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W第240章
    这一等就等到第三天,此间客疏与玉流卿没出过房门,景琛一边吃着念楼的菜,一边暗骂禽兽。∈↗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就算是小别胜新婚,还有两个大活人等着就不能矜持点?    另外,早上还发生过一件事,就是龙五带着礼物和一大帮人亲自登门道歉——人是来撑场面。    他右臂仍是断的,满脸不情愿说出违心的话,看起来滑稽可笑。    这让景琛百思不得其解,摸摸下巴对旁边的男人道,“难道这是食洲城特有的报复方式?”    好好吃饭突然冒出句不着边际的话,得亏凌奕习惯了他的思维方式,不紧不慢接口道,“按照食洲城规矩,食楼内发生的争斗,楼主可向城主府申请仲裁判定,追究其责任。”    “咦,那么说,只要是在念楼中,就算我们将龙五杀了也无任何关系?”    “理论上是如此,但你要知道,能在城中开天级食楼的,背后无不牵扯着几方势力。”这也是大多数人不愿得罪食楼楼主的原因,就不说龙五的饕楼,玄级以上食楼都不好硬碰硬。    “我说那孙子怎么突然认怂了。”景琛一拍桌子,“感情是先把仲裁的口堵了。”    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龙五被断去一臂,又率先道歉,此时再做计较,反倒显得玉流卿气量小。    “如果我们没及时赶到。”景琛想到另一种结果,“小玉出事了,这要怎么算?”    “楼主出事,念楼不复存在,自然没有申请仲裁一说。”回答他话的是推门而入的步寒天,“只能怪我们技不如人。”    这才是地符界的生存根本,以实力为尊,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事,能怪谁去?    说到这就必须要提一提,玉流卿在收到纸条提示后,虽然为了逼出客疏引狼入室,但在其他方面并非没有防范。    比如一点,无论龙五再怎么邀请,他都不会踏入饕楼一步。    这也是为何龙五不得不在念楼动手的原因,只是他终究错算一步,低估了客疏的实力以及对玉流卿的在乎。    当然,如果他在玉流卿身中异香的第一时间就将人杀了,念楼解散,有血帮周旋城主府不会过于追究此时,也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了。    好在那只是个假设,客疏敢让两人共处一室,就是把这点算了进去,方能及时赶到出手。    言归正传,回到念楼中。    三楼除几间会客用的雅座,其余都是包房,景琛就在其中一间。    步寒天坐下,旁边是两只小眼睛盯着他看,两颊鼓起,如同仓鼠一般不停嚼动的阿修罗。    面前杯盘狼藉,满大桌二十多道菜已经消灭大半,着实让人惊叹这两大一小的战斗力。    “呀?”知道这是给他们菜吃的好人,阿修罗眼睛一转,掀开衣服露出白嫩的肚皮,从肚脐上抠出一粒黄豆大小的东西递给步寒天,“呀呀。”    景琛咬了口烧鸡,立马决定回头打包几只带回去给大红,抬头看到傻眼状态的步寒天,口齿不清道,“他说这个给你。”    步寒天,“……”如果我没眼花,这是从肚脐上抠下来的吧?!就算你眨眼卖萌,也不能改变从肚脐中出来的事实,要我怎么收?!    “此乃阿修罗褪下的天火精华。”面对一脸崩溃的步寒天,凌奕很厚道没有笑出声,“一小块可抵千块符石的能量,且里面都是纯粹的火属性。”    别看仅是黄豆大小一粒,能让修士近距离感受天火之威又不被灼伤,运气好还能提升自己符火的等级,绝对是有市无价。    步寒天在食洲城中待了小半年,见识还是有的,听到天火精华愣了愣,得亏之前他同景琛聊过,知道阿修罗是天火化形,不然就失态了。    “呀。”暗红色的豆粒弹到步寒天手中,阿修罗摸摸脑袋,小手拉过空盘指了指,“咿呀。”    步寒天诡异得从那几个字中领略到了意思,“再来一盘?”    阿修罗伸出三根手指,眼睛晶亮,“呀。”    又在卖萌!    掌中一片温热,黄豆粒小心收起,步寒天叫来小二吩咐几句,然后苦笑道,“我现在相信,他真的不是你们的孩子了。”    哪家孩子能逆天到,从肚脐里随便抠抠就是千块符石的结晶。    “就是太能吃了点。”景琛头疼地摇头。    阿修罗褪下天火结晶,是在见到凌奕后,最近才开始的,平均每天都有一两颗。    