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离金岛码头很大,三个岛屿货物的海外交接都在这里进行,从海另一头来的符师或是淘金者也在这里下船,放眼望去人头济济。

    公孙钱多本来就是来公干的,与霍之由他们相识纯属偶遇,下船的时候打了声招呼,便跟护卫匆匆走了。

    景琛站在飞鱼号出口这里,来来往往的人里面还有几个眼熟的,是晚宴上见过的人。

    见对方不住把目光往这边投来,没有一点下船的意思,景琛有点明白了,他们这是在等自己拿锁灵箱出来呢。

    可惜他们失望了,阵法解开后的锁灵箱便能装到储物戒里,而自己也没有拿出来给人白看戏的想法,连交接工作都打算找个隐蔽地方进行。

    好吧,这算是景琛的恶趣味,要的就是半遮半掩,让他们心里跟猫挠一样的痒痒但又抠不到。要知道,他景琛的热闹可不是这么好看的!

    杜金韬带着景琛三人来到一个小间里,态度很和善,“林风说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本来少主想请二位过来一叙,奈何时间仓促,唐突二位了。”

    凌奕搁下杯子,笑道,“是我们怠慢了。”

    船到岸之前皇甫炎派人来请过一次,那时景琛在破阵,被他回绝了,杜金韬说的是场面话,他自然也回场面话。

    景琛不欲与多做纠缠,既然到站了,自然下船才是头等大事,他可还一心惦念着离金岛上的离金石,便直接将锁灵箱拿出来,“杜管事请收好。”

    锁灵箱上方符阵一破,里面东西被取走,剩下一个空壳。

    杜金韬沉默接过,在景琛过来时手上并未拿锁灵箱那会儿他就想到了这个答案,表现还算淡定。

    “恕我冒昧。”杜金韬检查完箱上印记,才问道,“诛刹绝杀阵,是景公子解得吗?”

    一旁霍之由竖起耳朵,他也好奇这个问题。

    景琛笑笑,神态自若,“杜管事以为呢?”

    九星中阶符阵被个一星符师破阵了,听起来确实吓人了那么一点,景琛不想直面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模棱两可地反问,他相信杜金韬是个聪明人。

    杜金韬沉吟半晌才起身,手上多了两份玉牌,恭敬道,“这是少主让我转交给二位的。”

    ……

    “天才战邀请函?”景琛将玉牌对着太阳看。

    上好的灵玉,入手温润,雕工精细,贴近手掌处,能感受到上面传来令人灵台一轻的清凉。

    这么一块玉,若放到平民中,定是被百姓奉为趋吉避凶的传世宝玉。

    “是干什么用的?”景琛将玉一抛,落下时手一收,放到储物戒里,“我说小霍同学,你不用哭丧着一副脸吧。”戳了戳霍之由肩膀,咳了两声,违心道,“其实那把刀还不错,真的。”

    霍之由耳朵动了动,懒懒瞥了景琛一眼,闷声低头走到一边去了。

    景琛摸摸下巴,走到与凌奕并肩,“难道是因为刚才没收到杜管事的礼物,闹情绪了?”

    凌奕牵起景琛的手,让人走得离自己近些,“他若想要去天才战,可以直接参加。”

    景琛偏过头,不明所以。

    凌奕叹了口气,“暂时不要打扰他。”

    与此同时,枯风海,魔窟岛。

    “你是说,收了我崇儿的,是两个不大的少年?”男子专心摆弄手中木刻,声音清冽空灵,如山泉滴落石壁。

    观四下,偌大房间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头人,并未像雷音大钳蟹上美艳女子一样裹了人皮,露出的都是木头最原始的颜色,四肢绑了红色丝线,犹如提线人偶,面目僵硬阴森。

    “是的,白先生。”大汉络腮蓄胡,身形健硕,在男人面前极为拘谨,近了看就会发现他全身肌肉都是紧绷的,“我们在飞鱼号上的线人,是这么传话回来的。”

    房间里静得针落可闻,只有大汉声音在回荡。

    良久,男子手中木头渐渐雕刻成了一个人形,将小刀放在一旁,抬眼看向壮汉,“是不是这个人?”

