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八章
    “你说我在干什么?”景琛手腕转得咯咯响,笑得那叫一个如遇春风。

    齐凯山腿肚子不停抖啊抖,他是三星初阶炼丹师,修为境界更是差的一塌糊涂,若没有他当主任的舅舅,能进个二等学院就不错了。

    在门武学院里,他一直尽量低调,里面天才多,有背景惹不起地更是多,他只要不是做得太出格,混到毕业,再找个大点的势力加入完全没问题。

    半个月前,他进入景琛的实验室,本来只想做点恶作剧替步嫣嫣报仇,没想到居然发现了增加人感悟和修炼速度的丹药。

    这可是新品丹药,在大陆以往的历史都没出现过!

    他拿着丹药向自己舅舅请教,花了整整三天得出了大致丹方。也得亏景琛留下的丹药里半成品不少,否则他们不会如此顺利!

    接下来的事更是顺理成章了,没想到连老天都帮他,参加论丹大会的人带回两人生死的消息,他甚至可以不用藏着捏着,就能光明正大把丹药拿出来卖。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景琛和凌奕回来了,并且从屈洋传讯里得到的消息,两人修为又精进了!

    “你别过来!”齐凯山手脚并用往后,背顶在门板。他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他舅舅邢斌赶快过来!

    周围人有渐渐多起来的趋向,有些是过来买丹药的,有的则是听到凌奕回来的消息特意赶来,毕竟当初得知一年级首席生死在历练中,他们还唏嘘了好一阵。

    “景兄?”郭奇欲上前拉住景琛,被凌奕拦住,皱眉道,“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虽说他也看齐凯山不顺眼,但他舅舅在学院里确实有点威望,而凌奕和景琛就他所知并无后台,真对持起来,并讨不到好。

    “这事儿还真不能好好说。”景琛站起身,异常嫌弃地拍了拍拽过齐凯山衣襟的手,扫视周围一圈,转向发愣的屈洋,“人来了吗?”

    “啊?”屈洋呆呆问道,“谁?”

    正这时,就听人群外传来声音,“让开,让一让,让大师过去。”

    围观者不明所以,但听到大师两字,条件反射让出一条道来。

    景琛不动声色退到凌奕旁边。

    进来的人中有一个六星巅峰丹符师,领口第六颗星呈暗金色,想来就是所谓的大师。他旁边还有两个人,修为都在九星上,景琛觉得似曾相识,应该也是学院里的老师。

    “武符学院的老师。”凌奕看着两人,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战意。自火芯山下来后,他还没有和同级别的人对过手,拿两人试招也不错。

    景琛拍了拍凌奕手背示意稍安勿躁,现在还不是开打的时候。

    “舅舅!”齐凯山见人过来,连忙扑向来人道,“他,他们回来了!”

    白痴,邢斌暗骂,恨不能装作没有这个侄子。他与景琛谈判还未开始,齐凯山先来了这么一句,不说气势上弱了,同样也是变相承认了他们心虚,这让别人会怎么想?

    果然,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永远不要小看群众强大的脑补,结合齐凯山平时的一些作为,重点很快就到了新鲜出炉的丹药上。

    “听说景琛是这届丹符联盟选派参加论丹大会的丹符师,丹道造诣应相当不错?”

    “我说不会是齐凯山偷了人家的丹方来卖,才惹对方生气吧?”

    “……我从记录处一路跟来,两个人的学籍都被提前撤了,说没猫腻我是不信。”

    景琛挑了挑眉,听着周围人传来的议论声,没想到事情进展会这么顺利,本来他还想着怎么拐弯抹角给这些人点暗示,省得自己因为手头没有成品丹药落了下风,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果然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邢斌脸不能再更黑,跟着一起来的两位武符学院老师也一时拿不定主意。

    “舅舅……”

    “闭嘴!”齐凯山还想再说,被邢斌喝住,他实在怕再从这个没用的东西嘴里蹦出什么胡话。

    邢斌转向景琛和凌奕,目光微闪,嘴角一抹不自然的笑,道:“想必二位就是如今学院内的风云人物凌奕和景琛了吧。”

    “风云人物不敢当。”景琛上下打量邢斌,身材瘦小,两颧突出,脸颊些微凹进,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五十万符石,这件事一笔勾销。”

    “……”邢斌嘴角一抽,这也太直接了吧!

