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73|城
    地元宗一行,包括那名阴柔男子在内的众人神色齐变。

    古意两字,千年前对地元宗可是噩梦般的存在。

    “看看地元宗出来的都是些什么货色!”古意人未到声先至,破口大骂起来,“还有你们三个,潜入我南斗剑派是何居心,既然我古意出来了,谁都别想摘出去!”

    十几道人影落下,确切的说是被打包丢下来,大部分人都已昏迷,辛武更是鼻青脸肿,看不出原来面目。

    这些个被古意丢下来的人,赫然就是方才去寻“生路”的。

    宋诚傻眼,其他弟子也一并傻眼。

    “苏,苏师兄,你早知太上长老已到对不对?”宋诚咽咽口水,心道,无怪苏源会有先前的反常举动。

    大联盟一行,是对新纳弟子的考验,又何尝不是对南斗剑派弟子的考验。

    难怪,留下来的弟子虽有损伤却无亡者,想来是有古意太上长老暗中施以援手。

    一柄大剑遮天蔽日,一道流光倏忽而至。

    等近了,才发现那巨大剑型不过虚影,老人身手矫健从飞剑上跳下,长剑收于背后。

    异魔行动在古意出现时有短暂停滞,之后更加疯狂地往就近南斗剑派弟子攻去,好似在做最后挣扎。

    “死!”古意大吼一声,音波如浪,霎时间所闻之人无不双手捂耳。

    异魔惊恐倒退数步,本能得转身就跑。

    “既到我人族地界,何不留下来坐坐?”又一苍老之声响彻平地,言语中比古意多了份礼数。

    但随之出现的人却是相当粗犷,甚至有些蓬头垢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其人身形微壮,衣物上装饰着不少兽骨,与先前一面之缘的乌小雪有相似之处。

    只是此人的兽骨更大,不知是何种兽类骨架,气息渗人。

    反观古意,身材精瘦,面泛红光,体貌周正,看得出年轻时必定是个俊朗男子,与其言行大相径庭。

    青龙出现,阴柔男子便知逃跑已是无望,拼着最后一搏控制异魔往凌奕方向冲去,自己反手在身旁地元宗弟子身上拍出数掌,转身逃窜。

    “不知死活。”古意长剑出鞘,剑芒如化无数散芒,正在移步的异魔当即被斩成无尽碎片。

    “且慢。”青龙出言阻止,“皇级异魔可是不错材料,你收好,待回去交予药鬼。”

    古意嘴角一抽,拂袖掏出一只玉瓶,丢给最近的那名南斗剑派弟子,“去收好。”转头往青龙方向,没好气道,“其他交给你了。”哎哟,刚才看到我徒儿受伤了,可心疼死我了。

    青龙见古意此时一副没出息的猥琐模样,撇撇嘴,他就羡慕剑修这点——剑快省事,筋直缺脑。

    一条青龙兽型隐现,鳞爪狰狞,青龙立在它背上,往阴柔男子逃窜方向追去。

    “太上长老。”见古意走来,所有人往旁边退去,恭敬让出一条道来。

    “嗯,大家辛苦。”老人随意点头,往凌奕身边凑,“那个,徒儿……”

    景琛尚在昏迷之中,索性从风祭反馈看,融合海神之心的九子棋仍在,情况还不是最糟。

    凌奕紧抱着怀中人,没理旁边的小老头,看向苏源郑重道,“待回到宗门,投入九重剑峰门下的事,我会认真考虑。”

    苏源,“……!”这种事咱们暗地里说说就好,当时也就随口一提,我是无辜的!

    果不然,古意暴走了。

    夺人徒儿等于杀人父母,况他古意剑锋只有凌奕一根独苗,“好哇,我就知道九重那小子心怀不轨,当年他跟凝琴眉来眼去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是个好东西……”

    苏源,“……”辱我师门者……还是当做没听见吧

    话说回来,小老头儿还是明白凌奕这是在生自己看戏的气,尤其徒儿的心上人还受伤了。

    他视线落在景琛身上,嗯,长得不错,听说是阵道灵印天赋,还是失传的星图灵印。

    嘛,就是蠢了点,不然怎么会自爆本命武器——唔,当然,他和青龙的隐瞒也是要担点责任的。

    “徒儿诶。”古意搓搓手,局促道,“让我为你二师弟搭个脉如何?”

    苏源眼睛瞪圆,我去,怎么就成凌奕二师弟了?

    星图灵印放在宗门中可是要被抢破脑袋的,您这先下手为强未免太没节操?!

    “不如何<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凌奕将人护得紧,景琛体内,可是还有来历不明的天符印呐,暂时还不能暴露。

    旁观的苏源手动点赞。

    “那这样。”古意拿出一瓷瓶,“里面是我刚从药鬼那偷……拿来的经心丹,你给他服下去吧。”

    药鬼乃一品宗门碧丹派太上长老,一手炼丹术出神入化,经心丹是丹药中的上品,疗伤圣药。

    不同于逆死丹只治疗地级以下修士,它可治疗天级修士内伤,甚至能修复神魂,药材稀缺,不可多得。

    像景琛这样自爆本命武器的,的确严重不可医,重者会伤及神魂,但在经心丹强大药力作用下,一颗管够。

    “多谢。”凌奕半点不客气接过来。

    青龙捉人回来时,就见古意还是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干脆拂袖上路,先回大联盟中心区,眼不见为净。

    日月轮转,万象更新。

    景琛醒来时对上一双关切的眼。

    凌奕将人扶起来坐好,“感觉如何?”

