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4章
    不会太丑是什么鬼?见景琛专心思索,风祭默默望了刚从冰窖口进来的朱雀一眼,退回到多宝塔中。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哈秋。”正走着冰窖台阶的朱雀一脚踩空,差点栽倒在地,不解得四下扫视一眼,并未发现异常。

    难不成真是老夫修为倒退了?该死的涅槃期!

    揉了揉鼻子,朱雀蹦跶着往景琛走,从后面一拍宝贝徒弟肩膀,“想的怎么样了?”

    景琛只得把刚才同风祭说过的话再转述一遍。

    “不错,好想法。”朱雀眼睛一亮,“那你想到炼制什么没,要不要为师帮你参谋。”

    景琛心中其实已有大致雏形,眼下有送上门的苦力不要白不要,笑眯眯道,“那就麻烦师父了。”

    就这样过去数日,城中因大展到来越发喧闹。

    这期间景琛却没有再出去晃荡,连带阿修罗也只能在冰室无聊地捏小梦玩。

    “徒弟我回来了!”被打发出去收集材料的朱雀将储物袋往景琛一丢,没形象地躺在地上,四肢大张。

    “伊呀呀呀!”阿修罗手一抖,梦引毒蜇抛飞出去,正好罩在朱雀脸上,旋即咯咯拍手笑起来。

    三秒后,朱雀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手指捏着“水母”的一只触须,最后还是没顶住阿修罗眼巴巴的小眼神,又给抛了回去。

    景琛拉开储物袋,里面所需材料齐全,接下来就是尝试炼制了,毕竟他这次的炼器手法是之前从未试验过的,又不能借助阿修罗的控火能力。

    直到大展正式报名的当天。

    朱雀将人从冰窖中拖出来,此时景琛整个人处在炼器消耗后的神游状态,怎么看都提不起劲。

    反正朱雀是很不想承认,手中这么一坨居然是他近千年来收下的唯一弟子,小脸一綳,另只手抄起阿修罗往冰浪城中心走。

    两个不省心的呦。

    “我们这是去哪里?”大街上,闻着空气中飘来的饭香,景琛生了个懒腰,顺手捞起被朱雀抱着的阿修罗。

    “报名。”朱雀没好气道,想了想忍不住问,“炼制可有进展?”

    不怪他会这么问,灵级以上符器炼制成功必定会出现器雷劫,而这些天,小屋上空半点动静没有,枉费他还时刻准备着一等雷劫出现就将其压下。

    故而,以上也就从侧面说明,景琛的符器品相不高,或是尚未完成。

    但今天已是报名日,能来得及吗?

    “放心。”景琛随手在朱雀头上一摸,收获愤怒的一击踩脚指,“好东西当然要留到比赛上,现在炼出来有什么意思。”

    瞧这话说的,自己算是白操心了。朱雀双手背于身后,沉着脸跟在景琛身侧,一步步走得相当有气势——放在三岁小孩身上就让人忍俊不禁了。

    景琛瞥了朱雀一眼,再瞥一眼,“师父,要不我背你?”

    “哼。”

    景琛,“……”

    举办冰器大展的城中早已是人山人海,不仅有各地来的修士,城中住民都非常乐意凑这个热闹。

    说不定就被选中参加本届的炼器评选了呢,那可是无上荣耀!

    会场所在被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景琛三人来得迟,要挤进去看来很有难度。

    “冰塔还有两柱香才开放,再忍忍。”

    “今年来的人怎么这么多,我看有上届的两倍吧。”

    “还不是炼器赛的头名奖品给闹的,听说是连尊者都想要的炼器材料……”

    “炼器赛还有三天才开始啊,今天是展会第一天……靠,那过几天人岂不是更多?”

    景琛在周围设下一道气墙,所有挤来挤去的人中,他还算比较舒坦的。

    放开神识,各种信息汇集来。

    “冰塔是什么?”景琛不解。

    整个场区的人站满一小片街区,唯有中央空出一块千米见方的空地,四边有人把守,让拥挤的人无法接近,看起来着实古怪异常。

    再细看,所谓的冰器大展居然没有发现一个摆放出的展品。

    “等下你就只知道了。”朱雀嘿嘿一笑,显然他是知道□□的,这些日子他可不像景琛光躲在冰窖不出来。

    “呀?”阿修罗指了指空地上方,“呀呀?”

    “有东西?”景琛抬头,空荡荡一片并未发现异常,倒是围聚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一但发生点骚动,搞不好就是踩踏事件。

    两柱香时间终于过去,吵吵嚷嚷的人群此刻声音渐消。

    景琛心念一动,发觉空气中的能量变动有异。

    衣角又被阿修罗拉扯了一下,小手指得还是那片空地的上方。

    只是现在并非空无一物,而是不知何时照射出七彩流光。

    景琛眯眼,便看到华光中有一物的虚像,逐渐凝实,竟是晶莹剔透的冰面。

    高塔全身由凝冰石炼制打造,其本身是一件巨大无比的符器,在被启动前并不显现,人即便站在此刻冰塔所对应的空地也是毫无知觉。

    冰塔一露出真容,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惊呼。

    紧接着,冰器大展开幕的恭贺声传到每个人耳中。

    前方的人终于缓缓动了。

    景琛走在人群中,一边打量起那座高达百米的冰塔,支柱上小下大,最顶端处墙体周围另砌起一道圆环状的平台。

    “快走快走,听说今年前一万名进去的有一尊护城兽的冰雕拿!”

