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53|城
    从浮塔下来,景琛四人往青霜几人的事发地点走,并不远,就在边上,想来他们很可能是回来的路上被截住。

    还未走近便听到人声,像是有人在争吵,外边围了一群人,隐隐还有小孩在哭。

    “是小贝!”莫于飞听到容宝贝哭声,按耐不住就往里边挤。

    景琛目光一寒,快走几步,借力推开看热闹的人群,走了进去。

    一眼便看到容宝贝挡在青霜身前,面前是女修高抬起的手,看样子准备一巴掌打下去。

    “小孩你也打!”莫于飞一下冲到容宝贝面前,将小孩抱入怀中,反手对上女修那一掌,然后大叫道,“操!这么大力,你要打死人啊!”

    自己对上这一掌都感到手臂发疼,要是落在容宝贝身上,后果可想而之。

    “你们是什么人!”男修视线落在景琛身上,目光一闪,从得到消息上看,凝结出顶尖灵印的就是这位了。

    “打死了也好。”女修丝毫不在意莫于飞的怒视,下颚微抬,“从小就手脚不干净,长大也是个祸害。”

    “我们没拿她东西!”容宝贝从莫于飞怀里探出脑袋,着急争辩道,“她骗人!”

    景琛走上前,检查了一下旁边朱无常的受伤情况,往他嘴里塞进一颗丹药,“没事吧?”

    朱无常运气消化药力,摇摇头,“好多了不朽武圣。”

    浮塔下是小联盟的人居住地,这里大多数人是地符界的原住民,因为旁边就是异魔渊战场的缘故,受到大联盟庇护,从事一些后勤工作。

    今天这种事,在他们活过的悠久岁月中看过不知凡几,可以说见怪不怪,每当某一小世界出现潜力高的人才时,总会遇上几出这样的戏码。

    有些人甚至已经在想看完热闹后,回去煮什么午饭了。

    “你们都是一伙的?”李心媚,就是刚才对容宝贝出手的女修,翻着白眼嗤笑道,“人以群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景琛,“……这个自说自话的女人是谁?”转向邹睿道,“我能揍她吗?”

    邹睿轻咳一声,“我们先了解一下事情经过吧。”揍人什么的我绝对是举双手赞成,可你这么光明正大说出来,还真就不好揍了。

    泠泠扶起朱无常,视线穿过景琛落在李心媚身上,平静道,“不用你出手,我来。”

    “哦哦哦。”景琛怪笑道,“我都忘了他是你男人,那另一个就交给……元澈好了。”

    “喂,你怎么不自己动手。”莫于飞叫道,“别扯上我老大,怎么也得拿出点像样东西来贿赂一下吧,不然岂不是很没面子。”

    景琛斜斜看他一眼,“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我想你们弄错了一点。”眼见话题被带歪,一直站在旁边的男修于纪高声道,“是你的人偷了我们的东西,难道就想这么糊弄过去,不愧是灵纹具化的小世界,还真是好风范。”

    后面这一句话扯到小世界,分明就是来者不善,再听不出来就是个傻的了。

    围观的人倒是纷纷点头,这件事必定是要给出一个交代的。

    “我说,这根本就是她的一面之词吧!”这次说话的,是原本收到消息赶过来处理的符文小世界之人,没想到还是晚一步,青霜和朱无常的伤已然造成。

    邹睿点头,附和道,“既然你说我们小世界的人盗取伪灵符器,可有证据”

    “伪灵符器本身就是证据。”话音刚落,李心媚便接口,颠了颠手中之物道,“我本准备拿来送人的,未曾做过标记,现在上面留了她的灵识,还不够当证据吗?”

    “至于这面护镜的来源,是我早上刚从灵器阁淘来。”李心媚又道,“里面的人都能作证,还是说你以为我会用一件伪灵符器来栽赃她?”

