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8章 【第二更】
    依照金阳赤睛熊脾气推断,这股怪风会来其实是有预兆的,加之先前风祭提醒,一行人总算没有被打得措手不及。w w w .longtanshuw.c o m

    重回刀海时,虽说众人位置散落各处,重聚回来却也容易。

    当然,紧跟着的,还有三场未尽的战斗。

    灌魔蛙沼地。

    天地灰蒙,云层似被压得很低。

    泥泞土地中翻滚着褐色气体,不时破裂开,喷出一股股带有各异颜色的气。

    一双眼睛缓缓浮出泥浆,它的目标是岸边树杈上那只未成年的刀鸟。

    成年的羽翼锋利,它不敢轻易出手,等了许久才等到这只贪玩幼崽落单的机会。

    慢慢靠近,泥水因灌魔蛙的移动泛起阵阵涟漪,并不明显,因为池中的泥浆密度太大,就算有巨物落入,甚至都溅不起什么泥花。

    刀鸟低头了,就是这个时机!

    灌魔蛙伺机而动,长长的舌头吐出,顶端粘液带着毒素,只消沾上一点,它今天的午饭就有着落了!

    等等!头部两只蛙眼中闪过惊恐,它的舌头还未缩回,像被人掐住喉咙,褐色的舌头上下甩动,四肢在泥地中乱划。

    又是这群人类!

    “簌簌簌。”无数道人影从天而降,灌魔蛙领地前所未有热闹起来。

    即便是之前墓地出世也没有同时出现过如此多人,毕竟当时是一批批走,现在是将那些个一批批都加起来。

    “咕咕呱。”连叫声都错乱了,灌魔蛙来不及收回舌头,嘴中拖着长长的一条慌忙逃窜。

    四脚的蛙璞汇聚妖力,使身体悬浮在泥浆之上,四肢并用,一边向同类发出警示——那群天杀的人族又回来了,说不定还是刀鸟的阴谋!

    四处响起灌魔蛙叫声的附和,稀稀落落,仿佛族群剩下就是这仅有的几只。

    “跟我们刚来时相比。”景琛侧耳听了听,“好像少了许多。”

    凌奕抬头,上空墓地的宫殿虚像已然消失,“关闭了。”

    “师叔你等着。”乌小雪撸袖子,“等我先把这几人解决了!”

    季浮白抬手将人拉住,“师妹,在这里我们没有优势。”

    望向周遭,四处充斥着的无序刀意有一定的排他性,不仅是凌奕的剑意,他们凝结的兽印同样受到影响。

    “出来了?!”小平头受的是乌小雪怪力所致的内伤,吃下一枚丹药回气,“刀海!是刀海!”

    景琛默默收回视线,转向乌小雪,“他被你敲了脑子?”

    “怎么会,我还想多打会儿,敲脑子会没命的。”

    季浮白轻咳一声,“出来也好,现在去往冰浪城,我们还有多余的时间稍作准备。”

    “你们走不了!”中年刀客长刀一划,刀身横呈,“这里是刀海,识相的剑交出来。”

    景琛颇为不解,“我们知道这里是刀海。”为什么麻花辫和中年刀客还要再强调一遍,“刀海怎么了?”

    可惜他们四人都不是刀客,带他们进来的何三其又不在,自然不知晓对方话中的深意。

    “谁知道呢。”乌小雪揉揉鼻子,“大概也伤了脑袋,哈秋,我果然还是不喜欢这里的味道,师兄我们走吧。”

    ……

    进入墓地的人很多,在所有人被传送出来之前,没人想到有如此众多。

    灌魔蛙沼地不小,此刻挤满了人。

    这人一多,矛盾自然而生,哪怕他们之前没有过节。

    不过能打起来,多半还是有缘由的,比如这里。

    “交出天符器!”以张必昂为首的一众人咄咄相逼。

    雾了个大草!何三其真的是连生气都提不起劲了,“再说一遍!我不知道天符器,更没有什么天符器!”

