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1章
    乌小雨细细回想一番,看向毛球做询问状,接而轻轻摇头,“它此番身受重伤,我与它之间的沟通有碍,怕是得等毛球康复才能问出。”

    其实景琛一直对蛮荒驭兽宗的驭兽术感兴趣,在他印象中,凡两者签订契约应当就能神识共通才是。

    额,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他与阿修罗的沟通至今仍是一半靠猜。

    既然乌小雨都这么说了,景琛也不再过问,道,“我正好要在宗门待上段时间,就等它康复吧。”说罢又道,“你救了小东西,还将换去的逆死丹用在它身上,改日我再炼一炉,算是对你的答谢。”

    “逆死丹?”乌小雪掏了掏耳朵,“是不是你在大联盟时,拍出的天价丹药?”

    景琛笑,“我只记得拍卖会被前来抢夺的流民搅乱了。”

    “啧啧,又是流民。”乌小雪扫兴道,“那成,一炉丹药我替我弟记下了。”挥了挥拳头,“可别想抵赖。”

    两人不耽误乌小雨休息,出了其住所。

    乌小雪一拍脑门,“瞧我这脑子。”笑嘻嘻对景琛道,“太上师叔,初次见面,给晚辈的见面礼总要吧,不用太好,灵级丹药来个七八瓶就成。”

    你确定我们是初次见面?记忆缺失了亲?!七八瓶你真好意思说!

    景琛沉着脸深思,半晌拂袖往前走,“最近手头不宽裕,此事我会转告‘师父’,并着重跟他老人家谈谈刚入宗时你对我的‘照顾’,见面礼回头补上。”

    “啊!”乌小雪大叫一声,做苦瓜脸,“这不好吧。”哪里来什么照顾,别秋后算账就行了,“师叔,其实刚才是开玩笑的啦!”

    “哦。”景琛微笑,“正好我也是开玩笑的,不用在意。”

    乌小雪,“……”

    接下来两人在宗门逛了一圈,之前忙乌小雨的事都没有好好接待,趁这时间赶紧弥补一下。

    走在山道上,景琛想着去看看张西西他们。

    但由于昨天朱雀向宗主借了溯回镜,还因景琛的事大闹一场,导致今日宗门上下,几乎无人不识这个新出炉的,与宗主同辈的太上师叔。

    唔,绕着道又是另一回事了——辈分是既定的,但他们可不想叫一个毛头小子师叔。

    于是,提早收到消息的内外门里几乎没人,更别说每日都有日程安排的刚入门新弟子。

    回朱雀峰的路上,就有一人迎来,原来是执事堂亲自将景琛亲传弟子手令送来。

    拿着刚到手的信物,景琛掏出宗门手册翻看,最后确认了遍,转头对乌小雪道,“师侄,劳烦带我去生生池。”

    乌小雪,“……”喂喂,两眼放光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青龙峰。

    山顶上建起雄伟的宫殿,不同于朱雀峰石洞的简陋,这里每一处无不透露出精致以及宫殿主人的用心。

    “臭美。”朱雀嫌弃地左看看右看看,又忍不住好奇摸摸最新添置的灵物。

    殿中传来巨大哈欠声,犹如闷雷滚滚。

    朱雀脖子和手同时一缩,反应过来后腰板一直,大踏步往殿中走去。

    进入大殿,里屋陈设倒是精简不少,但依旧随处透露出贵气。

    “骚包。”朱雀又是一声唾弃。

    青龙从屋里出来,刮掉下巴大把胡子,显得精神奕奕,俨然从老者变成了精瘦的中年人。

    朱雀盯着他看半晌,自语,“胡子还真是显老。”摸摸光洁下巴,“本长老要不要也留一回。”

    青龙披外衣的手一顿,回望朱雀认真道,“相信我,那样你在外人看来,也只不过从三岁小鬼,变成一个长胡子的三岁小鬼。”

    朱雀眼睛眨了眨,有刻意卖萌之嫌,小手握拳,大概是在思考揍青龙一拳的话,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青龙识时务闭上嘴,招呼朱雀坐下,“说吧,什么风把您老吹来。”身子后靠,神色中有些疲惫。

    跳上软榻,朱雀坐没坐相,瞅了青龙两眼,“听说你去异魔渊了?”

    “是灵木界的异魔渊。”说到正事,青龙坐正,“我听闻人族这边的异魔渊,似乎出了一个能探索魔陷的宝贝,近段时间得去一趟瞧瞧。”

    “探索魔陷?”朱雀一拍大腿,稚嫩脸上显露出老气横秋,着实令人喷笑。

    青龙不自在瞥过眼,转移话题,“你此番涅槃还需多久?”

    “差不多五个月,怎么了?”

    “……没,万妖域那边异魔渊,近期不知何动静,人手不够,总想着你什么时候回来搭把手。”

    “哼哼,现在知道本大爷的好了。”朱雀傲娇道。

    青龙忍笑,“不自称本长老了?”

    “我们不是平辈嘛,没见识。”

    那自称本大爷就可以了?青龙无语。

    “算了算了,本大爷不与你计较。”朱雀从怀里掏出溯回镜,寻常不用溯回功能时,能当千里镜用,宗主可以用来探试宗门内情况。

    “你又把这个偷出来了?!”青龙扶额。

    “是借!我经过季燎同意了!”

    他倒是敢不同意,青龙觉得接下来有必要找宗主长老聊聊,不能再把人惯下去了。

    咳咳,言归正传,目前朱雀尚处在特殊的涅槃时期,青龙只得顺着话道,“是是是,那你把它借出来做什么?”

