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出了礼堂,走在学院通往另一扇大门的路上,道上还有许多走走停停的少年人,看年龄,应该是今年报考的学生来观光。

    景琛摸了摸脖间前玉佩,成色他看过,能卖个不错的价钱,得找个地方典当了它,这钱就是他以后在符界生存的原始资本。

    很快看到了那位热心学生说的大门,远远还能瞄见兽车有序地排在一旁。符兽健大壮实如犀牛,身体笨重的样子,很让人怀疑它移动起来的速度。

    景琛正要过去,忽地,一抹异香窜入鼻息。

    向旁边看去,茂密树林中隐隐能看到一条小路,香味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很淡,不经心就会被错过,或是误作为花香。

    景琛却知道那不是什么花香,而是一种灵药,专做伐骨洗髓之用。

    从香气浓郁程度看,这株约灵心洗髓草约180年火候,直接服用能助他突破到第二层塑骨后期,练成丹药效果更好。

    景琛一犹豫,眼看大门就在面前,奔向自由的兽车也在面前,一时脚步停住了。

    片刻之后,景琛一咬牙,钻进树林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等他突破到修神诀第二层巅峰,未必没有与凌奕一战之力,这个险值得一冒。

    树林偏僻幽静,走出一段后更是没有路了。

    循着香味只能知道个大致方向,但这样太费时间,景琛无法,只得消耗一些真元做了四个傀儡树枝人,散向四周探查。

    傀儡树枝人是真元所制,比符力所做的丝带傀儡人力量更稳固,探查方位也大,四个一起行动,很快就有了线索。

    景琛果断切掉与另外三个的联系,专心往寻到灵心洗髓草的傀儡人所在走去。

    学院建在黑云山脉山区,建筑群形成一个月牙状,很多地方学院防御力量照顾不到,尤其是两扇大门所在的“月牙”尖位置。

    景琛到达的地方就是在学院防御范围之外,那是一处陡崖,与寻常地形不同,陡崖坡度层级往上递进,越往上坡度越大,约莫形成台阶的样子,用阶段分,可做六格。

    景琛要找的灵草在第二格顶端,不算高,但寻常人没有外物借力也很难到达。

    有小树林在,学院外的热闹影响不到这里,这里动静自然也传不出去。

    景琛目测了一下自己与灵心洗髓草的距离,意外发现这处陡崖还真是宝地,除了灵心洗髓草,还有几株适合炼制培元丹和益气丹的草药,年份虽差了点,聊胜于无。

    景琛走到崖下,从怀里拿出丝带傀儡人。

    没错,就是他初到这世界时做的傀儡人,第二次爬墙也没忘把它带出来。

    以他现在的真元与身体强度,想要摘到灵心洗髓草有点勉强,用树枝傀儡人的话,采摘时可能会损伤灵草,换成丝带傀儡人,灵觉消耗是大,却可以将灵草损伤降到最低。

    丝带傀儡人的驱动力量依然是符力,而景琛经过早上顿悟,身体里本来就少的符力更是可怜得没有,无奈之下,只得先将符力转化为真元,再驱使傀儡人往崖壁上走。

    景琛能控制傀儡人的范围在第三个崖壁中端,灵心洗髓草长在第二阶梯,采摘过程还算顺利。

    顺带将旁边几株成熟也摘下,丝带傀儡人捆着草药回来,只留出下端一段做脚,一跳一跳蹦下来。

    景琛收好草药,检查了一下完整度,脱下衣袍放好。正要离开,心中忽然一动,脚步转向另一处。

    是悬崖下方灌木茂密的地方,叶片青翠欲滴,嫩绿得不像话,稍稍感应了下,能觉察到这里灵气比周遭高出许多。

    景琛灵觉探入,发现这处的灵气沿着山体向上蔓延,路过地方刚好是灵草生长之处。

    物极必有妖!

