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喂喂,说就说不要动手啊!景琛胳膊被余易安抓住猛摇,“余老,淡定,淡定!”

    “我不管,哈哈哈,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这把剑是要送我的吧,哈哈哈。”

    景琛,“……”就炼个器的功夫,余老居然疯了?小心问道,“你没事吧?”

    余易安脸色立马脸色一变,表情严肃一本正经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对了,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都这样了你还说自己没事?景琛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顺着老人话说,不然又得整出什么幺蛾子,“说到三环岛的器炉。”

    “对,就是那个!”余易安一把抓住景琛的手,连刚炼制好的九星符器都被他搁在一旁,“快跟我说说,你炼坏器炉的那次是用什么手法?就是能在炼制过程中直接融入符文的方法!”

    哈?景琛回想了一下,赤金三环岛上自己炼制的第一把武器,纯粹是当试验作用,后来被凌奕拿走,又在火芯山时落入岩浆不见,乍一让他说还真有点困难。

    摸了摸下巴,景琛道,“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吧,虚空结下阵纹,在炼器过程中用出来就可以了。”

    余易安一呆,拍着脑门道,“诶呀,瞧我这脑子,刚才你还用过。”说着又忙拿起被他放在一旁的九星符器,“是啊,我光想着除我师父外没人能做到虚空结印,还以为是用的什么秘法,其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啊……”

    只是,原理虽简单,虚空结阵需要的强大精神力和精准控制力,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也罢也罢。”余易安有些颓然道,“今天的租用费就给你免了。”

    我说错什么了吗?景琛奇怪得看着余易安跌跌撞撞出门,高声道,“接下来的炼器你不看了吗?”他可是准备尝试炼制灵符器了啊。

    余易安转过身,瞪大眼睛,“还继续?”炼器是一个很耗精力的过程,寻常人炼制完符器都起码得休息上三天,更别说还是难度相当大的九星上品符器,“你不要命了!”

    景琛活动了一下筋骨,“刚刚只是热身,现在状态好着呢,余老要是不想观摩了,我也不强求。”

    好小子,又说反话激我。余易安吹着胡子就走回来,“不就是生火嘛,你都拿九星符器当酬劳了,我总得把事儿干完。”

    景琛哈哈一笑,“余老你知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等会儿,你可要看清楚了。”

    域中异客居。

    玉流卿与朱无常等人坐在大堂中,商讨着去地符界的注意事项,毕竟这不是自己心腹,有些事还是要先说清楚的好。

    “这些事我们也不懂。”朱无常挠头,“你和大嫂做主就可以了。”

    “!”玉流卿表示被这个“大嫂”镇住了,没想到景琛居然喜欢这种称呼。

    那下次见面时自己是不是应该改个称呼,称之为凌夫人什么的……莫名打了个冷战,还是算了吧,他有种说出来景琛会打死他的预感。

    “快看,那边有好大片的红云。”包厢外有人喊道,“那是什么位置?”

    “好像是一个洲器符联盟,是叫南泽州吧?”一个人又问另一人。

    “为什么会有红云,炼制什么了会出现这个?”

    玉流卿一听到南泽州器符联盟就已经坐不住站起来了,走到窗边。

    卧槽!大片的红云简直不要太显眼,居然还有向周围扩大的趋势,不会是景琛搞出来的吧?太过巧合让他不得不多想。

    “是灵符器出世的劫云?!”同是异客居雅座中,青年正是上次域西异客居那位,看到天空异变面容一肃,“不愧是最正统的符文小世界。”

    “麒麟出世,阳傀宗找到传人,还有那个身怀霸刀武学的青年,不知这次又会给我什么惊喜。”一杯酒饮尽,起身,“走,去看看。”

    南泽州丹符联盟炼器室。

    余易安额头冷汗涔涔,身子差不多贴到了墙上,他是万万没想到,景琛这第二次炼器,竟然炼出了这么大动静!

