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黎山上空,层云压顶,厚实的卷云如散开的淡墨,似要将寒潭遮盖。

    鲜有植物生长的池子边上,包围住潭口的一群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盯着水面,上衣脱去蓄势待发,直销一声令下便会毫不犹豫跳入潭中……

    “这是器符联盟炼制,专用来装寒潭水的器物。”陈良递上一物,对景琛讲解道,“向下百米以上潭水质量为下品,三百米以上为中品,五百米处为上品,这之后,每隔五十米质量上升一个层次。”

    景琛接过,注意到这个储物器是玉盒模样,将神识探入,发现里面分十个小格,大约是用来分别存放不同品质的潭水,至于能装入多少,尚不可知。

    “公子切记,这寒潭不同寻常水,一般八星以上武者,能得上品已是不易,途中若有发现身体不适,请尽快返回,且莫贪多。”陈良诚恳道。

    景琛点头,原地活动了一下筋骨,“多谢管事提醒。”

    寒潭水结冰期是在明天夜半,今日午时开始是取水的最佳时期,也是潭水最为清澈霜冷的时候。

    下潭前,景琛把袖里的冥烈拎出来,“你是待在岸上还是准备跟我一起下去?先说好,要是等一会儿受不了,可没人送你上来。”

    冥烈撇头,鼻子里出着气,不屑道,“这点程度还奈何不了小爷。”虽说他常年生活在湿热的岩浆底,但好歹也算是修为有成的天地精怪,景琛这么问简直是在看不起他!

    哼哼,别等到时候自己下去把整个寒潭都煮沸了,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冥烈嘲讽完,顺着景琛手腕钻回袖子里。真是的,两颗蛋到了孵化的关键期,小打小闹就不要烦他了好吗。

    景琛无语地看着袖口,这家伙睡觉还睡上瘾了?

    外衣脱下交给陈良,景琛也向寒潭边走去,取水就要开始了。

    他到的这一方周围都是皇甫商行的人,选出来参加的武者与其他商会一样,个个膀大腰圆孔武有力。这会儿看到景琛过来,多数汉子脸上颇有不屑。就这小身板,怕五十米都潜不到吧,连下品潭水都拿不回可就丢大脸了。

    “咣”一声锣鼓敲响,潭面水花四溅。

    随着众人跳入水里,湖面开出一个个口子,潭水下方潜藏的寒气都冒上来,在空气中形成了一丝丝白雾。围着寒潭的人就感到身子一紧,呵出的气凝结成了霜,温度更低了。

    好冷!

    跳入潭水前景琛有做好心理准备,但在潭水没过身子的霎那,还是免不了一个激灵。

    岂止是冷,感觉整个人都冻得麻木了,就像把热手贴在冰块上,扯开就是血肉模糊的一片。可这,才下潜了不到十来米!

    景琛双手划拉潭水,停住下沉的趋势,全身运转起《造化修神决》,自气海流出的暖意即刻遍布全身,慢慢将身上的僵硬和寒冷驱散。

    手指可以动了!

    适应温度后景琛活动了一下四肢,很好,习惯后承受起来并不费力。

    相较于景琛的努力适应,这十来米距离对别人来说却有点不够看,他们之中许多人都是专修炼体之术,而且参加寒潭大会不止一次,潭水虽冷,在他们来说也仅是普通煅体水的效果。

    才下水没一会儿,景琛已经落下不小距离。

    “这不是普通的水啊。”冥烈忽地从景琛袖里钻出,尾巴在水中来回摆动保持平衡,灵活得不像话。

    景琛翻了个白眼,传音道,“这点下来前就跟你说过,别指望我会送你上去。”身子继续往下沉,差不多到五十米了。

    或许是白天的缘故,寒潭里并不暗,水干净纯澈,一眼扫去便能看到不远处游动的其他武者。

    “我不是说这个。”冥烈身子没有变大,在景琛周围游来游去,像是一条不起眼的泥鳅,“这里有同类的气息!”

