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出来了。”人群嘈杂,有人站起来往前走。

    景琛紧跟其后。

    人群并未靠石壁太近,约莫还留下二十米的距离。

    “呼”一声,石壁上百个洞里吹出一股风,随后,上百道人影从天而降,都是在里面时被那股歪风吹出来的。看这些人动作表情,显然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被吹出来了。

    被吹出的人落下来,有人脸上带着沉思,有些则是懊恼,更有些一脸惊喜,转身朝外飞奔而去,看样子是悟到了什么。

    景琛一头雾水,乖乖,他知道里面有那位名为帛的阵符大师手记,但总不会每个进去的人都有机会参悟到吧?我去,那自己与其辛辛苦苦钻研符纹宝鉴,还不如同这些人一般到里面参悟来得直接,说不定手札也早就到手了。

    这一批人从洞里出来后就退到一旁,又有上百来人起身,井然有序地走到一边同一人交接了什么东西,紧接着这些人站到了石壁的山洞前。

    几个洞口对应几个人,不多不少。

    居然没有打起来?景琛纳闷,亏他还以为这些人会为了抢入洞参悟的名额大打出手,自己还准备好浑水摸鱼,真是失望呐。

    “我看小兄弟是新来的吧。”一人靠近景琛,被戒备的凌大狠狠盯着。那人缩了缩头,领间并没有象征阵符师的星芒标志,修为也不高,腰偻着瞧去有些猥琐,也难怪凌大一副炸毛的样子。

    “是新来的。”景琛笑笑道,“这位大哥,能不能和我说说怎么回事?这些人事先商量好了?”

    黄侯自从灵符师墓地问世后就在附近这一带转悠,干些挣外快的事,但来这里的都是些眼高于顶的辅佐符师,像今天这样被叫大哥还真没有,顿时被愉悦到了,嘿嘿笑道,“是也不是。”

    他指了指原先上百人与一人交接的方向,现在那人正被一群人位围住,“原来这里也是乱的,毕竟谁都想要一个进去机会。”

    “后来事情闹大了,死了几个人,被黑云学院的院长和新城主合力镇压,立了规矩才有今天。”当然也就更方便他赚外快了,黄侯怀中掏出一物在景琛面前晃了晃,“就是这玩意,领了才可以进去,提前放五波,我这个是下一波的,等这批人出来你就可以进去了。”

    景琛看去,是一块刻有符力波动的玉牌,可以防止人做假。

    “看你年纪不大,又合我眼缘,算你五千符石怎么样?”黄侯一脸肉痛道,“平时我可都是按它三倍价的。”

    一万五千符石一块?难怪其他人宁愿去排队也不买,真是哪都不缺黄牛党。但鄙视归鄙视,景琛还是有些意动,提前放五波也就是排到自己至少是第六波。

    “一波大概多久出来?”景琛问道。

    黄厚一听就知道有戏,飞快道,“据平时观察,最快也得到明早,慢得话就说不准了,至少也得两天半。”

    这时凌大也靠近道,“老大有叫我留意过这边,确实如他所说,价格也算公道。”

    于是景琛大手一挥,买了。

    带着凌大打道回府,凌奕还没回来,冷冷的厨房里透着一股凄凉。景琛自己去下了碗面,加点盐和葱花吃起来。

    “吃嘛,不要客气。”景琛看向面前僵坐的凌大。

    凌奕盯着碗里的面疙瘩,虽然热气腾腾,但这卖相……早知道就自己下厨了,老大回来看到大嫂吃猪食会不会揍人?

    “凌大,你先回去吧。”赶巧,凌奕从门外进来,一身风尘卜卜,一脸的疲惫。

    凌大蹭得一下站起身。

    景琛吸了一口面,砸吧两下,喝口汤,再砸吧两下,好像有点淡了,果然要加条小黄鱼才好吃。

    “凌大,提前恭喜你成亲。”凌奕走进来,“我们不会在这久待,参加不了很抱歉。”

    景琛差点面从鼻子里喷出来,“咳咳,凌大要成亲了?”言下之意,居然有人会要这么闷的人?如非涉及正事,简直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的人?

    凌大杵着不动,脸色微微涨红,就在景琛以为他看地准备找条缝钻进去的时候,此闷骚男憋出一个“恩”字。

    景琛,“……恭喜。”

    凌大,“谢谢。”

    凌奕揉了揉眉心,在凌大肩上拍了两下,勾起一抹会心的笑,“房产和基地我都放到你的名下,店铺找谁交接你知道的,那些都留给你了,陶雅是个好姑娘,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凌大一愣,几乎脱口而出,急切说道,“老大,我跟你走!”从他懂事那刻起便在追赶凌奕的背影,连名字都冠以了他的姓,怎么能,怎么能……一时各种情绪涌上,莫可名状。

    “不必如此。”凌奕郑重摇头,面庞柔和舒展,语气却是坚定,“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想要过怎样的生活。今天我去了一趟城主府,以后都不会再回黑云城了。”

    三人一时沉默。

    凌大拳握了又松,眼圈有些发红,定定道,“我知道了。”