为此他特意问过风祭,被告知是炼制修罗盏时融入了凌奕气息,而后者恰好在异魔渊接受了部分阿修罗源火馈赠,以至于他们两人修为提升,会直接影响到阿修罗的进化。    换句话说,是冥烈进阶导致凌奕晋升,促使阿修罗“长大”,直接表象就是天火结晶。    但随之的副作用就是小屁孩更能吃了,不稍加克制,轻轻松松十头妖兽不在话下。    像今天一桌灵食,量多能量也足,于是阿修罗结晶褪得更欢脱了。    “多吃才能长个。”步寒天摸摸阿修罗圆圆脑袋。    感受到对方善意,又是眼前这桌菜的提供者,阿修罗很文静得做着吃货宝宝,没有放火烧人。    吩咐下去的菜很快做好端上来,待众人吃得差不多,步寒天开口提及几日探查来的消息。    “打听清楚了,龙五回去后,果然去见了龙寅。”鉴于血帮的势力与龙寅修为,步寒天正色道,“我的人传话回来,血帮的人最近动静很大。”    “食洲城共八个出口,皆被他们派人守住,且私下里似与其他帮派达成协议,没有发生地盘纠纷。”    “我猜他们这次的目标是你二人,估计下了血本。”若没有足够大的利益驱使,其他势力会心甘情愿让血帮的人在他们地盘上肆无忌惮行事?    “我们两个?”景琛一噎,“为何?”与龙五结仇的难道不是客疏?    好吧,他忘了砍下那条断臂凌奕也有插手。    “念楼在食洲城中开了小半年,他们知我们不会轻易出城,尤其眼下还发生了这种事。”步寒天十指轻叩桌面,分析道,“我们动不了,唯有你们两个,入城记录在三日前,买的是临时腰牌,他们料定你们在城中不会待多久。”    景琛捧起茶,吹开上面浮沫,喝了一口,“按照我们打算,最晚明早就要离开。”    哪怕玉流卿与客疏再不出来,他们也没有时间等下去了,霍之游的事不能耽误太久。    “你们尽可在念楼多住几日。”步寒天脸上是不赞同,“龙寅的用意,就是想捉住你们来做威胁。”明日出城,不正合了对方心意。    他知凌奕实力修为不俗,境界差距却不是轻易能跨越的。    威胁?景琛看着阿修罗发间很像发饰的迷你“水母”,扯了扯嘴角。    朱雀在被青龙拖走之前,就已将束缚住梦引毒蜇的天极预售还放在他这。    可以说,只要不遇到天级五品之上的尊者或妖兽,他们在整个地符界就能横着走。    到时候,还真不知是谁威胁谁。    “离开时间我们来之前就决定好。”景琛明白步寒天的心意,抱歉道,“不过你无须担心,我们自有应对之策。”    凌奕附和着点头,转移话题道,“城中可有炼器室租用?”    劝说无果,步寒天知他们心意已决,不再勉强,“有的,过两个街区,下午我带你们去。”    食洲城街道一如往常般热闹,出了念楼所在街区,明显能感觉出来往的人中修士多了起来。    两个街区的路不算短,景琛正好趁这时间,欣赏欣赏食洲城中不同街区间建筑风格的细微差异特色。    从楼房选材看,这条街道建筑以竹木为主,就房屋整体性来说,采光与通风能极好,有些像建在山林间的吊脚楼。    连街边贩卖的食物都以竹制品盛放居多,说这里是一片街区,不如用一个族群的聚集地来形容更为合适。    连过两个街区,两道贩卖兜售食物的人意外少了,前些天不常见到的布庄,当铺之类的寻常铺子反而增多,越往里走越多,书屋,工艺店,甚至有卖玩偶的玩具屋。    “是把所有食楼外的店铺都聚集起来了吗?”景琛奇道。    “嗯。”步寒天边走边介绍道,“食洲城商户以经营食楼为主,这些店铺夹在其中难免不起眼,分布也太过零落,放在分区前,倘若要做件衣服,布庄与裁缝铺之间就隔了六个街区。”    若一个人要在超过三家以上店铺里买东西,等买齐,一天的时间也就没了。    下午要找的炼器室在街区的最中心,那里不仅是炼器工会,还设有炼丹工会,灵纹研究工会,阵道协会等许多学术性且偏门的组织。    周围气氛感觉一下就严肃了许多,修为低于地级的修士甚是少见,不用说还未入灵级的寻常炼体者。    “咔咔咔。”军靴踩在地上发出声响,节奏整齐划一,很是规律。    不多时,十人小队从面前走过,着装武器统一,目不斜视,每人修为都在玄阶以上,看眼神便知见过血。    “是城主府的护卫队。”歩寒天低声道,“治安由他们主管,每片街区都有一队。”    从旁边路人侧让的反应看,护卫队在食洲城中很有威望,有几个修士居然上前询问成为护卫队的条件,结果是被直接轰走,让人哭笑不得。    “再看那边。”歩寒天隐晦指了个方向。    景琛望过去,建筑门口上写着“血帮”二字,它旁边建筑也多是各方势力的总坛所在。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