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3章
    雪原的黑夜到底还是来了,天色暗沉沉一片遮下,让景琛不由想起一句话——月黑风高杀人夜。[龙坛书网] w w W. longtanshuw.COM:乐:文:小说3w..

    等展会结束,不知有多少人会在路上被劫道啊。

    当然那些都是之后的事了,现在最关键还是原石归属问题。

    此次展会出示的石头共八百块,其中近九成以名单形式列出,上面记录入场时拿到的号码牌,以及最后得主的竞拍价格。

    至于剩下一成,也是在场大多数人较为关注的,同样是今晚重头戏,起拍价最高的那批原石,包括朱雀看中的凝冰石髓在内。

    为确保公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报价究竟与成交价差多少,这些原石价格不仅要公布出来,还要以一些手段展示,来带动会场气氛。

    另外,若最高报价有重复的,要进行最后确认,让报价相同的两位再加一加价。

    “最高价两千六百块灵符石。”主持人身后显影水晶上倒影出石头摸样,“第四百三十九号原石被号码牌三零六号客人所得,恭喜!”

    下面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没有竞拍到石头的人大多沉着脸面无表情,有的则四处张望,试图从在场人的表情中看是谁得了石头。

    “好,下面揭晓的是我们今晚最高竞拍单价。”主持人深吸口气,指着后面水晶上的石头道,“相信在场诸位很多都看过这块原石,对上面表现出来的莽纹带品相各有说辞。也正因为如此,这块连石老都无法下准确判断的原石才被放到了展会现场。”

    “石老?”

    “可是那位六十年来从未失手过的石王?”

    “听说他修为仅堪堪擦过灵级,一手鉴石术却出神入化,被他看中的石头无一不是大涨!”

    景琛看向影像上的石头,正是他们提交过价格的原石中,还未定下的最后一块,那枚凝冰石髓。

    再看周围人热情高涨,景琛呼出口气,其他石头已尘埃落定,只要等会儿拿着号码牌去旁边的小屋交易就行。

    只是朱雀对凝冰石髓报价太高,等价格公布出来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还是早作跑路的准备吧。

    果然,一块元符石的价格一出,在场所有人倒吸口气,有些人甚至连元符石都没见过,听旁人解释后眼中一闪而过的贪婪。

    “一块元符石!”主持人激动道,“这也开创了历年来竞拍的高价,我们恭喜号码牌为二五一的客人!”

    这次掌声倒是热烈不少。

    景琛一动没动,二五一就是他的号码,眼下不能让人看出一点异常。

    而其余人此时反应过来,怎么又是这个二五一!

    前后加起来十几块石头,不都是被二五一高价拍去了吗?!

    展会还在继续,景琛借着后面几块石头将众人注意力吸引去,悄悄离场,来到外面单独开辟出的交易小屋。

    那里尚有两三人等着,想来对方有同样想法,想交易后提前离场,免得被更多人盯上。

    “到我们嘞。”朱雀手伸到景琛怀里,两块石头凭空出现落在衣襟内。

    景琛低头,元符石他见过,并无觉如何稀奇,可石头一出,小屋中天地能量微不可察地浓烈起来,有些灵觉敏锐的修士还是感应了到。

    还是三天前那个主管,见到景琛拿出元符石和号码牌,笑容加深,“客人果然没让我失望,出手很是阔绰呐。”

    景琛报以一拳回礼,笑道,“只是替师父跑跑腿,交易吧。”

    拍下的所有石头装在储物袋中递来,其中还有两块元符石剩余回来的灵符石。

    景琛将东西收好,从另一侧小门出去,一刻不停往冰浪城赶。

    “你说展会进行到这个时辰是不是故意的?”景琛飞奔在雪原上,极东冰川带禁空众所周知,朱雀看样子懒得动,只能他自己加把劲了。

    “当然,不然怎么方便杀人越货。”朱雀耸耸肩膀,大眼睛四下打量,乌溜溜的眼珠显得灵动狡黠。

    天色实在是黑,雪地上反衬着月的银光,等接近冰浪城时,前方出现一小片树林。

    景琛脚步骤停,迟疑道,“我们来的时候,这地儿有树?”

    “蠢徒弟呦,是幻象啊。”朱雀道,“起开。”

    景琛已有所感,身子往旁边一跃,原先站的地方露出一排染毒的冰箭,用寒冰所铸,钉在地上化成一滩冒绿气的毒水。

    “哇!”阿修罗小嘴微张,两只小手一合鼓起掌来,“呀!”

    景琛,“……”靠,现在是我们被伏击,你高兴个屁啊!

    “哦哦哦,练手的来了。”朱雀满脸兴奋,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徒弟上!喂,说你们呢。”朝远方声音维扬嚷道,“别藏了,用元符石买石头的就是这个傻子,快过来抢啊!”

    景琛很想把背后这人摔出去,你这么坑害门中弟子青龙造吗?!

