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对决二
    陈零自我感觉肯定昏迷了至少好几个小时,结果往登天台上一看,还是章丘跟另外一名白氏修士的混战。而之前忽然而来的眩晕,倒是让陈零确信,这位三房的入赘女婿,说不定真的会音攻,而且其中还带有致幻效果。

    接着她又打量了一下其他人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如她一般大梦初醒。难道只有她中招了?虽然她修为是不高,但是这里不是还有练气弟子垫底么?想到这里,陈零瞬间黑线,自己的神魂防御难道连练气期的都不如?虽然上个月她自己也还是练气期。

    一旁的林莫言虽然觉得这个女儿脸色有些瞬息万变,但想来也不会是因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所以便不再管他。陈零表示求之不得。

    接下来的时间,她更为关注章丘跟林檀墨这对夫妇。她有预感,这个章丘绝对有问题。而作为他的夫人,这位三房的大小姐肯定也有些秘辛可以挖掘。听说章丘入赘的时间并不久,大约是三四年前?至于他入赘之前的经历,对外只说是散修出身,一直周游苍梧诸地来着。至于与林檀墨,据说是两人偶然在某处秘境相遇,章丘阴差阳错之下救了她一命,然后姑娘就以身相许了。

    陈零表示囧了,被救之后的套路难道都是以身相许吗?俗世话本真是个强大的存在。撇开这些俗套的情节不谈,这章丘跟林檀墨倒确实相配。男的一看就是仙风道骨飘飘欲仙,修为也还不错,又是乐修。女的嘛,身份不错。林氏三房的独女,某位元婴老祖的嫡亲曾孙女,长得也水灵,修为也一般般过得去。嗯,的确挺登对的。

    看林氏众人对章丘的反应就知道,他们早就清楚他乐修的身份。说不准当初入赘,也是他们一力促成。苍梧各修仙家族以及大门派中,只有西昆仑附近的琅琊门是乐修门派,包揽了几乎所有音攻相关的功法。其他门派等闲难以得到音攻相关的一星半点。如此一来,一个会音攻的散修,自然是很有必要招揽的。至于音攻的好处,刚刚陈零那一晕就是最好的明证。

    不过她还是比较好奇林家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让章丘交出那部音攻的功法。强抢肯定是不会的。自诩名门正派的,一般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采取这种有损名誉的方式。何况对方一届筑基修为,给点好处想来是方便得多。瞧他不过三四年间,便已经可以代表林氏出战,想来已经被默认了林氏未来核心的身份。嗯,如果对方真的是散修出身,这样的橄榄枝,无疑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不过重点是,林家现在究竟有没有拿到那部音攻功法啊。不知道问问林莫言,有没有可能得知真相。

    她动作一向迅速,一有这个想法,她便瞧瞧传闻了她爹。

    “章丘是乐修吧?”

    林莫言漫不经心地“嗯”。

    “刚刚的音攻好像挺厉害的。”如果你有的话,赶紧教我啊。陈零觉得她的暗示其实还是很明显的。

    看台主位上的林莫言听到音攻一次,几不可见地挑眉,没想到这个女儿还知道音攻。于是又“嗯”了一声。

    陈零满怀期待地等待下文,结果只等到“嗯”这一字的漫长余音。算了,看来林莫言对她还是很有戒心的。不过她自己对林家也是戒心满满,自然就不能怪罪人家不把她当自己人看。

    鉴于陈零对林白两家的对决根本不感兴趣,所以章丘那场打完之后,她整个人就神游去了。她假装不经意地四处张望,打量场内诸人的神情或装束,企图从中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当然,修为在金丹层面的,她是不敢打他们注意的。听林师姐说金丹修士都是很敏锐的,一旦神识扫过,便会被他们察觉。之后会发生什么,这个还真就不好说。

    至于同层面的,虽然某些坊市话本里有说某某筑基修士用神识锁定某人,实现了越阶秒杀,同层面的更是分分钟打趴下之类的,也就看看而已。筑基修士的识海不过小河入海之前的某处塘洼的大小,至多不过承载金丹初期的神识强度。一旦超出,识海崩裂,直接就挂掉了有没有。不过她还是非常膜拜话本作者的脑洞的。

    话说这一张望,还真发现了“惊喜”。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是那坐在白氏后辈一堆人中,身穿青黑色道袍的不就是之前在泰华门见过的那位知客弟子么。当时人家还打算换她的阵盘!想到那枚阵盘,陈零便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她本身是不相信心灵感应这回事的,但是正当她打算收回目光的时候,对方好巧不巧就直直地看了过来。尼玛,他不会要过来跟我十八相认吧。

    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人家很快就从她身上掠过,停留不过小片刻。估计连她的脸都没来得及看清。陈零暗自庆幸之外,也生了些疑惑。按理她不会看错。修为虽然比当初似乎高上了一些,但那样貌气度,却是分毫不差的。不过她想得再仔细也没用,反正也不会跟自己有什么交集。

    略过这茬,筑基层面的对决正好告一段落,白氏险胜一局。而之前的练气期比拼,则是林氏胜出。这样看来,鹿死谁手就看明日了。不过陈零对这个不感兴趣,她只要知道什么时候能进入黑山秘境就行了。返回林氏驻地之后,陈零难得地尾随林莫言进了湖心主院,打算跟他好好谈谈黑山秘境名额的问题。

    “此事容后再议。”陈零才提名额一词,林莫言便抬手打断,随后扔给她一枚玉简。

    陈零愣愣地接住,注入灵气瞄了两眼,咦?居然是音攻法决。然后她就神色挣扎了:林莫言这是什么意思?她一时有些凌乱。不过,还没来得及细想,林莫言一个挥手,她就跌跌地被推出了院子。看来人家其实也挺挣扎的。

    既然一时不得要领,那就暂时放下。她最擅长的就是趋吉避凶,扬长避短。还别说,这等音攻法决可是稀罕玩意。至少,当初她待的丸山派是没听说过有的。剑门里有没有不知道,不过就算有也不会给她就对了。她一向好奇心旺盛,有了这稀罕东西,便迫不及待地去瞄了。

    光看法决记述以及灵气运转,似乎也不难。她不过看了两遍,就大致可以循着规则运行两周天,还不带滞涩的。但是所谓音攻的效用,比如某些人发出某种特定的声音,便能震碎他们筋骨什么的,陈零表示无从下手。自古以来大多音攻都需要借助与乐器,要不她也弄个筝啊笛子啊什么的装一装高贵优雅飘飘欲仙?

    只是如今善于炼制乐器的炼器师并不多,而且大多集中在西昆仑的琅琊门。距离白帝城,大约有好多天的路程吧。其实她也不清楚,总之挺远挺远的。说道乐器,陈零脑中灵光一闪,大师姐留下的遗物好像就是一只白色的埙?那姑且也算是乐器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