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
    景琛的突然“表白”,两人去客栈后自然又是一阵折腾。第二天某人揉着腰起床,表示这种蠢事以后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绝对!

    凌奕倒是春风得意得紧,从他嘴角上扬的那么一点点弧度可以猜测一二。虽然大部分情况下他是面无表情,尤其随着修为提升给人的压力更甚,木着脸时让人看到恨不得躲着走。

    门武学院。

    坐落在丛林边上的学府进出着朝气蓬勃的少年们,无时无刻不给人一种向上奔进的力量。这天亦是如此,白天的门武学院总是热闹的,与他们出学院那会儿并无区别。

    “那丹药可真是贵啊!”两个年轻人从身边经过,其中一个咧嘴道,“这么一小瓶就花了半个月生活费,看来要出去狩猎了。”

    “这么贵?!”另一人倒吸口气,身边这人来自一个不小的家族,一个月生活费自然不在少数,居然要半个月生活费,“是哪位大师炼制的?”

    “狗屁的大师。”高宏撇撇嘴,“不就是齐凯山那小子弄出来的。”

    “是他?”问的男人很配合地表示了好奇,“我记得他进门武学院还是走后门的,有这才华炼出这种等级的丹药?”

    “切,还不是因为有个当副主任的舅舅。”高宏不屑得哼哼两声,声音却是压低,“能让人提升修炼和感悟速度的丹药,我看八成也是从哪里偷来的。”

    “不过这些谁管他呢。”高宏耸耸肩毫不在意道,“只要我有的用就行。”

    两人说着渐行渐远。

    “提升修炼和感悟速度的丹药?”景琛若有所思道,“这跟我的清光凝气丹倒有些像,想不到才离开没几天,就有抢生意的冒出头了。”

    “不行!”景琛拉起凌奕,“我们快去报备,今天我就把店开起来!”

    看着说风就是雨的伴侣,凌奕颇有些无奈得跟着。

    “抱歉,你们的记录已经被注销了。”记录处人员在查阅出入记录后对两人道。

    “注销?”景琛微愣,“什么时候?”

    那人低头看记录的书册,“五日前,有人证实你们陨落在塔里莫戈平原的火芯山。”

    “有人证实就可以随便注销了?”景琛忍不住吐槽道,“那我随便拉个人说他死在哪里,他是不是就可以死在哪里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记录的人奇怪景琛怎么突然问这个,“屈洋,怎么了?”

    “没什么。”景琛忽然咧嘴一笑,“我就是想证实一下屈洋死在了火芯山,你是不是也会注销他的记录?”

    屈洋瞪大眼,脸色沉下来,“学弟,这种玩笑不能乱开。”

    “谁跟你开玩笑?!”景琛手一下拍在了桌上,发出“砰”的声响,“我人好好站在你面前,还不是照样被注销了什么狗屁记录,学院的规矩是你家订的啊!”

    “对了,忠告一声,我现在修为是八星九纹,劝你们最好别乱来。”景琛瞥了眼周围蠢蠢欲动,就差扑上来的一群人。

    不能怪景琛生气,注销出入记录从另个侧面也代表进入保留学籍阶段,再办的话各项手续怎么也得三天,如果遇上学院推来推去的部门,没七天办不下来。一回来就遇上这么件麻烦事,谁心情会好。

    “不可能!”屈洋叫道,低头翻阅了一下,满眼不可置信道,“你上次记录明明才三星巅峰!”

    “三星巅峰?”

    “咦,他旁边这个不是今年一年级生的无冕首席吗?这人就是他对外公布的伴侣?半个月多前我见过他,那时候才二星巅峰啊。”

    “二星?你是说他只花了半个月就晋升到了八星?!”

    “等等。你们谁能看清那个首席生的修为吗?”

    “嘶,九星,绝对是在九星以上,我有一门独特的感应功法……他们两人一定是遇到了大机缘!”

    景琛自曝修为,周围人议论纷纷。

    竟然是八星,凌奕还达到了九星?屈洋嘴角发苦,齐凯山啊,你可真是害惨我了。

    “我记得判定学员死亡后,还有半年的学籍保留期。”一直当木头人的凌奕终于开口了,“请先把我们的死亡记录撤销,相信以我两人修为,再入学籍不是难事。”

    凌奕看着屈洋,眼神中带着几分了然,让人不敢直视。他一讲话,像是有股无形威压蔓延开,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理论上是这样。”屈洋确实不敢与凌奕对视,只能在心里狠扎齐凯山小人。

    为了让齐凯山得到景琛名下的实验室和店铺,两人的学籍在认定死亡那天就被消去了,哪来的的半年保留期。

    “真是难看得紧,我都有点看不下了。”一道声音传出,不知在说谁。

    屈洋暗自松了口气,不管是谁,让气氛没有那么僵持就好,待看清来人后,他的嘴角一抽。来谁都好,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家伙。

