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209|城
    “等等!”跟在高永身后过来,只听到一小部分的乌小雪忙道,“都是误会!”

    季浮白与袁若行并未追上人,此时循声走来。

    “师妹已找到人?”季浮白不认识景琛,扫视四下,便见空地上两方人僵持着,最后视线落在李禾如三人身上,目光一冷,“入妖?”

    “诶?”经提醒乌小雪这才注意到,面色同样凝重,转向高永,“怎么回事?”

    李禾如几人被绳索捆绑一起,脸上早面目全非,显现出妖兽模样,却不甘被人束缚住,龇牙咧嘴朝着旁边人咆哮,双目瞪得猩红。

    “嘭!”暴涨的肉身依稀可见上面青筋毕露,身体猛地往外一震,绳索寸寸断裂,三人一得自由便朝最近的聂旸抓去。

    小山谷中回荡着咆哮声,场面一度混乱。

    景琛将三小再次往旁边带了带。

    “放肆!”这回出手的是季浮白,作为亲传弟子中实力第一人,他的修为到达地级六品,灵级之流即便是完全妖化,在他手上也撑不过一个回合。

    就见虚影在几人间快速穿梭,李禾如身影微顿,目光茫然,双腿一弯瘫软在地。

    季浮白半蹲,伸手探在李禾如脖颈处,再将他眼皮撑开,里面全被眼白填充,并无瞳孔。

    高永立即叫人将其再次捆好,对季浮白拱手道,“多谢师兄。”

    摆了摆手,季浮白又去查看另外两人,才下定论,“的确是入妖。”

    乌小雪此时已走到景琛身边,“你怎么到外门去了?”听这语气,手边要有张桌子准拍案而起了。

    “不是你让人安排的?”景琛下颚微抬,示意眼巴巴望过来的黄子冲,“护花使者醋劲不要太大,连我这个有夫之夫都严防死守,师姐以后日子可不太好过。”

    “瞎说什么!”乌小雪眼睛瞪得老大,神色嫌弃还带着一丝厌恶,“要不是碍于蛇灵长老面子,我早一个大耳刮子……嗯,你懂的。”

    “不懂。”景琛甩手,“没事我就去上早课了。”

    早课?!以你修为还需要?乌小雪一听就知对方在生自己的气。

    像景琛这般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在同龄者中绝对是佼佼者。

    其身份还是阵师,拥有传说中的失传灵印,无论到哪个宗门中都要好吃好喝供着,给个虚位长老也不为过,而今却被扔到外门跟一群小萝卜头一起……

    好吧,的确是她的不对,更何况景琛还当了她那日支开黄子冲的挡箭牌。

    “既在此地不被重视,不如来我大罗天门。”妖化弟子不关他的事,袁若行眼前只对景琛感兴趣,走过来笑说道,“许久不见,近来无恙?”

    景琛将人上下打量好几眼,才记起这么个人,笑着应道,“去大罗天门也好,只是驭兽宗许了我亲传弟子,唔,虽然目前看来只是说说,但你们一品宗门,总不会比他差吧。”

    “谁说只是说说!”乌小雪急了,“我这不正要带你去见我师父吗!”

    “你师父,玄女长老?”被旁人拉了一下,袁若行附耳倾听片刻,抬头,“听闻她老人家去找凤族那位前圣子了,一时半会儿恐怕回不来。”

    乌小雪傻眼,“又去了?”

    “确是如此。”季浮白收拾完李禾如三人,闻言道,“俞师叔未同你说?”

    还真没有。乌小雪泪流满面,不甘心道,“那就带你去见我师叔,她可是一位玄级炼丹师,五十年内有望突破到天级!”

    “呵呵。”袁若行拆台,“不用五十年,大罗天门就有一位天级炼丹师,正好与我同姓。”

    “靠,袁若若你是几个意思?”乌小雪怒道,“挖墙脚居然敢动我的人!”

    “乌小小,不要叫我小名,想挨揍是不是!”

    “来啊!”乌小雪撩起袖子,朝袁若行竖中指,丢下景琛不管往前殿广场飞去,“擂台见,不来是孙子!”

    “哼,别以为是你的主场我会不好意思动手。”

    两人对骂着走远,还带走部分蛮荒驭兽宗与大罗天门的弟子,空地一下就清静了。

    原来这两位才是一对,景琛无语望天,所以他果然还是去上早课吧。

    “四位师弟。”高永将李禾如捆好,怒刷存在感,“有人举报称你们猎食宗门饲养灵兽,请跟我去邢堂。”

    季浮白看过去,阿修罗手上的烤肉还没吃完,张西西和聂黎手中也都有一小块,其上的灵气波动看,确是灵兽无疑。

    唔,这算不算证据确凿?

    “不是吧,我们只是路过而已。”景琛摊手,一脸无辜,“至于烤肉,这是我入宗门前从牛蛮山带来的,乌小雪可以作证。”才怪!

