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152|城
    众人各怀心思的当会儿,光圈下的测试者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浮球上的前二十名也终于有新人出现。

    景琛忽觉脚下一动,似乎是在转瞬之间,他连同所有符文小世界上来的人一起置身于光圈下,白色的光芒静静撒在他们身上。

    倒还挺舒服……景琛并未觉察不适,反而真如林翰裕所说的,这光柱像是在帮助他们更好融入地符界,这个从体内灵印越发凝实就能觉察一二。

    除他们外,偌大光圈下一起测试的还有其他小世界的人,只是都没有符文小世界的人来的多。

    圈外所有人视线都习惯性聚集过来,景琛却开始感觉自己视线在慢慢模糊。

    “那是什么?”眼前出现了一些景象,是一处战场。

    身边有人在嘶吼搏杀,人类的敌人是一群长相怪异的类人,头长角,背有尾,全身黑色或褐色皮肤,或有几个鳞片覆盖,嘴有獠牙,锋利无比。

    景琛脑中灵光一闪,不确定道,“异魔?”

    “不错。”风祭身型忽然在身边出现,吓了景琛一跳。

    “你怎么出来了。”景琛惊道。平时可都是在多宝塔中才能见着,而他也确定现在自己虽置身幻象中,但确实不在多宝塔里。

    风祭悬浮在旁,看着面前之景,看起来他也被带入了此方幻境,“我本就可以出来,只是之前小世界中规则之力不稳定,我不想给你添麻烦罢了。”

    瞧这说得……景琛心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体谅了。

    “放心,别人是看不到我的。”风祭说罢又将视线落在眼前不断转变的画面,神色中带着几分怀念和少许惆怅,“这么多年过去,裂缝好像越来越大了,可惜……”

    景琛歪头,被这话说得不明白,“可惜什么?”

    风祭摇头轻笑一声,转头定定看向景琛,“无知的人族。”

    景琛,“……”

    单手扶额,景琛决定不跟这个突然神神叨叨的阿.飘继续这个话题,“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要怎么出去,我不是在测试潜力?”

    周围画面太过真实,人族或是其他种族与异魔的战斗就在近处发生,有血肉喷溅,也有生命消亡,一人一魂却只能作为旁观者,若是换做心性不定,便会沉迷其中。

    “顺其自然吧。”风祭的话不甚明了,转眼身子已经消失,想来回去了塔里。

    景琛摸头,所以是怎么个自然法?

    事实情况大概就等同于欣赏了一场真实向的战争大片,景琛摸了摸心口,有些堵。

    若这就是人类在大联盟对战异魔的场面,未免太过惨烈,恐怕从小世界上来的人,没有小联盟的适应期,近半数会折在里面。

    此时他无比庆幸自己找老院长开了后门,不然凭玉流卿和容宝贝那点斤两,指不定连渣都不剩。

    一梦无痕,等景琛注意到画面在逐渐消失,身边场景瞬变,已是在符文小世界的浮塔上,识海中“星图”两字渐渐变淡消失美梦时代全文阅读。

    旁边都是一起去测试的人,神色各不相同,也不知都看到什么,一时场面微冷。

    “先回去休息吧。”景琛耸耸肩。

    林翰裕还没回来,他们就算想回中央浮塔看方才测试的结果也没人领路。

    何况经过洗礼,这些人之中显而易见有几人到达凝结灵印的边缘,例如元澈和那位来自海神学院的,两人本就在洗灵池时做到了让灵印虚化,这会儿身上突破的气息明显之极,只差一次闭关。

    “我想这时间你们也该回来了。”邹睿笑着走来,视线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看起来你们收获不错,近期可以安排去凝星洞了。”

    凝星洞景琛了解过一些,在那本介绍的册子上,是一处专门用来给各个小世界即将突破之人凝结灵印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里面也有类似中央浮塔的潜力排名,各方小世界对于这处地方也极为看中。

    当然,过了今日之后,符文小世界恐怕不会花太多精力在这上面了。

    因为,中央浮塔此时已经完全乱套,浮球上面的排名太换血,让人在怀疑自己看错之余,对浮塔的规则之力是否错乱也狐疑起来。

    数万人盯着的浮塔排名之上,在新一批人进入测试光柱时发生剧烈颤动,就像是规则之力收到冲击,产生了不稳定,这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而后在片刻之间,排名前十的位置在眨眼功夫被换下四个。

