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但事实上是。

    景琛酝酿了一下坦白时要说的话,凌奕却没开口,反倒优哉游哉揽着人坐下。

    而伴随身子坐下,自凌奕手心处凝出一个圆形符文,落在树冠顶端,霎时,凭空凝出一处踏脚之地,似冰的质地却不感到冰寒。

    这是景琛第一次看到这世界的力量运用,灵觉无法捕捉其形成轨迹,比他想象得有趣。

    挂月山以挂月为名,在于它的地理能四季看到皎月从半腰升起,并能保持长时间不动,如同挂在人腰间一般。

    明月皎皎,银色光辉撒满群山,如渡了一层光膜。

    两人在冰层上坐下,凌奕一只手搭在景琛腰上,望着远山出神。

    景琛偷偷瞥了凌奕一眼,心思全在身下符纹结出的冰层上。

    他穿越前地球正处在科技时代,上古留下的文明消失殆尽,只有从深海古遗迹中挖掘,故而他虽是灵玄子飞升后留下的唯一炼阵大师,苦心钻研但知道的东西仍有限。

    可这个世界不同,这是一个有完整修炼体系的世界,之中的符纹炼器炼丹更是他闻所未闻,还有什么比财迷掉进钱堆里,饿慌了的人看到烤肉更让人兴奋的?!

    前两天他不能出去,只能将书架上的书再翻了一遍,现在凌奕就在面前施展灵纹凝符,根本不能保持“矜持”!

    “你在找什么?”凌奕忽然低头,眼中沁进一抹月光,好像在发光。

    景琛恋恋不舍收回手,讪讪摇头。

    冰面上没有力量残留,更别说通过冰层探查力量构成了,倒是凌奕在施术瞬间他能感受到上面的炼阵波动,只是太快了,以他未修复的灵觉根本来不及捕捉。

    要是凌奕能再来一遍就好了……景琛略带惆怅地看了眼身边男人。

    难为凌奕还真就像看懂了景琛在说什么,右手一翻,指尖一朵冰花绽开,晶莹剔透,递过来。

    景琛眼睛微眯,识海中成像出刚才对方施展过的符纹,确实是炼阵符纹,只是有些细节不同,比如阵纹结点分布和力量回流的轨道,比起他接触或掌握的炼阵粗糙了些。

    “睡吧,明早日出我叫你。”凌奕拦景琛入怀,从储物戒中拿出裘衣,将两人罩下。

    景琛捏着冰花的手一紧,嘴唇微抿起,半晌后身子略显僵硬得将头靠在凌奕肩上,闭上眼,灵觉开始演练刚刚得到符纹炼阵。

    “看来小情人还不能接受你啊。”凌奕识海中,一道苍老声音响起,带着幸灾乐祸,显然是看到了这些天来两人的相处,无不调笑说。

    凌奕侧过脸,低头看了闭目的景琛一眼,姿势略微调整,让怀中人舒服一些,“我怎么没看出来。”慢条斯理说道,“是你的理解思维异于常人。”

    苍老声音被这话一噎,好半天没回话。

    夜晚的挂月镇极其清冷,又是在山峰顶端,深夜的冷风吹得人直打寒战。

    凌奕望着远远的山麓,面沉如水。

    半晌,苍老声音再次响起,感叹道,“他的三魂里缺少人魂,有气海中的天符补上缺口才活到今天,现在他的人魂补齐,灵智回归,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了。”

    凌奕沉默片刻,“我知道,那又如何?”

    “五年前他体内的天符救你一命,这么多年也还清了。”苍老声音道,“不如就趁这次放手吧。”

    凌奕几不可见地摇头,低声一叹,“迟了。”

    ……

    景琛一开始是在刻录符力灵纹没错,可这项工程太耗脑力,到后来他是真睡过去了。

    这么睡着固然没有床上舒服,好在暖和。

    景琛醒来先回想了一下冰花结成的符纹,识海中推衍了一遍,才缓缓睁开眼。

    入目是漫天霞光,红彤彤一片,由于只是初升的朝阳,并不耀眼。于群山上铺散开,虽没有海上日出的波澜壮阔,却带了山的深沉,别有一盘风味。

    日头全部显出的那刻,景琛注视着漫天云霞,心中忽地升起一丝明悟。

    日出日落是自然规律,存在于天道法则中,那他的穿越,又何尝不是在天道法则下进行。

    存在便是合理,这或许是天道给他的考验。

    地球灵气匮乏,有人断言自他师父灵玄子飞升后,三百年以内不会再有人遁破虚空。

    当时他的修神诀炼刚进入第五重育神,也感应到再无精进的可能。

    本来想此生注定与师父再无缘相见,没想到出了后面海底遗迹寻到神秘符纹的事。

    如今到了符界,未尝不是飞升大道的契机。

    仿佛感应到景琛的释然,体内真元运转速度突飞猛进,累积到了《造化修神诀》第一重巅峰,只差灵药煅体,便能到达第二重塑骨。

    变化在一瞬间完成,凌奕看向发呆的景琛微微皱眉,就在刚才,他发现对方身上有什么不一样了。

    “小情人看来有事瞒着你。”识海中的苍老声音啧啧一声道,无时无刻不找事膈应凌奕,“他的人魂不简单啊。”

