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看来你们心里都有数了。”公孙钱多耸耸肩,“那我也不多说了,接下来的开学礼祝你们好远。”

    今天是学院开学日子,按照规矩,所有人在到达指定班级报道后,会前往演武场参加开学礼。

    结果悬赏令这么一贴,三人出去无疑就是众人焦点,尤其是凌奕,绝对是引发学院又一轮话题的风暴中心。

    “你准备去哪?”霍之由腾出一只手抓住公孙钱多后衣襟,笑得极为和善,“貌似你还跟我们吃了入伙饭,不会是想临阵脱逃吧。”阴测测带着一种搞怪语气道,“再说,我可是你的保镖,怎么能不走一起呢?”

    公孙钱多,“……”真心不用你这么积极。

    从宿舍区到教学区需要经过中央主干道,道上绿树成荫,两侧建有石雕,其型惟妙惟肖,均是用一块大石经工匠细细剥啄出,浑然天成,看久了似会被会被上面的气势所震慑。

    雕刻的正是历代从门武学院走出的九星强者,有些更是进入了地符界,是学院的骄傲。

    这里向来是学院学生最喜欢纳凉讲武的地方,好像在下面瞻仰一会儿就会让自己修为提升的几率又增高一分。

    这个时间,路上都是匆匆赶往教室的学生,远处传来悠远的开课铃声,从演武场东南角的钟楼上传出。

    景琛跟凌奕和霍之由分开后,与公孙钱多一同往阵符院走。

    公孙钱多这个名额是用前钱出来的,原先是在武符院垫底那班,里面有的多是跟他一样走偏门进来的人,完全就是在混日子。

    后来公孙钱多觉得无聊了,武符院体能训练课程安排得紧,他实在吃不消,索性就转到阵符院,里面都是闭门搞研究的人,清净且空闲,也好让他有时间打理家族产业。

    当然,以公孙钱多的交际手段,在里面结识了不少潜力顾,也是意外收获。

    阵符院园区共有十五座建筑,一半为教学楼,一半为实验楼。

    公孙钱多与景琛为不同年级,去的教学楼也就不同,两人在第四幢楼分开。

    景琛在楼下大厅处找到自己班级所在,往三楼走去。

    这一幢楼显然都是新生,入学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一路走来,就听到每班都有吵闹声传出来。

    景琛进来的时候,班级里诡异得安静了一下,半晌,聊天交谈声再次响起。

    “你看这人,像不像早上通缉令上的人?”

    “才一星修为,天哪,这个班不会是所有班级中成绩最烂的吧。”

    “你们没注意班级号吗?”有人冷静说道,“新生共分十二个班,从前到后排下来,我们十二班就是这届阵符院的废柴班。”

    顿时响起哀嚎一片。

    仅有几个乐观的,“我能进入门武就已经烧高香了,废柴班就废柴班吧。”

    众人注意力已被转移,倒没有几个人还纠结在景琛悬赏问题上了。

    景琛找到一个位子坐下,过一会儿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悬赏单也不是没有影响,至少到现在,他身旁的位置还空着不是。

    “当当当。”大钟重重敲过三声,一个微胖的少年匆匆跑了进来,擦了擦额上汗水,扫了四下一圈,见景琛这还有个位置,眼睛一亮,直直跑过来。

    “同学,不介意我坐这吧?”胖子说着,人已经坐了下来。

    “请便。”感应到对方身上带有成丹后的火息,景琛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对不住啊,早上睡过头。”胖子憨憨地摸摸脑袋,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看起来极易相处,“你可以叫我胖山,或是小山都行。”

    小山理了理跑乱的衣衫,找了个舒服位置坐好,看向景琛,“你叫什么?”

    “景琛。”自抱家门后,景琛拿出公孙钱多那拿来的悬赏单,笑眯眯给小山看,“上面有写。”

    “呦,同学你的名帖真特别。”小山惊奇道,“哪做的,给我介绍介绍,这拿出去倍儿有档次。”

    景琛,“……”

    后桌往这边偷瞄的人听到这句话内伤了一肚血,凑上前提醒道,“这可是悬赏单。”说完,又怕得罪景琛,立马缩回身子。

    “知道啊。”小山翻了个白眼,“我又不傻,不就是做成悬赏单样子的名帖嘛,你没见过?”