    哟,事实可不就是你想栽赃我们符文小世界嘛!邹睿心道。

    怎奈话已被李心媚抢先说出,他再说,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

    女修一席话让围观人纷纷点头,在大联盟的战场上,除去自身修为外,丹药符器这些外力也同样重要。

    而由于里面的人都是小世界里上来,手头没有太多资源。

    别说灵符器,就连伪灵符器在这里都能炒到天价,就这还是有市无价,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愿意用伪灵符器作为陷害一个人的筹码。

    毕竟制造点意外的手段太多,伪灵符器又太过珍贵。

    邹睿被李心媚的话噎得一时哑然,眉头微微抽动,暗道林瀚裕怎么还没带人过来救场。

    “伪灵符器怎么了”景春见邹睿不说话,拿胳膊肘碰碰他,“还指望你救场,别歇菜啊文人逆袭最新章节。”

    邹睿笑容发苦,“我们等长老他们过来再做定夺吧。”涉及到伪灵符器,说不得这个亏最后他们还得咽下。

    且看样子,眼前两人是从大联盟过来整修的,很可能已将与小世界的关系撇得干净,事情就更棘手了。

    景琛撇嘴,啧啧两声,“你这管事到关键时刻还是不顶用嘛。”

    邹睿,“……”那真是对不起你了,你以为是谁去参加中央浮塔的潜力测试,还弄出一个顶尖灵印,才导致现在符文小世界成为众矢之的

    “要不我来。”元澈摸着下巴跃跃欲试道,“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打一架是最快的解决方法。”

    景琛深觉有理地点头。

    不料那边于纪却拉着李心媚后退一步,“动手就不必了,我们只想讨回一个公道,这样吧……”

    “她盗取我们的伪灵符器,理应以一罚十。”于纪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看在你们是新人的份上,我要求的也不多,只要你赔偿五件,否则我们就请大联盟执法者仲裁,生死台上再见。”

    生死台,当修士之间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又无法在联盟中大打出手时,便会立下契约,在生死台上斗个鱼死网破,惟一人能活下。

    就如同现在,于纪能将朱无常和青霜打伤,却不能对两人下死手,也不能在动手时损坏小联盟所有物,被大大束缚了手脚。

    但在生死台上,就不需要这样顾虑。

    可以说,修士惜命,非到万不得已,不会将事件上升到生死台的层面,也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五件。”邹睿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是说得出口。

    可是转而一想,对于景琛这一伙刚到地符界的新人来说,一旦上到生死台绝讨不了好。

    符文小世界若想保住这几人,少不了私下调节,最后还是会拿出伪灵符器,只是数量多少的问题。

    到这里,邹睿几乎可以确定,这次事件不仅是针对景琛,更是对整个符文小世界设下的一个局。

    藏在幕后操作的,也极可能是几个灵纹具化小世界。

    “这事我做不了主。”邹睿狠狠皱眉。

    于纪老神自在,“不急,等你们主事的人过来再谈也是一样的,想必也不会让在场这么多人等太久吧。”

    邹睿无奈传讯给林翰裕,让他带诸位长老尽快过来。于纪这句话,可将他准备拖字诀的路掐死了。

    “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景琛戳戳邹睿手臂,“五件伪灵符器很多”

    “就目前看来,把你卖了勉强陪得起。”邹睿咬牙道,当然这还是在你暴露阵道灵印前提下。

    “还动手吗?”莫于飞探头。

    景琛将人摁回去,“暂时不用。”说罢抬眼对李心媚道,“听小贝说,这件护镜是你从青霜身上搜出来的,我很好奇,如果偷到东西,放在储物袋里不是更安全吗?”

    李心媚哼哼一声,“那时她还没来得及销赃,就被我抓了个正着。”

    拳头握紧,青霜面色冷然,却没有辩驳,这种不利情况下,少说少错末日杀戮游戏最新章节。

    “唔,你抓得可真及时。”景琛语气轻佻,“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可能?既然护镜上有青霜的灵识,这件伪灵符器为什么就不能是她的”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她了。”李心媚气笑道,“东西是在灵器阁买的,我有证人。”

    “不不不,没人否认你去灵器阁买过东西。”景琛摊手,“可你怎么能证明青霜身上这件,就是你去灵器阁买的那件伪灵符器”

    “哦对了,可否将你手上那件证据借我一观,看着就挺像我送给青霜的那个。”景琛指了指李心媚手中的护镜。

    “不可能”李心媚下意识道,随后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太过武断,改口,“若是灵器阁出品,里面会有特殊的阵纹标识,不信你看。”说着把护镜丢给景琛。