    房间中,景琛双手虚托,符力自掌心涌出,不断汇入身前的大光球。

    灵符器冠上灵字绝不是空穴来风的,当他按风祭说的,准备将星图中领悟的最后一个“束”字决打入剑身时,长剑忽然飞起,就要破屋而去。

    可想而知,一但让灵剑逃脱,景琛这次就等于赔了夫人又折兵。

    接下来是双方长达半个多时辰的拉锯战,劫云也是在这个时间内汇聚。

    其实就连景琛自己也没料到,材料品质低加上又是第一次炼制,能出伪灵符器就不错了,但没想到星图和寒潭结晶的淬炼水这么给力,打了他一个猝不及防。

    “快了。”风祭的声音响起。

    景琛操控符力结成“束”字决向剑身罩去,而光球中亮光越来越盛,隐隐蔓延向屋外。

    “有东西进去了。”南泽州器符联盟外围此时围满了人,可以说自从来到迷坨域就没有这么热闹过,值班的执事忙喊了两个学徒过来照应。

    上空,红色云朵成了艳丽的朱红,一道红色似闪电状之物劈下,接连劈两道,但奇怪的是,红雷没入的屋顶却没有一分损坏。

    随着两道红雷没入光球,自上面传来的抗拒终于消失,景琛掌中输出符力的速度稍缓。

    良久,光芒散去,一柄长剑虚空悬浮,景琛伸手握住剑柄,感觉轻若无物,将剑提起随意一挥,打铁的灶台顷刻断裂成两截。

    “我刚才根本没碰到吧?”景琛惊讶。

    “是还未收敛的雷云之威,你用力量包裹住它,三天之后就没事了。”风祭道。

    景琛掌心输出符力,均匀覆盖在剑身上,随口问道,“这算是什么品相?”小符纹界的等级划分他还知道一些,地符界的可是一窍不通。

    “下品两纹灵符器。”风祭趁这时间给景琛普及常识,“在地符界,武符师修为境界分灵级,地级和玄级,每一级又分九品,辅佐符师,丹药和符器统划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每一品级又分九纹。”

    “这柄灵符器刚才劫云为红色,降下二道劫雷,故为下品两纹。”风祭笑笑道,“你姑且也算是灵级下品器符师。”

    景琛,“……”为什么他觉得有点复杂?

    “现在可以过去了吧?”余易安是被景琛劈灶台吓到了,不然哪有不扑上去抢剑的道理。

    景琛转过头,“当然,不过这把剑可不能给你当酬劳。”

    “不要不要。”余易安想也没想摆手道,“去他的报酬,老头子决定以后专门给你生火了。”近距离看一把上好符器炼成,这机会可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这是什么品相的符器?伪灵符器?”

    超越九星的符器,以他现在见识,想到的也只有这个了。

    “灵符器。”景琛笑得露出一口白牙。

    “什么!”余易安讲话都不利索,“灵,灵,灵?”

    景琛还是听懂了,点头,“是灵符器,不是伪灵符器,我擦,余老你哭了?!”

    余易安老泪纵横道,“我此生无缘地符界,没想到还有幸见到灵符器,真是死……”嘴巴被景琛捂住,老人眨眨眼。

    “这么好的日子就别说丧气话了。”景琛拿出一个玉简,“我不是给了你一块寒潭结晶吗?再把这个看一下,没准你也能炼出来。”

    “什么?”余易安狐疑接过,放入精神力,旋即身子一晃,差点没栽倒,“好高深的阵图!”

    “这是星图,领悟这十幅才算入了灵级器符师的门。”

    灵级器符师?余易安手一抖,将玉简牢牢抓紧,景琛这是给他指明了通向更高层次的道路啊,“你从何得来?”

    “灵地。”景琛拍拍余易安肩膀,“我会入地符界,这就算是我为南泽州略尽绵力吧。”

    余易安晃了一下神,老人动动嘴,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景琛见状大笑,“你不要太感谢我,等会儿我还得去趟丹符联盟,就是去把这个给夏老的。”因为这星图也关系到灵级丹符师的入门。

    余易安顿时哭笑不得。

    器符联盟上空的红云随着符器炼成散去,围在附近的人却不曾离去,因为他们都知道里面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打开炼器室的门,景琛看到了玉流卿,诧异道,“你怎么在这?”他似乎没告诉过对方自己出来的时间。

    “把炼出来的符器给我看看。”玉流卿开门见山。

    景琛身子往旁边一退,后面是拿着九星符器的余易安,“你来晚一步,我刚把它送给余老了。”

    余易安,“……”他敢打赌玉流卿指的绝不是自己手上这把。

    “糊弄谁呢,外头这么大的动静,街道都堵了,你就给我看这个?”以玉流卿见过的世面,又不是没看过九星符器炼制。

    景琛探头,走廊上并没有其他人。

    “别看了,我让朱无常他们和这里的执事在下面挡着,理由是怕打扰到你们。”玉流卿看景琛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气笑道,“不要低估了人心,如果那红云没有一个合理解释,明天器符联盟就会成为众之矢的。”

    景琛看向余易安。

    老人郑重地点点头,的确如玉流卿所说,这种事他见多了,无非是扯着大义的旗号来谋私,到最后让人不得不把东西交出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