    “这……”拉出乌小雪说事,倒让高永拿不准主意了,就连聂旸也摇摆不定起来。

    毕竟从方才乌小雪与袁若行的争夺中,能看出景琛的不凡,他要是再死抓不放找人麻烦,说不定最后有麻烦的会是自己。

    要不,聂畔的事就这么算了?

    弟弟的德性他自己清楚,至于朱雀太上长老收徒的事,更不是他能插手的。

    何况季浮白在旁,他不能表现太明显,让人看出李禾如的事与自己有关。

    于是状况的瞬息万变,让聂旸沉默了。

    “谁说那是你从牛蛮山带来的烤肉?!”一道声音突兀响起,让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稚嫩却中气十足,听着还隐隐有些耳熟。

    空地上方落下一人,三四岁摸样,红色花袄映衬着小脸秀气异常,贴墙上妥妥的年画娃娃。

    “恭迎太上长老。”以季浮白为首的一众弟子躬身。

    朱雀傲娇地哼了一声,两手叉腰浮于空中,目光从吃烤肉卖萌的阿修罗转移到景琛脸上,怒道,“你这是什么表情?看不起本长老是不是?!”

    景琛歪头看半空中的小孩,脖子有些酸,但见季浮白几人是真的恭恭敬敬,没敢笑出声来。

    “大哥哥。”张西西贴着景琛小声问道,“小弟弟怎么飞起来了?”

    可在场都是何许人,哪怕只是含在嘴中的一句轻呢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小弟弟……景琛忙捂住张西西的嘴,心里憋笑,你还真敢说。

    “可恶,本长老就知道会这样!”这也是他为什么在涅槃时通常不会踏出朱雀峰半步的原因,朱雀扬了扬手中之物,果断转移话题,“这是本长老要来的溯回境,你有没有猎食饲养灵兽,去看一看不久知道了。”

    所有人,“……”不就是吃一只灵兽,要不要玩这么大,居然连溯回境这等天级符器都搬出来。

    “太上长老。”高永硬着头皮道,“恐怕有不妥吧?”

    朱雀伸手一抓,景琛就觉一股吸力将他与阿修罗带到空中,关键是无法反抗。

    “啊啊。”阿修罗转着小眼珠四处打量,非但没害怕,还觉得好玩,手脚在空中不断挥舞。

    “本长老要来的东西,怎么用是本长老的事。”朱雀将景琛和阿修罗虚握,于半空俯视下方,小小身形竟让人觉得威不可犯,“人本长老先带走了,其他事你们看着处理。”

    来无影去无踪,眨眼间空中两人一火消失。

    饶是如此,季浮白几人还是恭敬道,“送太上长老。”

    一旁的聂旸垂下眼,不管李禾如结局怎样,总是景琛的事他是不能再掺和了。

    翼珍舍所在山谷。

    周身的掌控力一松,景琛往下栽去,幸好反应及时,御空缓缓落下。

    环顾四下,此地就是当初烤肉的地方,那堆未完全处理掉的火堆都还在。

    景琛,“……”他居然知道是在这烤肉!当即询问风祭,“昨天找来的是不是这个小鬼?”

    “更正。”风祭道,“从他生命力波动感应,至少活了千年。”

    “所以?”

    “是他。”

    景琛扶额,“就为一只烤鸟?!”

    “你看阿修罗。”

    景琛侧头,团子西瓜头发型消失,取而代之是一团暗金色火焰,且有向下燃烧蔓延的趋势。

    他差点忘了,附近有火系地脉,阿修罗的封印会暂时失去控制。

    “哈哈,果然是你们。”还没用溯回境就找到了人,朱雀差点没跳起来,迈着小短腿跑到阿修罗面前,眼中满是垂涎,“天火,是天火吧?”

    鼻子用力嗅了嗅,痴汉表情放在三岁孩童脸上那是相当不搭,“闻起来刚出世不久,但品级很高吶。”

    喂,你够了啊!景琛不忍直视。这货竟然是太上长老,蛮荒驭兽宗是没人了吗?

    阿修罗的火从头一路烧到肩膀,仍没有停止的趋势。

    “好好好,我承认吃了灵兽还不行嘛。”景琛无奈妥协,抱起阿修罗尚算完整的半边身子,“总之先离开此地,阿修罗能吸收火系地脉能量,再下去我怕他烧了翼珍舍。”

    “行,听你的。”朱雀回答得异常干脆,眼睛盯着阿修罗一动不动,手指曲起放在嘴边吹响口哨,“去我朱雀峰。”

    片刻后,一只大鸟循着口哨声飞来,其翼尾端七色,滑翔于天际,降落时地上落下大片阴影。

    近看,肉眼可见全身密布着细碎火焰,由内而发,附着在羽翼上,呼吸间变化出各种焰流形。

    “凤凰鸟?!”

    然而接下来又是一次不甚愉快的飞行体验,景琛被爪子勾住领子升空,被迫领略了一番蛮荒驭兽宗风采。

    所以说宗门禁空的规矩,对某部分人来说……真是,呵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