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0章
    峰峦叠嶂,云气缭绕。

    凤凰张开双翼滑行群山之间,所过之处无不惊叫声连连。

    “你们看,是朱雀!”下方有弟子觉察到动静仰头。

    “上面还有个人,是朱雀太上长老?”

    “废话,不然谁还有这资格……啊,上面好像有两个人?!”

    不少弟子停下手中活计。

    正殿前广场。

    乌小雪与袁若行打斗正酣,忽瞥到上空那处阴影,差点没把下巴掉下来,“停停停,等一下!”

    袁若行出手的招式一顿,剑尖朝地,“认输?那人我可就带走了。”

    “带你妹!”乌小雪跳到擂台边,望向朱雀鸟脚下小小的黑点,“帮我看看那个人是谁?”

    袁若行眯眼,“呦,你们朱雀太上长老是第四次涅槃了吧。”视线一转,落在另一只爪子上,“……景琛?”

    “靠,居然被这个老不休抢了!”乌小雪粗言脱口而出,后知后觉捂嘴补救了一句,“额,我是说太上长老。”

    朱雀盘旋而下,下方峰座无一不现,层云挨着山川,期间珍兽翼鸟横行,穿行山野,如同画出一张巨大兽谱。

    “啊咿咿哦……”阿修罗被景琛抱在怀中,显得异常不安分,冷不丁往外扑一下,一个没留神就能掉下去。

    景琛揉了揉小孩的脑袋,“你以为自己是人猿泰山吗?”

    高空的风很大,凌空而行却别有一番滋味——虽然是被勾着飞。

    “小子,我们宗门不错吧。”朱雀抱着凤凰鸟另一只爪子,朝景琛扬起小脸,眼中不无得色,“你仔细看,这些山岳可都是负在玄武神兽背上。”

    景琛一愣,半晌没反应过来。

    “阿朱啊,飞高点,让这土包看看什么是宗门气度。”稚嫩声音传入朱雀耳内。

    视野一下拔高,下方景色更是看得真切。

    雾气笼罩在群山之间,隐隐可见山体的走向脉络,仔细一看,竟组成了片片龟甲摸样。

    而宗门大殿所在,就是龟背与尾部的交接,那条他们从山脚走上来的长长山梯,就是玄武下垂的尾巴。

    “它好像在动?”景琛奇道。

    前进方向,依照方位看,正是洪荒森林日出之处。

    “当然,洪荒森林中雨季就要来临,这是在往高处迁。”朱雀双臂挂在朱雀爪子上,随着向下飞行,整个人在空中飘荡起来。

    “如何,若成为亲传弟子,还能知道更多辛秘。”朱雀眼睛往这边瞄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漫不经心,“要不要拜本长老为师?”

    “不要。”景琛回答干脆。

    朱雀炸毛,“为何?太上长老弟子,辈分可与宗主等同了!”

    正好凤凰鸟落于一座山峰的平台上,景琛顺势跳落。

    “为何为何?若为我弟子,总不会埋没了你的天火,控火之术,放眼整个地符界,我为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朱雀跟在景琛后面,语气竟有些委屈。

    “这里就是朱雀峰?”景琛环顾四周,不见一人。

    山顶是一块不小的平台,周围用绿树遮蔽,隐约能看到一条小道掩映在竹林中,直通山下。

    景琛往前走了几步,绕过一处山石,发现山壁上有个挖开的石洞,里面似另有空间。

    “呼呼。”阿修罗眼皮越来越沉,终于安分下来,趴在景琛怀中沉沉睡去。

    “究竟为何?你还没回答我呢!”朱雀不依不挠,第四次涅槃后身子缩水,走三步抵景琛一步,饶是如此也能一步不落。

    景琛没理他,望着洞口问道,“可以进去看看吗?”

    朱雀鼓起小脸,身子一个飞扑挂在景琛背后,耍赖道,“你不说我就不起开!”

    景琛,“……”太上长老,你的脸呢?

    “行啊,那我们就从头说。”景琛入到洞中,发现一处石桌,里面还有厅室不便进去,就在大厅中坐下。

    “太上长老坐。”景琛做出一个请人的姿势。

    朱雀将信将疑从背后下来,坐到石桌对面,嘟囔道,“说什么,当不当本长老弟子不就一句话的事。”

    “话可不是这么说。”景琛笑着伸出一根手指,“首先,带我来宗门的乌小雪,你应该认识,第一天就把我当挡箭牌丢在了外门,不靠谱是一。”

    “再者,聂畔打伤聂黎,我出手相救,翼珍舍弟子反过来对我施压,没有同门情是二,今早堵我在早课路上,欲夺我天火,此强盗行为是三。”

    景琛生出三根手指,讲的朱雀一愣一愣,“别的不提,光是这第三条,你说我如何答应?”

