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相比夏雄飞的激动,景琛就平静得多。

    周围人成丹与否皆与他无关,他自老僧入定,一门心思放在融丹与刻录灵纹上。

    又是半夜过去,对于精神长时间处在高度集状态中的炼丹师来说,这段时间无疑是最难熬的。

    若放在平日,还能让助理或学徒帮忙看一下火候,让他们小憩片刻恢复精力。

    但这毕竟是考核,无法借助外力,只能依靠他们自己。

    又有几个丹炉发生了丹爆,气氛凝重到极点。

    剩下考生无不羡慕起了早早成丹的那批人,也怪他们自己在初提炼时追求精益求精,二来想着时间还有……

    思绪混乱之际,一考生看着面前冒出黑烟的丹炉,面露沮丧与不甘。

    他失败了,在想那些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就注定了现下被淘汰的命运。

    “哗啦。”长蛇符兽躯体猛地纵掠出岩浆,翻转后一头扎入,带起粘稠的火红岩浆飞溅,零星几点落在不远处的暗黑石台上。

    全身散着荧光的莲瓣抖了抖,一滴岩浆滑入蕊心,片刻后蒸腾起一层白色雾霭,很快消散。

    符兽脑袋露出一半,两只紫红色圆眼里竖瞳掠过精光,同额顶熠熠生辉的“丁”字再次沉入岩浆层下。

    洞窟里的气温越发高了,缓慢流动的岩浆上翻滚着气泡,好似力量积蓄到了顶点,随时都会爆炸开。

    景琛长长呼出一口气,丹成了。

    并非其他人还未烙上灵纹的半成丹,他的丹药在进入封灵炉前就已经完成了。

    接下来要做的,是如何找准时机,将炼丹炉里的成丹转移到封灵炉中。

    此时天光初晓,随着天色渐亮,外面情况依稀能看到一些,隔离罩上的光也变不起眼了。

    “快看这天?!”观众台上有人忽然喊道,紧接着引发了一连串的议论声。

    火芯山上空,红云压顶,成片的云朵是血一般的艳红,如堆积成了厚实城墙,让人看不到后面的青空。

    霎时骚动一片。

    天未亮时他们没有那么好的目力觉察外面情况,不知不觉中,红云层悄然形成。

    冯鹏皱着眉望向天空,对如此之快形成的红云有些讶然。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还有四日才是火山喷发之时,但看这天色,已然到了接近爆发的零界。

    冯鹏脸色微变,隔离罩的阻隔让他感应不到外面空气流动,直觉却告诉他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在发生。

    “怎么?”岳峰见冯鹏神色有异,开口问道。

    冯鹏摇摇头,从储物戒中拿出传讯灵符,不知听到了什么,下一刻面色骤变,“事情有变,撤!”

    仿佛印证他这句话,地面剧烈动摇起来,又有巨石爆破声从远处传来。

    隔离罩里的常温不知为何被打破,热流一下倒灌进,闷得让人窒息。

    景琛自然没放过刚才众人注意力被吸引去的好机会,迅速将丹炉里的成丹放入封灵炉中。

    恩,小动作还算成功,就连离最近的连明明也没有发现异样。

    只是,为毛他刚把丹药放到封灵炉就感觉到地震了……等等,这震感应该不是他的错觉,难道是他放的方式不对?!

    火芯岩层之下,蛇形符兽张开獠牙,将窥觑已久的血魄莲一口吞下,游动身子随着外流的岩浆向外行去。

    “去传送阵!”冯鹏声音用符力加持,如在耳边炸响,上万人皆听了分明。

    所有人皆是一愣,连学院里的老师也不例外,半晌才像是刚反应过来,意识到什么,二话不说向着一些还沉浸在炼丹中的学生跑去。

    这些人都是五大洲派选的精英,虽比不上迷陀域的天才,但也损失不起。

    “岩浆?!火山喷发啦!”一人目力极好,远远就看到火山爆发后奔涌而来的岩浆,声音都颤抖了。

    此处地势虽缓,岩浆流速慢,但若再不走,迟早会被波及。

    而在此等天灾面前,他们这点修为是绝对不够看的,沾之即死!

    这一句话让看台上炸开了锅,有人当即捏碎传送灵符遁走,没有灵符的就按照冯鹏所说往传送阵跑,场面乱作一团。

    景琛嘴角抽了抽,实在想不出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眼下场景,于是当机立断,掏出刚放进封灵炉还没捂热的丹药随众人往传送阵跑。

    路上遇到锦素,两人对视了一眼,很快又被沿路人群冲散。

    好在火山喷发的实际地点与众人所在还有一段距离,在岩浆漫过来之前,时间应该够所有人被传送走。

    意识到这一点,冯鹏心下稍安,有条不紊组织着众人撤退。

    只是,事情没有想象中顺利。

    在众人退回传送阵的路上,只听耳边一声巨响,就近地面被轰开,岩浆如同喷泉一样涌出。

    地面破裂,岩层碎成了石块,更多火红液体带着灼热高温如猛兽般袭向众人。

    “啊!”岩浆所到之处,惨叫声连成一片,一个照面就有数十人殒命,连骨头渣都不剩,一股悚然之感从众人心底升起。

    这,就是天灾!

