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筑基
    她是完全不想为林氏出一丝一毫之力的。如今她是练气大圆满修为,在练气层面应该少有敌手。林莫言应该也是看上了她这点,想让她在擂台上给自己长长脸。陈零自然不会让他得逞。他或许以为陈零无论如何还是希望获得林氏的认可的,所以即便知道她只差一步就会筑基,也还是坚持让她出战。他根本不相信陈零敢在这个关口筑基。

    陈零一回跨院便拾掇拾掇了一番,在厢房设下重重禁制,阻止其他人中途打搅。林莫言即便看破,也只会认为她在苦苦磨练法术,争取在擂台上大放异彩。因为争夺站定在下月,陈零并不敢现在就开始闭关。她偶尔还是会出去晃一晃,用以麻痹林莫言。回到跨院之后,又加紧修炼,进一步凝实经脉。如此半月之后,陈零终于等来了林莫言最繁忙的时刻。作为候任家主的他,要开始接待陆续赶来白帝城观战的附近各门派了。

    陈零放出阵盘封锁自己所在的厢房,确保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后,摆出了灵石消耗颇丰的五行聚灵阵。虽然知道灵气凝聚几乎已达到顶点,但是她还是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一举筑基成功。摆上这个奢侈的聚灵阵,即便筑基失败,也能保她有足够的灵气修复经脉,不至于损失太多修为。

    白帝城中其实早就有传言说,林氏的元婴老祖近二十年至少会坐化一位。这一说法虽然不是完全正确,但也差不离了。林莫言迟迟突破不了元婴,无形之中更是加剧了目前的形式。所以,白帝城周边的家族门派这次也比以往更为关注林白两家的秘境争夺战。由此又导致人数众多,可忙坏了林莫言这个下一任当家人。

    当他终于抽得出空闲关注那位便宜女儿的时候,忽然发现湖心的某处跨院不知何时已经形成了灵气漩涡。他立马反应过来,这坑爹的女儿居然真的敢擅自筑基。管事的看到林莫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脸,立马又矮了半截,迅速在脑子中回想自己适才的应对哪里不合适。结果还没等他转完,林莫言已经撒手将剩下的事全扔给了自己,匆匆闪人了。

    外界此时虽然灵气汹涌,但是陈零体内却是冰火交融。她感觉到经脉被不断地拉扯又不断地被修复,原本半液化的灵气逐渐凝成实质,开始在她体内形成循环。她闭着眼感受着这一切,神识也被无限放大放远。她甚至感应到了白帝城中正在急急忙忙往这跨院赶来的林莫言,他的脸因为怒气而更加凌厉,一双剑眉此时更是显得整个人气势汹汹。但是她并没有觉得害怕。

    无论如何自己都是林氏的血脉,再不济她还有无极剑门这个后盾。林莫言不会拿自己怎么样。至多不过圈禁,一年二年,或者三五年。林家本来就子孙不旺,有陈零这样一个出身苍梧顶尖剑门的后辈存在,即便只是名声上,也可以稳稳当当压白家一头。如果她还能完全听命于林家自然更好,但即便不够听话那又如何。她依然是林氏出身,依然是剑门子弟。林莫言不会轻举妄动。

    分析清楚这些弯弯绕绕地门道,陈零更加放心大胆地投入到她的筑基大业当中。服下一枚筑基丹后,陈零再次运转法决更为快速地吸收外界灵气。经脉中的波涛汹涌差不多将她整个身体都要撕裂,但是每当她觉得自己快要被痛死的时候,偏偏又有新的灵力涌入,将撕裂的部分重重修复。如此要死要活地度过无数个循环之后,丹田之内终于升起蒙蒙白雾,仿佛瞬间抚平了一切动荡。

    陈零早就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此时却忽然觉得神清气爽。尼玛,原来这就是筑基期的感觉。她尝试着动了动手脚,又运转灵力试探一番,发现经脉果然坚韧了不少。前辈们诚不欺我。

    林莫言辛辛苦苦赶回来,见陈零已经筑基成功,那一腔的怒火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发了。责怪她为何筑基,而且还成功了吗?林氏长房子弟稀少,如今又出来个筑基的嫡系,无论如何都是好事。其实他急急跑回来本身也不是为了阻止她筑基。更何况,他也阻止不了。已经进行到一半的筑基,如果被中途打断,经脉尽断车毁人亡的几率是几乎是十成十。所以他冲回来究竟是干嘛来了。

    陈零决定筑基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如果应对林莫言的怒火,前提是林莫言得知之后肯定会怒火中烧。所以陈零撤除禁制跨出厢房大门的瞬间,便蓄满了气势,整个人就像支待发的利剑。只要林莫言撞上来,她立刻就能把对方射个对穿。不过显然,她失策了。

    林莫言确实在厢房之外,也眼睁睁看着陈零筑基成功后一脸坚毅地跨出房门。但是他只是凉凉地看了他这女儿一眼,然后,走了。

    陈零傻了,这就走了?你走了我准备了那么多天的各种说辞怎么办啊?她都连续做了N重的心理建设,就等着林莫言的质问了。现在人走了,陈零也傻了。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她当初还玩什么四处打听,扮什么心理战术啊。不过总归是好事,愣了一愣,她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只是此事并不会就此告一段落,林莫言以及林氏肯定还有后招。不过,她觉得她或许应该早日跟他们摊牌。她已经筑基成功,原本历练的目的已经达到。她现在只想回到剑门,老老实实地继续当她的掌事堂小执事。于是她抽了个看起来大家都还算心情不错的日子,委婉地跟林莫言提起自己真正的师门。

    林莫言倒是脑补过陈零主动过来道歉认错的场面,只可惜事实总是与之相背离。听完陈零的交代,他先是惊讶,而后欣喜,最后又蹙起了眉头。

    “所以?”这丫头绝逼是想跑路。

    虽然还不至于达到知女莫若父的程度,但从各种常理以及此女的为人处世来看,他很轻松地便看透了她的目的。

    陈零一千一万个乖顺地立在林莫言身前,柔着声线说道,“原本出门历练便是为了突破筑基瓶颈,如今既然已经达成,便不好再让门中师姐代劳峰内事务了。”她这句话其实也没什么别的意思。总结一句就是,你丫别看我修为低,人在剑门也是有名有号的掌事人物。出了什么事,那必定是有人来管的。

    林莫言何等人物,自然是听出了陈零那么明显的话外之音。不过相比其中透露的我有靠山这个信息,他倒是更在意她是如何进得了无极剑门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