    第一位,符文小世界,景琛。

    第二位,符文小世界,戚泠泠,一二。

    第三位,龙之小世界,敖幺,一三。

    第四位,符文小世界,岚,一三。

    ……

    第八位,符文小世界,元澈,一七。

    ……

    场上一片寂静,此时仍留在中央浮塔上的林翰裕深吸口气,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不不不,应该是他眼睛出问题了。

    千年来,就是当初最盛极一时的小千世小世界,进入前十人数最多的一次也不过是三个,其中一个还是堪堪吊在第十……

    “金,金色。”有人小心出气,“我没看错?”

    “是顶尖的灵印啊!”一人尖叫,“是灭空灵印还是砂时灵印?!”

    “白痴,顶尖灵印又不止这两种。”一人鄙夷道,“撇去目前已知的五种不说,哪个宗门不会隐藏一两个拥有顶尖灵印的天才,除了他们自己,谁知道是什么样的顶尖灵印。”

    “你是说,这很可能又是一种没被人发现的顶尖灵印?”

    那人摇头,“世事无绝对,该是如何,只有测试之人知道,毕竟潜力碑只显示潜力值。”

    从灵印可以分析战力,一个人的性格,会何种手段等等,暴露的东西太多,以至于除非万不得已,修士不会轻易透露。

    而修士与修士之间询问灵印,也是大忌农家仙田全文阅读。

    若真想看出端倪,观察其战斗方式,结合其灵印的潜力值,差不多能猜出一二。

    “这样的人居然是从小世界上来的。”不乏有幸灾乐祸者,“不好好藏着,贸然来测试潜力,可惜了一个人才。”

    依照小世界与小世界之间的竞争,在宗门到来之前,必定不会让此人成长起来。

    而符文小世界,一上来就是四个,太扎眼了。

    “总算来了几个有看头。”青年身型健硕,五官张扬,一头暗红色短发,全身散发出一种蠢蠢欲动的攻击力,对身边几人道,“我们回去。”

    灵纹具化的小世界都已测试完,接下来已经没有看头了。

    没想到啊,一个刚刚窜上来的小世界,势头这么猛。

    “放任不管吗?小幺?”少女一蹦一跳跟在旁边,一脸天真烂漫,皱着鼻子道,“他们都把我挤到第十了,不开心。”

    敖幺撇了她一眼,哼哼道,“要叫二哥,没大没小。”脑海中闪过一道水蓝色身影,摸摸下巴道,“也不是不管,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岚?”

    少女哆嗦了一下,又是哪个倒霉蛋被自己二哥看上。

    唉,好想去妖域找大哥,不开心!

    于此同时,大联盟。

    与小联盟不同的是,这里随处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气。眼前亦没有浮塔,取而代之是一座座风格迥异的灵楼。

    往外万万里处,便是异魔渊的前方战场。

    无尽的魔物奇形怪状,唯一相同的是它们身上透露出的沉沉死气,天空被染得压下浓重一片。

    一道剑光突至,冷芒锋锐划过黑压压的异魔大军,所过之处,无数妖魔一分为二,化作点点功勋值。

    守城的修士打了一个冷颤,缩着脑袋退回城中,靠着城墙坐下灌了口酒。

    “兄弟给我来一口!”旁边同样瘫坐着一人。

    酒壶在空中画出一道弧,修士哑着嗓子道,“不愧是大宗门来的,瞧这手段,不出三日便能进入小联盟了吧。”

    喝酒的修士呛了一口,壮汉一撸胡子,向往道,“那可是南斗剑派,剑修都是疯子。”晃晃脑袋道,“没点能耐,能占据十万灵山?”

    中年人叹了口气,瞄向战场方向,“才二品灵符师就当上带队长老,我看他年纪也才二十出头吧,不愧是上品宗门,真他娘人跟人不能比。”

    壮汉把酒壶丢回来,抹着嘴道,“得了吧,我可是巴不得这样的人多来几个,也好轻松点,等赚够贡献值就离开这破地方。”

    中年人收好酒壶,点点头,提上武器又加入战斗。

    没错,没有人会想待在这随时可能丧命的地方,他们没有被宗门选走的潜力,一切只能靠自己。

    这样的对话在战场各处发生,对象也由南斗剑派变成各个来选弟子的宗门。

    不过总归说起来,各大宗门的到来,的确为异魔渊的镇守减轻了不少压力。

    苏源作为南斗剑派此次前来纳新的带队弟子,修为更是达到灵符师八品,自认为虽非天之骄子,怎么也能算上精英之流时空之门1619全文阅读。

    直到,他看到了那位仅仅灵符师二品的带队长老。

    卧槽!这家伙还是人吗?是来刷新三观的吧!

