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62|城
    “这是?”以凌奕在南斗剑派这些日子的见识,也没能认出这珠子为何物。

    景琛挠头,“好像是叫蛮荒驭兽珠,听说地级以下的灵兽都能用它驯服。”

    凌奕一愣,蛮荒驭兽宗倒是听说过,是个三品宗门,在临近西南万妖域的洪荒森林里,与妖兽为伍。

    若不是此宗门对外一直是避世态度,品阶还可以再高上一些。

    等等。凌奕语气艰难道,“你刚才不会是想用这个,放在敖幺身上试吧?”

    景琛嘿嘿一笑,“他是地级以下,又是龙族,虽说人族血脉占大部分,但说不定就能成了。”

    要是有个龙族的灵兽,那多拉风,而且是极大可能成为龙神的灵兽。

    凌奕不得不为景琛的脑洞给跪——所谓龙族,真的是这么好招惹的吗?!

    “你脑子又被啃了!”剑老在识海吼道,“就不说龙族凌驾于所有妖族之上,你想用一个破珠子收服简直是异想天开。”

    “光是刚才你要把这东西在敖幺面前拿出来,就能当做对龙族的挑衅。”剑老语气森森道,“龙之小世界绝对不惜为了下一届龙神,发起小世界之间的战争。”

    景琛,“……”他还真没想到这么严重。

    “咳咳。”风祭适时插嘴道,“我劝你最好还是快把东西收起来。”

    这又是为什么?景琛不解,“龙族不是已经走了?”

    我去,听良公渚说,这玩意不是挺稀有的吗,不至于人人都能认出来打劫,是个大路货吧。

    “好像来不及了。”风祭叹口气道。

    就在景琛莫名其妙,但还是把珠子收到储物戒里的几息之间,凌奕忽地把人往旁边一拉。

    飓风呼啸而至,是妖兽翅膀煽动带起的旋风,街区上方,一只两翼张开有十米之多的飞行兽从高处向下俯冲,劲风卷起的沙尘迷糊了所有人的眼。

    妖兽在距离地面二十来米的时候翅膀一展,继而向上滑翔,就见一个黑点从上面跳下。

    那黑点速度也是极快,犹如一道闪电劈下划出一个剪影,近了才看清楚竟是一个人。

    一个女人,身材火辣,身段凹凸有致,身上只穿了遮住重点部位的兽皮,额头用妖兽的筋扎出护额,右耳坠着一颗兽牙。

    女人跳下妖兽背部,在景琛之前的位置降落,冲击力在地上形成一个小坑,粉尘中人影缓缓走出来。

    “我明明闻到驭兽珠的气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乌小雪鼻子微动环顾四下,视线最后落在景琛身上,蓦地一亮,快步走过来,“缘分啊,小弟弟要不要加入我们蛮荒驭兽宗?待遇好说,亲传弟子够不够?”

    听到的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蛮荒驭兽宗是三品宗门,但谁也不怀疑它有二品宗门的实力,这人一出口就是亲传弟子的邀请,吸引力不可谓不大。

    众人再将视线落在景琛和凌奕身上,眼中闪过了然,原来是那个新人中唯一拥有顶尖灵印的人。

    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人是哪冒出来的?景琛无语看着眼前人,“你好?”

    “我叫乌小雪。”女子拍拍胸脯,豪放动作配着面前颤抖的两坨,简直不忍直视,继续诱惑道,“我们宗门现在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怎么样?我出面的话,让宗主亲自将你收下也是不成问题的。”

    景琛,“……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决定了。”

    自从中央浮塔的潜力测试后,每天通过各位长老来牵线找他的宗门不少,许下的好处也不知凡几。

    只可惜,他们的宗门里没有凌奕,自己立场必须坚定杠杠的。

    乌小雪看了面无表情的凌奕一眼,灵动的眼珠子一转,突地身子往前面一探,向着景琛抓来,“那就只有抢了。”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兴奋。

    幸好凌奕反应速度快,出手挡了一下,顺着手传来的巨大力道让他忍不住皱眉。

    乌小雪得势不饶人,身子往侧边一转,手中出现了两把篮球大小的重锤,左右手各执一把,相击成声。

    “好身手,再来!”只是一个交手间,乌小雪已然改换对象,景琛这个明显看起来弱鸡的人,此刻没有出剑的凌奕吸引人。

    景琛适时退到一旁,旁边人却围过来,但两人交手的声势太大,包围圈一退再退。

    剑与锤子相撞击的声音不断传来,交手的两人身法动作都是极快,一时只见两道残影在空中来回飞窜。

    “快退开!”人群中有一人喊道。

    火星从空中落下,距离在离地一半的时候猛地燃烧起来,变成一个巨大火球,且火球数量不少,如同下起了流星雨。

    而火落到地面并未熄灭,将草木燃烧尽后仍不休止,不知是何缘故。

    “火的颜色古怪。”景琛盯着前方不远处的赤金色火焰,其上散发着一种妖艳气息。

    “是兽火。”风祭道,“四大火焰中的一种,她的这个温度不低,有上品资质。”

    景琛耳朵一动,“火焰也有等级划分?”