    景琛反而不急着走了,修真一道固然看中天赋,机遇也同样重要,依照眼下灵气的浓郁程度,此处定有重宝。

    顺着灵气来处探查,景琛沿着岩壁下端走起来,拨开茂密丛林,面前是一块平整的墙体。

    景琛凝目,感应到了这块崖体的不正常。

    是一个中级隐蔽阵,照这个世界符纹的构成度来看,至少要四星以上阵符师才能解开。

    景琛调整好内息,缓缓探入灵觉,他的符力和修为虽然不高,但隐蔽阵符考验的是自身对阵道的理解,不会有攻击力反弹,作为炼阵大师,这种程度还难不倒他。

    很快找到阵心,得到炼阵运行线路,景琛手贴在崖壁上。

    阵法启动的光芒一闪,景琛慢慢没入石壁,消失不见。

    里面是一个山洞通道,洞穴角上隔段距离就摆有明珠,照得山洞通亮,洞壁上,一幅幅黑色线条画成的符纹刻录其上。

    景琛转过头,洞口进来的地方现出了原形,只是面上多了一层泛着金色符纹的阵图。

    景琛往里走,视线落在画有黑色符阵的石壁上。

    石壁前面放了顶端凹下小洞的石托,石托里是黑色液体,似墨。再看石壁上,符纹密密分布,华丽繁复,细细看又觉得哪里不协调,美中不足,像是缺了一部分。

    景琛在第一幅符画前停下,看着符纹琢磨起山洞创造者的意图。

    符图上宽下窄,上密下梳,被阵纹围住的中央阵点密密麻麻,图的最上方又另外分出几段,根本看不出名堂。且由于阵纹的特别,精神力稍弱的人连完整地把图看完都不能。

    山洞边角上的明珠发着平和而稳定的光亮,不知从哪出来的风发出轻微呜呜的声响。

    良久,景琛手指沾了点墨,指向阵图。

    ……

    凌奕位子在主席台上一排,他的人皮面具已经换下,衣服也换了一套,面容冷峻,不带一丝表情。

    此次黑云中等符师学院的毕业礼请来了不少有名望的符师,有些是已升学进入高等学院深造的前辈,有些是自己成立狩猎小队闯出名声的学长,当然也有黑云城高层前来,比如副城主沈默青,七星八纹符师,木系符纹师。

    台下掌声雷动,主席台上十个人发言了四个,每一个人的话都让他们获益良多。

    凌奕换了个姿势,稍稍向后靠去,目光凝视二排六座的空位上,指尖抚着食指上的玉指环。

    “呦,这才没多见,就想小情人了?”识海中的苍老声音桀桀笑着,“不过他可真蠢,白送他一个机会,居然到现在还没跑出学院。”声音无不夸张惊叹道。

    凌奕摸着玉指环,“感应一下他在做什么。”

    “喂喂,小子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老者跳脚,“五年前击杀毒龙莽那次,四年前在冰壶涧和荒鹫崖,三年前……你以为一次次死里逃生都是谁帮你的?!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后半句几乎是咆哮出来的,声音在识海里炸开,凌奕眉头轻轻一挑。

    “恩。”凌奕不咸不淡道,“所以他在做什么?”

    “我……”老者顿时一口老血哽住了,“……我怎么知道,就算那玉佩是我以前的藏身之地,能感应到大概位置就很不错了,等他再走远点,连感应都不行了……”

    凌奕静静听完,目光转向正在演讲的那人,正好是沈默青,对方也看到了凌奕,两者相视点头,算打过招呼。

    “等他出了学院告诉我。”凌奕抱起手,眼睛闭上养神。

    ……

    景琛捏了捏额角,脑袋有些发胀。

    这是他解开的第八个阵图,也是最后一个。

    虽说这些阵图都没有力量输入,纯粹用来做阵道布纹展示,但阵图演练极耗心神,一连解了八个,灵魂再强大也扛不住啊。

    景琛抬头,眼里布了血丝,一半累的,一半则是兴奋。

    他能确定洞中异宝定与阵符有关,而这恰恰就是他现在最缺的,若是能将符纹和地球带来的阵道知识融会贯通,这将可以作为他在符界安生立命的根本。

    刚才解开符纹阵图的时候他就已经尝到了甜头,心中对符纹隐约有了概念,只要全面了解符纹构成基础,那创造自己的符纹便不是问题。

    随着第八幅图解开,通道尽头的墙上传来石门摩擦的声响,像是机关被触动,露出一个黑魆魆洞口,里面托着一个盒子,四四方方样式古朴。

    景琛上前一步,探手过去。

    然而,就在盖子开合的刹那,一道白光猛地飞起,不待面前人反应,直直落入对方眉心。

    景琛身子一震,脑中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像是一下被塞进太多东西,要爆炸开一般。

    是什么?

    许多玄奥符文窜入识海,诡异莫辨的纹路不属于任何一种文字。

    景琛强忍疼痛没让自己喊出来,额上身上沁满冷汗,哆嗦着手伸到装有灵药的包裹里,将那株灵心洗髓草找出,胡乱塞进嘴里。

    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

    前世他天赋异禀,精神力天生超出常人十倍,但由于肉体强度跟不上,导致三天两头脑痛欲裂,直到后来遇到师父灵玄子,跟随其修行才有所好转。

    如今,异宝侵入识海使得精神力暴涨,肉体强度跟不上修为,麻烦就来了。

    百年的灵心洗髓草食入化作了霸道灵力,身体过境之处如摧枯拉朽,破坏后再新生。

    景琛整个人瘫倒在地,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剧痛让他终于昏死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