    师妹们被勾走了不说,但你好歹杀慢啊,没看到那些来历练的师弟连手都插不上了吗?!

    “苏源。”凌奕看向明显分神的人皱眉,这位弟子领队平时可没这么不靠谱。

    “是!”苏源下意识立正。

    要说出山门前他们这些弟子对凌奕这个修为不高的空降长老或许有些怨言,但经过磨合(其实是挑衅不成反被揍)后,绝对是马首是瞻。

    瞧,这死了一地的异魔就是最好佐证,而我大剑修向来是尊崇强者的,凌奕长老威武!

    “还差多少贡献值?”望向小联盟方向,凌奕觉得自己有些等不及了。

    “照现在进度。”苏源咽口水,“两日便足。”

    凌奕目光一凝,“这么慢?”

    “除了招收弟子的贡献值,还有宗门本身要履行的基础贡献,我们为二品宗门,会相对多些。”苏源心中咆哮——两天你还闲慢,让往届带队的长老脸往哪搁。

    “长老不必担心。”苏源又道,“以我们南斗剑派的威名,自不会让英才旁落。”而且我发誓,我们这回绝对是上三宗里最快进去的!

    何况小世界里上来的人狡诈的很,尤其是潜力好的,通常会等几个宗门抛出橄榄枝后再从中选一个,就算南斗剑派先进去了,也只是多了点提前洽谈的优势罢了。

    很显然,苏源误会了凌奕的意思,两人思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凌奕身边的冷气又重了几分,算了,姑且就等两日吧。

    大联盟,灵楼。

    中央浮塔潜力测试的讯息很快在联盟中扩散开,除却在前方战场中还未归的修士,每个人都知道这次小世界上来的人中,出现了一个拥有顶尖灵印的人。

    “名册出来了?”步寒天看着匆忙跑进来的人,手随一挥,那人脚步暂缓。

    “大人,我们小世界的浮塔灵纹具化了!”小联盟与大联盟隔了相当长一段距离,消息传递过来需要时间,卢亦这还算是第一时间收到讯息就过来的。

    步寒天一向平静的面容出现松动,“哦?”尾音上扬,“说说这届出了几个潜力好的。”

    只有大潜力,才能带来大气运。

    “大人英明!”卢亦兴奋说道,“刚刚跟这个一起传回来的潜力榜上消息,我们符文小世界出了一个拥有顶尖灵印的人,另外还有三人,都进了潜力榜前十!”

    饶是淡定的步寒天也一下惊站起来,伸手,“名单拿来我瞧瞧。”

    卢亦将准备好的玉简恭敬递过去。

    竟然是他,看到上面名字,步寒天眼中光华一闪。

    正这时,外面吵吵嚷嚷,随后进来一人,步嫣嫣气愤得对步寒天道,“哥,他们居然拦着不让我进来,太没眼色了。”

    卢亦口鼻观心,心道没眼色的是你这位大小姐吧,殊不知自从这位从小世界上来后,得罪了多少人。

    步寒天头疼地看着这个自小被家中人宠到无法无天的妹妹,冷着脸道,“何事?”

    “哥道藏美利坚。”步嫣嫣这才想起正事,恨恨道,“潜力榜上刚传来的消息你收到了吧,就是那个该死的景琛,害我丢尽了脸。”

    如果这时候景琛在这,一定大呼冤枉,天知道他只是对一个窥觑自己男人的人稍作惩戒罢了。

    步寒天眉目一凝,步嫣嫣说得这件事他自是知晓。

    在步家人将步嫣嫣送到地符界来时,他就找了人去调查这个中原因,便牵出了景琛和凌奕,这也是为何他看到景琛名字会惊讶的原因。

    “哥,你帮不帮我。”步嫣嫣想到自己当初受过的屈辱,小脸气得通红,“倒是说句话呀!”

