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出了黑塔后自然又是一番讨论,围绕点无非是在多宝塔来历上,具知情人士剑老透露,地符界那个多宝塔是被器符师作为圣地的存在,听说珍宝无数。

    简而言之,就是景琛这次赚大发了,让剑老不禁又感叹了一次这家伙的狗屎运。

    为此当事人噗之以鼻,狗屎要有这么好踩,你倒是也踩一个去。凸!

    这个话题告一段落,两人坐着大红再次出发。

    从南泽州至北国边界中间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照他们目前行进速度,不眠不休,再排除那些路上的小意外,也有至少四天的行程,当然,如果真要这么赶,大红非得口吐白沫不可。

    罡风吹鼓着,前进时能看到路过的飞行符兽,大部分被大红气息威慑远远就逃开了,剩下那些也不知是不是傻掉了,一步不落紧跟,干都赶不走。

    于是,在落下休息时景琛很不厚道顺手打了一只,当做午饭给烤了。

    吃着烤肉啃着干粮,凌奕拿出地图仔细端详。

    依行程来看,他们现在位置接近南泽州与类西海交界,再过去便是无尽大海。这海是小符纹界最大海域,较之枯风海大了十倍之多。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同去参加论丹大会时那般绕着陆路走,好处是安全,相对的也费时。

    另一条路则是从海路走,自然不是找船开过去,同样也是乘坐大红飞行。但这个方案的缺点就是,茫茫大海没有坐标,他们很容易迷路,另外在海域中很难找到休息的落脚点,让大红一直飞行的话无疑吃不消。

    想一下,凌奕选了一个折中办法——到海边的附近村落买一条船放进储物戒里,依旧坐大红出行,等落脚的时候就放出船来,这样一来休息的地方有了,做饭的地方也有了,咳咳,前提是他们买的船有厨房。

    凌奕面瘫着脸在心中给自己点了个赞,不动声色收回地图。

    一旁偷瞄着的景琛,“……”凌奕刚才身后长尾巴什么的一定是他错觉。

    吃完饭启程,大红显得有些懒洋洋,变小挂在凌奕腕上打起了盹儿。

    鉴于以后还有漂洋过海这项重要任务要抗,景琛果断地纵容了。再说很快就要到达海边,他们还准备买船,就不要坐着大红出现太过惊世骇俗为好。

    想不到南泽州与类西海交界的地方不仅有村落,还形成了一个以造船产业为主的港城。

    下面的事就简单多了,他们支付了符石,得到一艘带厨房的大型船只,甲板大到能容纳十多个人一起躺着晒太阳,赚了一笔的船商还很细心地将储藏室里填满食材。

    景琛在出航前美美吃了一顿,凌奕问人买来了海图。

    “这段日子类西海里可不太平啊。”卖给凌奕海图的人说,“在类西海打渔的船都回来了,有人说见到海妖们打起来了,遭殃的可是我们这些住海边的人。对了,你们要走海路的话,海图上打红点的区域你们尽量绕过去。”

    凌奕点头,收好海图,“多谢。”

    第二天凌晨,两人坐着船只出发,待到离开一定距离后,将船收到储物戒里坐上了大红。

    “真是有辱我兽辈的尊严!”大红一边挥着翅膀一边愤愤道,“想我这么英明神武,就不能干点跟身份相匹配的事吗?!”

    景琛百无聊赖看了眼罗盘,打了个哈欠泪眼迷离道,“行啊,你英明神武,那把两个蛋还我,孵蛋这种事对你来说太掉价了。”

    大红鼻子一抖,立马不说话了。

    景琛没得到回答,爬过来摸大红犄角,“你说都不是一个种族的,你拿他们两只干嘛,还这么宝贝,不知道以为是你生的。”

    大红默默别过头不说话,那神态简直就是在说我不跟你计较一般。

    不被兽计较的景琛,“……”果断调头烦凌奕去了,“我们现在什么位置?”

    凌奕伸手将人揽入怀中,盖上褥子,呼啸的烈风被他竖起的隔离罩阻挡在外,“后天中午就能抵达,你先睡一下。”

    入夜,壮阔的海岸线尽头只看到一层浅蓝泛着粼粼波光,细碎的波纹照射出天空那轮明月的皎洁。景琛和凌奕相拥而眠,散开的黑色长发如交织在了一起。床边,大红身子卷着两颗蛋也是好眠,腹部柔软的毛发带着温热,维持两颗蛋表面的温度。

    “哗啦。”一个黑影跃出水面后飞快落下,在海面上激起泛白的浪花。

    船中两人一兽齐齐睁开了眼睛。

    “嗡。”船底被什么撞击,轻轻震颤了一下。

    两人飞快走到甲板上,月光撒下一地银辉。

    “是什么?”景琛穿着衣服快速道。

    “不清楚。”凌奕在系腰带,难得他们没在野外露宿想好好上睡一觉,偏生每时每刻都不让他们安生,“冥烈做准备!”