    来的共有五人,穿着打劫必备的夜行衣,一行人五个站开,看起来架势十足。

    “呀呀!”阿修罗嘴里打了个泡泡,忽然手一抬,把手中的梦引毒蜇扔了出去。

    “等等,那个不能扔!”朱雀看已经来不及,缩了缩头,满脸惨不忍睹的表情。

    五个黑衣人对视,完全没弄懂一个少年带两个小孩到底在能什么,对扔过来的梦引毒蜇也只以为是小孩子把戏,没放在心上。

    事实上,他们是方才原石展上负责交易的主管派来的,都认为上头过于谨慎了,对付这么三个人,哪里需要出动他们五个。

    梦引毒蜇在空中划出道弧度,一直半眯的眼猛然睁开。

    景琛下意识后退一步,便见到不远处幻化的小树里变作碎片,显露出最初的雪原。

    梦引毒蜇在空中越变越大,身子和触须伸展开,犹如一把撑起的大伞,周边却极为柔软,像是漂浮在海中游动的水母。

    “没得玩了。”朱雀撇撇嘴。

    阿修罗眨眨眼,抬头看景琛,“呀?”自己有做错什么吗?

    让有天符师修为的梦引毒蜇动手虽小题大做了点,但总比自己出手好,为此景琛必须要给点个赞。他摸了摸阿修罗圆圆的西瓜头,“干得好!”

    朱雀翻了个白眼,用下巴在景琛肩头赌气地捶了捶。

    “什么东西?”黑衣人中为首的一人摸不清状况,眼看上方黑色如水母的东西罩下,第一时间觉察到了危险,“先退开,大家小心!”

    其余四人点头,以刚才黑衣人为中心像四面退散。

    但可怕的事,无论他们速度多快,都始终无法逃离头上那张网。

    好似随着他们行动,大网也在不断扩大,就好像五个人被全包在里面一样。

    不远处,景琛眼看着呆立在原地的五人如同幻影般缓缓消失。

    梦引毒蜇幻化的“网”轻巧落下,如若无物盖在雪地上,让人很难想象,它落下的地方原是有五个人在。

    “别傻站着,走了。”朱雀拍拍景琛肩膀。

    “这是什么手段?”

    “领域。”朱雀嫌弃道,“对付这些货色还用上领域,小梦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地上的梦引毒蜇一抖,飞回到阿修罗手中,期间似乎发出一道清冷的哼声,景琛差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啊啊。”阿修罗很开心地蹭了蹭梦引毒蜇上面那层柔软,呀呀得说一些听不懂的话。

    景琛,“……”我是不明白你们之间的友情,但这位刚吃了五个人的小梦,你皮肤颜色都变红了是几个意思?!

    回到冰浪城的路有惊无险,接下来没有再遇上不开眼的劫道者。

    冰窖中,凝冰石髓被朱雀拿走,景琛继续解石工作。

    次日,朱雀出去了一趟,带回有关冰器大展的消息,“跟往年一样,获得前十的人可以进入凝冰石矿区开采一个月。”

    “矿区?”景琛抬头。

    “对,排名前十的奖励,里面所得皆为开采者所有。”朱雀继续道,“另外,前三名有额外奖励,今年头名奖品的确是玄古冰晶。”

    景琛换了姿势,手托下颚问道,“冰器大展到底比的是什么,炼制符器?”上回冰浪阁小二讲的,有些地方他还是没明白。

    “准确的说,是用凝冰石炼制的任何器物。”朱雀解释道,“唯一要求是现场炼制,无论符器还是寻常工艺品。另外评选者,是比赛当日在冰浪城中随机算出的一千位居民,以投票形式,选出票数最高者。”

    说到这里,朱雀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我叫你练习冰雕吗,历届有人用单纯的工艺品拔得头筹的不是没有。”

    “在这种比赛制度下,华而不实的东西往往容易脱颖而出。”朱雀拍拍景琛肩膀,语重心长道,“对你要求不高,拿个前十回来就行了,不要辜负为师的一番良苦用心。”

    无言以对的景琛。我去,感情你叫我弄冰雕是为了这个?!

    朱雀话是这么说,可若有机会拿到玄古冰晶,还是要争取一下的。

    于是在接下来几日,他收集了些前几届进入前十的炼制者资料丢给景琛,让其自己研究。

    实在不行,再用冰雕凑数吧。

    “你看起来有些眉目了?”风祭偶尔会出来透一下风,顺带指点一二。

    景琛将玉简往旁边一丢,“每届大展都有主题,每三十年大概会有重复几个,不出意外的话,这届会在‘奇’,‘巧’,‘速’三者中选一。此外,符器胜率高过单纯的工艺品六成。”

    摸了摸下巴,景琛思索着道,“我若构思一个,同时具有三种性质,且看起来不会太丑的符器……”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