    步寒天回神,瞥了旁边欲言又止的卢亦一眼,淡淡道,“我知道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步嫣嫣心满意足走了,出门时还冷不丁哼一声,对守门的两人翻了个白眼。

    待屋中只剩两人,步寒天又缓缓坐下,一动不动似在深思。

    卢亦在心中将要说的话斟酌一番,才小心向步寒天询问道,“大人,那我们接下来的打算是”

    若是放在平常,这样的人才定是要好好拉拢的,如今隔了一个步嫣嫣就不好说了。

    说起来,大联盟中的势力与宗门选拔也是有些冲突的。

    但凡进入大联盟的人,其实有一部分人就是从小联盟出来,甚至还是潜力榜上前百,没有选择进入宗门,只因他们有更大野心。

    毕竟在大联盟中挣到的贡献值,不仅可以换取出入异魔渊的权限,还能兑换到地符界少有流通的异宝。

    此外,若是贡献值累积到一定程度,且修为达到地符师级别,便能在临近异魔渊的千洲域开宗立派。

    故而有许多人即使贡献值到达能出去的量,也仍旧会在大联盟里不断徘徊累积修为,很大原因就是这个。

    步寒天也是之一,如今他修为虽只有灵符师五品,贡献值却占据大联盟排行榜第七的位置,且有小世界步家作为后盾,已招揽不少人才,只待将修为提升上去。

    景琛这件事对他来说,一个拥有顶尖灵印的人,就算有步嫣嫣的事在前,他也不会在不知其根底的情况下就贸然与之对立。

    若是可能,他倒是想借助一点“旧故”干戈为玉帛,将人招至麾下。

    “接洽暂缓。”步寒天双手交叉放在身前,人往后靠去,“注意其他小世界的动向,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且不说符文小世界突然灵纹具化招人眼红,光是一下出现四个潜力前十,就足够让其他人按耐不住了。

    死去的天才便不是天才,不知道这位拥有顶尖灵印的天才,能不能撑到宗门到达小联盟的那天。

    答案不出意外是肯定的。

    因为潜力榜消息传回来,景琛便被三申五令要求待在浮塔上别外出,连同元澈在内的四人都是如此,简直要被当做稀有动物供起来。

    而景琛的灵印属性也成为众人打探的对象,只是知晓的人甚少,几位长老又守口如瓶,几个旁敲侧击的人都是铩羽而归。

    塔外一天,塔内十天。

    距离潜力测试完不过两三天的功夫,实则已是塔内一月左右,景琛坐在多宝塔第三层抓耳挠腮京兆尹。

    这星图迷宫简直是要人老命,一个阵图就比之前悟过的前十个加起来总和还要难上数倍。

    海量的阵结阵点,错综复杂的线路走向,明显的意图就是——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将人绕晕。

    景琛揉着额角,心意一动,去了第六层。

    无尽虚空中,风灵已等候多时,作为战斗力堪堪等同其一只脚掌的废柴景琛又开始漫漫作死求虐之路。

    哦,冥烈的话,已经进入低消耗的冬眠模式,烧鸡也无法让它精神提起半分。

    所幸它在昏睡前还知道留句话——凌奕已在赶来的路上——否则等醒过来,没准会喜闻乐见自己变成了一碗蛇羹。

    “停!”景琛举双手投降,然后没皮没脸地趴在虚空中,“不打了。”

    每次都是被完虐,还能不能愉快地对招了,这熊孩子,景琛咧嘴。

    风灵撇撇嘴,收回拳头,双手抱头漂浮起,“弱鸡。”

    景琛只差没翻白眼,干脆躺着不起来。

    “有人传讯你。”风祭身影乍现,景琛出现在多宝塔外,保持平躺落在房间的地面。

    一骨碌坐起来,景琛掏出门牌兼传讯玉简。

    “大嫂,我姐她要被人抓走了,呜呜。”容宝贝声音从里面传出。

    “……”景琛眉头倒竖,“怎么回事,慢慢说。”站起身往外走。

    走到楼下的功夫,景琛已从容宝贝口中断断续续知道事情经过。

    今天早上,潜力测试前就憋了好几天的容宝贝拉着青霜到浮塔下方游玩,同行的还有因泠泠闭关闲来无事的朱无常。

    本来并无他事,就在接近中午时,青霜与一个大联盟中前来整修的修士发生冲突,朱无常受伤。

    说是冲突,不如说是对方单方面的找茬,女修说青霜偷了她身上刚淘来的防御性伪灵符器,之后就是随行男修的出手。

    景琛往外走,却在门口被邹睿拦住,“事情已经有人去处理了,他们明显是冲你来,不要着了道。”

