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50章
    若非灵食太过诱惑,这两人又看起来还算有些能耐,他是无论如何不会接下新人的单。【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尤其还是在此单不明其目的情况下,无疑是拿命去冒险。    “寻人。”凌奕这次没有隐瞒,并说明原来是约在名刀客栈,那里没等到人,方决定进刀海一趟。    名刀客栈独眼熟,确切的说是跟里面刀疤掌柜熟,听到解释,他没有追问霍之行的事,反而一脸坏笑道,“那你肯定也被坑了,客栈糕点味道不错吧?”    这绝不是夸奖的话,反而能听出里面的幸灾乐祸,语气让人不由联想到——能说出这话的人,自己估计也被坑过。    提起糕点景琛肚里就憋着口气,悠悠拿出一包荷叶丢进独眼怀里,笑道,“既然何大哥喜欢,我们不好夺人所好,今天的灵食就用这个顶了。”    凌奕莞尔,配合得将念楼糕点放到景琛手中。    独眼,哦不,应该说是何三其眼睛一瞪,“你们居然还留着,咳咳……”很是拙劣得转移话题道,“我认为眼下还是寻人的事比较要紧。”    “你们是在名刀客栈等,结果人没来?”何三其摸着下巴道,“口信也没有,那可有其他信物交予你,寻人总要有线索。”    这点很重要,刀海占据刀洲十分之一的土地,广袤不言而喻,没有线索等同大海捞针。    更别提里面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危险,一步行招踏错就是万劫不复。    “信物?”凌奕思索片刻,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当时与口信一起送来的只有这个,何大哥看一下可有用处?”    何三其眼睛猛地一睁,连带布满疤痕的眼微动,“用处大了,这是用刀意凝成的刀引,是刀海中独有,拿来寻人的路引。”    被何三其一说,凌奕才发现,原来平平无奇的石头现在上面布满微弱亮光,浅浅的一层,但有强弱,几乎最亮的光点全凝聚于刀引某个位置。    “原来可不是这样。”景琛凑过头来,啧啧称奇,“难不成是进了刀海的缘故?”    在他与凌奕相遇时曾提及霍之行的事,那会儿他见过这块石头,仅是普通灰扑扑的圆石,当时风祭说是某种意志的凝结物,没想到是刀意。    “你换个方向试试。”何三其比划了下手指,提醒道。    凌奕将圆石托于掌中,依言转了个方向,正好与身侧的景琛相对,另只手伸过去在他发顶揉了揉。    可惜的是对方一门心思全扑在圆石上,压根没注意,就听景琛惊讶道,“动了。”    光亮汇聚的地方随着凌奕动作而挪移,若将圆石中心视作原点,再结合罗盘辨认确定方向,便可推算出光点汇聚的指向始终是东南偏东位置。    “这是……”景琛心中有个猜想,不由抬头看向何三其确认,“光点所指可是刀引主人所在?”    何三其点头,“不错。”有刀引在,如此寻人便好办多了,旋即他又正色道,“但看光点尚离刀引中心甚远,说明我们的位置与刀引主人同样遥远。”    “刀海不是寻常冒险之处,越往里走道路会越发艰辛,你们要做好准备。”    事实的确如何三其所说,在刀海中行了两日,景琛才体会到他们当初刚过界石时看到的无序刀意是如何浅薄。    天色大亮,刀海上空的穹宇难得明澈。    不过都是假象,在眼睛下面涂上刀树根部汁液后,就能看到四下充斥着的刀意。    青色圆刃,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幸好旁边多的是刀石将它们吸引了去,才使修者在里边行走多了丝喘息。    不错,不知从何时开始,两旁丛生的刀树已变成了刀石。    它们不是明确意义上的石头,甚至更像是刀树,只是全身被无数青色刀意覆盖,长年累月下来,枝干磨平,成了一尊尊直立的“碑”。    刀海中,刀石林立。    忽地天空一声长鸣,有鸟振翼而下,两翅张开达十数米,风刃与刀刃呼啸而生。    是刀鸟!    羽翼皆为青白,下摆的青色尤为浓重,羽毛削尖,如同一把把排列密布的刀。    而它脖子极长,头也不小,嘴巴不是寻常鸟类的喙,横贯三分之二的脑袋,里面是森森獠牙。    两天行走下来,一行三人对此倒是见怪不怪了,整顿队形,三人背靠而立,使四方没有空隙。    刀鸟在上空盘旋了一阵,最后没有发现下手机会,只得无奈离开。    何三其呼出口气,眉头微皱,“刀鸟多了可不是好兆头,附近很可能有刀台魔灵。”    景琛眼睛却是噌一下亮了,在进入刀海前他听林东提过刀台魔灵,就是一路下来没遇上。    