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树屋建在大树约二十来米的地方,大小约十立方米,外墙被树叶掩盖,遮得掩饰,绿叶匆匆一片,从远处看,很难无法发现其中玄妙。

    景琛真元被禁锢,只留下那点微弱的符力,爬起来力不从心,另一方面还要注意控制符力输出,让自己不至于力竭掉下去,故而进度极为缓慢。

    白铮只一个飞身就跳上了二十来米的树木,轻松得让景琛咬牙切齿,不带这么欺负人。暗自磨牙后,却又只能默默抹一把辛酸泪,继续苦逼地爬树。

    树屋架在大树两个枝杈之间,支撑屋子的底座是个木制平台。

    景琛一个挺身,坐在了平台上,然后顺势一躺。

    丛林里的树木都异常高大,在当下这个位置,只能抬头看到一小片蓝天,周围景色尚不能俯瞰,于是入目都是碧绿一片。

    景琛躺在地上懒得动弹,眯着眼向上看去,只见上方树杈交错,再上去也差不多二十来米的距离处,有一间树屋掩映在茂密树丛中。

    鼻息中突然窜入一阵菜香,是香酥的烤鸡味道,从未闻过的香料混合其中,掺杂成一种令人食欲大开的异香。

    景琛肚子咕咕叫了三声,猛地坐起来。

    摸摸肚子,还好,四下没人,不算太丢人。

    景琛站起身,往树屋的小门走去。

    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跑?

    开玩笑,真元都被封了,白铮又有如此悚人的实力,他可不想再像拎小鸡一样被捉回来。

    何况,那位傀儡壮士还在树下守着,他像是这么蠢送上去自投罗网的人吗?

    推开小门后,香味更浓了,空气里还有鱼头汤的味道,光闻着就能想象出奶白色的汤汁,一定鲜嫩无比。

    景琛用力嗅了嗅,更饿了。

    说起来他原是回去让凌奕做小黄鱼吃的,没成想落到这般田地,真是应该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菜马上就好了,稍等。”锅边的小孩看年龄十一二岁,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时的白铮跟二大爷似的坐在桌边,面前一整只香酥烤鸡泛着诱人光泽,跟他气质完全不搭。

    景琛饿昏了,撑着最后一点理智才没扑上去狂啃,小心瞥了白铮一眼,索性大胆上前坐下。

    哼,就算是死,那也要做个饱死鬼!

    “你们要吃白米还是黑米?”小孩回过头,看见景琛也没有诧异,像是一开始就知道多出一个人般。

    “白米。”白铮想了一会儿说道,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好听。

    景琛愣了一下,看向小孩,小脸肉嘟嘟的,一脸认真样子煞是可爱。

    没想到吃个饭还有讲究,景琛弱弱问道,“白加黑可以吗?”

    小孩展颜一笑,眼眉都弯到了一起,开心道,“当然可以,我也喜欢吃白加黑。”

    景琛,“……”如果你知道有种感冒药就是这名字,一定不会这么说了。

    菜上齐,有香酥烤鸡,豆腐鱼头,素炒什锦,炒野菜,油焖茄子,四菜一汤,色香齐全。

    同时,景琛也看到了所谓的白加黑的饭。

    碗里的米确是一办黑色一半白色,还颇泾渭分明。

    景琛尝了几口,白色相对软嫩,黑色的则比较有嚼劲,另外有一种奇特的稻谷清香。

    白铮吃了两碗饭,第一碗白的,第二碗是黑米。

    景琛则是吃得泪流满面,真是太好吃了有没有,好想把这个小正太绑回去圈养有木有!

    一顿饭吃完,小孩起身去收碗。

    景琛白吃了一顿,有些不好意思,便去帮忙,当然不排除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离白铮远点。

    白铮擦完手慢悠悠起身,一双没有瞳仁的眼睛也不知望向何处,面朝景琛道,“我在上面等你。”

    这个上面大概就是指上一个树屋了,要不是景琛提前发现,还真是不好理解。

    白铮交代完就出了门,景琛心中一松,将视线从关闭的门上收回,才笑着看了看身旁小孩,问道,“小朋友,叫什么名字?”

    “小酒。”小孩脆生生道,“哥哥是先生的朋友吗?”歪了歪头,又道,“先生还从来没把朋友带到这里来过,哥哥是第一个。”

    不,孩子,其实我是被绑架来的,说多了都是泪啊……景琛绝不承认自己此刻笑得像个怪叔叔。

    两人洗了会儿碗,小酒心情极好,哼着一种说不出名字的调子,轻快活泼,还怪好听。

    “哥哥晚上会住这里吗?”小酒将洗好的碗搁到一旁壁橱上,扬着小脸问道。

    “额,大概。”如果晚饭前我还能活着吃饭的话,景琛叹了口气,看着小酒,忽然心里就踏实了。

    诶,不管白铮是出于什么原因把他抓来,就目前看,情况还算好。

    “小琛小琛小琛!”识海中突兀想起剑老的声音。

    景琛一愣,从来没觉得老人如此可爱过。

    “剑老,救命啊。”景琛开口嚎道。

    剑老声音沉寂了片刻,才说道,“据我估计,他的修为至少在灵符师九星巅峰,玄符师也不是没可能,我不能出现太久,可能会被发现。”

    “那我要怎么办?万一他把我做成人皮傀儡?”景琛脑补了一下,登时就是一个哆嗦。

    剑老略微惋惜道,“那可真是浪费一顿午饭了。”

    景琛嘴角一抽,“滚!”