    不光是他怎么觉得,周围众人也齐齐绝倒。

    就算这是钱能解决的事,也不能众目睽睽之下挑明吧。何况这五十万符石,未免有些狮子大开口。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邢斌虽有心快点解决这件事,但被景琛一说,就有点骑虎难下了。他脑子还算清醒,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能认,众目睽睽之下,一旦认了就是把名头坐实了,到时不光是齐凯山,就是他自己恐怕也得赔进去。

    “你懂得。”景琛老神自在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这丹方值得起这个价。”

    “哈哈,我就说是跟丹方有关,恐怕就是齐凯山最近在卖的那种,能提升感悟和修炼速度的。”

    “照景琛说法,看来邢大师也在里面掺了一手,啧啧,这等药,就算有丹方,的确也要大师才能炼制出来吧。”

    话落流言四起,当然也只是小声说,不敢张扬。

    邢斌脸色更难看了,他有意瞒着的事被景琛肆无忌惮讲出来,而且这样半遮半掩任人猜想,会使局面更糟。

    “如果是为丹方的事,我可以代我侄子向你道歉。”邢斌正色道。

    周围议论声更大。

    便听邢斌又道,“擅自修改你的半成品丹药并拿出来贩卖是他不对,之中我也有指点他一些,我很抱歉。”

    景琛双手抱在怀,不知对方打什么主意,直觉告诉他可没那么简单。

    “我侄儿收到你们陨落火芯山的消息时也是分外伤心,后来得知你走之前留下了实验室和店铺,就想着帮你收拾一下,没想到在里面发现了半成品丹药。”邢斌目光落在此时眼睛发亮的齐凯山身上,“他找到这丹药时来问过我怎么处理。”

    “说实话,你的丹药,即使只是半成品也很让我惊艳。”邢斌说得诚恳,也颇为痛心道,“为了不让此等丹药蒙尘,我才自己作主张完善了它,至于我侄儿他,也只是想让更多学生受益。”

    “原来只是半成品丹药啊,也只有大师才能凭借区区半成品丹药完善丹方吧。”

    “是啊是啊,当时他们也不知道景琛会回来,要是真死在了火芯山,没有齐凯山,我们不就买不到丹药了?虽说贵了点,效果的确不错。”

    窃窃私语声再次响起,只是不同的是,这次风向显然倒向了邢斌那方。

    “卧槽!”景琛大爆粗口,指着邢斌转向凌奕,“我从没见过窃盗还理直气壮的,这年头流氓都这么有文化怎么办?”

    人群瞬间一片安静。

    “揍他。”凌奕目光一寒。

    场上更静了。

    景琛颇为满意拍拍凌奕的肩,笑眯眯道,“深得我意。”

    莫于飞看看两人,忽然发出一声爆笑。

    凌奕袖子里手垂下来,递来一物,贴着景琛耳侧说了句话,后者眼睛瞬间就亮了。

    “邢大师。”莫于飞压着笑道,“你这话说得不对,齐凯山可是在景琛踏出校门前就潜进实验室拿了丹药。照你说法,难不成他还有未卜先知,知道两人会死在火芯山,提前替人伤心?”

    闻言邢斌面色一紧,正欲开口,就听莫于飞又道,“我这么说自然有我的证据,不过你可是要想清楚了说。”

    邢斌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顿时冷汗就下来了。

    齐凯山若是认了,后来发生的事顶多算巧合,自己可以撇开关系,撑死就是他齐凯山被逐出学院。

    但要是不认,以莫于飞背后的灵院势力,一定能拿证据来,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一把。到时后,齐凯山偷入实验室窃取丹药是大忌,事后更想瞒天过海,行为有恃无恐,自然会想这么做的依仗是什么?

    顺藤摸瓜,必定是自己这个舅舅。而部分从小生活在大家族中,习惯了勾心斗角心思深的人想法,恐怕会和莫于飞之前说得一样。

    未卜先知肯定不可能,但既然能保证人回不来,剩下的办法便是暗杀。即使景琛遇害与他们没有半点干系,其他人也会扯到这上面。

    迫害同窗的罪,可比偷窃严重多了,一个不好,事情可大可小。

    邢斌站立不动,心思百转,就在议论声越来越大的时候,他开口了,“两位的学籍还未恢复吧,不如就由我带领去可好?”话语避重就轻,明显是示弱了。

    莫于飞勾起嘴角不说话,看向景琛,“景兄以为如何?”他算是看出来了,两人里面凌景琛才是发言的那位。

    “不劳烦了,这件事我们自会处理。”景琛冷哼一声,“丹药的事我可还等着大师给个答复呢。”

