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景琛没好气道,“瞎操心。”

    胖子的咸猪手还抬着,见两人耳语,以为是在谈交换伴儿的事,脸上笑容不禁扩得更大,倒是他身后站得挺拔的少年,看着眼前情况有些复杂。

    景琛嫌弃瞥了眼胖子厚实的手,上面肥肉一颤一颤,戒指都卡到肉里。景琛伸出手指,在肉手背上一点。

    胖子迷惑于景琛的动作,随后身子一震,摇了摇头,感觉视线有点对不住焦,脑子里一片浆糊,甚至忘了自己来这边干什么,身体摇摆晃动,像是喝醉了酒。

    霍之由探过头来好奇地问,“你对他做了什么?”

    景琛耸耸肩,展出一个无辜的笑,“你猜。”

    霍之由,“……”他不想再看到这个恶趣味的男人了,一点都不想,他怕再待下去,会控制不住往那张笑脸上抡拳头。

    “你想要自由吗?”景琛看向胖子身后,站在那的少年眼神坚韧不屈,似簇了一团火。

    “做梦都想。”少年垂下眼眸,“可这有什么用,他买了我,即使不是你,我也会被卖给另一个人。”他恨自己不够强大,以致连命都无法自己左右。

    景琛摸摸下巴,再看已处在痴呆状态的胖子,难得想做一次好事了。

    “他的卖身契在哪?”景琛开口。

    平淡无奇的一问,落在胖子耳里却带了致命的蛊惑,让人无法拒绝。

    胖子木讷着脸,从储物符器里拿出了卖身契。

    霍之由瞪大眼睛,“他傻了?”这,未免也太听话了吧?

    “幻像符纹,小把戏,主要是他意志力不强。”景琛将卖身契接来,在少年面前摊开,“这是你的吧?”

    少年神色激动,微微点头。

    景琛手一发力,纸张在掌心碎成了齑粉,手一抖都落在地上,“现在你自由了。”

    少年诧异抬头看着景琛,那张破碎的纸张让他心中茫然。他,自由了?

    “啧啧,我这人最讲缘分的。”景琛拍了拍手,将手上粉尘打干净,冲愣神的少年一笑,“不如就送佛送到西吧。”

    “等等,你要做什么?”听景琛这么说,霍之由忙把人拉住,“别人的地盘你可别乱来,要被赶出去可就参加不了拍卖会了啊。”

    景琛回以“我办事你放心”的眼神,在两人不解中,又对那胖子说道,“那边穿蓝衣袍的男人是你刚交换来的小情人,这里是船舱的房间里,没有旁人,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教吧。”

    胖子点点头,鬼迷心窍迈开步子,脸上挂着猥琐笑容。

    霍之由往景琛指的蓝衣袍看去,是个实力与他相仿的年轻符师,修为堪堪到七星,这种人往往性格高傲,可想而知胖子去勾搭“小情人”会有什么下场了。

    “这招够损。”霍之由比起大拇指,“好一招借刀杀人。”

    他们处在的位置是角落,天花板光照熄灭后光线并不好,加上大多数人都忙着挑选自己晚上的床伴去了,还真没几个注意到这边情况。

    即使有注意到,也只会以为胖子在跟景琛他们做交易,很快把视线移开,故而就算追究起来,他们也是稍有嫌疑,没有证据,毕竟像景琛这样能指尖凝符的人可少之又少,而且景琛外表看起来还是那么废柴。

    “小美人,今晚把大爷伺候爽了,爷重重有赏。”胖子边走边脱衣服,等到蓝袍人身边时只剩下一条亵裤,还撑起了小帐篷。

    胖子叫得并不小声,一下就把周边人注意吸引了过来,有几个还是与胖子认识的,更是目瞪口呆。

    这里是什么地方?飞鱼号拍卖晚宴!南泽州皇甫家的商船!这种事你去后舱做也就算了,居然大庭广众,调戏对象还是一个高阶符师,这是有多想不开?

    “嘭。”毫无意外胖子被一脚踢飞出去,厚实的肥肉如沙袋一样发出闷响。

    蓝袍人脸色铁青,目光扫过周围指点说笑的人,面容更冷。

    杜金韬注意到这边动静,飞快走过来,侧耳听了一下手下汇报的刚才情况,再看地上死猪一样的胖子和神情极为不善的蓝袍人,忙拱起手致歉,“对不住对不住,是我们看管不力,居然让这种人混进来。”转头对旁边手下厉声道,“还不把他拖下去。”

    接而转向蓝袍人,笑了笑道,“为表歉意,您这段时间在飞鱼号上的消费全部免单,另外,这张贵宾卡是我们的赔礼,在南泽州范围内皇甫所属的店铺消费,一律六折。”

    一边是前途无量的符师,一边是爆发户商人,明眼人都知道该怎么做出选择。

    蓝袍人神色一动,接过贵宾卡,缓缓点头,“下不为例。”他没想过要闹翻,有台阶自然就顺势下了。

    一场风波被杜金韬三言两语化解,众人看完热闹也就散了,只是心中可惜那张贵宾卡,这么好的机会咋么就没落到自己身上。

    “我们这算是给别人讨了好?”景琛问霍之由。

    霍之由,“……”

    “我对那张贵宾卡也蛮感兴趣的,早知道就自己上了,还能踹一脚回来。”

    霍之由,“……”

    没过多久,杜金韬带出来的三十多个少男少女已经找到买主,等上方的灯再次亮起,房中人少了一部分。

    “他们不参加接下来的拍卖了?”景琛戳了一块小蛋糕吃着,随意问道。

    “拍卖没那么快开始,这段时间够他们打一炮了。”霍之由露出鄙夷,对那些精虫上脑的人极为不屑,“我说,你就让他这么跟着我们?”