    张必昂视线落在何三其背后尚未完全融入的半截刀上,当事人好像并不知情,看对方神色也不似作伪。

    不过……张必昂眼中寒芒一闪,若是器灵认主的人死了,天符器自然可以易主。

    他此番出来,必定不能空手回去!

    中年人大刀挥舞,带动周围的无序刀意接连波动,近处的青色刀芒被这股力量吸引着涌来,他大喝一声,“你们现在交出来还来得及!”

    双子刀客的两兄弟与其他人纷纷避让。

    他们能些微感知无序刀意的动向,但如此多的数量,即便感应到也无法及时作出应对。

    好在,灵虚刀客的刀意并非是针对他们。

    “原来刀意能引动无序刀意。”景琛恍然。无怪方才从墓地出来,小平头和中年刀客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雕虫小技。”乌小雪不以为意。

    季浮白摇头,“不要小看这些常年混迹刀海的散修。”

    到处都是人族,灌魔蛙早跑了个没影。灵虚刀客引来的刀意增多,到最后逐渐形成一把虚幻的大刀。

    这是在借势,借刀海中的天地能量之势。

    所有围观的人退得远远,周围暗涌的刀意波动让修为低的人内气翻涌。

    “不对啊。”小山丘上有一人道,“我之前见过灵虚刀客使用这招,可没有此等威力。”

    “看来一次墓地下来,他的收获不小……”

    “不。”高瘦男子打断他,抬手遥指,“是那里传来的波动,并非灵虚刀客。”

    是刀刃!

    许许多多的青色刀刃堆叠成一个强大龙卷,风向纵横贯穿,由小变大,像是有人从极远的地方攻击过来,接而与无序刀意连接,越发壮大。

    “快跑!刀意风暴来了!”

    铺天盖地的刃芒几刀就能杀死一个修士,人族在如此威力的灾难中根本无法反抗。

    “还打不打?”乌小雪躲在季浮白身后冒头,可怜兮兮道,“师兄,等会儿要是逃命起来,你得带着我点,你也知道我们一族都是不擅长速度的。”

    季浮白轻笑一声,点头应允。

    “我好像看到了何大哥。”景琛放开神识,很快被无形的刀刃搅碎,无奈踮脚张望增加视野。

    刀刃龙卷中夹带着残刀,隐约可见灌魔蛙尸骸,白色气流与青色交织,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何三其就在风暴的最前面,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古怪的是他后心插着一把露出半截的刀,若是一般人这摸样早该重伤到底不起了。

    “何大哥,这边!”景琛招呼道,与凌奕一边接近。

    至于灵虚刀客,早被风暴冲得不知所踪。

    “总算找到你们了。”何三其见到两人心中大定,可惜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走走走,先走,没想到那招会引来刀意风暴,回头到老张面前又可以吹嘘吹嘘了。”

    “哪招?”景琛视线不自主往何三其背后去。

    大刀与后背交接的地方严丝合缝,除却破开口子的衣衫,没有一滴血渗出,倒像是这把刀就是从肉里长出来。

    看着还怪眼熟,景琛一惊,“天符器?”

    何三其霍然转身,“哪里哪里?!”连带着身后的刀方向一转。

    景琛,“……”

    乌小雪细细瞅了瞅,“确实是主殿里的刀器。”

    “什么主殿?”何三其奇道,想了想又道,“说来也怪,刚才还有人追在后面要我把天符器交出来,你说都什么事嘛,我这么穷酸的样子,像是有天符器的人?”

    众人,“……”默默将视线从半截刀上收回。

    还是,先出了刀海再说吧。

    名刀客栈。

    掌柜围着何三其啧啧称奇,“所以你就背着这刀走了一路?”

    房间里,一群人围坐,中间是被引为奇观的何三其。

    “我很好奇你晚上睡觉怎么办?”想到好笑的事,掌柜一拍桌子,“以后再坐巷尾那晒太阳,墙不得给你捅出个窟窿来?”