    “让开。”景琛抬眼,“不需要别人,我的人我自会讨回公道。”

    “不要意气用事。”邹睿不满道,“你现在代表的可不仅是你个人。”

    景琛抬手推开邹睿,指尖凝聚着“震荡”符阵的力量,让邹睿半只手臂发麻。

    “这就是顶尖灵印的力量?”邹睿眯起眼,心中大震。

    他方才分明没有感受到任何灵符力波动,这股力量是从何产生?

    仅仅是依靠结阵?未免太不可思意。

    若非他知道景琛这个是星图灵印,还以为是攻击力极强的顶尖灵印。

    或许,阵道灵印没有他们想像得战斗废柴。

    “是又如何?”景琛将传讯玉简收好,容宝贝提供的事发地点他已经得知,“还要拦我?”

    邹睿苦笑着退开身,“我恐怕拦不住你太上章。”

    何况之前也说了,景琛现在是符文小世界的重点保护对象,自己也不会真的出手。

    “我同你一起去吧。”邹睿只好道。

    “算上我一个。”元澈拎着莫于飞下来,“正想出去松松筋骨。”

    莫于飞颇不爽地挣扎道,“那你拉我做什么。”

    紧接着,元澈身后还跟了一人,是蒙着面纱的泠泠,从她望过来的眼神已说明了意思。

    景琛无所谓摊手,“我是没问题,不过这位好像有点意见。”

    邹睿,“……”你们就不能安分点,出门还搞组团游吗?!视线落在元澈身上,惊道,“你凝结灵印了?”

    元澈松开莫于飞衣领,右手掌中灵符力翻涌,汇聚出一道方印,“如果你是指这个的话。”顿了顿,“上次的测试结果,好像是叫……”

    “别说!”邹睿打断他,郑重道,“隔墙有耳,另外这种事,你只要心里有数就行,灵印以后也别随意拿出来。”

    元澈掌握成拳,上方灵印消散,转头对莫于飞道,“听见没,记牢了。”

    莫于飞,“……”靠,关我鸟事!

    一行四人刚下浮塔,此时的中央浮塔上,与大联盟连通的传送阵外出现一小队人。

    “你们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宋诚摸头,看向旁边众多师兄弟。

    “当然奇怪!”年龄最小的师弟江至安性子也最为跳脱,指着身后浮球上的排行榜道,“是金色的名字,小世界出现了一个拥有顶尖灵印的人耶!”

    就算在他们南斗剑派这样的二品宗门,拥有顶尖灵印者也才三人,还被门派藏着捏着,连名字都不清楚,就光知道有这么个人。

    “真是好运。”苏源感叹道,“这次我们是第一批进来的,都托了凌长老的福,这个人得好好争取一下……对了,凌长老呢?”

    宋诚这才一拍脑袋,“啊!我知道哪里奇怪了,凌长老不见了!”

    众人,“……”

    沉默了好一会儿,中央浮塔上的风吹得人有些心冷。

    “我,我们把凌长老弄丢了?”江至安哆嗦道。

    宋诚也打了个冷颤,“你们还记得古意剑锋那位性情古怪的太上长老不?”

    后面有人幽幽说了一句,“听说凌长老是古意太上长老等了三千年才挑的嫡传弟子,整座剑锋目前就他们两人。”

    众人一个激灵,妈蛋,出大事了,要是人丢了,太上长老古意还不把宗主峰给劈了?毕竟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咳咳。”苏源看着身边诚惶诚恐的诸师弟,想了想道,“我记得凌长老似乎是灵地中出来的,很可能是来自下方小世界,说不准正在某一处小世界的洗灵池中。”

    往届也有这样的事发生,不过那些人中,很多都是宗门刻意带过来洗礼规则之力的。

    也实在是凌奕一路上来表现得太强悍,以致他们都忘了还有这茬。

    苏源环顾四下,“走吧,找个人问问,传送阵记录有显示被送往何处洗灵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