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正说着,一块飞石落三人中间。

    近处一个老师回头冲老头喊道,“于老头,再不帮忙就真要出事了!”

    感情现在还不算出事?景琛扫视周遭,附近基本看不到一块完整的地,就连他们现在落脚也只是堪堪站在碎石堆上。

    “叫屁!”于腾立马回吼道,“徒弟都要没了,我管他去死。”

    景琛,“……”够魄力。

    此时客朗炘脸色绝说不上好看,凤凰鸟的压迫都是冲他一个人的,而他刚入九星,修为境界都还不稳定,又经过一场恶战,用摇摇欲坠来形容他也不为过。

    护在客朗炘身边的几位老师实力参差不齐,通力合作才防住了凤凰鸟的下一道攻击。

    火焰轰在能量罩上,一个人被冲击力撞得蹬蹬蹬后退,喷出一口血。

    真是情况堪忧啊,这么多的人,竟然防不住一只畜牲?

    那人抬头,目光微闪。再让凤凰鸟祸害下去,学院恐怕就不成形了。

    “带他离开。”一人道。

    顿时,走出两人拉起脱力的客朗炘就要走。

    凤凰鸟哪会让这种事情出现,她现了本体,以后更是不能继续隐藏身份待在学院,那么这次,她势必要将寻找已久的小麒麟兽带回。

    火柱从嘴中喷出,在空中由一道变作三道火龙,旋转着,流窜着如同龙卷向客朗炘袭来。

    “快走。”带着客朗炘的两位老师脸色大变。

    即便是白天,火龙带起的红光也染了半边天。

    三道人影忽地临至,挡在了惊慌失措的众人面前。

    最左边的人是一个中年人,身材并不高壮,动作却很轻巧,没人看到他是怎么出现,便见面前多了一层薄薄的白气,随着手上动作由外向内旋转成一个气旋,漩涡中心是那道袭来的火舌,被尽数吸收。

    另两个人,一个是于腾,一个自然就是凌奕。

    于腾消除火龙的方法比较蛮横,一拳挥出,以力破力,火龙的冲击被他拳劲抵消,消散于虚无。

    “呼呼,烫死我了。”于腾跳脚,不停甩手,手背处一片通红。

    凌奕收回剑,淡淡瞥了眼正在耍宝的老人。

    见火龙被阻,所有人皆是舒了口气。

    唯一不高兴的,大概就是罪魁祸首凤菲了。

    只是她也没再发动攻击,视线定在中年人身上,凤目上下开合,“小麒麟兽,我只要小麒麟兽。”

    这是众人第二次听凤凰鸟开口,暂时的惊吓过去后,不由开始思考起所谓的小麒麟兽。很显然,对方是冲这个来的,也就是说,交出所谓的小麒麟兽,凤凰鸟也就会退了吧?

    四周视线扫过来,客朗炘嘴角一抹苦笑,“若你说的是那个小孩,他已经三天没出现了。”

    小孩?众人纳闷,不是说麒麟兽吗?哪来的小孩?

    有些人心思又转到别的地方,听起来,这麒麟兽应仅是幼兽,若是能捉一只饲养,以后修炼之途上将会是一个不小助力。

    “凤菲!看这里!”一道声音从下方传来。

    凤凰鸟低头,瞧向叫出她名字的那人,景琛正站在凌奕身边朝她招手,“你也是来阻止我的?”凤菲道,她可是清楚看到刚才一道火龙是被凌奕消去。也对,毕竟他们同为人族。

    还认识我,看来变身后并没有丧失理智嘛。景琛摸了摸下巴,摊手道,“唉,怎么说呢,我真是打算来看热闹的,只是很不巧。”他指了指客朗炘,“这是我媳妇的朋友的表弟,算起来也勉强是我朋友的表弟,总不能眼睁睁看他死。”

    凌奕不可置否挑了挑眉。

    凤菲兽眼下方肌肉可疑抽动了下,“……”这种事讲最后一句就够了,“既然如此,那就出手吧。”话落,口中火焰吐出,没有因两人相识半分留手。

    比之前温度更高,体积更大的火球喷出,不是单发,而是像炮弹般不间断连发出来,散落向四周,将大部分校区毁坏。

    “畜牲尔敢!”中年人暴怒,身形瞬时腾升而起,手中出现一把大刀,白色气状附着其上,周身环绕的符力涌动,震得沙石飞溅。

    “小心!“有人提醒道。

    中年人踏在半空,只一飞步便到了凤凰鸟身下,长刀挥舞,对着七色羽覆盖的脖颈劈砍下去。

    一声嘶鸣,凤凰鸟展翅飞起,带起旋风气浪欲将中年人连人带刀扇出,它的头灵巧转过,尖嘴“叮”一下啄在刀背上。中年人双手剧烈一震,整个人倒飞出去。

    “院长!”

    “院长当心!”