    何三其捏碎手中杯子,“你够了啊。”幸灾乐祸也该有个限度!

    “如此说来。”凌奕道,“你与原之行应是被送到传承空间中。”

    掌柜又是啧啧两声,“进一趟刀海,真就让你走上狗屎运了。”

    何三其掀了掀眼皮,“背上的刀给你要不要。”

    “敬谢不敏。”

    原之行还未出现,蓝叶小世界开启时间在即,一行人必然不能先去南斗剑派。

    几人合计了一下,最后让何三其暂时留在名刀客栈,等候原之行的同时顺道将天符器炼化,待从小世界归来,再商讨进入回梦谷的事。

    刀洲的事,至此算告一段落。

    然因墓地出世,霸刀尊者投影现身刮起的风暴远没有止歇,继而与主殿里的五件宝物一起,被世人津津乐道。

    而讨论最多的,还是那句话——我原霸终是闯出去了。

    闯出去,究竟是出去哪里?

    又为何是向族里的尊者传话?

    恐怕,除了霸刀尊者和听到传话尊者们,其余人都不得而知。

    ……

    山川大河藏于层云之下,俯瞰远方青山叠影,大地无垠。

    坐下是一只洁白的大鸟,脖颈修长,羽翼丰盈,双翅张开翱翔于天际,有罡风冲刷过细羽。

    乌小雪毫无形象趴在柔软羽毛上蹭了又蹭,鸟背极大,与朱雀有得一拼,来回滚几个回合都不成问题。

    “这是什么种类的妖兽?”景琛惊叹道,“好美。”

    “呀呀。”阿修罗趴在鸟背上流口水,烤成肉一定更美!

    细看每根羽毛都面如绸缎,碎小的绒毛柔顺无比,在尾端分出九个分叉,抚摸时能感受到风与羽毛在指间的流动。

    飞行时则体态优雅婀娜,脖颈轻抬,贵气逼人,飞越过河山画下绝美一笔。

    “是鸿鹄。”乌小雪坐起来,“传闻是神兽凤凰的五族后裔之一,速度可快了,要不我也不至于厚着脸皮把季师兄拉过来。”

    分明是你想要和你的季师兄独处好吗少女,我都看透了,“凤凰五族?”景琛瞬间想到不美好的事,“不要告诉我朱雀是其中之一。”

    乌小雪打了个响指,瞄向不远断掉两只袖口的人,“你说对了,不过听闻朱雀与其他四族不同,并不依靠血脉传承维系,具体的你可以问师兄。”

    季浮白正坐一旁调息。

    驭兽飞行时,尤其是横穿大半地符界前往极东冰川带,其中消耗的能量绝不少,故而大半时间他都在静坐修炼。

    听到乌小雪的话,季浮白睁开眼,微微笑道,“是有不同,朱雀一族继承了凤凰对火的控制力,依靠涅槃来不断提升。”

    “待我们从蓝叶小世界回来,收徒大典举行后,朱雀太上长老会对你进行正统的驭兽训练,到时朱雀一族如何传承,你自会知晓。”

    涅槃?脑中浮现的是朱雀长不大的五岁小孩摸样,景琛莫名打了个冷颤。

    正好凌奕听到涅槃两字望过来,不知想到什么,竟自顾自笑起来。

    景琛,“……”

    不得不说美人就是傻笑也是极撩人的,当然,前提被撩的不是自己。

    我赌两条小黄鱼!凌奕脑中想的绝对不是正经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归期丶汉纸的地雷(づ ̄ 3 ̄)づ

    感谢醉梦/.......的地雷么么哒

    ↑↑↑

    总有小伙伴换马甲调戏我!

    ps:有妹纸在问美味之旅第二部,于是我丢了个文案在隔壁,小伙伴可以戳进专栏先收藏起!么么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