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眼下,再阻止是不可能了,陈良看了记录排名的展牌一眼,也不再说什么,默默拿出新的玉盒交给景琛,说了句小心。

    景琛接过玉盒,照例原地活动了一下,下水前笑说道,“陈管事,照现在排名,还需要多少潭水才能让皇甫商行第一?”

    陈良本是忧心忡忡,听到景琛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狂喜道,“十八满格的上品潭水。”接而意识到景琛一个人不可能带回这么多潭水,颓然道,“公子尽力就好,这份心意我们商会记下了。”

    “你不是说五百米后,每下潜五十米潭水提升一个品质,不知又该如何算?”景琛说完,不给陈良反应的机会,跳入潭中。

    而陈良没琢磨清景琛的意思,转眼眼前人已经消失。

    这次入水就顺利得多,景琛没有刻意运转《造化修神决》,修成不灭金身后的身体强度已然不惧这种程度的寒冷。

    一路向下,直接略过五百米处。

    “你说的大家伙在哪?”景琛传音给冥烈。

    越往下光线越暗,周围虽没有水草遮盖视线,视野却也无法再扩展出去,只能依靠人力游走。

    “那边。”冥烈尾巴在水中摆动,摇头晃脑感应了一番,朝一个方向冲去,“跟我来。”

    身子再次往下沉了一段距离,景琛感觉到周围水压增大得很快。这里大概是潭下千米处,奇异的是没有想像中昏暗,有些地方甚至散发出幽蓝的光,照耀着周围起伏的小山石。

    怕是快要到潭底了。景琛整个人绷到极致,周围太安静了,一路下来看不到一条游鱼或其他生物,沉寂得可怕。依冥烈的话推理,可能潭下确实隐藏了一个大家伙,导致周围生物绝迹。

    “等一下。”景琛没忘这次下来的另一个任务,他拿出玉盒开始往里面装水。同样先装五格,只是品质越高消耗越大,这次竟然耗尽了他将近三分之一的精神力,不得不停下来稍作调息。

    冥烈在景琛周围游来游去,时不时在水中打个转,好不快活,“我怎么叫他都不回我,忒瞧不起人,等会儿找到了非揍他一顿。”

    景琛,“……”生气你还游得这么欢脱?还有你都说是个大家伙了,确定不是送上去被揍?

    想到这里景琛隐隐有些担忧,“我们贸然前去会不会惹得他不高兴,如果不能全身而退,就不要冒这个险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凌奕那么好运,可以收服精魄为契约兽的。

    “没事的。”冥烈又往前游了几米道,“虽然他不回应我,但也没有放出恶意,活着出来还是可以的。”

    景琛,“……”你是哪里来的自信!只要活着出来就可以了?这要求也未免太低了吧!

    这一沉就沉到了潭底,水压和寒冷让景琛不得不用尽全力放在维持防护膜上,“快点,我只能再撑半个时辰。”

    冥烈此时也不好受,他是火属性的精魄,周围潭水的冷冽程度已经超出他可承受的舒服范围了。不行,都到这里了,不见一见那个大家伙他不甘心啊。天地精怪可不是那么容易再遇上的。

    “你看那里,有东西在发光。”冥烈尾巴一甩窜了出去,回来时嘴里叼着一颗婴儿拳头大的蓝色晶石。

    什么东西?

    景琛伸手去拿,被冥烈躲过,脑海中响起传音,“你最好有个准备,这东西很冰。”

    再冰能冰到哪去?景琛纳闷,朝冥烈伸手,示意把晶石放上来。

    “喀拉。”晶石刚落下,掌上就结了一层寒霜。景琛一惊,连忙运气驱散,“这是?”

    见景琛出糗,冥烈笑得有些幸灾乐祸,“寒潭结晶呗,早年火芯山也有一些熔岩结晶,不过都被我吃了。”说得毫无负罪感。

    景琛立马知道这是好东西,追问道,“还有吗?”就算最极品的潭水也绝没这玩意好用。

    “有。”冥烈应得干脆,神秘兮兮道,“而且我知道大家伙在哪了。”

    寒潭结晶景琛找到了八颗,用符力包裹起丢进储物戒,然后他们停在一个洞前。

    “就是里面。”冥烈探头张望,很快游回景琛身边。

    洞是在潭底小山挖出的口子,材质不明,洞口处有隐隐蓝色光芒溢出,伴随着冻人的寒气。

    “为什么我有种一走进去就会被冻成冰雕的感觉?”景琛咽了咽口水。

    冥烈郑重点头,游回到景琛腕上卷成圈,“比起这个,我更想进去揍那大家伙一顿。”

    一股带着灼热的暖流从腕上传来,霎时身上寒气散尽,整个人暖洋洋的。景琛挑眉,“好啊大红,原来你还藏了这一手!”早知道能这样,他哪里还用浪费这么多力气。

    冥烈傲娇地仰头哼道,“爷这是为了锻炼你,现在可以进去了。”

    洞口进去后里面是另一个世界,潭水被阻隔在外无法进入,形成一道水幕。

    景琛见状将身上隔离膜撤掉,呼吸一口气。

    呼,好冷!