    “走,快走!”所有人疯狂得向着传送阵冲去。

    前一刻还是气氛热烈的比斗场,转眼成了人间炼狱。

    景琛路过面色惊慌的人群,身法运用到了极致,涔涔冷汗从他额角流下。

    一股视线在火山二次爆发时锁定住了他,不知是谁,能肯定的是绝非人族,且目光恶意,来者不善。

    强烈的危机和无力感告诉他不能正面对上,只有逃命!

    他还不想死,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新的生命,他绝对不要这么憋屈的死去。

    近了,就快到传送阵了,景琛眼中光彩大盛。

    然而下一刻,盘踞在气海的白色火焰忽有异动,涌现出某种吸力,让他身体不自觉向后倒去。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景琛身形被迫放慢,唯有硬撑着咬牙继续前行。

    可那股吸力太大,让他本来向前的脚步硬生生变成后退一步,然后越退越多,直到后来,他整个人凌空飞起,向后方掠去。

    那里,等着他的只有漫天岩浆!

    “这,这?”见到这场面的人俱是一惊,逃亡的步子都不由放慢了。

    但没有人想到伸手去拉景琛一把,他们现在都自顾不暇,谁知道会不会被一同拉去。

    同样向传送阵方向飞奔的岳峰两手分别拎着一个落在后面的考生,见到景琛被怪力拉扯向后倒去,目色一凝,放下两人道,“你们先走。”

    “老师?”两人惊疑不定,想开口说些什么,岳峰已然飞身一跃,像景琛追去。

    两边景色犹如倒带,景琛心上一阵无力,盘踞在气海的那团白色火焰猛然涨大,吸力更甚,所有挣扎皆变成徒劳。

    那是什么?岳峰眯着眼,掠过景琛,看到了后方飞速行来的庞然大物。

    蛇?亦或是还未化龙的蛟?

    赤红鳞皮的符兽直立起来有二十来米高,几乎是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什么?老天,那是什么怪物?”有人一个不慎,转眼被岩浆吞噬。

    余下的人再无暇顾及,只想着逃命。

    “是冥丁火的精魄!”聂庭喃喃道,竟然想迈步向出现的火蛟走去。

    冯鹏推了一下这位不分场合抽风的老师,沉着声音道,“它弱点在哪?”

    “弱点?”聂庭被一下问懵了,苦笑道,“这种千年不曾出世的灵物,哪里来什么弱点,还是……”他叹了一句,“快些逃命吧。”

    眼见着就要追上景琛,岳峰身子往前一探,下刻突兀心生警兆,身子往旁边一侧。

    一道岩浆流从他脚下的岩层冲出,擦过刚刚伸出的手臂,不出意外再晚一刻,非死即伤。

    “不!”岳峰豁然抬头,在他不远处,景琛被带到半空,没入火蛟口中。

    千里之外。

    长剑划出一道银芒,巨兽轰然倒地,持剑之人身上并无致命伤,却反手将剑插入地面,身子半跪下,手在贴心口处。

    “怎么了?”剑老开口问道。

    凌奕深吸口气站起来,努力忽视那股没由来的心悸,“出事了。”

    “什么?”

    “我的副符印在他身体里。”凌奕声音从未有过的冰冷,“他出事了。”

    剑老沉默了半晌,“回去吧。”

    几日时间虽短,但以凌奕的悟性,除非对上平原深处的符兽,其余已威胁不到他了,待下去也没有意义。

    何况景琛出事,凌奕的心估计也不在这了。

    几日前刚发生过兽潮,塔里莫格平原外围一片狼藉。

    回程路上,偶尔能遇上几队从平原回来的狩猎者。

    一些实力弱只能在平原外围徘徊的,这次兽潮,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无妄之灾。

    “气温好像高了?”感受着空气里热度,凌奕不由问道。

    剑老没应他,作为一个没有实体的灵体,他很想翻白眼。

    “哦,我忘了你感觉不到。”凌奕语气平平。

    剑老,“……”很想揍这个小子肿么破。

    知道你心情不好,戳老人家心窝这种事还是很不厚道的好嘛?!

    不是错觉,气温的确升高了。

    换上幽土城特有“降温服”依旧热出一身汗后,凌奕得出这个结论。

    “看来确实有事发生。”剑老以一种我早就知道的口吻说道。

    “所以?”凌奕入到城中。

    “当然是你自己去问了!”剑老没好气道,“尊师敬老,不管哪一条都别指望我去帮你打听!”

    好吧。凌奕木着脸,本来他也没指望过。

    异客居此时一片混乱。

    不断有火山爆发后幸存的伤者被送进,集中安置在了四面空出的大堂里,医师从城中各个地方调集过来,忙得团团打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