    身体内破损的经脉已修复,内伤被医治好,灵符力流通顺畅,景琛有些惊奇,老实回答道,“还不错,大联盟里还有大夫?”

    转头看看四下,周围已非大联盟第四区荒地,房中陈设,倒像之前见过的灵楼内装饰,不过这里看起来更考究些。

    凌奕嗯了一声,半点没提如何压榨古意的事,从怀中拿出一储物袋,“收好,给你的赔礼。”

    “啊?”景琛刚醒还有些迷糊,没明白。

    谁的赔礼,异魔?别逗了好吗?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凌奕将储物袋塞入景琛怀中,“应该够你重炼本命武器,其余等回宗门后你再去挑。”

    “?”景琛眉头轻挑,还是没懂眼下究竟是什么情况。

    正巧玉流卿从楼梯口上来,见景琛坐起来,便抬手打招呼道,“你醒了,我刚送完元澈他们,可真不凑巧。”

    “另外。”玉流卿又对凌奕道,“我问过,泠泠他们在我们到之前就被传送走,你放心。”

    凌奕点头,起身外走,“我去弄些吃的来。”

    景琛在鬓角抓了抓痒处,满是疑惑,“你们说的我有点没听懂,对了,这里是大联盟中心区吧?我们怎么过来的,那只异魔呢?”

    玉流卿走过来坐下,盯着景琛端倪半晌,道,“看来你是刚醒,他还什么都没跟你说。”

    景琛脸上冒出大写的问号,“就别打哑谜了,快跟我讲讲之后发生了什么。”

    扶额,景琛揉了揉眉心,“你说刚送完元澈他们,是从传送阵回南斗剑派了?走这么急?”

    他才睡了一觉,世界线未免发展太快。

    “急?”玉流卿一声轻笑,“你可足足躺了五天,皇级异魔入大联盟的事可大可小,在小世界新人接替的特殊时间,还是早些送回宗门安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景琛嘴微张,“五天?”

    于是在接下来,玉流卿帮他恶补他昏迷后发生的事。

    “所以你是说,那个所谓的太上长老,也就是凌奕师父,其实早就到了,只不过借这个机会对所有人进行考验?”

    得知真相的景琛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那他自爆八枚九子棋到底是为了什么?感觉自己智商受到了侮辱

    “早就告诉你年轻人不要冲动。”剑老狠狠补刀,“我那会儿就想提醒你这个来着。”看吧,这就是你不尊老,屏蔽我老人家的下场。

    景琛简直无言以对,他将凌奕塞给的储物袋拿出来,“凌奕他师父给的?”

    玉流卿眼睛一亮,“里面都是好东西,古意太上长老为留住徒弟下了血本,要是不用就给我拿去卖。”

    他正愁手上没货,不好在大联盟打开市场呢!

    景琛默默收好,拍拍玉流卿肩膀,意味深长道,“来日方长。”

    不是说回去能进宝库挑,绝对要找最贵的拿,不然怎么对得起被他爆掉的八枚九子棋!

    拣宝计划尚在腹中,玉流卿同景琛讲了一下他接下来的打算。

    目前从小世界里上来的一批人中,还留在大联盟的只有景琛,凌奕以及玉流卿三人。

    前两者早就做好决定,必定是要上前线战场的,那么留下的仅有玉流卿一人。

    “你联络上歩寒天了吗?”景琛问道。

    玉流卿摇头,“暂时还没有,虽然他有传讯玉简留下,但那个只有到第一区才能起作用。”

    “这里不是第一区?!”景琛回想当初苏源说过的,好像除了遍布灵楼的五个区域外,还有一个为管理层居住,以及传送阵所在的地儿。

    这么说来,就是他现在住的地方,中心区了?

    “此为古意太上长老所属的灵楼,我们暂住。”玉流卿走到窗边往外推窗门,手遥遥一指,“那里才是第一区。”

    景琛头稍稍抬起,一眼便望到外面广大土地。

    他们房间所处的位置不低,将所有景致尽收眼底,入眼先是一条蓝色河流,如同一条宝石缎带,另一边就是满布灵楼的第一区。

    “好密。”景琛走到窗边。

    与河流相隔的那头,密密麻麻的灵楼散布,建筑颜色是统一的青白,风格上相差无几,仅在高低位置上有些错落。

    待将视线挪开后再转回来,压根记不清自己刚才看的是哪块地界。

    极目远眺,远山虚影重叠,高矮不一,朦胧的灵气在光照下飘散犹如丝带,将万万座灵楼呈围合之势布置在一方丘地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