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身后是依旧热闹非凡的演武场,显然,即使凌奕重现了开学典礼时的弃权戏码,但其他擂台的好戏还在上演,几人的离开,并不会减少这些看客们的热情。

    凤菲丢下一个烂摊子就自顾自找食去了,剩下景琛苦着张脸,边走边偷偷看凌奕。

    照理说,自己来看对方比赛应该是让人相当高兴的事,至少在景琛看来,虽然凌奕不说,但以这家伙的闷骚,今天自己出现在演武台,没准人心里就在偷着乐呢。

    只是谁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凤菲。

    照凌奕的偏执程度,能干出当众强吻的戏码,无意外是吃醋了。

    这样想着,景琛心里有些幸灾乐祸了,哼哼,让你到处招桃花,看吧,小爷也不是没人爱的。

    两人以一种别扭的暗自较劲方式一路走回了宿舍。

    凌奕面无表情,景琛则因为参悟了《符文宝鉴》第二个阵法面带微喜,哦对了,他还没将这件事同凌奕说,到时候再给他一个惊喜好了。

    宿舍里,霍之游还没回来,景琛一直在找的公孙钱多也不在。

    景琛摸摸肚子,正要到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被人横抗在肩头往楼上走。

    卧槽!一出这架势景琛就知道凌奕又是在发什么神经。

    他以为秋后算账这种事至少得等到晚上,那他还有时间缓一缓好好组织一下语句,顺带将第二个阵纹烙印的事提一提,说不定这家伙就忘了……等等,他跟凤菲本来就没什么,到底在心虚什么?

    凌奕扛着人直接上楼,将人往床上的一丢,门啪一下关上。

    又来?!景琛连滚带爬从床另一边爬起来,见凌奕就要过来了,忙道,“等等,我都事说!”

    凌奕微微一笑,看得景琛有些渗人,“不急,我们办完正事慢慢说。”

    用脚趾想都知道这正事绝不是什么好事了,景琛可怜巴巴道,“身上脏,我们……”

    下一刻,人又被凌奕扛了起来,“那就洗洗。”

    景琛,“……”

    这一洗时间还真是长,景琛被抱出来的时候面颊微红,全身懒洋洋的,一动都不想动。

    “王八蛋,迟早有一天小爷会攻回来!”景琛抽着嘴角,手扶腰趴在床上。

    “你说什么?”凌奕拿着毛巾出来,全身散发着愉悦过后的轻松,在床边坐下,替景琛轻轻擦拭起头发。

    景琛,“……”

    凌奕笑了笑,手下越发轻柔,“你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说吗?”

    景琛偏过头,“哼,现在不想说了。”

    凌奕也不在意。

    倒是景琛自己先憋不住了,问道,“最近有没有看到钱多?他不会拿着我的丹药跑路了吧?”心中却道,这赌局到底开了没,他还指望这次大捞一笔呢?!

    “这几天他好像挺忙。”凌奕似笑非笑看了景琛一眼,道,“两天后是我跟周涛的生死战,怎么就没见你关心我一下?”

    正说着,门外传来脚步声。

    异常应景的,敲门声响起,公孙钱多声音传来,“凌兄,我听之友说你们回来了,小景有没有在里面?”

    景琛暗暗咬牙,凭什么凌奕就是凌兄,而他只混了一个小景?!

    “在的,稍等。”凌奕将景琛衣服批好,可不能让人看了去。

    景琛乐得享受这档服务,慢悠悠爬起来,腰有些酸,动作就更慢了。

    “你不是在找他吗,怎么……”凌奕调笑道,“现在不急了?”

    你特么以为是谁害的?!景琛瞪了凌奕一眼,“我饿了。”

    凌奕目光一闪,视线落在景琛还未理好的衣领上,皮肤白皙,可见精致锁骨,“要不我们再来的一次?”

    景琛,“……滚!”

    到了楼下,才发现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景琛不禁脸红,他们到底是在浴室洗了多久?…… 都怪凌奕这个没节制的家伙!

    景琛与公孙钱多在客厅聊天这会儿,凌奕去厨房做饭了。

    公孙钱多瞥了厨房方向一眼,虽说这几天见识的次数多次了,还是难免一番感叹,像景琛和凌奕这样不明朗的从属关系,还真是少见啊。

    他甚至看不清这两者里谁占主导地位,真是有趣。

    “你笑得好淫.荡。”景琛略微嫌弃地看着公孙钱多,漫不经心问道,“小霍呢?你不是说是他告诉你我们回来了?”

    “晚上武符学院有个交谊舞会,他怎么能不到场。”说完这句,公孙钱多脸一肃,从储物戒里的掏出一个储物袋,随手丢过来,“这是你那丹药卖了的价钱。”

    景琛顺手结过,神识在里面一扫,发现了十几大箱符石,另外看到了一张单据,每种丹药价格都在上面,甚至连浮动价格也标记得一清二楚。

    不愧是行家,景琛心中一声赞叹,事情交给公孙钱多,果然比霍之由可靠多了。

    “你若是有需求,我每次出手的量可匀三成按成本价给你。”投桃报李,景琛收了公孙钱多这份心意,自然也不小气。

    公孙钱多抖了抖眉,丹药经他手而出,这之中价值自然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他敢肯定,京城说得三成必定是最低的成本价,这样一来,只要稍加运作,这其中利润可想而知

    “不知剩下的七成?”作为商人,还是优秀的商人,虽然两人是好友关系,但买卖还是要算清的。

    要知道,剩下的七成,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能拿到的三成的价值。

    “我准备在学院里开一间店。”景琛毫不掩饰道,“公孙兄可有兴趣入股?”

