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 > 穿越之符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没错,出嫁。

    符界有符藏存在,男子出嫁是被允许的,且由于修炼的缘故,符师寿命往往比寻常人多上数倍,这也就导致,比起传宗接代,强大的符师跟乐意找一个双气海,辅助天赋高的符藏作为伴侣。

    不过凌家这一招还是把景家的人吓了一跳,毕竟在他们眼里,景琛一个傻子,修炼天赋更是没有,娶回去完全是亏本买卖。

    但对方指定要景琛,景家纵使无奈,搞不明白对方意图,却也无可奈何,虽说出嫁的人差强人意,好歹搭上了凌家的线,不算白养人这么多年。

    “这次特价有云岚城过来的蔻罗脂,三天前我就向掌柜打听了。”绿裙少女脸上忿忿,“也不知道赶不赶得上。”

    粉裙少女闻言,也是一阵惋惜,哀怨地望了一眼蓝衣少女。

    竹墨掩嘴一笑,腕上篮子提了提,嫣然道,“好了,两位好姐姐,妹妹还不知道你们心思呢,这有我,你们快去吧,记得帮我稍一盒回来。”

    两位少女顿时眼眉笑开,应答了一声,脸色转喜走开了。

    待人走远,竹墨面色微变,步履平稳地往落魄小院走去。

    不远草丛里,丝带傀儡动了动,走到附近假山下,隐进山石间的阴影里。

    房内。

    景琛放下手,指尖在桌上轻敲,视线落到一旁的食盒上,若有所思。

    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景琛目光一闪,头微微垂下,眼神看起来有些呆滞。

    进来的是蓝衣少女,装有冷饭的篮子被她放在门口,没有带进来。

    竹墨进来,第一眼就看到桌上还没开动的食盒,捋了捋袖子笑着走过来,“景少爷是不是又在想少爷了?”

    竹墨走到景琛身后,替他将睡醒后有些散乱的头发挽起,说道,“少爷在张罗成亲的事,这两天忙着呢,景少爷乖,先把饭吃了,一觉睡醒就能看到少爷了。”

    景琛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好不容易才憋住没让自己表现出来。

    结合刚才用傀儡人听到的话,他算是明白了——这具身体原主就是她们口中说的傻子,还是个即将嫁人的傻子。

    再看蓝衣少女态度,景琛心中隐隐对现在处境有了个了解。

    即将要娶亲的那个凌奕与原主应该是认识的,而眼前蓝衣少女与黑衣人不出意外都是凌奕的人。

    另外,院落的破旧能看出原主在景家过得并不好,然而屋中家居精致,又透露出另一个消息,原身被凌奕照顾得不错。

    想到这些景琛有些头大了,他的修为全无,贸然暴露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人这件事显然是不智的。

    可原身是傻子,并且近日就要出嫁,让他装聋作哑,迷迷糊糊认了,他也是不甘心的。

    揣着心思吃过饭,在竹墨催促下,景琛无奈地继续装傻,闭眼躺在床上,佯装睡午觉。

    待竹墨收拾好食盒轻声退出去,景琛用灵觉扫过房屋周围,确定没有窥视感后,睁开眼盘坐起来。

    早上用灵觉内视身体后,他发现身体里虽然有两个气海,原本的功法还是适用的,唯一有点麻烦就是身体里残留的符力灵纹,不知道会不会与他修炼的真元相冲。

    心神守一,景琛一边默念《造化修神诀》,一边用小周天循环后凝练的少许真元去冲击符力灵纹。

    《造化修神诀》是景琛的师父在一处古遗迹中得来,飞升之前告诉景琛好好修炼,他们会在神界相见。

    想起师父,景琛心中又是一阵感慨。

    以这世界独特的修炼体系,不知道最后大道的终点通向何处,他们师徒还会不会有见面的那天。

    花了一下午,景琛将功法在体内运转九个小周天,身上出了层薄汗,体内真元稍稍凝聚了一些,那些本就少得可怜的符力灵纹则被他引到了小气海,在没找到解决方法之前,暂时堆在那里。

    《造化修神诀》共九层,前四层淬炼肉体筋骨,后四层修灵觉炼魂魄,第九层两者合一,破碎虚空。

    上一世的景琛炼到了第六层,再次修炼起来,有了经验自然事半功倍。

    窗外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从院落一角往天空望去,就见日薄西山,天边如火烧红一片。

    景琛在隔壁房间找到了洗漱的地方,脱下带汗的里衣,换上干净衣服后回到房间里。

    房间桌上此时已经多了一个食盒,打开后依旧是丰盛的菜色。

    景琛没有客气,坐下吃起来,一边思考接下来要做的事。

    再待下去是不行了,虽然他上辈子也喜欢男人,但就这么稀里糊涂给人当鼎炉是万万不能够的。

    何况听中午那粉群少女的话,对方绝不是简单角色,以他现在能力,送上门给人压这种事绝壁不能忍!