    “同丹药符器一样,分上中下和极品四等,每一等分九纹,不过这样的资质评定仅限于符火,兽火和灵火。”

    “至于天火,那是天地造化的产物,每一种都有其独特性,不能一概而论。”顿了顿风祭又道,“但听说,人族根据天火的温度和被收服难度排出了一个什么天火榜,你可以问剑老<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景琛翻了个白眼,问剑老这种事……他才不信那个憋不住话的老头会不说。

    果然,风祭的话音刚落,剑老的声音就响起来,“天火榜啊,在当年可是传说中的东西,有些人一辈子也不见得能找到一簇。”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变没变。”剑老的话到这里,似乎是在追忆,随后小声嘟囔道,“都有些什么来着……”

    听语气看是完全记不起来,在沉默中剑老爆发了,没有底气得吼道,“这种身外之物不要也罢,修炼之人最注重的当然是自身实力”

    景琛,“……”他就呵呵看着不说话,对这老头真不该期待太多。

    天火榜的事暂且不提,反正他已到地符界,随着修为提升,一些事总会渐渐展露在他面前。

    那边凌奕和乌小雪的打斗已到白热化,整片平原街区空出一块巨大空地,上面燃烧着簇簇暗金色火焰,让气温不断攀升。

    原先摆摊的人自然早早收了东西,但也没走,在小联盟,高品级灵符师之间的战斗可不多见,且两方还都是来自上三品宗门。

    景琛稍稍抬头,凌奕修为在灵级六品他是知道的,配着一身凌厉无比的剑意,可以说同等级中绝无敌手,越几阶挑战完全可以。

    但看乌小雪一身蛮横气势毫不落下风,甚至有压过一头的趋势,恐怕实力还要在凌奕之上。

    “她是什么修为?”景琛指的自然是乌小雪。

    “灵级九品。”

    靠,高了三品还有脸动手!景琛出离愤怒了!

    可一时半会儿也帮不上手,踟蹰一下,将储物戒中的那枚蛮荒驭兽珠再次拿了出来。

    半空中,乌小雪的身形微微一顿。

    凌奕五感敏锐,趁着间隙,握剑的手一抖,剑光划出一道残影。

    “不打了不打了。”乌小雪忙不迭往旁边避让,大嚷道,“你们两个忒欺负人。”

    凌奕,“……”你以为是谁先出手的?

    远处,两名小联盟的维序者也终于姗姗来迟,看到地上的兽火顿时黑下脸,接着颇为头痛地抚额。

    “乌小雪,你自己说是这个月第几次!”其中一位维序者似是与乌小雪有旧交,话语中虽不客气却透着黏熟。

    手中两把大锤收好,乌小雪往前一挺胸,双手叉腰,中气十足道,“好你个柳天天,你以为老娘这两天没皮没脸挖好苗子是为了谁,你还是不是驭兽宗的人!”

    柳天嘴角一抽,你也知道自己是没脸没皮啊。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同来的维序者轻咳一声,当众喊出柳天小名什么的,还是给同僚留点面子吧!

    眼见战斗被打断,维序者也已到来,众人心知没有看头,各自走的走,散的散。

    乌小雪拍拍手,瞥了柳天一眼,转头对凌奕又是目光灼灼道,“你身上有妖兽契约的气息,不如加入我们宗门,用秘术可以将契约兽的血脉提纯至少两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尼玛,挖墙角还挖上瘾了?景琛手痒,想传讯给苏源。

    凌奕抬眼,淡淡道,“师门规矩比较严,不劳费心。”

    这时柳天上前一步,凑到乌小雪旁边低声道,“这是南斗剑派此次的带队执事。”言下之意,就算要挖墙脚,也给我悠着点。

    眉头一挑,乌小雪抹了把脸,眼珠子一转,“唉呀呀,这不都是一家人嘛,不知师从南斗剑派哪位?我还是可以说上两句话的。”

    “家师古意太上长老。”凌奕道。

    柳天与旁边的维序者齐齐一惊。

    乌小雪瞪着眼,“他老人家又收徒弟了?”砸吧砸吧嘴,嘟囔道,“靠,算起来,这小子岂不是高了我五个辈分?”

    “可惜啊。”知道抢人无望,乌小雪惋惜地看向景琛,方对凌奕道,“那就不打扰……对了,你们刚才那枚驭兽珠上有我弟弟乌小雨的气息,可是在小世界见过?”

    景琛点头,将在灵符学院中换丹药的事大致讲了一下。

    乌小雪爽快一笑,拍拍景琛肩膀,“都是缘分,我的驭兽环也送你了。”

    然后冲凌奕挤挤眼,也不看柳天,手指曲起放嘴边吹响口哨,跳上冲下来的妖兽。

    “这算是赔礼道歉”景琛拿着驭兽环发愣。

    驭兽环暗金色金属,材质不明,用来困住逃跑中的妖兽,结合驭兽珠使用,事半功倍。

    被无视的柳天怒刷存在感,“既是师姐给你的,就收着吧,方才之事还望两位见谅。”

    接到宗门任务,作为此次小联盟中为期一年的维序者,柳天近几日也是为乌小雪抢人的事操碎了心。

    你说你抢人就抢人吧,为宗门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好说,但每次都搞出这么大声势,真是想瞒也瞒不住啊!

    得,回去估计又是被联盟中的长老一顿说教,柳天暗自扶额。

    “在下大罗天门袁若行。”另一位维序者自报家门,其人面冠如玉,风度翩翩,自有一身非凡气度。

    景琛将人打量一番,恍然觉察,自从到地符界后,还真没发现一个歪瓜劣枣的,即便长相稍次,放在小世界中依然堪称面貌周正之流。

    “位于罗天域,接近洪荒森林的大罗天门”凌奕面容一肃。

    “正是。”袁若行一笑,“家师与南斗剑派金渊太上长老是为故交。”

    听此话,便知大罗天门与南斗剑派交情不错。

    事实也确实如此,虽说南都剑派上下皆为凌厉剑修,但秉性刚正,行事磊落,关键实力还强悍,与其交好的人不在少数,再及宗门,形成了一张独特的关系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