    景琛边走边把餐桌上的点心夹到盘里,嘴里塞着东西含糊说道,“我有什么办法,脚长在别人身上。”

    他们身后几米处,那个倔强少年一步一跟,引来周围人指指点点,显然有些人已认出这就是胖子带进来的人。

    “我保证,有你在他们暂时不会来找麻烦。”景琛嘴里塞得满,嚼动时两颊一鼓一鼓,像只小仓鼠。

    霍之由沉默地目睹了景琛盘里食物迅速消下去的全过程,不忍直视地撇过脸,“不暂时的呢?”

    景琛看了霍之由一眼,奇怪道,“等拍卖会结束我们就更不用担心了,有凌奕呢,八星哦。”

    霍之由,“……”老大,我对不起你啊……

    正说着,房间小门中鱼贯进一群人,训练有素,落脚基本无声,将手头东西在地上放好后,又快速退了出去。

    这时,杜金韬走到摆放好的展台前,扬声说道,“今天到场的都是修为高深的符师,为此,我家少主特意安排了接下来这个小节目,给大家助助兴。”

    杜金韬手虚引,将众人视线引到身后一个个的小展台上,共十八个,说道,“这些是由专人打造的锁灵箱,上面符纹布阵皆是出自六星以上阵符师之手,诸位谁能破解箱上符阵,便能拿走里面的宝贝。”

    话出,场上一片哗然。他们可是看清楚了,锁灵箱里连高品阶的符器都有,现在拿来白送,手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在场符师中也有专攻阵道一途的阵符师,且星阶不低,听到杜金韬这么说,就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材料符器白拿不说,说不定还能得到皇甫家赏识,那可就是一步登天,以后炼丹炼器的经费还会缺吗?

    景琛眼睛微眯,搁下餐盘,稍微来了点兴趣。破解符阵嘛,他喜欢。

    “大嫂。”霍之由忽然扯了扯景琛衣襟,指向身后,“那小子好像有麻烦了。”

    他们后方,当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吸引到前面展柜上时,三个人截住了一直跟着景琛后面走的少年。

    不,不是三个,应该说是一个青年带着两保镖,保镖实力还不低。依这架势,对方来头绝对不小,否则这两个保卫的人,绝对会像其他人的保镖一样被拦在门外。

    “叫景少!”景琛板起脸,他想混个“少”当当怎么就这么难。淡淡扫过那几人,“他现在是自由身,要你霍妈妈操什么心。”

    “……”霍之由,“他们好像往我们这边来了。”

    景琛,“……”

    青年桃花眼上挑,嘴角维扬,手上一副写着“爷钱多”的扇子,走路没个正型,大摇大摆很有喜感。

    “草,他怎么在这!”霍之由赶紧往景琛身后躲了躲,低下头,像是极不想被那青年看到,轻声在景琛耳边说,“公孙家是与皇甫家齐名的四大商族之一,他是公孙家独子,公孙钱多。”

    公孙钱多?!景琛忍不住又看了眼那把“爷钱多”的扇子,咧嘴笑道,“好名字!”

    公孙钱多怀抱不断挣扎的少年走过来,看到景琛,然后看到了他身后的黑裙“女人”,眼睛骤得一亮,快步上前,“霍兄,好久不见啊。”

    景琛诧异,“你认识他?”话刚落,耳边就响起霍之由那句“我不信霍。”两人正好一前一后说,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霍之由也意识到这点,脸黑得跟碳似的,别扭转过头不说话。

    “哈哈,霍兄可知道我们家做什么,最厉害的就是眼力啊!”公孙钱多摇着扇子,无不得意道,“况且霍兄家祖传的霸刀闻名迷陀域,老远就能感受到霍兄身上的霸气啊。”

    “……”卧,卧槽!景琛整个人不好了。

    你说你认识就算了,拍拍马屁什么的我也能忍。但是!尼玛霍之由穿女装胸前还塞两馒头你是瞎了没看见吗,这副德行竟然还能老远就感应到霸气?!霸气?!

    景琛默默不说话,眼角抽搐得看向即将黑化的霍之由,良久,“你们很熟?”

    霍之由牙齿咬得咯嘣响,“不熟,一点都不熟!”大晚上被拉来当女伴,居然还碰上熟人,该死的胸前两馒头还一直往下掉往下掉,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