    吃完最后一口饭,景琛搁下筷子,接着通过傀儡阵烙印连接到了丝带小人所在,手指一动,丝带小人找到一个正对房门位置的草丛藏起。

    没等多久,通过傀儡人的视角见房顶跳下一人,进门。

    景琛放开的灵觉蓦地一顿,面前出现那人,正是中午送食盒的黑衣人,照例一声不吭,将盒子收回去后悄无声息离开。

    景琛盯着黑衣人消失的地方半晌,而后抬手摸了摸颈上玉佩,慢悠悠起身,靠在床边闭目养神。

    夜渐深,荒凉的院子分外静谧了。

    暗黑的夜色里,房门轻轻打开,再合上。

    景琛放出灵觉,小心探查四周,下午修炼出的真元如果运用得当,今晚离开景家,乃至走出整个挂月镇不是问题。

    他要走,必须走!

    至于他走后景家人会不会被凌家人迁怒,他考虑过,凌家既然是城主府,那么为了名声,灭人家门这种事是断不会做出来的,最多只是暗地里下些绊子罢了。

    景家人“好好照顾”了原主这么多年,景琛是巴不得多被下点绊子。

    走出院子的过程顺利异常,直到墙角边,景琛的灵觉隐约感觉到不远处有道模糊气息,应该就是黑衣人了。

    没有再想,景琛收敛心神,专心开始……爬墙。

    这不能怪他,原主细胳膊细腿,而他的修神诀刚开始炼,效果还没出来,周围又没有垫脚石头和梯子什么的,除了爬还能有什么办法。

    万幸这年头还没有水泥,墙体是整齐的砖块砌成,有很多缝隙下脚。

    周围黑咕噜黑咕噜的,景琛用灵觉在周围探视着才勉强爬上墙头。

    正准备跳下,忽地,背后传来一声轻笑,一具温暖身体从后面贴上来。

    景琛心中顿时大惊,要知道他的灵觉还没有收回,竟然被人近身到这种距离,这要是在战斗中,简直死得不能再死了。

    “小琛今天格外热情呐,是来接我的吗?”

    身后人说话的呼吸打在耳际,黑暗中感觉越发清晰,景琛只觉得自己腰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身子一轻,回过神时已经回到房中。

    房里还点着烛灯,两人身上带着夜晚的寒气,炉中熏香散着缕缕青烟,让气氛一缓。

    “小琛今天有没有乖乖吃完?”那人声音中的宠溺温柔得可以把人腻死,抬手理了理景琛肩上的发丝,随后才退开身子,走到一旁去挂脱下的外袍。

    景琛一边懊恼翻墙失败,一边沉默着转过头,心中想着“这人大概就是凌奕了吧”,这才有空看来人。

    身形挺拔的男子,清俊高瘦,褪去外袍后依稀能看到其里衣下富含爆发力的肌肉,线条流畅却不夸张,只有长久的锻炼才能炼成,连同为男人景琛都不得不暗叹一声完美。

    再看那脸,眉目狭长,鼻梁高挺,薄唇含笑,五官分布得恰到好处,与身上凌厉的气势融合成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景琛不自觉后退了一步,这男人让他感到威胁,如果黑衣人是能让他警惕的级别,眼前这人绝对是看到就要跑的那档了。

    仿佛没看到景琛的警觉,男人兀自走到书架前,随后拿了一本书,边翻着说,“小琛今天想听什么?落霞山的三头蛙还是兰心郡的雾心池?”

    凌奕走过来,拉起景琛的手往床走,嘴角始终带着笑,动作也轻柔异常,“抱歉,最近事太多,今晚可能陪不了你太久。”

    景琛原本要挣开的手因这句话停住,倒是很安分躺在床上,被人捏好了被角。

    凌奕侧靠着床头翻开书讲了起来,神情看起来有些累。

    书上内容是景琛早上看过的,从凌奕口中读出有股说不上来的韵味。

    景琛装模作样闭眼,心中却再次盘算起来。

    太不凑巧了,差点就逃成了。

    现在再走肯定是不行了,只能希望凌奕早点离开,好让他再寻到逃离的机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