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法器
    迟早她得反应过来,失去了母亲的陈零,已经是个没有额外收入的穷人了。

    陈零将流云剑搁在那根藤木上,四处比划了一番,总算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循着藤木本身的纹路,原本约有三指粗的藤木便慢慢被磨得只有两指宽。磨得越是深入,藤木的颜色越是黑紫。之前陈零还没有注意到,为什么所有接触到神秘果汁的物体都会隐形,而这根藤木却只是变黑。如今看来,这根藤木只怕真的不是凡品。

    好不容易给磨成了一个不规则的葫芦形,与笔身配套的笔毛又让陈零郁闷了。她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像这藤木一样受到浸染却不会隐形的毛发呢。虽然隐形了可能也不会影响法力施展,但是其他人一看这支笔诡异的造型,肯定就会产生提防之心。如此一来,恐怕会失去出其不意的优势。

    思前想后,陈零还是决定将笔身再磨细一点,磨出的碎屑找个办法压成细丝状,积少成多,姑且凑成一支完整的笔。

    估摸着也快到申时,陈零略微收拾了一下一地的碎屑渣滓,起身往底层大厅去。

    陈零站在并不显眼的位置,静静地听着掌门沉稳有力地声音缓缓笼罩整个大厅。身边不时有弟子窃窃私语,陈零凝神去听:

    “沐州不是蛮人居多吗?听说掌门跟风乙真人此行都中了蛮人的蛊毒。”

    “怎么可能。掌门可是结丹后期修士,放眼整个沐州乃至苍梧南部,都鲜有对手。”

    “师妹有所不知。蛮人修士的修为标准跟我们不一样。人家的大祭司听说能跟元婴修士一较高下。”

    听到这里,陈零也提起了十二分的兴趣。蛮人,她只偶尔在一些地域志中见过只言片语的描述。据闻他们嗜食生肉,善蛊,能施法召唤亡魂;他们分部落而居,部落多由酋长或大祭司主宰。陈零小时候曾听母亲偶有提及“傩师”一词,据说也善蛊,能赶尸!不知道这里说的蛮人是不是母亲说起过的傩师。

    附近几人仍然在讨论,忽然“闭关”一词钻入众人耳中,厅内瞬时鸦雀无声。掌门宣布闭关了。陈零有些愕然。如今这是派内人心不安风雨飘摇之际,掌门此时闭关,恐怕无人能主持大局,稳定人心。跟陈零抱有同样想法的人明显也不少。寂静过后,大厅之内立刻想起悉悉索索的讨论声。

    “不知是由哪位长老暂代掌门行事?”

    忽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是年郁!

    陈零已经许久没有关注此人了。自从经脉受损,他几乎瞬间从神坛摔下,迅速退出了众人的视野。细看之下,他并没有一般经脉受损之人常有的暴躁与不耐,相反,他的声音比以往更加清澈平和。当然,其中还有不可忽视的冷淡。

    掌门也是微楞,用掺杂了愧疚与无奈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随后轻轻吐声,“吾出关之前,一切事务由吟泉师弟代行。”

    吟泉真人平时并不算低调,自身不过四五百岁的年纪就已经有结丹中期修为,还有吕昂这样一位天之骄子般的弟子撑门面,纵是平日走路都比其他峰的长老威风。如今年郁基本上算是折损,放眼诸峰,大概也只有他才能撑起丸山派的希望了吧。

    陈零不经意地往年郁的方向看去,正好捕捉到他转瞬即逝的讽刺笑容。陈零有些讶异,旋即又有些理解。年郁一向跟吕昂互相不对付,吟泉真人执掌丸山派的话,只怕不会给他多少礼遇。但是仅仅如此的话,或许也不必露出那样一张面容。陈零又有些不理解了。不过总之都不关她的事,她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

    主要的消息已传达,大厅的集会很快就解散。陈零默默回了自己洞府,继续琢磨怎么给她的笔按个像样的毛。

    按之前的思路,陈零是想先用这节藤木本身的碎屑拉成丝,凑合着用的。但是她回忆半天也不记得自己手上有这种书籍。最后不得不发了一道传讯符给顾影璋,问问他有没有什么高招。顾影璋倒是来得挺快,盯着散落一地的木屑发了会呆,就大手一挥一扯,一根细如雨丝的线就成型了。

    陈零看得一愣一愣的,“师兄你这技能…”。

    话没说完就惹来顾影璋不悦的一瞥,“仔细看着,剩下的你自己来。”

    陈零木木地“哦”了一声,学着顾影璋的样子,凝神将一小堆木屑握在手中,不断施加压力将木屑推平又拉细。如此反复之下,还真莫名其妙地成了一根。不过如果说顾影璋拉出来的是雨丝,那么她抽出来的就是冰锥。

    陈零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只是顾影璋并不管她,竟自顾自地抽丝剥茧。如此陈零只好更仔细地观摩尝试。力度大了就收一点,挤压轻了就重一点,几番反复之下总算有了点细丝的样子。陈零正想沾沾自喜跟她师兄炫耀一下邀个功,就见她师兄拍了拍手,说道,“剩下的你自己来,我先回去修炼了。”

    陈零又是一脸黑线,默默扯到大半夜,才算有了个雏形。

    这样拉扯出来的细丝其实有种说不出的粗糙。但是以陈零的修为,能打磨成这样也算不错了。反正也是小打小闹地用用,筑基之后自然是要找专门的炼器师加工一番才行。

    这节藤木,根据陈零当时在梦中获得记忆,距今少说也有数十万年。草木灵植一类五百年修得灵体,千年修得人形,如此数十万年的植株,就算当初并非高阶物种,有了年份的积累也该成了上等灵物才对。只是收到陈零本身修为及炼器手法的限制,这支笔也只能达到法器的边缘而已。

    练气修士通常只能使用灵器,筑基之后才能有足够的灵气驾驭法器,而结丹之后迈入能者阶段,可以开始使用更为高阶的法宝。正常来说虽然是有各种各样的限制,但也有不少高阶修士疼爱自己的后辈弟子,刻意降低法宝等级供低阶弟子使用。陈零手头从大师姐那里得来的白玉埙应该算是其中一种。

    因为是故人遗物,陈零至今都未想过动用。此时想起,不免又要翻出来细看一番。

    埙身依旧洁白通透,泛着法宝才有的独特光晕。陈零轻轻凝决施加其上,埙身就果然出现了大师姐李逸谷留下的印记。看着印记沉默良久,陈零还是缓缓将印记抹去,重新留下了自己的气息。

    修仙者的世界太过寂寥,修士们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自一人。有时甚至几十年数百年不与人交游。虽然几乎所有人都期望着大道,但是其中更多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想到这里,陈零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悲凉。如果她当时能多想着大师姐一些,或许也能规劝她一二。可惜世事难料。灵鹫旧址一行,不仅丸山损失惨重,周边各派包括黑衣的神秘魔修,据说也受到重创。甘露寺虽然没有如丸山这般举派迁徙,但也出走了不少门人弟子。魔修一门,据说也是迁至苍梧之州东北部。陈零又一阵长吁短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了狗屎运,居然能活着出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