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余易安脸上也是略带不满,虽没有直接说出来,倒竖的眉毛却表示了此刻的不高兴。

    按照资历,他尚且在洪正之上,若论拿得出手的符器,也不知甩了对方几条街。如今这一个小小的新晋八星器符师如此当他面羞辱,真是不把人放在眼里。

    可是,余易安心中叹了口气。寒潭大会比的是商会实力,是各大洲的综合实力,光靠他一人支撑是不够的。摇摇头,索性不再理会洪正。

    而洪正见余易安不说话,只当他是怯了,脸上得色更显。

    就在这时,潭面猛得破开,哗啦一下水声,一道人影窜出,带起的潭水将边上离近些的人都浇了个正着。

    很不幸,洪正就是其中一个,衣服湿透露出圆形的大肚子,好不滑稽。潭水的温度更是极低,不到片刻功夫,被淋得的几个人响起一片哈秋声。

    余易安眼睛瞪得滚圆,见洪正的狼狈样,当下放声大笑出来,“哈哈哈。”这可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他决定了,不管水下出来的是谁,他都要亲自为他打造一柄趁手武器。

    “会长!”西鸣洲丹符联盟的人连忙拿干毛巾过来为洪正擦拭,边说道,“结果已成定局,我们提前走也无大碍,您还是先回去将衣服换下吧。”

    洪正炼器造诣达到八星上,修为却只在六星六纹,这极冷的寒潭水,任由他如何催动符力都蒸发不了。

    “不用!”洪正气急败坏,恶狠狠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小兔崽子这么大胆!”

    景琛稳稳落在地上。由于这次下水不是为了炼体,隔离膜完好,故而他上岸时身上也是干爽。

    “景小子!”余易安眼睛一亮,笑得更开了,“好好好,今日回去就随我进炼器室,我亲自给你炼制武器。”

    “啊?”周围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着实让景琛一头雾水,“余老,您这又上演哪出?我是走错路了,马上走还不行吗,就别打趣我了。”

    余易安虎着脸佯怒道,“谁在跟你开玩笑,你这走错走的好啊。”转眼看到淋成落汤鸡的洪正,又是一阵大笑。再怎么说,今年南泽州又得垫底,但面子好歹是找回来一点了不是。

    “臭小子,刚才就是你泼得我一身水?!”洪正见到景琛就开始发难。

    “还有我们。”后面站出几人,都是西鸣洲的。好巧不巧,景琛这一泼,全落在了洪正带过来挑衅的几个人身上。

    这谁啊?景琛目光落在洪正的大肚腩上,撇嘴,“余老,你这次带的人可不行,还没我昨天塞给你杜航来得识礼,回去可得好好管教。”

    余易安瞥见洪正脸憋成了猪肝色,忍住笑道,“恩,回去我就收杜航为入室弟子。”

    景琛一乐,“余老今天很好说话嘛,那成,你们都帮我记着,可别让他反了悔。”

    余易安顿时哭笑不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自然是好人。”

    两人聊得开心,西鸣洲的人就撂在了一旁,洪正怒了,“余老,这事你总得给我个交代吧!”他一把拉下头上滴水的毛巾,重重摔在地上。

    余易安垂眼,冷哼一声,“这是我南泽州的地,我请你们西鸣洲的来了吗?”

    “就是。”旁边立马有人附和,“自己赶上来喝水,怪得了谁?”

    余易安见洪正脸色更差,也不知是被寒潭水冷的,还是被这话气的,心中畅快,“若我到你们那块挨了水,我肯定二话不说。现在,慢走不送。”

    势力间的斗争在五洲间向来纷争不断,这会儿周围皆是窃窃私语声。

    洪正心知再下去也是自取其辱,甩袖就要走人。

    “原来是西鸣洲的各位。”景琛这时却把人叫住,“方才真是失礼了。”

    洪正转过身,不知景琛在玩什么把戏,但话还是能入耳的,当下道,“看来南泽州也不尽都是没有礼数之辈。”

    “你!”有人冒头,被余易安拦下。

    “余老,您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景琛半开玩笑似的抱怨道,“看几位一表人才,想来西鸣洲还真是人杰地灵。”

    人杰地灵?太扯了吧?!所有人心中都是这个想法。

    洪正几人现在的样子说人模狗样都是抬举了,本就歪瓜裂枣,再被潭水一浇,哆嗦的哆嗦,抖腿的抖腿,就差没翻白眼晕过去。景琛说一表人才,人杰地灵,无疑是将整个西鸣洲的人都损了。

    “黄口小儿!”洪正哪听不出景琛的话,怒道,“也就呈呈口舌之利罢了。”

    景琛这会儿却不理洪正,看了眼商行展示牌,对余易安道,“那个就是他过来的原因吧。”

    “惭愧。”余易安脸上哀大于痛。

    景琛摆手,“惭愧什么,要惭愧也该让皇甫商行惭愧去。”

    陈良正好带着人过来,听到这句当下苦笑,“公子,别忘了你现在也是商行代表的一部分。”

    景琛一拍脑门,“呀,我忘了。”手一伸,“陈管事,我第一次给你的玉盒呢,拿来给我。”

    几乎所有人都不明白景琛要做什么,有些围过来的,单纯只是为景琛下了两次寒潭感到敬佩。

    陈良将玉盒递上。

    景琛放在手中掂了两下,漫不经心道,“这个已经计入商会,我拿去送人没关系吧?”