    护镜入手冰凉,从表面看材质近铜,透露出古朴大气,景琛神识飞快在里面扫了一圈,发现的确有青霜的灵识存在。

    另外,融入整个镜身中有一道不易抹去的阵纹,构建在组成灵器的阵纹中,牵一发动全身,想来应该就是李心媚说的灵器阁标识。

    景琛心意一动,操纵灵符气向那道阵纹攻去。

    “没用的,这个经过特殊手法加持,普通攻击不会奏效。”风祭在耳边道,“你可以调动一下灵印,前段时间有教过你怎么使用星衍。”

    景琛回想了一下,识海中的灵印一动,环绕成圈状的点星发散出来,漫向护镜上阵纹的位置。

    动动手脚不过瞬息功夫,即使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人发现异常。

    片刻后景琛抬起头,看向李心媚无不遗憾道,“你弄错了,这的确就是我送给青霜的伪灵符器,里面还有我做的阵纹标记。”

    “你确定?”眼看峰回路转,邹睿快几步走到景琛身边,同样将神识扫进护镜之中。

    “绝无可能”李心媚又一次否定道,但看景琛和邹睿神色笃定,同样将神识再一次探入护镜中,惊叫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于纪觉察不对,靠近李心媚问道,“怎么了?”

    “阵纹,阵纹变了。”李心媚心下慌乱。

    护镜是她在强搜青霜身时,以一种隐晦的空间存取手法放上去的,交给景琛后她又时刻盯着,不可能被人调包,可如今阵纹却变了,也就是说,没有办法证明这枚护镜是她从灵器阁买到的那件了。

    “你,是你动了手脚”李心媚抓着护镜,死盯着景琛喊道。

    虽然她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但问题必定出在这人身上。

    景琛用方才李心媚嘲讽的表情哼道,“刚才说要查里面特殊阵纹的可是你,现在事实证明没有,怎么,你要翻脸不认账哎呦,大联盟来的人就是好风范,我们小世界里出来的还真比不了啊。”

    这句话算是回敬于纪之前的那句,一时围观的人也纷纷反应过来,怎么剧情大反转了?

    邹睿在一旁憋笑,景琛这句话说得还真是大快人心。

    “你绝对耍诈了!”李心媚大叫道,“你们这些刚从小世界上来的人,怎么可能拥有伪灵符器,何况这面护镜还同我早上买的一模一样”

    于纪也开口,只是他比起李心媚来要镇静得多,“的确太过巧合,还望你们给个解释。”

    “解释你妹呀末日领主。”莫于飞觉得自己不能忍,“都证明东西都是我们的了还给你解释个球,敢情就你们地符界的人能有钱?!”

    说完他一脚踹向景琛,“不就是一把狗屁的伪灵符器,我老大也有,还是你给炼的呢,拿出来亮瞎他的眼”

    景琛,“……”眨眨眼,“你也知道已经送给元澈了。”

    莫于飞后知后退回元澈身边,语气立马弱了,狗腿道,“老大,拿出来给他们瞅瞅呗。”

    众人视线唰一下聚集过来,明显对元澈能不能拿出伪灵符器好奇。

    作为被这么多人关注的对象,元澈摸摸鼻子,一柄长剑出现手中。

    并无亮眼锋芒,长剑轻灵欲飞,剑身同剑柄连成一线,银色光华逆光犹如望见九天星河悬下的飞瀑。

    “她叫美人。”元澈指尖贴着剑面,轻笑道。

    所有人齐然无声。

    要知道,在场围观者中并不是没有识货者,莫于飞口中的这把伪灵符器,分明就是一把货真价实的灵符器啊!

    其上散发出的气息,光是想象体内灵符力在其上流转会是何等通透,就让人兴奋得血脉膨胀。

    美人,真是个好名字。

    “你是炼器师”于纪面露惊容。炼器师,顶尖灵印,那么他的灵印很可能是……

    “你猜。”景琛笑得欠扁,“你说两件伪灵符器不会长得一模一样,其实不然。”

    他的掌中出现三柄短刃,观其气息都是伪灵符器,也正如景琛所说的,外形一致无二,混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哪柄是哪柄。

    “这些都是你炼制的”于纪深知一个灵级炼器师在地符界的号召力。

    景琛还是那两个字,“你猜。”拍了拍手,将三把短刃连同护镜一起丢给莫于飞,面容一肃,对李心媚道,“如果你没有其他问题,那么向我青霜妹子道歉!”

