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61|城
    不说这些,言归正传。

    除去泠泠,还有青霜,朱无常,容宝贝,他们天分不高,便选了个距离芸月宗近的五品宗门,算是有个照应。

    当然,作为凌奕旧部,有想过将这些人都带入南斗剑派,哪怕仅是外门弟子也方便照顾。

    只是人各有志,他们也知自己现在实力只会扯后腿,不如找个合适的宗门提升,凌奕只好作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但必要的安排还是可以做一些的,泠泠几人加入的两个宗派与南斗剑派关系不错,苏源已跟对方宗门此次纳新的长老打过招呼,平时可以照拂一二,想来日子不会太难过。

    “既然你们都决定了。”景琛叹口气,摸摸下巴道,“出小联盟还有一个多月,我找些材料给你们,打造把趁手武器,权当践行礼。”

    莫于飞猛得一拍桌面,大喝一声,“好,够义气”

    景琛看了他一眼,慢悠悠道,“又没你的份,这么激动做什么。”

    其他人掩嘴一乐,莫于飞耷下耳朵,苦着脸道,“凭什么呀就算我和老大入了南斗剑派,出去同路,但好歹也是师兄弟了吧,一把武器你小气个什么劲。”

    擦,你说这一把武器够多少人抢破头?景琛怒,也不知刚才谁仗着自己年纪大“师弟师弟”喊个没完,想要武器没门

    奏是这么小心眼

    这一闹,原先提前到来的离别愁绪倒被冲散不少。

    众人皆有了安排,当初岳峰托付的徒弟孔瑜也一道去往南斗剑派。

    接下来,除了隔段时间小聚外,大家都把心思放在了修炼上。

    凌奕的住处依旧安排在符文小世界的浮塔上,由于每天要与苏源会合,经常早出晚归。

    饶是如此,有多宝塔的十倍时间加持,和第六层演武碑存在,实力仍以一种令人咋舌的进度飞速提升着。

    卧槽,凌长老这是嗑药了吧?!

    苏源作为内门弟子,修为在灵级八品,将凌奕这一个半月(一年)的成长看在眼里,分分钟觉得自己都修炼到狗肚子里去了。

    照这进度,等出小联盟,凌奕修为至少能提升到灵级六品,三个月提升四品,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进阶了?

    “宗门传来消息,已有长老出发来前异魔渊。”心中吐槽完毕,苏源收敛神色,将刚收到的消息一说。

    他们此时在小联盟的平原上,由于无法进入其他小世界浮塔,各大宗门纳新都安排在各大街区。

    具体流程差不多,隔两三天换一个地,等三个月过去,小联盟中小世界浮塔所在的范围也就逛得差不多了。

    所以说,纳新是个体力活。

    尤其作为带队长老,还要关心大联盟中贡献值积累的事,真是各种心力憔悴,也难怪当初凌奕去接长老任务时,不像弟子任务那般抢手。

    “出发?”凌奕奇怪,“传送阵能量填充完了?”

    苏源摇头,露出一个古怪神色,“并没有通过传送阵,另外来人是十位太上长老之一,只是未提及具体是哪位。”

    大概也只有太上长老有能力跨过十万灵山,独自到异魔渊了吧。凌奕心下长叹,没有深究。

    无论是谁,总归不是他那位被关禁闭的师父,但只要是太上长老的级别过来,他们就不会吃亏<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日子过得风平浪静,自景琛内场生死台比斗后,小联盟再未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发生,好像一切回到正轨,延续着往届平和。

    三长老这些天一直翘首以望,抓耳挠腮——景琛都进炼器室五天了,怎么还没有器雷劫的动静,炼制那九个馒头的灵符器,果然只是巧合?

    炼器室中,景琛的确在炼制给青霜他们的武器,面前已摆了两件,他手中这是最后一件,要给容宝贝的护甲。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件都是伪灵符器,故而也就没有器雷劫。

    在决定给三人打造武器的时候,他是有考虑过炼制灵符器,无奈手头材料不足,二来也太过惹眼。

    青霜几人进的宗门,毕竟不是能关照到的南斗剑派,还是低调行事为好。

    在与凌奕商议之后,便定下了这三件伪灵符器。

    至于泠泠,将来必定是能得到宗门重视的,也有能力保住到手的宝物。

    他打算另寻材料,为其打造一双灵符器级别的手套,最好能与她先天毒体契合,战斗时能发挥出最大功用。直等到景琛从炼器室出来,三长老也没能等来器雷劫,两袖一挥,背在身后回了自己修炼室。

    转眼就要到离开小联盟的日子,这届上来的新人都有长足增长。

    绝大多数人皆已凝结灵印,且不知是不是受到景琛刺激,品阶全在六纹以上,是近十几年,乃至百年来的大丰收。

    更别说有多宝塔时间加持的凌奕,一举冲到丧心病狂的灵级六品。

    大长老都能预见此次受到的嘉奖会是何等丰富,又有浮塔的具化灵纹在,符文小世界在接下来至少千年的时间里,可以不用担心一界崩溃,全力发展人才资源。

    这便是良性循环!

