“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啊,终极任务里的小世界核心基石到手,灵植又在雪峰深处采了大半,接下来的时间,直到飞舰来接人前他都可以悠哉悠哉,总要找点事做。

    嗯,人生是需要点追求的!

    蓝月芒拿着烤肉,脑中出现片刻空白,犹豫了半晌低头道,“妹妹得了蓝石症,我需要尽快采集一株蓝雪莲来救她,否则一旦被月神部落的宗族知道,就会将她献祭给月神。”

    “蓝石症?”景琛依稀记得凝冰石矿脉中,有些待久的工人也会出现这种病状,“是皮肤蓝石化,血液凝结吗?”

    “嗯,你们东大陆也有吗?”说罢蓝月芒又道,“抱歉,忘记你失忆了。”

    不要跟我提失忆!景琛欲哭无泪,自己撒的谎,含泪也要圆回来,“托你的福,风雪中走了一趟,好像稍稍想起点东西。”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蓝月芒由衷欣喜,旋即神色一暗,“我进入深蓝雪峰有一段时间了,都没寻到蓝雪莲的踪迹,这场暴雪是目前遇到过最大的,看来只能等它停了再继续。”

    “至于您的帮助,我很是感谢。”蓝月芒狠狠咬了块肉,迅速咀嚼咽下,“但接下来我可能要往里走,不能让您同我一起置身危险之中。”

    土著心眼倒不坏。景琛用神识搜索储物戒中的蓝雪莲,品相最好的那批要留着给灯焱种植,剩余大概还有……

    八叶蓝雪莲一株,六叶的三株,五叶以下各有五株以上。

    景琛抬头,“你说要蓝雪莲,正好我有,需要几叶的?”

    要几叶有几叶,对,就是这么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