    周围人纷纷围过来支援。

    院长?这个中年人是门武学院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景琛心中一动,看向凌奕。

    “东南方阁楼里的那人是他。”凌奕侧过头,眉宇间神色一敛,“若对上他,并无把握。”

    景琛懂了,这是凌奕在学院唯二忌惮的两人之一。

    “所有人退到百米外。”谷荣大喝一声,靠上来的人齐齐站住脚步。

    就在他话喊出的同时,几乎没有一点犹豫,学院里的老师快速往后退去,连于腾也不例外。看来这位院长虽平日都不怎么出现,威望却不小。

    一看就是要放大招的节奏,景琛愣住,一时不知该进该退了。

    凤凰鸟的攻势被谷荣的发威止住,那一人一刀成了一道不可突破的防护墙,所有人顺利退到了百米外。

    额,有三个人例外。

    景琛和凌奕站在战斗包圈内,后者是因为前者没动,而前者则纯粹是在考虑要不要退——他们学籍被消除了,还在被监察者驱逐,不听这位突然冒出的院长讲话好像也没什么?

    “你们三个,走!”于腾凭空打出一掌,掌风向三人袭来,并没有用力,若是被打中,也仅是被扇出战斗圈罢了。

    说得三个人,除了景琛二人,另一个是引起这次暴动的主角,客朗炘。

    很不幸,在谷荣发出指令后,所有人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退出去,也就忘了此刻脱力站在原地的客朗炘。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谷荣已经率先出掌了。

    这样也好,省得他们动手。

    “等等,我有话说!”景琛大叫一声,声音足够谷荣和凤菲一人一兽听见。

    紧张气氛为之一滞。

    凤菲抬起爪子又放下,秉着对景琛为数不多的那点好感,给了他这个面子,“如果我们还算是朋友,你就不要拦我。”她头歪了歪,琉璃色眼珠煞是好看,“最多事后请你吃饭。”

    景琛,“……”好吧,这确实是他认识的那个凤菲,于是他转头向谷荣,“能不打吗?”

    谷荣沉默了一会儿,院长的气度让他没有一掌将景琛扇飞。

    学院被毁成这样,他都准备放大招了,现在你把我们叫停就是为了说这个?明显不可能的事,这人是怎么考进门武学院?有没有点眼力见!

    “我只要小麒麟兽。”凤菲目光落在客朗炘身上,皆而转过头对谷荣道,“事实上我无意冒犯。”

    要不是族中情况紧急,而跟踪多日的幼兽突然消失,她也不至于会暴走。说起来,客朗炘也算无妄之灾,平日就他与麒麟兽走最近,气也就出在了他身上。现在看到景琛,凤菲稍微有点冷静了。

    “看吧,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景琛摊手,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和气生财的样子。

    凌奕肩轻颤一下,默默别过头,不忍看谷荣现在表情。

    谷荣脸色确实很精彩。他觉得说景琛没眼力见都算是夸奖了,感情凤凰鸟毁去学院就是情有可原,自己出手就得三思而后行,这人不会是妖族的卧底吧?

    忍住!忍住!作为院长,大局观让他把扇飞景琛的心思先放到一旁。就眼下来讲,学院被毁,人员损伤亦是不少,他再出手,情况也会更糟,讲和确实比开战好太多。

    见谷荣脸色变化不断,景琛知道对方是把自己话听进去了,暗戳戳又道,“如果你们开打,在保证客朗炘安全的情况下,我和我媳妇会站在凤菲这一边。”

    闻言凤菲眼睛一亮,她本来就没打算杀客朗炘。如果景琛站在自己这边,以凌奕和客朗炘的关系,说不定就能把麒麟兽在哪问出来。

    不过她也知道,小麒麟兽消失,连气味都不让自己闻到,客朗炘恐怕没这个能力,所以她暴走还有一个目的,逼藏起麒麟兽的那人主动交出来。

    至于学院毁坏与否关她屁事,她都已经尽量不往人堆里砸火球了,挺多就是多烧几本书——人类的文字实在看得兽太头疼了。

    “你们。”谷荣脸彻底黑了。凌奕修为不弱,景琛也勉强能入他眼,对上一个凤菲他尚无胜算,再加上这两人还打个屁,“助纣为虐,你们可还当自己是学院一员?!”

    重点来了!景琛心道就等你这句话呢,于是某人“痛心疾首”道,“很抱歉,今天之前我也一直当自己是学院一份子。”嘴角挂上恰到好处的自嘲,“原来都是我自作多情,凤菲是我在学院里为数不多的几位朋友,我不想她出事。”

    谷荣,“……”你从哪看出她出事了?明明就快要出事的是我好吗?!

    景琛则过身,搂着凌奕的腰,将头埋进自家媳妇怀里,肩膀轻轻耸动,看起来像是在哭——才怪!艾玛快笑死我了。想着谷荣的表情,景琛根本把持不住。

    凌奕很自然环上景琛的腰,在他背后轻拍了两下,随后低下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晚上我们在窗边做。”

    “……”景琛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那种开着窗只设一个小隐蔽阵的“做法”很羞耻的好吗?不对!谁特么现在跟你讲这个?!刚刚自己的话里有哪点暗示说在窗边做?!我改还不成吗!

    “是哪个混蛋说要驱逐他们的,站出来,眼睛被shi糊了啊?!”不远处,于腾听到对话,回想起之前见面凌奕对他说的,顷刻怒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初夏★未绽妹纸的地雷(づ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