    眼见离开小联盟的日子还有四天,景琛终于将泠泠的手套构架得差不多,只待出门找到合适材料,就能着手炼制。

    这是继上次遇到岚后的再次出门。

    一段时间闭关,在风祭和剑老的指点下,景琛对地符界的炼器材料及灵符器炼制手法有了系统了解。

    修为虽还是停留在灵符师一品,炼器手段和构思却不可同日而语。

    恰好这两天凌奕事情忙完,其他人也各自忙去了没来当灯泡,于是两人结伴出行。

    从小世界浮塔通道下来,到平原街区。

    许是今年新一届即将离开小联盟的缘故,路上来往的人明显比之前来时要多。

    综合市场里,隐约能看到几个中央浮塔见过的新人,摊位上摆着千奇百怪的各地特色物品。

    景琛兴致盎然,上回同玉流卿来时遇到了岚,直接打道回府,一半都没逛到,并不尽兴。

    这次还要帮泠泠找炼器的材料,想来能淘到不少好东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比如现在,不过走了几个摊位,恐怕连一条街都没走完,就已经买到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额,虽说大部分压根不知道功用,但是有钱任性!

    “能再遇到海神之心就好了。”景琛遗憾道。

    在他构想的泠泠手套中,同万象九子棋一样,需要用到水属性晶石,自然是品阶越高越好。

    如果当初他在祭炼九子棋之前知道这一茬,怎么也会留下一点,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你当大白菜随地捡的啊。”剑老啧啧两声,无不鄙夷道。

    街道两旁物品繁多,店面门口搭起的帐幔垂下流苏,布的花纹颜色鲜丽,异域风情浓郁。

    景琛看到有不少奇装异服打扮的人从身边经过,各个小世界最终在小联盟汇聚,组成了独特的风俗文化。

    凌奕紧紧拉住景琛的手,依身边人东张西望的程度来看,不抓牢点,估计一转头人就不见。

    逛了大半个时辰,景琛手里吃食堆的满满,能尝到各地美食真是不虚此行。

    “听闻千洲域里有一专门驻扎食修的州域。”凌奕一手拉着景琛,另一只手拿着不便放入储物戒的吃食,边走边道,“等从万妖域群回来,我们可以去逛逛。”

    “食修?”景琛眼睛瞬间亮了。

    既是千洲域,有驻扎食修的州域,那一定也有专门的丹州或器州吧,真是令人期待。

    正走着,面前突然出现两人。

    最前面青年一头张扬红发,身材高大健硕,气势凛然,与凌奕的锋芒内敛不同,此人走到哪都是让人不由自动退避的发光体。

    而他身后,一个仅到青年腰间的少女格外可爱,看起来与容宝贝年纪相仿,扎着两麻花辫,眼睛乌溜溜地盯着景琛看。

    “是龙族。”风祭提醒道。

    景琛和凌奕同时神色一凝,出现在小联盟的龙族,定是神龙小世界的人无疑了。

    不欲与纠缠,凌奕不动神色就要错开人往回走。

    红发青年不避不让,步子一转,将两人又堵个严实,“你们可知我是谁,接下了岚的单子,是意欲与我龙之小世界为敌吗?”

    景琛霎时就明白了,想必这位就是要岚当什么神侍的敖幺吧。

    至于接单子一说,估计是说那护送。

    景琛摸摸下巴转念一想,当初他们带岚走时是光明正大,以敖幺倚仗龙之小世界的威信,能找人问出他们来也不稀奇。

    但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答应下来了的,知道的人可不多……难不成,是岚自那天后就再没出过小世界浮塔,敖幺找不到人,便来堵自己?

    不不不,换个方向考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符纹小世界是灵纹具化没错,对上老牌小世界实力却还不够看。那么在后面支撑岚底气的,只有南斗剑派了吧?

    答案显而易见,所以人家其实是冲着自己媳妇儿来的,景琛有些忧伤。

    “是又如何。”凌奕淡淡道,“我符文小世界的人,容不得你们窥觑。”

    好!威武霸气!景琛嘴角一咧,“没其他事的话就别挡道,我们赶时间。”

    少女歪了歪头,扯着敖幺衣角,“这招好像不管用?”

    敖幺瞪了少女一眼,抬头对凌奕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只有比斗台上见了,那人我势在必得!”

    又是比斗台,景琛嘴角一抽。

    凌奕作为南斗剑派带队长老,是不适合掺和到其中的。

    何况敖幺是刚从小世界上来的新人,若要凌奕出手,情理不合。

    那么,能上的只有自己?

    “你说比斗台就比斗台,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景琛冷高道,“不去。”

    “那就把人交出来。”敖幺气势大开,“否则这事没完!”

    少女耸了耸肩,默默退后一步,暴走的敖幺她还是离远点好。

    “既然是龙族。”景琛问风祭道,“为什么不是传送到万妖域的洗灵池?”不然也就没这些糟心事了。

    “你对龙神是什么看法?”风祭反问。

    “龙族修成的神?”

    风祭语焉不详道,“既成神,自然超脱了兽的范畴,此人体内龙神精血旺盛,待完全蜕化,便可成神。”

    意思是,敖幺从兽进化成人了?怪高级的。景琛望天。

    凌奕拉着景琛的手紧了紧,瞥了敖幺一眼,“哦,恭候大驾。”

    这嘲讽技能简直满点了。

    少女眼睛放光,“敖幺,这招好像也不管用。”

    喂,你是专门来拆我场子的吧!敖幺怒,掳起袖子转头对少女吼道,“今天修炼后别走!”

    少女顿时炸毛,“来啊,欠我五十块灵符石不还的龙!你输了就翻倍还!”

    两龙对视一眼,冷哼一声转头就走,临了没忘给景琛一个威胁的眼神。

    景琛,“……这就走了?”

    凌奕沉吟片刻,“大概他们修炼的时候,忘了练脑子?”

    景琛在凌奕送的储物戒里掏了掏,无不遗憾道,“本来我还想试验一下这东西的效果呢。”

    他手中,一颗圆润珠子散发着深邃幽静的光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