    景琛双手并用划水,心中思索闭息还能撑多久。本来照他猜想至少能挨过一日,然这水冷得出乎意料,眼下能撑过半日就不错了,而且这还要排除周围环境因素,要知道,潜入到潭里越深承受的水压越大,需要用来抵抗寒气的符力也就越多。

    听到冥烈的话,景琛手脚一顿,快速传音回道,“什么意思?你是说下面也有精魄?”凡事总有因,为何会出现寒潭的原因至今无人查出,若有极寒精魄的话,也就不奇怪了。

    “精魄倒不像。”冥烈说话很难得带上了几分不好意思,“这大家伙可比我厉害多了。”

    这时下沉到三百米左右,第一批淘汰者陆续出现,有人承受不住已拿着寒潭水返程——不管是需要换气,或是符力无法支撑下潜,他们此行也就到此为止了。

    当然他们还可以再次尝试,只是一般来说,第一次到达的距离就是极限,而下品潭水,即使再多也无法与中品或上品相比。

    “比你厉害多?”景琛边下潜边思索道,“你现在实力,小世界里恐怕没有符兽能跟你抗衡吧。”他这句话说得真心,不管平日怎么损冥烈,大红这份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在吸收符灵石之后,这家伙更二,也更让人看不出深浅了。

    “那是当然。”冥烈被顺毛得舒服,在水中欢快转了一个圈,随后有些沮丧且气愤道,“不过我刚才尝试搭话,他没有理我,居然没有理我!简直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景琛,“……”

    寒潭五百米处。

    差不多就是这里了,周围的水压与寒气让他仅能勉强动作。至于冥烈的自怜自艾与碎碎念景琛是不想管了,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可是要突破造化修神诀第五重。

    在这之前,景琛拿出陈良给的玉盒,用神识控制潭水进入其中。

    每个格子大约能装五十立方,需要消耗他将近二十分之一的精神力,景琛一边收拾一边计算,谨慎装满五格。剩下空出来的格子,待他突破第五重后看看有无机会得到更高品质的潭水,或恢复精神力后再说。

    景琛身子浮在潭水中央,周围还能活动的武者仅十来人,都是各大商行最后的精英了。有些在收取潭水,有些则在苦苦支撑想继续往下潜,怎奈前方似有一层无形阻力将他拦住。

    潭水重要还是命重要?一名憋气憋得满脸通红的武者最后终撑不住,脚一蹬快速向上游去。

    “大红,帮我护法。”景琛在水中盘坐,手中出现了一座黑塔,覆盖在全身的符力膜放开,铺天盖地的压力和冰寒笼罩压迫过来,似要把人冻成冰雕后碾碎。

    这小子是在找死啊!皇甫商行还留下两人,来之前陈良跟他们嘱咐过对景琛帮衬一些,看到这情景,立马不淡定了,就连他们炼体武者都不敢在寒潭中放开隔离膜啊!

    “等会儿,再看看。”中年人身材健硕,寒水的刺骨使肌肉一动一动,充满爆发力。

    “再看人就没气了,咦。”穿着黑色练功裤的青年人一愣,传音道,“他这是在用潭水炼体?”

