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
    余易安自然没有意见,只看又不是拿走,他乐得做个人情。说起来也是好笑,本来是他准备给景琛打造武器,现在反道是他占了对方便宜。

    老人知道寒潭结晶的厉害,从储物戒里拿出一双银丝手套戴上,在众人注视下小心从景琛掌上取走晶石。

    周围一片寂静,结晶搁在手套上发出“喀拉”的冻裂声也就分外清晰。

    “观这结晶的冰纹,确实是寒潭底才有的。”老人感叹道,“三十年前老朽家族偶然得到过一块,也是一位主修炼体的九星强者机缘巧合至寒潭取的,当时用它造出了伪灵级符器切霜剑,想必大家也一定有所耳闻。”

    切霜剑?说实在,有些年纪轻的还真没听过,但伪灵级符器,却让所有人眼中露出狂热。

    那可是超越九星符器的存在,只有地符界的灵级器符师才能造出,传闻就算修为境界七星的武符师得到它,也足以和九星拼个上下。

    灵级符器,哪怕带了一个“伪”字,那也是神器。而放眼整个小符纹界,近十年再无听说有人打造出过。

    竟然还有这种辛秘?余易安知道老人来自一个炼器大家族,虽然现在没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器符锻造这行里说话的分量依旧不轻。

    伪灵级符器他听说过,出世可以说轰动了整个小符纹界,当时他年纪尚轻,也未达到今天成就,自然无资格接触。

    待后来升到八星器符师,他也尝试过制造伪灵级符器,无一都以失败告终。今日听老人一说,心中豁然开朗,原来是最后淬炼水的品级不够,难怪,难怪啊。

    余易安再次看向景琛,眼中多了一丝不同。先不说这结晶拿来打造伪灵级符器会不会成功,单是对方把一个机会送到自己手中,就已经是欠了一个极大人情。

    “李老的意思是?”岳峰眼中多了一丝兴趣,“有了它就可以打造出伪灵级符器?”趁手的符器没人会嫌多,何况他目前拥有的符器最高品相就才九星中阶。

    “加上经验丰富的器符师,不成问题。”老人说到这一笑,“我想余老完全可以胜任。”

    此话一出,无疑是加重了这块寒潭结晶的分量,余易安也是难得喜形于色。

    “如此说来,寒潭大会的第一名非皇甫商行莫属。”岳峰高声道,“大家没有意见吧?”

    没人有意见,也没人敢有意见,要是不服,你也拿出一块寒潭结晶来啊。

    洪正瘫倒在地,这回是昏死过去了。

    余易安得到结晶,回头造出伪灵级符器,南泽州风头势必会压过包括西鸣洲在内的其他洲域。虽说全是景琛功劳,但上面人不一定都会这么想,说不定还会迁怒,那他这会长位子,恐怕还没坐热就要给拉下来了。之前还在为得到十格上品潭水沾沾自喜,现在就——人生还真是大起大落。

    到岳峰宣布为止,寒潭算圆满结束,最后出现的那块寒潭结晶,也成了黎江郡茶余饭后的谈资。接连着,器符联盟的门坎被过来求余易安炼制符器的人踩平,景琛也成了各大势力寻找拉拢的对象。

    “你手中的寒潭晶石,怕不止一块吧。”躺在干草垛上,岳峰换了个舒服姿势,“打个商量,卖我一块如何?”

    此时已走出北国地界,两人正在前往迷坨域的路上,山光烂漫,春色正浓,田边有人弯腰插秧,小孩在田埂上追逐嬉戏。

    “那得看你开什么价了。”景琛晒着太阳懒洋洋道。寒潭结晶共八块,给了余易安一块,还留下六块,如果岳峰开出的条件合他心意,可以考虑考虑。

    “你去迷坨域,是准备通过灵符学院通道进入地符界吧?”昨日遇到景琛后,岳峰就找人查了一下他的行踪,得知客疏和凌奕消失在灵地,结合玉流卿最近的动作,得出这个猜想。

    “不错。”景琛不否认,好整以暇道,“怎么,监考官准备给我们开后门?”

    进入地符界后分大小联盟,不是通过灵符学院选拔后递送的只能进入大联盟,搞不好就是炮灰命。如果岳峰能帮忙,让他们先进入小联盟,也就不会遇事措手不及了。

    “你们?”岳峰愣了,转而思索道,“若你朋友能在两个月内炼化灵犀币,我尽量试试。”

    灵犀币?注意到称呼不同,景琛想起风祭说过符灵石本身就是地符界流通货币的一种,不动声色道,“这个没问题。”有多宝塔的大量符灵石在,这都不是事儿,“不过我要的不止两个名额,最少五个,可能更多。”

    岳峰惊得鲤鱼打挺坐起来,“你有这么多符灵石?”得到的消息中,除两个消失在灵地的人,景琛没有相熟的其他九星武者。此刻问自己要这么多名额,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对方在灵地里得到了足够支持五人以上炼化的灵犀石。

    “嘿嘿,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景琛也坐起来,望向远山,“回头你给我个能带进去的最多人数,我们再谈。”寒潭结晶独一份,想来用几个名额换几把伪灵级符器,岳峰应该是愿意的。