    完全傻掉的李心媚面色发白,还是被于纪拉了一下才回过神,“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这枚护镜……”

    “够了。”于纪打断李心媚的话,再让这个蠢女人说下去估计就要露底了。

    他深呼口气,冷笑道,“既然是误会,我们也就不打扰了,护镜丢失的事我会找人查实,到时候再给你们一个交代。”

    从护镜中的阵纹被更改时起他就意识到大势已去,如今看来,伪灵符器是拿不回来了,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于纪拉着李心媚就要离开,被女修挣脱开。

    “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李心媚咽不下这口气,视线扫过景琛一行人,见修为最高不过刚一品灵符师,落下狠话,“三日后,我跟你生死台决一死战!”

    于纪眉头微蹙,却没有阻止。

    靠!一个大联盟过来的,修为都不知到了几品,居然有脸跟他这个刚凝出灵印的上生死台?景琛只想呵呵她一脸。

    “好。”一道声音忽然响起,冷到彻骨,便见一人缓缓走来,周围人被他身上气势所摄,纷纷让出一条道来,“事情确实不会如此作罢。”

    熟悉的声音听得景琛一下就呆了,以容宝贝为首的其他人也是一副嘴巴微张被吓到不行的表情神奇的项链。

    “你是何人?”于纪没觉察出异常,只觉得面前之人虽仅只有三品修为,但对上绝没有制胜把握。

    周围人也是小声议论,这人看样子,是站在符文小世界一方的吧?

    凌奕走到距离景琛几步的地方,踌躇了一下没有再靠近,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一种叫忐忑的心情。

    “他是我南斗剑派此行的带队长老。”苏源同一行人走来,心中抹把汗,可算赶上了。

    南斗剑派?!于纪瞳孔一缩。他不是新人,地符界各方势力的事亦是知晓。

    南斗剑派为上三宗之一,其中修士都为实力强横的剑修,原是独霸一方的一品宗门,占据整个十万灵山域,降为二品宗门只因缺席了整整五届宗门大比。

    尽管如此,剑派依然在上三宗占据一个名额,无人敢小觑,简直就是有实力任性的代表。

    而且听闻南斗剑派中的人都极其护短,典型例子就是某位太上长老因徒弟陨落扫平过一个六品宗门。

    哦,似乎也就是从那届起,南斗剑派开始缺席宗门大比。

    因凌奕和苏源的出现,场面一时乱成一团,但凡稍有些见识的,就听过南斗剑派的威名。

    自然也有人心中纳闷,往届南斗剑派纳新不都是挺低调的,这回改变策略了?

    也是,面前这人可是拥有顶尖灵印,很大可能还是炼器师,给人留个好印象日后招揽起来不就近水楼台先得月。

    等等,如果是炼器师的话,凝结出的灵印有多大概率是阵道灵印……

    “见过南斗剑派各位。”于纪硬着头皮道。

    苏源冷高地点头。

    就在这时,只听景琛一声冷笑,“我管你什么南斗剑派北斗剑派,这里的事不需要你们插手。”

    看都不看凌奕一眼,景琛转向李心媚,“三日后生死台,我等着!”说完转身就走,留个所有人一个无比潇洒的背影。

    众人,“……”卧槽,这是什么神展开!

    苏源带头的一众南斗剑派小弟,“……”目光炯炯望向凌奕——凌长老,人家好像不领你情诶。

    “嗷,老大老大老大!”容宝贝一下推开身边的莫于飞扑向凌奕,“我想死你了!”

    莫于飞咬牙,这个小没良心的。

    凌奕目光柔和,摸了摸容宝贝脑袋,寻向景琛方位,“乖,我先去把你大嫂追回来。”

    加快脚步,景琛觉得自己要冷静一下,不知不觉就走出了闹市,面前开阔的平原让人心思沉寂。

    “你们这些人族啊,就是口是心非,之前人丢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在着急。”风祭出现在景琛身边转了一圈。

    “闭嘴!”

    风祭麻溜得潜回多宝塔,没忘扔下一句,“刚从你小情人身体里的虚灵那得到消息,他给你准备了一戒指各种口味的炸小黄鱼哦。”

    景琛耳朵一动,下一刻感觉有人从背后贴上来,反手就是一拳。

    凌奕不避让,拳头结结实实砸在鼻梁上,痛得捂住后退一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