    公孙钱多一听就明白了,脑子一转,恍然,感情从对方拿药过来时就打这主意呢。把丹药交给自己出手,待自己见识到这些丹药的价值,自然不会拒绝入股这件事。

    说起来,有了这些丹药,加上公孙家的财力和运作,倒像是景琛来给他送钱的。

    这种好事公孙钱自然不会拒绝。

    事情谈完,景琛兴致冲冲到厨房跟凌奕交流了一下,顺了一点零嘴出来。

    公孙钱多闻着不知是第几遍闻道的炸小黄鱼味道,嘴角抽了抽,别过脸去。

    景琛吃鱼的样子还真像一只被宠坏的家猫,饲养人无疑就是凌奕,他想,他大概知道两人中谁占主导地位了。

    等一条小黄鱼吃完,晚饭还没熟,景琛望了眼厨房,蹭到公孙钱多旁边。

    公孙钱多一愣,连忙就要起身退开,乖乖,凌奕的醋劲可一点不比他实力差。

    你要不要摆出一副我把你怎么样了的表情?景琛黑线,稍稍使了点巧劲,把公孙钱多拽过来,东西往他怀里一塞,“帮我压凌奕赢,一招。”

    公孙钱多一惊,检查了一下里面符石,竟然有十万之多,相当一个小型城池一个月的财政收入了,诧异道,“一招?”

    周涛实力可是在凌奕之上,又是武帮精英人员,手头符器与武技定不少,就算是他看好凌奕,也只是对赢下这场比赛有信心而已,要一招击败,这实在是,有些天方夜谭啊。

    “不要莽撞。”公孙钱多提醒道,“况且现在,并没有这个赌项啊。”

    没有?景琛摸摸下巴,也对,两人差距摆在那里,谁会脑抽赶着给庄家送钱?

    “赌局一共有几个?”景琛心思一转,问道。武极城势力盘错,想来公孙钱多还没有这个实力一家独大。

    公孙钱多静默片刻后回答道,“学院里最大的三股势力和步嫣嫣都开了局,再算上我,主要的一共五个。”

    说到这,公孙钱多不由苦笑,“我开的局,算是里面最小的了。”

    即便步嫣嫣手段不入流,但他们步家财力却是比公孙家还要丰厚一些,何况自己还未真正接管公孙家,并不具有可比性。

    “不碍事不碍事。”景琛摆摆手,思索了一会儿,忽然坏笑道,“有没有兴趣跟我玩大的?”

    ……

    这些天,要说门武学院的热闹事,有人会提到年级排位赛,也有人会把凌奕的五十万悬赏拿来做噱头,更有甚者,眼下周涛和凌奕的生死战,也是件热闹事。

    似乎,从开学起,话题就围着凌奕停不下来。

    说到生死战,众人期待之余,还爆出了一件事。

    没错,竟然有个傻子重金买了凌奕赢,明眼人都看出这场比赛毫无悬念,有人居然还给庄家送钱。

    什么,凌奕可是杀过赤金三环岛的九星岛主?

    你也傻了吧,我可是听说凌奕是吃了八品中阶丹药元阳化生丹,那可是能提升人十倍力的神丹,你以为是大白菜啊?!

    等等,这人不只买了凌奕赢,还是一招取胜?哦不,我错了,这人不该叫傻子,应该叫疯子才对!

    凌奕胜的赔率已经到了一比二十一,那压一招取胜该是多少?

    五个赌局里,几乎所有参与的人都在算这个一招胜的赔率……

    “这下可玩大发了。”公孙钱多苦笑。他没想到景琛这么疯狂,在得知步嫣嫣也开了赌局后,居然又七拼八凑弄了十万过来,完全是一副死磕的架势。

    “你怕什么,输得又不是你的钱。”景琛看向公孙钱多,“明天就是比斗了,你真不打算跟我捞一笔?到时可别怪兄弟我没提醒你哦。”

    “你们俩在嘀咕什么?”霍之由声音乱入,坐到两人中间的沙发上,晃悠着脑袋道,“没想到一年级首席位置最后落在了罗烈手里,老大还真是不上心。”

    “看你红光满面,这几天交谊晚会过得挺滋润吧。”景琛丢了颗葡萄到嘴里。

    “咳咳,什么交谊晚会。”霍之由神色肃然道,“我这不是去观察敌情,知己知彼嘛。”然后一脸悲痛道,“就是老大太不给力,居然满足于十强,接下来的比赛都弃权了。”

    今天是学院排位赛结束的日子,没有凌奕角逐,首席位置落在了原先排行第二的罗烈手上。

    至此,开学时的重要事项进行也告一段落。

    “这叫策略。”景琛撇撇嘴,“十强待遇没差,还不如留着力气明天去揍周涛。”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领悟《符文宝鉴》第二个阵法后的当天晚上,他就为凌奕烙下了第二个阵纹。

    这段时间里,凌奕大多时间都在熟悉运用阵纹上,自然没有更多时间去应付排位赛,而几天下来,他修为虽没有明显进步,实力却越发深不可测。

    “说到周涛。”霍之由一拍脑门,“前几天有个傻子重注赌老大能一招打赢比赛,我猜那个下注的人也一定是被老大迷住了!美色误人啊!”

    迷你妹!景琛心道,你丫的才傻子!你丫的才美色误人!不搭理霍之由,翻了个白眼,起身往厨房走。

    凌奕在里面做饭,景琛感慨了一句如此贤惠的媳妇上哪找,走上去从后面将人抱住,“明天的比赛有没有把握?”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翎13妹纸的地雷【鞠躬撒花】╭(╯3╰)╮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