    “不行了,距离远了点,传讯支持不了太久,你保重……”

    “剑老?剑老?”景琛,“……”

    尼玛,所以你就是来通知我一声,绑架的人是个连你都招惹不起的人,最好乖乖束手就擒?!说了还不如不说啊摔!

    “哥哥?”小酒扯了扯景琛衣角,“我们上去吧,小酒也要去睡午觉了。”

    “……”景琛好想哭。

    第一个树屋通向第二个树屋的路上有绳梯,只是梯阶与梯阶之间的间隙较小,似乎是专门为小酒准备的。

    景琛厚着脸皮跟在小酒后面,从绳梯到了第二个树屋。

    这里位置接近古木二分之一高度,周围一些树木已然能看到顶冠,视野开阔了不少。

    景琛向远处看去,隐隐能看到建筑群的轮廓,不仅心中诧异,这是还在城内?

    回想了下一路被拎过来的时候,似乎确实没有出城来着。

    “哥哥,先生在里面等你。”小酒这样说着,走到一边,找到了另一处绳梯,“我先上去了。”

    景琛一惊,顺着绳索往上看,头仰到极致,以良好的视力发现了第三处树屋,在更高的地方,将近五十米距离,接近树的顶冠。

    “一共有几间树屋?”景琛不由问道。

    “就三间。”小酒俏皮笑了笑,嘴角能看到两个深陷的酒窝,“上面是卧室,这里是先生的书房。”

    小酒很快爬上了绳梯,景琛踟蹰了一下,推开门进去。

    一股茶香飘出来,沁人心脾,让身心为之一振。

    不过,等景琛抬头看到四周后,又想哭了。他压十条扎小黄鱼,小酒绝对没到里面看过!

    这哪是什么书房,分明是一间鬼屋。

    屋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制傀儡人,没有皮质包裹,露出里面最原始的木制纹理。

    地上零散的部件遍地,乍一看像是残肢断骸,时不时能冒出一个真假难辨的头骨,若再加上点血迹,整一个凶案现场。

    中央,白铮坐在桌子前稳如泰山,面前两杯泡好的清茶,显然有一杯是为景琛准备的。

    “坐。”白铮望向景琛,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睛看不出情绪。

    景琛深吸口气,走上前,在白铮面前坐下。

    屋中茶香袅袅,芬芳怡人,要是忽略周遭极其诡异的摆设,还是挺享受的。

    半晌,两人都不说话,白铮端起茶一口口饮着,也没有特别表示。

    景琛视线都集中在冒着白烟的茶水上,琢磨起白铮的用意,随后,将第一次得来的傀儡人和拍卖会上买来的傀儡人一起拿出来。

    在这个以符阵为主导的世界,傀儡相人当稀缺,其价值更是鲜有人知,如今一间树屋里有这么多傀儡人,不难联想到。

    白铮手一顿,终于有了放映,看着景琛,勉强开了金口,“还不算太笨。”

    景琛,“……”卧槽,你想看就直说啊,泡杯茶装深沉算个什么鸟事?!想了想,又问道,“那请问找我来是?”

    白铮搁下茶杯,淡淡道,“我需要一个弟子,学成后替我去办一件事,你是最佳人选。“

    “别急着否认。”白铮随后拿起桌上一物,那是一对木眼睛,是雷音大钳蟹里那个傀儡人上的,“它告诉了我一切,你对傀儡人很感兴趣,而且有一点造诣不是吗?”

    景琛语塞。乖乖,这对木眼珠还自带录像功能?这是什么逆天技术?不会是把他怎么拆傀儡人都录进去了吧?

    “所以选了我?”景琛颇无奈道,“这么说,拍卖会的玉简,也是你刻意拿出来的?”

    “不错。”

    景琛叹口气,苦笑道,“看来我还真没有其他选择了。”

    且不说他确实对傀儡术感兴趣,光是双方实力差距悬殊,就没有让他回绝的余地了好吗?

    ……

    “不对不对。”凌奕没走出几步就被剑老叫停,“方向错了,往东面走。”

    凌奕步子一顿,迟疑道,“那是学院的后山腹地吧?”

    门武学院位于极武城最东面,临近紫云山脉,地域辽阔,起山脉外围常用来做学生历练之用。

    但即使是外围,紫云山脉里的符兽也是凶猛异常,非四星以上不敢入内,何况还是走里面的腹地。

    “不错,所以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抓走你媳妇儿的人可不简单。”剑老稍稍正色了一点,语气还算不上沉重。

    “老大怎么不走了?”霍之由跟在凌奕后面,见人停下,奇怪道。

    凌奕摇摇头,接而神色坚定道,“没什么,走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