    从见到陶雅那天起,他就预料到了这天。

    陶雅是个温柔的女子,同时也仅是一个普通人,自己终究无法再像朱无常他们一样活得自在潇洒,跟在凌奕身边出生入死。

    因为他的心,已有了落下的地方。

    “保重。”凌大不再多言。

    客厅中又剩下两人,哦,还有桌上两碗不怎么好看的面疙瘩,气氛有点微妙。

    景琛夹起一筷子面又放下,看向望着凌大离去的凌奕,弱弱道,“要吃面吗?”他可吃不下两碗!只是,这卖相让他在凌奕面前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手。

    凌奕转过身,碗里散出的水汽让景琛面容看起来有些朦胧,以及,一点呆。

    “你啊。”看着全然不在状态的爱人,凌奕有些无奈与好笑。

    景琛紧张了,但凡凌奕这么说,他接下来通常都不会太好过,几乎是抹泪将自己面前的碗往凌奕方向推了推,“大不了两碗都给你还不行嘛。”知道你胃口大。

    凌奕扛起人就往房里走。

    “我的面!”景琛被摔在床上。

    凌奕压上来,脸埋在景琛颈侧,两臂在腰上收紧,“让我抱一会儿。”

    真是难得的脆弱啊,估计是在城主府受刺激了。景琛有些感叹,伸手在凌奕背上轻轻抚摸,恶声恶气却不失温柔道,“两条炸小黄鱼当租金。”

    凌奕背一僵,随后将人抱得更紧,闷闷笑道,“我有点嫉妒小黄鱼了。”

    景琛翻了个白眼,看了下窗外天色,慢条斯理道,“事情解决了?”

    “恩。”

    生父武功全废,躺在床上近乎瘫痪,还想着借自己的手夺回权利。城主夫人荣升为城主的母亲,活得也比以前滋润,在自己入府后处处皆备,就差找人将自己轰出去。倒是那个异母的兄弟,双腿残废让他变了不少,还算识趣……

    不过,从今后这些也与自己无关了。

    景琛打了个哈欠,泪眼迷离道,“睡个午觉吧。”

    凌奕凝视景琛良久,绽开一个霁雨初晴的明媚笑容,“好。”

    ……

    景琛一脸惊悚坐在桌前,凌大坐他对面,凌奕正在端上第六盘菜,同时也是他第二喜欢的香酥鸡翅。

    可是,大清早的要不要这么丰盛,清粥小菜就可以了,虽然他今天看凌奕分外顺眼!

    再看看面目表情的凌大,妥妥吃散伙饭的节奏。

    景琛悄悄把刚吃出来的鱼骨头收进储物戒某个角落,一本正经招呼凌奕坐下吃饭。

    “大红呢?”景琛夹了口菜,然后就看到对面的凌大一边吃一边流泪,还不去擦,都落到了饭里,“……”这,这是嫌太淡要加料吗?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真是够了!

    “带着两颗蛋在门口晒太阳。”凌奕无视了旁边兀自伤心的男人。

    景琛瞄了凌大一眼,默默扒饭。

    这顿饭吃得太糟心,还不如跟大红去晒太阳!香酥鸡翅都开心不起来!

    “老大。”离开前,凌大从怀里掏出几张叠好的纸与一枚戒指放在桌上,“珍重!”不再任何留恋地转身,这一次,是最后的道别。

    “继续吃饭。”凌奕筷子都不带抖一下。

    “哦。”景琛偷偷看了眼那几张纸,是将店铺兑换成符石的凭据,那么戒指就应该是储物戒了吧。

    这凌大,还真是死脑筋诶。

    吃完饭自然是往黑云学院走,路上,挡住他们的人有点眼熟。

    黑市的?景琛回想一下,在武极城门口挡住自己的也是这人。

    将传讯玉简递给凌奕,送信的人三两步消失在街角。

    “怎么了?”景琛侧头,见凌奕眉头皱起。

    凌奕将玉简递给景琛,“恐怕我们去迷坨域得先缓一缓了。”

    客朗进入灵地后生死未卜,黑市和客家的人都不可信,玉流卿需要他们的帮助。

    景琛看完玉简收起,无所谓耸耸肩,“随你。”本来他就是自由散漫的人,除了阵道一途外没什么追求目标,如今凌奕把他照顾地很舒坦,当然是跟着有肉吃的人走。

    黑云学院石壁处。

    昨天进去的人已被洞里的风吹出,景琛拿着买来的玉简到交接人那里,随后站在一个山洞前。回望了凌奕一眼,任由自己被吸入洞里。

    身子被一股怪力拉扯向前,等停下来时人已在洞中,向后看不到进来时的洞口。景琛试探地向前走几步,地面岩石坚硬,微潮,踩在上面感觉很结实,并不像周围都打了洞的那般质地。

    “咦,这些是?”岩壁上荧光闪着微弱的光,随意一看,无论视线触及哪块区域,竟都能组成一道阵图的纹路。

    边看边往前走了几步,景琛思索着停下来,“不对,这不是小四象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