    凌奕嘴角轻轻一勾,不应他。

    ……

    乘着巨鸟返回,两人没有回景家,而是在黑云城落下。

    凌奕带着景琛进了外城一间裁缝铺,出来时两人脸上多了一张人皮面具,样貌都发生了变化。

    景琛还是没跟凌奕搭话,山顶上那次顿悟让他稍稍有了点底气,暗想着晚上第三次爬墙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个时候行人多起来了,道路边小摊小贩也开张,包子烧饼香从街头飘到街尾,加之这里是黑云城,热闹不可与挂月镇同语。

    两人找地方吃了早饭,进入主街道。

    到底是以武为尊的世界,两旁商铺林立,店铺风格也迥异,多出售炼丹炼药夫妻。

    过往也有修士带着符兽经过,行事作风彪悍。

    景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出小破院了,路过商店时两眼放光,目光黏在门口挂出的符器上,再一一掠过。

    “火候不够,防御阵太简陋,差评。”

    “手法不错,样子太丑,攻击阵纹分布勉强合格。”

    “咦,这个有点意思,居然是组合器。”景琛心中想着,在那家店铺前停下。

    这是一柄长枪,矛头挂缨位置锁住一处环状物,战斗中能打开,形成的八边棱片环绕,出其不意。

    景琛对符力运用知识知道尚浅,这一停时间就久了点。

    “公子好眼力,这新出的冷矛八角枪,为本店三星高等炼器师精心炼制,枪身轻巧矛尖锋利,最适合向您这样的……”迎出来的掌柜看了景琛一眼,对方身上太过微弱的灵纹波动让他一愣,又看了看旁边的凌奕,笑说道,“和您旁边的符师使用,再说这枪头设计……”

    景琛摇头将枪放下,摆手打断掌柜介绍,离开这家店铺。

    枪体铸造不错,结构也合适,问题就出在那八棱光片设计上,刚才他用灵觉探查了一下,在矛头和枪体交接处发现了一个木系发射阵图,想来是做驱动八片棱晶之用。

    可制作者却没考虑到,枪本是至刚至利的兵器,盲目追求创新加了八棱,为了这八棱又不得不刻上木系阵图,使得兵器华而不实,木系炼阵更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兵器杀伤力,这样的枪买回去也只能当当摆设。

    不好意思,现在他寄人篱下囊中羞涩,也没兴趣当冤大头。

    “喜欢可以买下。”凌奕一步不落走在身侧。

    景琛摇头,算是做出回应。

    凌奕眉一挑,也没再说什么。

    ……

    黑云城的南边就是黑云山脉,虽只是脉尾,符兽出没还是比寻常森林多出不知几倍。

    黑云城的中等符师学院就建在这里,出了几个至今还能叫上名头的强者,在城中颇有声威。

    今天是学院一年一度学生毕业的日子,也是建校六十年,办得很盛大。

    景琛望着大门口“黑云中等符师学院”几个字,心想这就是目的地了吧。

    门口进出的人很多,修为有高有低,相笑言欢。

    进入大门,学院内建筑古旧,大气沉稳,墙壁上刻录着大型符纹阵法,比店铺里的细纹繁琐精致,一看便知出自大家之手。

    景琛心中痒痒,那些阵道符纹吸引着他,心里好像被猫挠了一样,但周围人这么多,总不能做出太出格的事,况且还有个凌奕在一旁虎视眈眈。

    两人进到大礼堂,里面位子坐了一半,陆陆续续还有人进来。

    凌奕景琛安排坐下,说道,“我去参加典礼,小琛坐着别乱走,结束了来找你。”

    景琛眼睛一亮,好机会!接着手里被塞进一袋东西,是果脯。

    景琛原想着怎么离开这里,看到袋里东西神色复杂了。

    这凌奕还真是把人照顾得无微不至啊。

    看着男人离开,景琛目光盯着果脯若有所思,既然能体贴到注意这么小的事,那原主是怎么死的,才让他灵魂有入主机会?

    大讲堂里吵吵嚷嚷,眼下凌奕走了不用再担心什么,景琛放开胆子跟周围人交谈起来,顺便套到了信息。

    出大礼堂往右行三百米是学院另一处出口,也是黑云城官道所在,租辆兽车就能短时间内离开黑云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