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回归
    第57章境界大致稳定之后,陈零便去执事师叔那里报了备,恢复了掌事堂的酱油事业。她长得算干净,性格也还不错,所以掌事堂的师兄师姐虽然换了好几轮,对她的印象总体都不差。加之她几月前一举突破筑基中期,委实让泰阿峰的普通内门弟子震了一震。不过她不算纯粹的剑修,即便达到了筑基中期,也不是同档次剑修同道的对手,所以震惊之余,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她倒是想过林师姐多少会说上两句,结果在她闭关的不久,林师姐就被派去邙山守狐狸洞了。邙山的狐狸洞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就是据说好多好多年前里面镇压了一只大狐妖,自苍梧各大派立派以来,就是轮着遣人驻守的。最开始的时候可能确实有过大狐妖,各大派至少也都派了元婴期的长老百年一轮的看守的。可惜持续了千年都没见着大狐妖的影子,甚至连声狐鸣都不曾听过,这些大派渐渐就舍不得人数本就不多的元婴长老浪费百年在这上面了。于是大家相互默认地换成了结丹修士,到后来又换成门内的真传弟子,再后来凡是筑基中期以上都能接到这个驻守任务了。

    据说林师姐是被迫轮上的,原本接下来的这百年该是他们峰主北斗道君直系一脉,但是人家直系的子孙好巧不巧前阵子才拍拍屁股出门。也就是那位半路将陈零拖过来掌事堂顶包的仁兄。陈零对那邙山并不熟悉,或许不是什么适合林师姐修炼的好地方。但是于她自己,正是因为有了那位直系弟子的出走,才有了她进去掌事堂的机会。所以,她心里还是少不得要感激人家的。林师姐想必也不会责怪她的吧。

    之前大家一块共事的时候还不觉得如何,这会儿熟悉的林师姐一走,陈零忽然就感觉到了某种名叫寂寞与无聊的东西。何师兄向来少言,新来顶替林师姐的又是个她不怎么喜欢的。按理来说,陈零跟人家接触不算很多,根本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但是此人一张口就自带浮夸的语音语调,真心让人有些心累。再加之她对陈零一向的无视态度,陈零还能对她印象大好才奇了怪了。

    中低阶层惯喜欢逢高踩低,她又不是没见过。能进掌事堂的,谁还会没点背景。何师兄低调归低调,却有个在北斗道路跟前当真传弟子的师傅。之前的林师姐但还算平常,却也是执事师叔故人的后辈。其他几位也少不了跟峰主一脉盘根错节,只除了陈零这个半路出家的异类。这个新进来的姑娘说起来跟她也差不多性质。之前是外峰的,被些修为高些的弟子欺负的时候,让林师姐撞见救了一回。这次得知林师姐要外派驻守邙山,便上门求个庇护--说是怕师姐走了又被人惦记着报仇。林师姐一想,也不是什么大事,就让她暂时顶了自己的差事,正好她师叔一时半会儿也没找着合适的人。

    这样一计较起来,其实人家还不如陈零呢。至少陈零是实打实的内门出身。不过大概也是因此,人家才要一个劲地向那些有背景的人攀爬吧。本着女人不为难女人的原则,陈零也只能做到相互无视了。

    这会儿陈零正录着铸剑峰一位师兄的历练册子,随口问了一句“师兄出门呐?”。谁知对方顿了小片刻后憋出一句,“你是小师弟的小师妹?”

    什么小师弟小师妹的,陈零一脸莫名地抬头瞧了对方一眼。刚才没细看,这一瞧,发现人长得还算周正。只是这一问是要作甚。“什么小师妹?”

    对方显然这才反应过来,敢情人家还不知道自己的那师兄已经是自己的师弟了。“顾影璋。问你是不是顾影璋的小师妹。”

    “哦。”原来是说三师兄啊,不过三师兄什么时候成别人的小师弟了?陈零一脸疑惑,“顾师兄拜师啦?”

    陈零的疑惑似乎取悦了对方,“是吧是吧,很神奇吧。别看你那师兄一脸的正经,拜了师还不是得叫我师兄,哈哈。”

    额,陈零其实只觉得铸剑峰的这位师兄是不是脑回路不太正常。顾影璋虽说是一本正经又严肃了一点,但是好歹在丸山的时候也是一堆人的师弟呢。叫师兄对他来说,根本不算难事啊。不过,看人家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陈零决定还是不说出这个真相了。一笔勾上对方的弟子玉牌,门内记录算是完成。陈零抬手将玉牌递上,对方食指一勾,轻松没入袖中。

    “对了,小师弟让我转告你,他得闭关十来年,让你有事找大师傅告状啦。”

    陈零愣了一愣,什么鬼,闭关要闭十来年。她想了想,这个还是得问问,“师兄他这是要?”

    “铸剑啦铸剑。大师傅让他闭关磨磨性子,顺便给自己铸一把本命灵剑。”

    是了,剑修都得自己铸造本命灵剑来着。还没等她再想别的,对方又扔给她一块牌子。“呶,大师傅院子的牌子,进门找王师兄,他会帮你找到大师傅的。”

    “哦。”不过眼前这位是几师兄师弟啊。”那师兄是?“

    陈零声音偏低,不过一出口却难得绵软,对方一听,立马心花怒放。不过很快又咳了咳一本正经地说到,“师兄我尚未婚配,大师傅说如果有人倒追,他也是不介意的。”

    陈零一脸黑线,想摆手辩解几句吧,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对方倒是嘻嘻哈哈笑了一通之后,又恢复了正常。“小师妹别介意,跟你闹着玩的。”说着又咳了咳,“咳咳,师兄我姓明,名字嘛,等咱们看对眼了我就告诉你哦。”

    “……”对此,陈零只想说,她觉得心头有一千头羊驼飞奔而过。

    临近下职时,陈零悄悄挪到何师兄那边,想着还是要打听打听这位太不着调的明师兄。何师兄眼观鼻鼻观心,轻轻瞥了陈零一眼,道,“明家的幼子,没事少招惹。”

    其实陈零还想问明家是哪家的,不过看何师兄一脸别来烦我的表情,她觉得还是识相地闭嘴比较好。说来,三师兄毕竟还是很关心她的。闭关之前,还拖了自己的师傅关照自己。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能闯出什么祸事值得铸剑峰的结丹真人出面解决。

    不过自从那位不着调的明师兄出现之后,顶替林师姐的那位,对陈零的态度就好转了不知道多少倍。当然,人家也不是非常刻意地好转。先是大家过来上职的时候,开始记得跟陈零也招呼一声了。人家的说辞当然不会是现在才记起来掌事堂还有陈零这号人物。人家说的是,大家都是共事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之前以为陈师姐是个不喜聒噪的,所以才没敢上前。瞧这话说的,陈零自认再练个百八十年都及不上。

    此事有一就有二。陈零虽然不喜欢她,但也不会明目张胆表示出来。所以人家就以为初步尝试已经得到认可,顺杆子一爬,便开始循序渐进旁敲侧击地进一步打探陈零那位在铸剑峰的师兄了。看吧,这才是人家的最终目的。陈零只要不是傻就能看出来。不过有时候,正是因为人家做得明显,你才不能宣之于口。你能说她什么呢?不就是见人家有靠山,自己想着沾光吗之类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真真说出来,恐怕还损了自己的口德。

    对上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冷处理。问什么,不答;求什么,不应,但也别太过分就对了。免得刺伤人家的敏感神经。越是卑微的人,越是要面子。如此时间一长,人家就会明白在你这里讨不了什么好,自然就往别处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