    “当真?算了,那些修士是什么脚力,岂是你我可比,我还是悠着点吧。”

    景琛耳朵一动,对他们口中的冰雕来了兴趣。

    但前方道路拥挤,冰塔下放的十个入口一时疏散不开这么多人,估计等上去也是同冰雕无缘。

    十个入口平均分布在冰墙上,等进去之后才觉察里面似被空间阵法加持过,远比从外面看到的空间面积大得多,向上的阶梯通道极为宽敞,同时容纳五十多人并排走不是问题。

    “这些就是展品?”景琛注意到楼梯两侧有整个嵌在墙上的展柜,走近才发现是一些极为逼真的挂画,也有些是纯文字叙述,写着极东冰川带或是冰浪城一些历史。

    “走快些。”朱雀不满景琛被壁画拖住手脚,“现在赶上去还有冰雕拿。”

    一万个名额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景琛到时是第八千多号,这还是他一路不做停留的缘故,可见来参展的人真是不少。

    此时平台上已被陆陆续续上来的人遍布,好在地方极大,展柜与展柜之间隔得距离又稍远,空间上看起来富足有余。

    景琛打量着手中冰雕,一边往最近一个展台走。

    护城兽为豹形,与先前雕刻到吐血的极冰雪豹有些相像,仅有巴掌大小,憨态可掬,寥寥几刀就刻画出了神韵。

    “我瞅瞅。”朱雀探过头,肉肉的小脸嘟起,“果然是那老家伙的手笔。”

    “谁?”

    朱雀晃了晃脑袋,指向一处,“如果你能走到边缘,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看到他在钓鱼。”

    钓,钓鱼?!景琛一愣,等等,这里不是半空吗,哪里来的鱼?

    朱雀一番话说得不甚明了,果断还是先看冰器展吧。

    不过说来也怪,在里面兜兜转转良久,即便景琛刻意走直线行路,竟也真就没见到冰塔的边缘。

    回想起在下方时看到的冰塔大小,未免有不合理之处。

    “去那里。”朱雀拍拍景琛肩膀,“报名。”随后又似安慰道,“虽然不想承认,但那老家伙是天级炼器师,阵道造诣首屈一指,你还年轻,天赋也有,再学个千八百年的,肯定能打个平手。”

    千八百年。景琛,“……”你确定是安慰不是打击?!

    报名手续简单,缴纳一定费用后得到一块玉质铭牌,比赛时间是在三天后。

    平台上的人依然多,很多都是结队过来,在某一展柜前做着讨论。

    比起看展,景琛对冰塔本身的兴趣更浓,只是走下来,明知前面有阵法混乱他视野,可始终不得其法,无法突破,更妄论走到所谓的边缘。

    唔,或许要换种方法了。

    景琛摸着下巴,发散开神识,一枚小小的虚幻灵印在他掌中显现。

    哦不,修为到达地级后,手中这一方印称为灵蜕更合适。

    “看那里,又有傻子想突破冰塔的阵法。”

    “哎呦,来来来,我们打赌看他多久会放弃。”

    “靠,又赌?!上一届那个傻子等了两天,你知道浪费我多少逛展会的时间?!”

    “你还好意思说,结果还不是给你赢去了,二十块灵符石,光想想我就肉疼……咦,人呢?”

    就在他们打赌说话间,景琛已不见踪影。

    “出来了?”景琛没敢迈太大步,前方十米不远就是冰塔顶层的边界。

    极目远望,能看到冰浪城外茫茫雪原,直到视野尽头重山的虚影相互交叠,天地似融为一景。

    而后方,展会仍在继续,里面走动的人清晰可见,却让人有种已是两个世界的错觉。

    “嘿!莫老头!”朱雀兴奋地拍拍景琛肩膀,“小子运气不错,位置对了!”

    不然冰塔那么大,就算景琛突破顶层的遮罩符阵,遇上莫斐的概率也是极低的。

    就在几步开外,老人背对三人坐在小凳上,动作不紧不慢,朱雀出声的同时他缓缓收了杆。

    景琛注意到老人的鱼竿就是一根普通的柳枝,没有经过整修打磨,边角上甚至还带有许多毛刺。

    最为惹眼的当属鱼钩,竟是直的。

    啧啧,这身装备行当,一看就是高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初夏★未绽妹纸的地雷\(^o^)/~

    以及祝所有高考的妹纸汉纸超水平发挥,金榜题名!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