    朱雀神秘一笑,溯回镜上显示出景琛与乌小雪前往生生池的画面,“这是我新收的弟子。”言语中无不透着得瑟,“契约了极品天火……”

    “等等。”青龙打断他,“放大一点近看。”

    朱雀嘿嘿一声怪笑,“只能让你看一眼,再好也是我徒弟,亲传弟子信物我都让送去了,回头就让人准备收徒大典……嗯,在我完成涅槃之后。”

    “这不是古老头的二弟子吗?”青龙神色一禀,“我记得叫景琛,在异魔渊天火洗礼时失踪,你说他契约天火,那就能对上了。”

    殿中出现片刻沉默。

    朱雀手一僵,当下炸毛,“对上个屁!”他把溯回镜往怀里一揣,再不拿出来,“好你个青龙,我好心好意给你介绍我徒弟,什么叫古老头的二弟子?”

    “臭不要脸的暴脾气能教好徒弟?他宗门信物送过吗?拜师礼行了吗?在异魔渊把人弄丢也好意思来抢我徒弟?!”

    青龙,“……”妈蛋,我就随口一说。抹了把脸上的口水——招谁惹谁?

    “青龙,这事没完,收徒大典当天那份大礼,你自己看着办吧!”朱雀头也不回出了青龙殿。

    你这完全是强买强卖,青龙拿出传讯令又放下。

    要不要告诉老友这是一个问题,毕竟对方大弟子跟二弟子是一对,拆散人家似乎不厚道。

    可人入的是我蛮荒驭兽宗,宗门的年轻一辈不就少个天才炼丹师,炼器师什么的撑场嘛,何况这个还是两全的阵师。

    唔,难办,真难办。

    青龙尚在纠结,朱雀从青龙峰出来,借着溯回镜之便,一路杀向景琛和乌小雪所在。

    这时景琛刚用才到手还没捂热的令牌,以亲传弟子名义将冥烈送入生生池。

    “真的不行?”景琛怀里抱着两枚大红极宝贝的蛋,对站在一旁的看守长老进行眨眼攻势。

    “此乃规矩。”可惜坐镇的是位年事已高的长老,面无表情回了一句。

    景琛星星眼攻势没能奏效,仍是锲而不舍。

    因为照风祭所说,两枚蛋既到地符界,便是同冥烈一样受到限制,一定时限内必须进行洗炼,否则会成死蛋。

    眨得眼睛都快抽筋,景琛抱着两蛋,背后挂着一只的可怜模样也没能攻下长老,乌小雪旁观都替他尴尬。

    “每次洗炼只可送一只妖兽进入。”长老视线扫过景琛怀里,语气不留一丝周转余地,“你这可算两只妖兽,且由于是小世界带上来,消耗的能量巨大,下次必须以现在两倍代价方能送入池中。”

    景琛嘴角微抽,一只两倍,两只合起来不就是四倍。

    乌小雪转头憋笑,林长老的苦头她之前可没少吃。

    “徒弟!”朱雀从天而降,每次都不按常理出牌,小小身影落下,蹲在是生生边的圆石上,居高临下,“小林也在呀。”朝看守长老打了声招呼。

    “师叔。”林长老转身恭敬行礼。

    朱雀随意摆手,“都是虚的,又没有外人。”继而对景琛讨好道,“徒弟呀,为师想了一套帮你提升控火的训练,有没有兴趣跟为师出去云游一番?”

    “我说没兴趣就能不去?”

    “那为师只好亲自动手抓人。”

    景琛,“……有兴趣。”

    “好极好极,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出发吧。”朱雀总算注意到景琛手中的两蛋,疑惑道,“怎么还未送入池中,咦,从上面的灵气波动看,两小家伙资质不错。”

    “罢了,我们趁早赶路,此事交由林师弟吧。”伸手一拂,两只蛋从景琛怀中飞起,朱雀朝林长老使了个眼色,“小林,人我先带走,两个小的就麻烦你了,若洗炼完本长老还未归来,就送到朱雀峰养着。”

    无言以对的林长老,“……好”

    所以这就省了四倍的代价?景琛一脸无辜,装作没看到林长老哀怨的小眼神,屁颠屁颠跟朱雀走了。

    围观全程的乌小雪望天。

    我这么大个人就被你们当空气了吗?那啥太上长老,特训什么的还招人不?

    朱雀很赶时间,甚至没有回朱雀峰,径直坐上了飞行符器。

    至于为什么不用传送阵。

    傲娇的朱雀长老表示——开玩笑,这样行踪不是一查就暴露了?

    万一青龙不顾同门情去给他的老友传讯,凭传送阵记录岂不一抓一个准。

    哼哼,本长老是常人能揣测的吗!

    飞行符器向南行进,窗外景色不断变化,从重山到海洋再到平原,期间也有野兽妖蛮横行,只是慑于朱雀气息,远远就躲开。

    这一路走得极为顺利。

    千洲域,花洲。

    上空来往飞行器密集,却在铺满鲜花的平原上找不到一处落脚点。

    景琛与阿修罗探出窗外,下方是一片花的海洋,无数颜色鲜艳的植物在此地长得极为巨大与繁盛,每一朵花都堪比百米高的妖兽。

    若凑近看,仿佛来到巨人的国度。

    但近看这种前提条件显然是不允许的,因为这是一片食人花海,亦是花州的地域特色之一,过往的飞行器若离近了,会被直接吞入腹中。

    往太阳落山的地方前进,余晖中就见花海上方大小飞行器错落,形成别致美景。

    天终于黯淡下来,据他们从宗门出来已过两天。

    此行的目的地,听朱雀说,会在半夜时分抵达。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