    冥丁火精魄听到这名字差点就泪奔了,可怜见的这才是他本名啊有木有,好歹自己也算是有点名头的精怪,当年在火芯山也是有赫赫凶名的,大红这个名字真心不要太美……呜呜,他的主人果然是个好人。

    被发好人卡的凌奕一眼扫过来,看到完全没在戒备状态的某兽有些头痛,这种关键时刻还能分神的坏毛病也不知道是跟谁学得。

    继船底被撞后,海面露出一条二十多米长的黑色鱼尾,甩动速度极快,破风声响起可见力道也不轻,这一下过来,不得把船毁得七七八八。

    凌奕抱着景琛腰身往上一跃,大红心领神会腾身而起,身子胀大,稳稳将两人托住,下方的船也随之被收到储物戒中,危机暂时解除。

    “鱼?鱼!”景琛尾音扬起,然后很快淡定下来,估计是海域中海王一类的符兽,长这么大真心不稀奇。

    露出海面的黑色尾巴并没有停止扇动,他的身子跟随动作也暴露出来,背后有竖起的鳍,是鲨鱼!“砰。”与此同时,本以为会挥空的尾巴居然打到了什么东西,另一个黑影被拍飞出水面,同样巨大的身体落下掀起两人高巨浪。

    大红不得不往上飞了一点。

    那是一条大黄鱼,只是头上长了锋利的刺,被拍出的位置是船只原先待的地方,如果没有他们没有及时将船收回,恐怕在鲨鱼尾扇过来之前会先被这条黄鱼顶破。

    “这条是你爱吃的。”凌奕面容冷肃平静道。

    这绝对是凌奕在表示睡觉被打扰的不满,景琛语气弱弱道,“其实你可以再含蓄一点,比如酥炸的应该比红烧好吃。”

    凌奕,“……”

    他们下方,鲨鱼又拍了黄鱼一下,后者重重砸在海面上,浮起来变成了一条半死不活的鱼。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两条鱼渐渐缩小,变成人形大小,最后,居然变成了人!

    景琛嘴角一抽,“我突然没胃口了。”听说人肉酸牙。

    鲨鱼变成的人影站立在水面上,黑色紧身衣勾出强健有力的肌*魄,月光照在他侧脸映出立体的轮廓,水波自他足下荡开,形成一圈圈波纹,宛如远古的人鱼。

    “蒙!”景琛惊讶出声。

    凌奕摇头,示意景琛先不要说话。

    蒙缓缓走向黄鱼变成的男人,后者此刻已经是强弩末途,躺在水面上有气无力呼吸。

    “以海神之名审判!”蒙右手抬起,蓝光闪现之处显现出一柄三叉戟,用力一刺,在男人额上三寸的位置停住。水纹状的蓝色图案在两人额前若隐若现,男人双目怒瞪,却只能感应到体内的海神力量在不断消失。

    蒙收回三叉戟,面前的男人已变作一团泡沫融入海中。

    原来人鱼死后还真是变成泡沫的。景琛盯着白沫出神。

    蒙两手垂下,站在泡沫前没有其他动作,全身气息处在一种极度安详状态,仿若经历一场大战后的祷告,悲伤溢出来,没有人想去打扰他。

    干瞪眼了一会儿功夫,凌奕在不远的海面上拿出船,和景琛进到舱里继续睡了。

    天色初晓时,化作石雕的蒙有了动静,踩在海面上,一步步向船走去。

    景琛正磨着凌奕让他煎蛋,蒙大摇大摆走进起来坐到餐桌前,并将属于景琛的拿碗粥一口灌下,末了砸吧砸吧嘴,“味道不错,就是量太少,还有吗?”样子那叫一个人畜无害。

    景琛拉着凌奕衣角,一时傻眼了。等反应过来,张牙舞爪扑上去,“我跟你拼了!”

    凌奕一把将人抱住,轻笑道,“我给你做煎蛋。”

    “两个!”

    “好。”

    结果是景琛如愿以偿吃到了煎蛋,蒙解决了大半锅粥。

    饭后,趁着还没启程这会儿,景琛拉住蒙,“你怎么在这?”后知后觉道,“哦,我忘了这里是你老巢。”

    蒙指甲倏地一下变长,熟练剔起牙齿,“海妖一族内乱,我来追捕叛逃者,嗝……”一个饱嗝后,“倒是你们怎么在这?你们现在还是门武的学生吧,又出来历练?”

    景琛摆摆手,“这事别提了,一言难尽,得,你吃饱了赶紧走人,我们还要收船赶路。”

    “赶路?”蒙好奇,“去哪?”

    “北国边界的灵地。”凌奕手在桌上扣了扣,抬眼道,“听说海族有个连通五大洲的传送阵。”他笑了笑,“我那锅粥可不能白吃。”

    蒙,“……”为什么他有种上了贼船的赶脚?

    类西海作为五大洲之一,当然也是有不小陆地面积存在。

    有蒙的指引,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最近的岛屿,在这里稍作补给,然后会从洋流通道进入海族领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