    邢斌脸当场绿了,成为六星巅峰丹符师以来,还从来没人这么不给他面子。

    “都是我不对,不关舅……邢主任的事!”齐凯山大叫道,一下将众人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学院生活区的商业街上,本就不宽的道路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了满。

    “因为嫣嫣的关系我的确恨他,也偷偷进过他的实验室,但根本什么都没做就出来了。”齐凯山挺起胸膛道,“等他们死的消息传回来,我才想起实验室里的那些半成品丹药。拿给邢主任看的时候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些丹药来历,都是我自作主张的。”

    “凯山!”邢斌看向齐凯山,“不,这件事舅舅也有责任,如果我仔细询问一下,也不会出这样的事。”他看向景琛,欲言又止,“若你执意要赔偿的话……”他后半句没说,但谁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无奈。

    场面又是一阵寂静。

    “我看,要不就算了吧,毕竟不知者不罪嘛。”

    “是啊是啊,邢主任不必太自责,何况你还帮他完善了丹方,别人可是求都求不来的。”

    “……”

    “草!真是早饭都被你们两个恶心出来了!”景琛暴躁打断他们的话,这双簧唱得,感情自己这个受害者反倒不是了,“你,出来!”在人群中一指,那人是进学院时遇到的高宏。

    “我?”高宏正在看热闹。

    景琛抛过一瓶丹药,“试试看比你早上买得那瓶如何。”

    一瓶有五颗,高宏被这么多人盯着,硬着头皮拿出一颗吃下,调息半晌后睁眼,紧紧握住余下四颗丹药的药瓶,“很好,前所未有的好,感悟和修炼速度提高了整整三倍!”

    “三倍?!”

    有人不可置信道,“我昨天从齐凯山那买来的最多提高八成!”

    “老天,三倍,这是什么丹药?!”众人视线扫向高宏手里的药瓶,呼吸都急促了。有人迫不及待更是抢了一颗亲自试验,随后人群沸腾了。

    三倍效果是真的!

    谁都不怀疑,有了这个,他们修炼速度会飞速提升,修为也会远远超出同辈人!

    “这是我的成品丹。”景琛看着邢斌,“谢谢你的好心,但看起来我似乎并不需要你帮我完善丹方。说实话,半成品丹让你掌握了这丹方的八成药材与炼制方法,我敢保证如果是成品丹你绝对什么都捞不到,五十万符石的学费真不贵。”

    景琛一边说一边抬手阻止了邢斌开口,“我不听你废话,不想死你最好听我说完。”

    邢斌,“……”

    “半个月前,也就是论丹大会刚刚开始,我还没‘死’的时候你就向丹符联盟提交了丹方专利的申请,我想当时你应该是认为我只研究出了半成品,想着先下手为强,这样就算我以后研究出来,你也完全可以说我是剽窃了你的丹方加以改良吧?”

    “所以,收起你一脸的假惺惺,从齐凯山偷我丹方到完善后拿出来卖,整个过程你都是知道并且参与其中的,别真当老子是死人!”想到在这两人渣身上浪费了半天时间景琛就火大,“要嘛五十万解决,要嘛……凌奕,揍到他拿出来为止!”

    凌奕,“好。”

    众人,“……”

    “够了!”跟随邢斌来的两位九星中一人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两位不觉得有点过了吗?”邢斌被逼到这份上,他们跟着一起来的两位老师也很没面子啊。

    “凌奕。”另一位九星武符师意味深长看了眼景琛,附和道,“十院大比临近,你可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事耽误了,目光要放长远一点。”

    “十院大比。”凌奕轻笑,“你们认为我还需要吗?”

    两位九星凝眉,忽地齐齐后退一步,好厉害的威压!仅仅一眼,竟然有如此骇人的压迫!

    凌奕的修为,他们已经看不透了。

    “你们眼中重要的事。”凌奕牵起景琛的手放在唇边,轻声道,“不及他半分。”

    景琛嘴角一抽,不知道这家伙又在抽哪门子风,不过还是很配合得用另只手拍拍凌奕肩膀,“咳咳,深得我意。”

    莫于飞,“……”请问,秀恩爱死得快这句话你们听过话吗?

    “既然如此。”两位九星武者对视一眼,“你们已不是门武学生,那么现在以监察者身份将你们驱逐。”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深海楓紅妹纸的地雷(づ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