凌奕望向远方,“无序刀意的威力也增强了。”    就在距离不到千米处,方才袭击他们的刀鸟被空中不知何时出现的无序刀意斩落一翼。    那青色刀刃神出鬼没,威力还在不断增强,斩下刀鸟后并没有直接消失,而是近地飞行,最后贴在一块刀石上。    一行三人越发小心,又是一个时辰行走后,周围传来一声惨叫,“救,救我!”    视野中,三只刀鸟一起行动,中间飞行的那只脚上抓了个人,叫声就是从那人口中发出。    “地级二品就敢来闯刀海。”何三其眯着眼,语气不屑道,“又是个来送死的,可惜看岁数大了,资质估计好不到哪儿去,当刀肥都不够格。”    刀肥是什么鬼!景琛没有来打了个冷颤,便见何三其正在专注擦拭怀里的刀,一脸漠然。    在刀海里混久了,没有一个是心软的主,想别人救要是没有实际打动人心的利益,只张张嘴就行了,天下可没这么便宜的事。    当然,刀海中秩序混乱,若真有引人窥视的宝贝,贸然拿出来也会被人盯上,说不得连小命都丢了。    总言之,要在里面生存,除了自身实力,其他没什么能靠得住。    何三其擦着刀,似是想起什么,伸了个懒腰,朝景琛摊手道,“今天的灵食份额拿来,我饿了。”    景琛,“……”    这家伙一天三顿吃到了五顿,说是在刀海中辨位太消耗脑力,天知道有罗盘和刀引在,有需要他动脑的地方吗?    再不找到霍之行,真的是快要养不起了。    这厢,凌奕拿着刀引确定方向,发现接下来要走的路,竟与刀鸟掠人走的方向一致。    “哦。”何三其眉头一挑,拖出长长的尾音,“你们有眼福了,不出意外,接下来就能看到刀海的特产——刀台魔灵。”    不愧是老江湖,三人顺着刀鸟飞去的方向走,果真有终于出现的刀台魔灵。    咳咳,自然还有众多进入刀海的修士。    他们之前一路走来,遇到过的修士加起来也没这里一处来得多,更别提还有其他收敛气息,隐藏暗处的人。    “那个就是刀台魔灵?”景琛望向被众人围绕起的空地中央。    阿修罗伏在他背后感兴趣地探出头,嘴里打了个泡泡,很快又缩回脑袋。    “不要靠太近。”何三其神色微敛,“等会儿要是打起来,你们听我的指示,说退就退。”    “要打?”景琛盯着所谓的刀台魔灵,“是为抢刀?”    “魔道无主,多少人进来就是为了夺取一把。”何三其冷笑,“我看刀身未成,就有这么多人按捺不住,少不得见血,正好成就这柄魔刀。”    众人视线所在,是一个倒立锥形的风旋,上大下小,周围粘附着无数青色刀引。    风旋中心,刀石上面位置挖出一个圆洞,上方悬空浮着一把逐渐成形的刀。    风暴,无尽的风暴环绕在风旋四周,使得旁人无法接近,隐隐可见被风旋凿出的沟壑深浅不一,里面流淌的皆是殷红的鲜血。    “桀桀桀。”风旋外的刀石上立有十数只刀鸟,口中发出怪笑,似是垂老之人的嗓音,本就极静的画面多了几分诡异。    “好多刀鸟。”景琛没有来心头一慌,两枚棋子悄无声息分送到身边的两人肩头,才稍稍定下神,“看,是刚才被抓的人。”    一个人被刀鸟挂在刀石上,无序刀意在血肉之躯上割出数不清的切口,鲜血直淌下,渗入大地之中。    此时,景琛总算明白刀台魔灵这个名字是何由来。    因为那人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当口,当鸟再次抓着人飞起,将其投入到风旋之中。    “啊!”最后留在世间的是一声惨叫,身体进入风旋成了肉糜,下方沟壑中的血量上升至与地面平齐。    “桀桀桀。”完成这项工作,刀鸟脖子一扭,飞回原先落脚的刀石上,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余下的众多修士。    之所以称为魔灵,只因为这刀是由人为养料炼制而成!    “看到魔刀周围的青色风旋了吗?”何三其道。    怎么可能没看到!就在刚才它还吃了一个人!景琛嘴角一抽。    “那个被称为刀意融炉,魔刀成型后便会消失,听闻刀者在里面待上三日,能看到通往天级的道路。”    你确定不是通往天堂?景琛绷着脸不说话。    “可惜有魄力进去的没一个能撑过半个时辰。”何三其摇头叹息道,“九成的人还被绞成碎肉,尸骨无存。”    景琛,“……”    再看魔刀。    随后又有几只刀鸟从各处抓人回来,投入到刀意融炉中,风旋中央的刀影越发清晰。    感受到其他人的蠢蠢欲动,何三其带着两人不动声色退后百米。    “先前我看到刀鸟被无序刀意斩落。”凌奕奇怪道,“为何它们现在站在刀石上又相安无事?”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