    而对他自己来说,风祭告诉他,大红吞噬龙珠后如果进化顺利的话,制造的冰晶品质不会比寒潭结晶差,于是这些寒潭晶石,在他看来也就可有可无了。

    “你真是干脆。”岳峰苦笑。小联盟的名额,哪是说拿就有的。若不是景琛修为进步太快,让他出手没有把握,不然还真有杀人夺宝的冲动。

    迷坨域明确意义上更像是一座城,一座山城。位于小符纹界北端的临渊大峡谷,海拔极高,与靠北的四洲边界距离不远不近,据说也是最接近天壁的地方。

    狂风呼啸,沙石漫天,视野之内皆是褐黄色地壳岩层,草木只留下干死枯去的根茎,扭曲成丑陋的姿态。

    景琛抬起头,就见极远的地方,视线所及天与黄土连成一线,黄尘弥漫中,一座山城若隐若现,好似悬浮在空中。

    “我真是傻了才跟你一起来吃沙子。”想起余易安让他从北国直接坐传送阵过来的话景琛就后悔不已。

    当初他想着还有时间,又有岳峰做向导,这一路来就当是晋升后放松一下了,哪成想环境这么恶劣,早知道听余老的话就对了。

    “哈哈,枯草沙尘,看多了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岳峰却笑得高兴,“走,就是前面了,跟我走保证你不虚此行!”

    景琛拉下帽兜,呵呵笑了两声,“这话你再半个小时前就说过了!”

    岳峰又是一阵爽朗地笑。果然决定跟景琛一起回迷坨域是正确的,一路过来感觉整个人心态都年轻了。

    复行一段路,临渊大峡谷抵达。

    眼前,大地被一条巨大口子割裂开,两边延绵到不可见的尽头。站在崖边往下看,那是黑到几不可见光的深渊,只隐隐能看到崖下生物的眼泛着幽蓝。

    “风停了?”景琛脱下帽子回看来路,黄沙茫茫并未止歇,可他们站在崖边,耳边却出奇的静,“咦?迷坨域在哪?”一路走来能在黄沙中看到的山,待风静下后反而不见踪影。

    “别往太前。”岳峰拉着景琛胳膊猛地向退一步。

    霎时,一阵巨大的冷风从深渊下吹来,似带了渗人的腐朽味道,景琛只觉得浑身寒毛都倒竖了起来。然后他揉揉眼,看着面前不可思议的一幕——深渊上方,黄沙中见到的山城出现了一半。

    没错,就是一半,整座山城建在峡谷大裂缝上方,支撑的底座像是树蔓延出的无数根脉,深深扎进两旁坚硬石壁里。而此时底座上面那部分,属于山城的地方消失不见,仿佛一块被人啃了的饼。

    景琛正要继续发问,面前景象又变了,山城如画卷一般摊开,消失那部分缓缓出现,好似遮盖物被人拿去,露出原本的面容。

    “这,这是怎么回事?”景琛瞪大眼。伴随深渊下刮上来的风,山城如海市蜃楼般不断变化,好似工艺人手中的泥塑每时每刻发生改变,极尽诡秘。

    要怎么来形容面前的壮观,他答不上来。

    “等会儿说,我们先准备出发。”风已停止,迷坨域连同根系再次消失,岳峰从储物戒中拿出两对不明材质的机械羽翼,将一个递给景琛。

    “什么?”景琛接过羽翼,学着岳峰样子背在肩上,原地跳两下活动身体,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们不会是要飞过去吧?!”

    岳峰笑而不语,只道,“等会儿记得往里面输入符力,我相信你可以的。”

    可以你妹呀!深渊连底都看不到,迷坨域又像虚影不定期出现,寻死能别拉上我吗?景琛笑不出来,“这就是你说都不虚此行?”快给跪了好吗?他是真的脚软!

    “走了。”景琛话音刚落,就被岳峰拉着手臂往深渊下一纵。

    “啊啊啊!”极速下落带起的风呼啸从耳边刮过,景琛撑开双手,企图保持平稳。

    “输入符力!”岳峰传音道。

    景琛还算有点理智,立马照做。背后喀拉一声,羽翼在肩部收紧,身子骤然一轻。

    飞起来了?可是,明明还在下落啊!

    “咕噜,咕噜。”随着深渊下传来巨石滚滚的声响,威势极大的冷风再次吹了出来。上升气流托住两人羽翼,将人猛然拔高数十米。

    岳峰灵活地调动羽翼拉杆飞在前面,传音给景琛,“跟紧我。”

    我倒是想跟,要不要这么坑,下来之前怎么也得跟我说一下,好有个心理准备啊!景琛手忙脚乱得适应羽翼,猛烈的气流吹得他重心很难调整。

    “迷坨域里有灵地和通往地符界的传送通道,故而外围空间裂缝遍布,加上光线影响,在崖上基本看不到完整的山城影像。”岳峰边解释边对景琛道,“过了这个裂缝乱流层,我让你见识一下与天最近的地方!”

    一听他们身处裂缝乱流层,景琛是没心思继续听岳峰忽悠了,丝毫不敢怠慢,打起十二分精神操控羽翼活动。

    四周白茫一片,从环境看根本猜不出此时身在何处,若用神识观察就会发现,每经过一个地方,所在的空间都会被切割成独立一小块,岳峰的飞行路线蜿蜒曲折,似在刻意避开什么。

    可想而知,若是没熟人带路,还是老老实实从传送阵过来为妙,这条路,可不是寻常人能走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