    景琛的每次呼吸伴随胸膛起伏,水压和寒冷的双重压力下,他的皮肤表面出现了一层悬浮的细小颗粒。这些东西他们炼体武者再清楚不过了,分明就是身体的杂质。

    炼体的关键就在于“炼”字,身子千锤百炼,剔除身体里的杂质,才能让肉体日臻完美。

    好小子!中年人眼中精光大盛。年轻人就是大胆啊,他们平时也有用寒潭水淬体,但只敢在陆地上进行,毕竟五百米的水下,光抵御水压就要费一番功夫了。

    这会儿景琛不仅借了寒潭水的冷,还借了这股水压,虽然有些乱来,但若能承受住,效果绝对比在陆地上好上不知几倍。

    其他人显然也发现了这边的异状,有的只是看过便继续往下潜,有的停住思量了一番,看到两人守在少年身边为其护法,摇着头打消心思。

    景琛此时进入了入定状态,渐渐地,周围水压和潭水的冷冽仿佛消失,他的每个毛孔都得到了舒张,每呼吸一次都感觉人在脱胎换骨,快速蜕变。

    看来是找对地方了。

    取水的时间只有一天,对拥有多宝塔的景琛来说却等同十天。

    半日后,多数带回潭水的人已不再下寒潭,五百米处只留下一人。身体周围的潭水以几不可见的微差变得浑浊,景琛皮肤莹润通透,上面好似覆了一层淡淡的光。

    成了!

    蓦地睁开眼,景琛身上那层浮光散去,皮肤龟裂开,出现一道道裂纹,随后,像是蛇蜕般脱落,站起身时整个人焕然一新。

    “这就是第五重,造化金身?”景琛已感觉不到周围的水压与寒冷存在,随意挥出一拳,拳头擦过水流无任何阻隔,犹如无物。若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皮肤下有一道道金色流光划过,潜藏在肌肤和经络之中,一经催动便能发挥出巨大能量。

    此刻,景琛修为到达九星两纹。

    “你这功法倒是精妙。”风祭在耳边若有所思道,“不像是小世界的呐。”

    景琛心中一紧,随后就听风祭哈哈笑道,“慌什么,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再说谁没有几个秘密呢,你气海中的天符印我都没说什么,”

    景琛,“……”你现在已经说了。

    此行目的达到,景琛稍作调息后,又收满五格水往上游去。

    “不下去看看吗?”冥烈惋惜道,“潭底的大家伙还没有回我话。”

    “不急。”景琛随口应道,“等我换下气。”

    上浮过程中,能看到的武者踪迹渐渐多起来,这些人五百米处下不去,就只能靠下品和中品的潭水以量取胜了。

    “哗啦”一下,景琛从水面窜出,陈良一看到人,立马拿着干毛巾迎上来,“公子此番收获如何?”皇甫商行的另两人,将景琛在潭下炼体的事与他说了。

    不过他关心的倒不是这个,而是……

    景琛撇了不远处的木质展牌一眼,皇甫商行榜上有名,排位却并不靠前,他大抵明白陈良这般是为何了。

    “小有收获。”景琛将玉盒抛出,“管事收好,再拿个空的来,我还得下去一趟。”

    玉盒里的潭水皆是上品,这点陈良倒不惊讶,毕竟对方炼体的地方就在潭下五百米处,可没想到居然能将十个都装满带回。

    要知道,每装满一格都需要消耗不少精神力,而炼体武者在精神力方面是短板,可以说,上品潭水能装满三个已是相当不错了。

    看来眼前这人不仅身体强度高,精神力方面也令人叹服。

    陈良不动声色收好玉盒,让人带去记录,随后有些犹豫道,“公子还是稍作歇息吧,接连入水身体可吃不消。”

    凡到五百米之下的武者,至少需要半个月调息才能完全恢复元气,更没有余力再下去一趟,若是状态不佳,下去后四肢僵硬,可会赔了小命。

    “管事看我像鲁莽的人?”景琛丢回毛巾,笑着反问。

    旁边有一人走过来,是皇甫商行下到五百米处的两个人其中之一,看到景琛他惊讶道,“突破了?”原本同是八星巅峰修为,如今他已经看不透景琛。

    “侥幸。”景琛笑着抱拳道,“方才多谢护法。”

    中年人摆摆手示意无碍,略带惊奇道,“我可是第一次亲眼见人突破九星还如此轻松的,没想到小兄弟也是炼体武者,看来这方法我得试试。”

    景琛笑而不语,一旁陈良得知眼前少年已然是九星强者,张了张嘴吃惊得说不出话,原本到嘴边劝阻的话也咽回了肚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