    小山用一种“没见过是你档次低”的眼神看着后桌那人,后者梗着脖子,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一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没见过。

    景琛看看两人,没忍住,笑了。

    不管小山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么有趣的朋友他交了。

    十二班班主任是个年纪挺大的老头,那些知道自己被分到废柴班的人一时嚎得更响了,待看清楚对方领口的星级,一个个张大了嘴。

    门武学院的教师制服,领口赫然绣有七颗星,最后一颗星呈紫晶色,昭示这是一位七星高阶阵符师。

    但要知道,阵符师晋升比丹符师和器符师难,六星高阶以上的阵符师基本都能被称为符纹大师了,更别说七星,还是高阶,在整个南泽州数量都不过百。

    就这么出现在了他们废柴班,太令人惊讶了。

    “没走错吧?”有人小声嘀咕道,“前几天十班的人知道自己班主任是六星巅峰的阵符师还跟我炫耀了半天……”

    “太帅了,简直是完爆啊。”一个稍微活泼点的少年对着老人就扯开了嗓子,“大师,你不会忽悠我们吧,别等会儿说自己走错了班,那可真是太伤我们心了。”

    老人笑眯眯摸了摸自己小白胡子,目光扫过班上人,在景琛和小山身上停了一下,随后落在后排一个低头看书的女生,以及最角落那个正在睡觉的少年身上,笑得有些猥琐,“不错不错,还是给我留了几个好苗子的。”

    随后老人正色道,“我叫丘云,如你们所见是七星高阶阵符师,也是接下来会陪伴你们一段时间的班主任……”

    接下来是长达一个小时的班级会议,虽然在景琛看来更像是土匪动员大会。关键是老头语言极富感染力,讲得一帮年轻人热血沸腾。

    没错,他们目标是——打到一班!

    景琛叹了口气,深深感觉到自己心已经老了。

    “他们还是这么争锋相对。”小山下巴搁在桌上,囤起一坨肉。

    “他们?”景琛好奇问道,“哪个他们?”

    “一班班主任呗。”胖子懒懒道,“丘老师主张符纹的创新和结构改革,林老师则喜欢在原有符纹上精简,达到节省时间的目的,理念不同。”

    “说起来。”胖子掰着手指,“他们也有斗八年了。”

    八年啊……景琛别有深意地看了看小山,“你对这座学院还蛮熟的嘛。”

    胖子人往前一扑,整个人趴在桌上装死,“还好啦,从小在这长大,想不知道都难。”

    小山没有隐瞒,景琛也不再问下去。

    “我说同学。”小山扯了扯景琛衣袖,小声道,“我困得不行了,你帮我看着点,我睡一会儿,等会儿我们再换过来。”

    景琛,“……丘老师说要出发去会场了。”

    “诶!不是吧?!”

    会场在演武区中心的大广场上,上万人入座,成圆环将主席台围住。

    说是主席台,其实就是个演武圆台,发表言论的学院高层或老师需要走到上面,演说期间要在圆台上走动,方便学员都能看到。

    日头正猛,景琛所在班级与诸个年级段的废柴班被安排在了最外围,一群人自得其乐,睡倒了一大片。

    “小琛,看台上,你男人就要上台了!”景琛在识海中参悟符纹宝鉴之际,剑老忽然在脑海中喊道。

    景琛闭着眼,如老僧坐定一动不动,心思却从识海收了回来,问道,“上台做什么?”

    “早上有个人说凌小子是这届新生的首席生,要台上接受挑战。”剑老嘿嘿一笑,“听说首席生都有专属的辅佐符师配备,我看过了,都是美人吶。

    剑老话落,就听到主持人声音通过扩音符器传了过来,“下面环节大家都知道,也期待很久了吧。不错,就是我们一年一度的首席生挑战赛。下面,先有请我们的一年级生……”

    “胖山。”景琛稍稍侧了侧头,问道,“首席生有什么好处?”