    进一个想抢阿修罗的宗门——尽管李禾如几人不知晓——他还怕被卖呢。

    “依你修为,还怕人为难?”朱雀整个人都不好了,扮猪吃老虎也不是你这样大开口的亲。

    景琛白了他一眼,“打住,你的意思是修为低就可以随便为难了?”

    朱雀怒,将溯回镜往地上一扔,“都听到了吧,看看宗门在你们手里败成什么样子?!”

    景琛没有来觉得莫名其妙,用神识一探查,才发现了上面传来的波动。

    很显然,另一头有人通过镜子来监听这边。

    “……你是不是又早发现了?”景琛传音。

    “恩。”风祭道,“溯回镜这等宝物,其中已蕴含时间法则一道,定是被人严加看守,他能借出来,想来限制就是要开启镜像,让人时刻觉察其所在。”

    “打个商量,下次能提点一下不?”毕竟自己还是要借生生池的人,把宗门里的人全得罪了总归不好。

    风祭已消声,权当没听见。

    景琛只得继续对朱雀道,“综上,你以为如何?”

    “不如何!”朱雀一下站起来,往外面石洞外冲去,“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片刻后,在景琛准备进其他几间石室查看一番之际,朱雀兴冲冲从外面回来,将一只储物戒塞来,“给你,他们的赔礼和贺礼。”

    景琛探入神识一扫,被里面塞满的稀有材料惊呆,“贺,贺礼?”

    “庆祝本长老收徒啊。”朱雀满脸理所应当。

    景琛要给他的脑回路给跪了,“收徒是什么时候的事?”自己作为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哎呀徒弟,你不要害羞嘛,猎食宗门灵兽的事为师顺道也给你摆平了,还有之前为难你的人,该罚的罚,该逐出宗门的逐出宗门,不要太感谢师父。”朱雀想拍拍景琛的肩,身高问题只拍到小腿。

    看着小萝卜头一脸语重心长,景琛无语凝噎。

    “他的契约兽是朱雀,单凭控火之力,地符界恐怕真找不出敌手。”风祭出言,“跟着他能让你最快掌控天火。”

    所以你现在又能听到了是吗?!景琛嘴角微抽。

    “我记得,之前你得到一本宗门册子。”风祭回想道,“亲传弟子似乎有一次入生生池的机会。”

    景琛,“……”再次用神识扫过储物戒。

    很好,就这么定了!

    次日一早,景琛顶着新出炉的太上长老亲传弟子名号招摇过市,找到乌小雪所在。

    “乖,叫师叔。”景琛笑眯眯道。

    乌小雪,“……”环顾左右而言他,“我带你去见小雨。”差五个辈分绝逼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景琛也没较真,师叔什么就随口说说,抱着阿修罗跟乌小雪往里走。

    长老亲传弟子条件比外门弟子好上不知多少,每个人拥有独立宅子,从丹阁出来乌小雨就回了自己住处,现在正在房内静养。

    走过前厅,里面传来小东西叫声,还有的乌小雨轻笑和时不时的咳嗽。

    乌小雪带景琛进来,靠在床头的乌小雨眼中出现片刻茫然。

    倒是小东西反应快,跑过来围着景琛脚边打转。

    “你是……”乌小雨注视半晌,记忆回笼,“符文小世界里,与我交换丹药的那位?”

    他笑起来,苍白脸色残留一丝病态,“难怪毛球看到你会这样反应,你们很有缘。”

    “毛球?”

    “恩。”乌小雨眼神中流露回忆之色,“我遇到时,它正遭到契约反噬,整个身子缩起来,远看就像一只毛球。”

    “后来我虽然救了它,内伤却很难好,下到小世界又没有带它能用的丹药,所以才向你换那枚逆死丹。”

    “你是说逆死丹用在了小东西身上?”景琛心中一突,追问道,“契约反噬是怎么回事?”

    “妖兽与人签订过契约,若是契约人身死,或是遇到某种变故,导致契约作废和破损,规则之力就会反噬。”乌小雪将脚边小东西抱起来,放到乌小雨手边。

    乌小雨揉了揉小东西耳朵,看向景琛,疑惑道,“我听你刚才,似乎叫他小东西?”

    景琛还在愣神,小东西的契约人,不就是霍之游?

    可小霍同学不是跟着他哥霍之行来到地符界?难道之中出了什么变故,导致契约废除?

    “啊,是这样的。”景琛指着床边毛茸茸的一团,“他之前的契约人,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我来找你,就是因为看到小东西,还以为你知道我朋友的下落。”

    乌小雨与乌小雪对视一眼,“如果是这样,你朋友的情况可不太妙。”

    “恩。”景琛心不在焉应了一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将这件事告诉凌奕。

    以及,为寻找霍之游来到地符界的青霜几人。

    “契约反噬前,小东西……哦不,毛球能感应到当时契约人发生什么事吗?”景琛想了想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