    “是……是。”壮汉声音略带颤抖,注视他的是一双冰冷的,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睛。

    而男子手里拿着木头小人,雕刻出的正是景琛的模样。

    ……

    赤金三环岛以盛产符器矿石闻名,符师如果要进入采集区,需要到矿场采矿,开采并缴纳所在岛屿的特产矿做为入场费,相应的符印星阶缴纳相应数量的矿石。

    三人在采集区外围找了客栈住下,休息一晚,明早再进采集区。

    入夜。

    凌奕盘坐床边修炼,景琛拿着先前得到的傀儡人坐桌边研究,两人各做各事,气氛意外和谐。

    景琛将红色晶石放到一旁,无意外这是傀儡人的动力核心,也是取代傀儡阵作为木头人驱动的存在,研究起来可能会比较麻烦,暂时搁置。

    “好细的丝线?”掰开木头人被一剑劈开的头颅,仔细看会发现里面有细细白线密布,很细且近乎透明,如藕丝,分布在木头里极小的孔洞中。

    景琛将两块木头分得远些,丝线意外有韧性,不断拉长,变成了丝网,更容易被看清楚。

    “蛛丝,蚕丝?”景琛捻起一撮在指尖轻捻,没看出材质。

    唯一能确定的,是制作这个傀儡的人水平远在他之上,这些密密的细丝就如同人体里的经脉,将红色晶石的能量传递到身体各处,才使木头人看起来形同真人,巧夺天工。

    景琛揉了揉眉头,小心探出神识渗入其中,想要理清傀儡人脉络的走向。

    但是不行,细丝分布极密,就像人的毛细血管细数不清,以他强大的神识,一时竟也理不出头绪。

    “早点休息吧。”凌奕指尖贴上景琛鬓侧,轻轻按压起来。

    景琛放下手上木头,舒服地呻.吟一声,身子往后靠去,仰头看着凌奕,手指挠了挠男人下巴,叹道,“贤妻良母型,说的一定是你这类。”

    凌奕瞳色一深,双手像是受到蛊惑,不自觉就向下探去,伸到景琛里衣。

    等景琛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压在了桌上,冰冷的桌板有些硬,磕得人不舒服。

    “你又来?”景琛欲哭无泪,很快上衣被人脱了大半。

    “本来我也没想。”凌奕声音喑哑,“是你先招惹我的。”现在想来,船上这几天他们纯盖棉被聊天,的确憋了有段时间了。

    “我……唔。”太特么冤了,谁知道你的体质会跟大型犬科一样,光挠下巴就有感觉了?!

    次日清晨。

    “丧心病狂!”景琛扶着腰不敢置信地看着凌奕,“你居然又晋升了?你自己说是不是又晋升了?!”

    两者实力差距太大,不看小气海里的符印景琛只能感应出个大概,但凌奕气息确实又强了一点。

    “恩。”凌奕嘴角维扬,躲开景琛扔来的枕头,轻酌了一口清茶,语气温柔异常,“饿不饿?我让小二送饭进来。”

    景琛恨恨磨牙,琢磨着从凌奕身上哪下嘴比较合适。

    刚才他检查了一下小气海,发现里面残留的符力又多了,显然这就是作为“符藏”的后遗症。

    按照这个世界的定律,这部分没有被凌奕符印吸收的应该是为符藏所用,帮助符藏提升修为……

    可是!

    他是修炼真元的,符力多出来有毛线用,还不是留着下次给凌奕吸收了?!

    再一次,景琛意识到了反受为攻的重要性。

    ……

    三人来到采矿场已经是中午,按照规矩,他们要先测试符印等级,根据各自实力定下采矿场入场费。

    当然,如果你实力达到九星,那一切规矩便不再是规矩。

    共缴纳一百五十符石后,三人拿着探测仪进入矿场。

    说是探测仪,其实准确度并不太高,至少他们转了半天后,这仪器一次都没响过足见其坑爹。

    中午时分,三人坐下来啃干粮。周围是荒芜矿区,没有给他们打野味的机会。

    “我昨天去打听了一下,黑市一块离金石卖到八百符石。”霍之由吧唧咬了一口大饼,感叹道,“真黑。”

    太阳有些烈,光线照射在岩石上,火辣辣的尽是焦灼之感。

    “也许来之前我们应该买两个野外用睡袋。”景琛低头摆弄手上探测仪,灵识再次扫过上面,没发现有特别之处,“反正也没规定在里面呆多久。”

    这也是矿区规矩之一,交了钱,你想待多久待多久。

    倒不是管事的大方,而是矿石密集的采集区域都被他们控制起来了,剩下那些可有可无的,或是已开采过的,就拿来压榨最后一点剩余价值。

    “不行的话我们只能去黑市买了,我合计一下。”霍之由掰手指算起来,“三个人是十五块离金石,每块八百符师,就是一共是……乖乖,要万二呢。”末了又加了一句,“黑,真黑。”

    确实黑,可以说入岛的人也是心知肚明,这黑市价格八成也是赤金三环岛的人在背后一手操作的。

    只是碍于三位岛主都是九星四纹以上实力,那些要进入采集区或者前往下个岛屿的符师只能敢怒不敢言,唯有尽量多采一些珍贵灵植,来赚回差价。

    “时辰尚早。”凌奕看了眼还在捣鼓探测仪的景琛,一锤定音,“再转转吧。”

    也不是没收获,他看景琛就兴头挺高的。

    霍之由啧啧两声,全没有下船时的颓废,眼神在两人之间打转,笑容只猥琐溢于言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