    陈良一愣,“自然,这些都是公子的,而且玉盒记录在案,即使送给其他商行也不会改变排名。”心中暗想,难道是要送给余老?

    景琛拿着玉盒,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了洪正,“这些潭水,就当是我给诸位赔礼了。”

    话落,一圈人下巴掉了一地,因为他们也跟陈良想的一样,认为景琛是要把玉盒送给余易安的,转眼却到了洪正手上,太出乎意料了。

    “这。”洪正还没反应过来,他旁边的人倒是缓过来后一把夺过。他照洪正意思密切关注皇甫商行,知道这里面装的,可是满满十格的上品潭水。

    “公子这是!”陈良惊叫出声,其他人也是如此,反倒还是余易安沉得住气。

    “急什么。”景琛随意拍拍手,对洪正道,“这事就算揭过了?”

    洪正已经从旁边人处听到里面装的是什么,忙点头,“当然!”十格上品潭水,虽然无法计入商行排名,但于他来说,带回西鸣洲后,在联盟里的地位又可以稳固不少。

    听到话,景琛满意点头,从怀里掏出另一个玉盒,丢给陈良,“陈管事拿去录入,这些是我送给皇甫商行的。”

    送?!周围人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景琛有能力得到上品潭水,那这个玉盒里的品相也定极为不错。不用说送,就是卖给皇甫商行也够陈良乐翻了。

    陈良拿着玉盒有些傻愣,心里确实乐翻了,待探明里面潭水品级后,声音蓦地拔高,“你,你,这这,快送去录入,算了,我自己过去好了。”

    能让陈良如此失态的的潭水是什么品阶?众人目光落在排名更换的展牌上。

    皇甫商行,居然一跃到了第一!

    一下所有人都沸腾了,有些人心里立刻盘算开。

    按照之前计算,皇甫商行至少要十八格上品潭水的量才能到第一,而景琛拿出来的只有一个玉盒,就算都填满也就十格——也就是说,这里面有超越上品潭水的极品潭水。

    洪正和丹枫商行的人都傻眼了,到手的第一没了?!

    陈良春风满面地小跑回来,后面还跟着一人。

    “请问这位强者,是不是下到了潭底?”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年人对少年人鞠躬看来是有些可笑,而有人意识到强者二字,去探查景琛修为的时候,却发现看不出对方深浅,顿时肃然起敬。

    “好年轻的九星。”又一人走来,步履从容的中年人,身上气势还要压景琛一筹。

    “大人。”老人又恭敬得朝中年人作揖。

    “九星?他居然是九星?!”有人震惊道,“难怪能下寒潭两次,而且居然潜到了潭底。”

    中年人在众人议论声中摇头,“即便是九星,也不敢保证就能潜到潭底。景琛,我认识你。”

    “啊,我想起来了,有段时间赤金三环岛发出的通缉令上就有他,应该还有个年轻人叫凌奕!”

    又是赤金三环岛!简直就是黑历史!景琛看向中年人,“哪位?”

    “灵符学院,岳峰。”中年人道,“你参加炼丹大会我有监考。”

    怎么哪都能遇到熟人,还让不让人好好霸气侧漏打脸了!

    “你不是。”岳峰有些迟疑道,“已经死了吗?”还是自己亲眼看见的。

    景琛,“……”干笑,“后来又活了。”

    岳峰点头,没有多问。从两星修为到达九星,看来景琛应该是因祸得福了。

    “我不服!”洪正忽然大喊道,“作弊,你们俩认识,一定是作弊了。”历来都是西鸣洲榜首,他带队的这次却出了岔子,让他回去怎么交代!

    众人,“……”

    余易安啧啧两声,“这蠢货是怎么被选出来的?”

    滋扰生事就算了,居然还敢怀疑灵符学院的强者。别的不说,光凭景琛这般年纪有九星实力,就可以让其他下寒潭的人洗洗睡了。

    “九星?等等。”有人高声质疑道,“不是不允许九星参加,分明破坏了公正性!”

    九星可以轻松潜到五百米以下,为了保护寒潭的长久性,是不被允许参加的,否则哪家不能凑出一两个九星来。

    “不。”岳峰摇头,“我观他气息,应该是刚刚突破,想来是利用寒潭进行了淬体。”

    景琛笑,“监考官真是明察。”

    这下没有人再开口了,水是景琛带回来的,修为是在潭中晋升的,要是你能,你也突破一个去,保证没人有意见。

    惟有洪正像还没从打击中缓过来,瘫在了地上。

    景琛眨眨眼,嘴角一勾,顶着众人视线绕过洪正走到了余老身前,笑呵呵道,“你看,都是老相识了,那头猪都送了十格上品潭水,对您老也不能太小气。”

    陈良身子猛得站直,有些疑惑,他可不记得景琛身上还有玉盒。

    手一翻,一颗蓝色结晶出现掌心,周围气温直降,修为低的忍不住退后几步。

    “这是?”余易安呼吸都轻了,“寒潭下的结晶?!”

    景琛点头。

    随陈良一起回来的老人飞扑过来,看着结晶颤抖着声音道,“可否,让老朽瞧瞧?”

    景琛看向老人,无所谓耸耸肩,“这你得问余老,这玩意现在归他所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