    莫于飞吊儿郎当迈着大步,从人群后方走出来。

    “两位,也别为难学弟了。”莫于飞小拇指掏了下耳朵,随后一吹,众目癸癸下还真是相当的豪放不羁,“具体过程由我来为你们讲解讲解。”

    景琛和凌奕齐齐挑眉,对这个不靠谱的学长印象还挺深。

    屈洋心中一咯哒,完了。

    “齐凯山最近脑子开窍,研究出了一种新药,听说能提升人的修炼与感悟速度。”莫于飞道,“想必两人在路上也有耳闻。”

    不仅是景琛和凌奕,周围一圈人也有几个不自觉点头的,齐凯山是丹符学院的副主任的侄子,在学院里算是小有名声,这次研发出新丹药后,大肆宣传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这跟我们注销记录有什么关系?”景琛说着,像是意识到什么,豁然转向屈洋,“我名下的实验室和药铺现在归谁,想必你应该知道吧。”

    屈洋不接话,悄悄捏碎了手上的传讯灵符。

    凌奕挑了挑眉,旋即垂下头,漫不经心梳理景琛散落下来的肩发。

    “就是在齐凯山的名下哦。”莫于飞唯恐天下不乱道,“你们‘死的’第二天,他就迫不及待拿出来显摆了。”

    景琛暗自磨牙,实验室倒没什么,大多都是半成品,可怜他药铺里的成丹,还有不少呐。

    说起来,这家药铺还有公孙钱多和黑市两人的入股,怎么也不该被一个宵小端了,看来前段时间消失的三人情况都不是很妙啊……如今他储物戒被毁,想拿出高品质成丹证明都没有,想想还真是憋屈。

    但这件事,他可不会轻易算了!

    “哎!你们去哪?!”莫于飞在身后跟着叫道,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在刚才对话中听得半知不解,急需证实的围观者。

    “院里的九星,你能对付几个?”景琛握紧凌奕的手。

    “后山树林和东南角阁楼的两个,其他不是问题。”

    “很好。”后山树林里的是他便宜师父白铮,东南角那个听说是老院长,不轻易露脸,这两人不是问题。

    莫于飞凑上来,“听起来你这是要去炸学院?”

    “怎么,你要去告密?”景琛眨眨眼。

    “大爷我像是这么无聊的人?!”莫于飞贴近小声道,“额外赠送一个情报,齐凯山爱慕的人是已经退学的步嫣嫣。”

    景琛脚步一顿,他说哪冒出这么个人,原来是凌奕的烂桃花。

    齐凯山在收到屈洋传讯时就决定火速关门,无奈买丹药的人太多,等把所有人轰走,他自己也被人一脚踹在了大门上。

    “你们是?!”齐凯山终于有幸见到了一年级的风云人物。

    咳咳,不过刚才那一脚是景琛踹的。

    “我舅舅是丹符学院副主任!”齐凯山吼道。

    景琛眉角一抽,这家伙果然欠揍,“我管他去死!”

    这时,先前来买丹药却遇到齐凯山关门的那些人齐齐围过来,随后又有一群人闻风而来,挤进了人群。

    “凌兄,景兄,想不到你们还活着!”正是去幽土城参加论丹大会的门武学院学生,来得七七八八,一出现便围着两人嘘寒问暖。

    景琛视线在众人身上掠过,想着这群人大概就是证实自己他和凌奕“死亡”的见证人了……只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还真不好意思揍这些人一顿。

    “对不住两位,路上过来的时候我也听说,这件事有我一部分责任。”郭奇脸上流露出愧疚与不好意思,道,“当初我们听风合学院的人说,又找灵符学院的老师确认,回来后便在记录处说了一下,没想到会给你们造成麻烦。”

    郭奇话说得实在,景琛没提这件事,他就自己先招了。

    景琛一噎。得,这下连骂两句都不行了。

    “各位我说。”莫于飞插话道,“你们要叙旧我没意见,能不能先解决了齐凯山那小子。”天知道他真得很想看热闹。

    齐凯山已经蹭到外围,只差几步就能逃出生天去找救援,被莫于飞点到名,下一步就摔了狗吃屎。

    “他?”所有人视线随之落在齐凯山身上,郭奇皱了皱眉,对景琛道,“你怎么惹到他了?”

    郭奇等人只知道景琛和凌奕大闹登记处是因为出入记录被撤销的事,所以收到消息后急急忙忙赶过来赔罪,其他事情并不清楚。

    “是他惹到我了。”景琛走到齐凯山面前拽住衣襟反手一抡,让人在空中划了个圈,又摔在店门上。

    “啊!”齐凯山发出一声惨叫,边捂着腰哆嗦边指着景琛,“你,你干什么?!”

    这句话也恰好问出了其他人的心声。

    景琛在做什么?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似乎两人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