    胖子睡得迷迷糊糊,揉了揉鼻子,半梦半醒道,“首席跟年级前十待遇没差,不过有三个首席辅佐符师一年的配置权,直到下次首席更换。”

    “就这些?”景琛撇撇嘴,望向台上,距离太远,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

    “这些还不够?”后面有人回道,“那三个可是辅佐符师里的首席生,天赋不用说,通常背景也很强大,能在一年内得到其中一个青睐,对大多数人也都是一步登天的事了。”

    声音有点熟,景琛诧异转头,“后桌同学,又是你?”

    于是,景琛很自然想起胖子鄙视人时的眼神,眼睛稍稍眯了下眼,摆出一副“这些东西我当然知道,逗你玩呢”的姿态。

    后桌同学再次悲愤内伤,默默将位置挪远了一点。

    凌奕站在台上,能清晰听到离最近几排位置上的窃窃私语,无非是一些悬赏令的事,这件事也使得在他早上进教室时就受到了“特别欢迎”。

    “五十万符石啊,算是今年价最高的悬赏了吧……”

    “人看着挺年轻,这是犯什么事了?”问这话的人心知肚明,能进门武的心性都不会坏到哪去,他也就不服气,过过口头瘾。

    “……赤金三环岛知道吧?”

    “枯风海最大的群岛,怎么了?”

    “赤金岛岛主被杀了,就是被这个凌奕杀得,据说他是先杀了人儿子,后来老子找上门,就一起杀了……”

    “嘶,赤金岛岛主,怎么说也是九星的强者啊……”

    “诶,谁说不是呢,新生是一届比一届了不得了,今年的十院大比,我的名额又要玄了。”

    不得不说,悬赏令带来一定麻烦的同时,也带了足够的震慑,至少一年级中的人都下意识要避其光芒,而修为高深的人多数年级数也高,不能上来直接挑战。

    “咳咳,看来这届的学弟学妹们相当有同学爱啊。”主持人上台插科打诨,将气氛调动起来,“没有人挑战的话,这位凌奕同学,就暂时作为一年级首席生了。”

    说是暂时,是因为接下来还有个年级排位赛,潜力测评前十的人虽然能免去初赛,复赛却要参加,也就是说排名还有可能改变。

    凌奕皱了皱眉,冷峻的侧脸看起来越发不近人情,嘴唇微抿显示着他此刻心情并不好。

    莫名其妙成为了首席生,又莫名其妙多了三个辅佐符师,他本意从未想过如此高调,这感觉不能再更糟糕!

    “我来试试。”一个人影窜上台子,修为还行,七星六纹,不过比起凌奕差远了,“希望你能让我看到与首席的差距在哪里。”

    得,原来是个上来试招的。但也总算开了个头,主持人暗自松了口气。

    “我弃权。”凌奕干脆利落说完,跳下了演武台。

    等待看战斗的众人,“……”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也太……太有个性了,太霸气了吧。这小子看样子是完全没把首席生这个名头放在眼里,该说,不愧是能斩杀九阶的人吗?

    更有花痴女被迷倒,“好帅……”

    “额,既然这位同学弃权,那这位就成为新的年级首席,谁还有要挑战吗?”主持人接过话茬道。

    “我来。”没有凌奕这个五十万悬赏价的天才挡路,其他人摩肩擦掌,跃跃欲试。

    首席生啊,谁不想混个当当。

    台下,属于辅佐符师首席的座位上,一双眼睛看着凌奕头也不回走远,齿贝咬了咬下唇。

    这次的一年级首席挑战赛也算是历届中的奇葩了,首席生弃权,使得台上没有一个强势的人压场,于是挑战赛变成了擂台赛,最后还是一年级生中排三的人力挽狂澜,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而凌奕,首席生挑战赛弃权这种创举让他风头更甚,评价褒贬不一。

    开学礼结束后,随后学院里大大小小的事宜敲定下来大概需要三天,再之后便是学院排位赛。

    作者有话要说:这张码了将近六个小时,又修了一个多小时,原来说好的双更结果只弄出个小肥章,抱歉,争取下周每章字数多点,慢慢补了,谢谢所有支持正版的妹纸【鞠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