    石壁结霜,蓝色颗粒状物质覆盖其上,山洞呈椭圆,表面凹凸不规则。人走在里面,像是进入一个天然的溶洞。

    “久违的龙息。”耳边响起风祭的声音,“你们如何找到这里?”

    景琛不可避免被吓了一跳,不仅为风祭的突然出现,也为他提到的“龙”字,沉默了一会儿,“这是寒潭底下。”他就说风祭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原来是一直没关注,居然连他们到了寒潭底都不知道!

    “啊,抱歉抱歉,我想起是有这么件事了,昨儿我还叫你好好休息来着。”话这么说,倒没听出诚意。

    景琛也懒得跟他计较,继续往里走。

    “看那个!”冥烈忽然惊叫道,“骨,骨头,居然是骨头。”他的声音从居然开始拔高,显然他没想到一直试图沟通建立联系的大家伙,竟然只是一副没有肉身的骨头架子。

    “是冰霜翼龙的龙骨啊。”风祭感叹道,“生前应该达到灵级巅峰,进阶失败了。”

    山体中挖出了一个巨大空洞,庞大的龙骨架高约百丈,首尾相交,蜿蜒盘卧,雪白的骨头上散发森人胆魄的寒意。沿着脊骨向后看去,就见骨与骨之间交错堆叠,悬空成一个平行。

    摆在景琛面前的恰好是龙头位置,搁在交叠的爪子上,眼眶处露出两个空洞。

    “大红你去哪?!”不顾后面景琛叫喊,冥烈兀自飞出数百米。

    山洞里响起回音,景琛缩了缩头,不去管冥烈,自己沿着龙骨走起来,“你说他生前修为达到灵级巅峰,那为什么会出现在小世界?”照此看来,寒潭形成就是因为这幅龙骨?

    风祭那头静了片刻,像是在思索,“百多年前地符界妖域出现过暴乱,似乎是与空间裂缝里的异魔有关。从这龙骨散出的气息看,他死的时候差不多也就那段时间。”

    一牵扯到地符界,事情就有些复杂了。景琛摇摇头,没有再问下去。

    走了有一会儿,想着该做的事情都解决了,还得了八颗寒潭结晶,景琛准备打到回府。再者时间算起来,快到潭面的结冰期了。

    “可惜了。”景琛望了眼龙骨,虽说有些不敬,但确实是上好的炼器材料啊。如果不是储物戒存储空间有限,他非得把这些都收了。

    念头只是在脑中一闪过,随后景琛惊呆了。

    这巨大无比,得拿几个足球场来装的龙骨不见了!

    卧槽!发生了什么?!

    景琛连忙查看气海,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跑进来,他是真被气海里的这些不速之客跑怕了。

    “瞎想什么,我帮你收了。”风祭好笑道,“怎么说你也是多宝塔宿主,这点权力还是有的。再说龙骨品相,也够入进多宝塔了。”

    景琛,“……”后面这句才是重点吧,“大红呢,你没连他一起收了吧?”

    “那里。”

    景琛朝指引走到山洞中央,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堆冰渣子中昏迷的冥烈。将大红放进衣襟里,皱眉,“他身子好冰。”这还是那只可以充当暖炉的大红吗?简直就像他怀里揣了制冷机。

    “他吃了龙珠,也就是冰霜翼龙的内丹。”风祭淡定解释。

    景琛,“!”

    寒潭边上,陈良不安得来回踱步。

    这个时辰,下潭取水的人都已上岸,潭面开始结冰,从外围向里面凝固,不用多久,整个寒潭都会被冰面封锁。

    而不远处展牌上,皇甫商家排在第六位,压在上头的都是其他四个洲的顶尖商行。对南泽州来说,连前五都没进,不可谓不耻辱。

    “趁还有点时间,我下去看看吧。”中年人向陈良提议道,“说不定他正在上来,若是力竭,我正好可以搭把手。”

    陈良听罢,有些意动,终还是摇了摇头。

    那厢,余易安也死死盯着潭面,不错过任何一个动静。

    他知道景琛下了潭,也知道对方是第二次下去了,本来他是要阻止的,怎奈对方动作太快,身边其他洲器符联盟的人又缠着,不然他早就揪着景琛耳朵教训了。

    “余老在看什么?”一位老者踱步过来,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得色,他是西鸣洲器符联盟此番的带队者洪正,“我说,再看也改变不了你们南泽州今年又垫底的事实吧。”

    各大商会的比拼,无形中又是各个洲器符联盟之间的较量。毕竟商会得到的潭水,总要给自己同洲的器符联盟优先。皇甫商行排第六,落后与其他四洲,也就代表南泽州的器符联盟落后于其他洲域。

    “你!”南泽州器符联盟一行皆是怒目而视。洪正这话说的是事实,但也未免太直白,可以说赤裸裸的打脸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