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密林深处
    陈零想着,这地方看着就不是很对劲。跟外围的景致也不太相同,她不会是作死地被卷到密林深处了吧。老天可千万别逗她啊,就她这种小角色,进来了妥妥地送死啊。

    她一边担忧着,一边继续小心地查探周围。幸好这脚下的草啊青苔啊啥的似乎没啥问题,不然她走都不用走了:直接飞。为了打消她最后一点侥幸,在她踏出第四步时,她光荣地被一株暴长的含羞草拖住了脚踝。陈零表示欲哭无泪。不带这么玩人的啊。

    含羞草本身没什么毒素,匆忙之间被绊住也算正常。吸取了之前落叶戏鱼的惊悚经历,她是不敢再去直接接触这里的生物了。她用身上带的佩剑挑开了那扒拉在一块儿的含羞草,小心地不伤害到人家,然后一个运气弹开几尺远。心想,这真不是我故意打扰你,你就不要让你的子子孙孙再纠缠我了哈。

    或许是她处理得小心,之后的路上倒真没有被什么缠腿上了。她原本是打算沿着溪流走的,不过为了防止被水里的怪鱼盯上,最终跟溪流还是隔开了一小段距离。这样走着走着,好像路一直没有尽头似的——到哪里都是一样的直挺挺高耸的香樟,外加若隐若现的溪流声。起初陈零还以为这里本身就是如此,可发现走了数十里还是同样的景致之后,她终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迷路了。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幻阵。

    听说很多低阶修士在外寻宝或历练时,大多都是死在幻阵里。这一联想,陈零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应该不会那么倒霉的吧。

    如果说这里就是密林深处,似乎也不尽然。这里一样的松叶堆积,香樟跟瘦挺的松树诡异地结合。如果没有隐隐传来的溪流之声,跟之前去过的外围几乎没有差别。但是不对!

    外围虽然静谧,但还是会听到几声鸟啼,而这里的静谧,夹杂着透到骨子里的阴森。难道是心理作用?不。陈零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这种阴森肃杀的感触不会有错。

    如此说来,这里的确是密林深处。而自己还非常幸运地被困在了传说中的幻阵。

    对于目前这种情况,她纯粹地很想说一句:靠之。

    陈零本身并不熟悉阵法,遑论幻阵。徒步走了数十里,可谓身心俱疲。既然暂时出不去,那就索性不动好了。来个以静制动什么的。五行八卦她不懂,但是常识还是知道一些。一般来说,阵法的阵眼都喜欢设在中心位置。少数**的不在上述范围内。

    根据这个“一般来说”,陈零大致推算一下这儿幻阵的范围。刚刚怎么说也转了有数十里,非要找出那个中心位置,只怕也不容易。她索性找了处空旷的地方坐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与众不同的。

    手上的流云剑泛着青光,这是受之前水系法术浸染的结果。她自己剑术练得有一阵没一阵的,虽然占着练气七层的修为,本身却是个什么都不精通的半桶水。符术方面也是如此,虽然在这一门似乎悟性颇高,但也仅仅比普通人好一点。大家会画的她也能画,大家不会画的,她研究一下也能画。但是要画到多么出神入化秒杀众生,那还欠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如今面临的这个幻阵,之前她母亲其实也跟她提过一些。不过她当时听得并不仔细。觉得反正还没接触到,到时候再说。现在倒是想来个时空跳跃飞回去再听一遍,可惜没机会了。陈零歪着脑袋盯了对面的老樟树足足一刻钟,幻阵幻阵,肯定有幻才能是幻阵。刚刚她走了好几圈都没觉得自己身在幻境,也没有引起什么不好的幻想,总不可能只有阵没有幻吧。

    这样推测好像有些不对。一般的阵法都是通过制造幻境或幻觉迷惑阵中人,以达到自身目的,没有幻哪来的阵。如此一来……陈零突然惊醒,难道她刚刚所见到其实就是幻境!照着这个思维去想,果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首先是溪流。密林之中如果有溪流,总会有源头或者其他汇集之处,但是适才他们进入密林之前,完全没有发现有溪流穿过的迹象。而且他们在外围呆了大半夜,以修仙之人的耳力,如果有溪流通过绝对不会毫无察觉。所以基本上可以认定她刚刚所见到的就是幻境。但就算认定是幻境也不代表着可以出去,陈零继续陷入沉思。

    沉思,沉思,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头绪。一个几乎没有涉猎过的领域,要如何才能找到办法逃出生天?过往经验?没有。曾经修习过的类似功法?没有。先辈指导?似乎也没有。她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步入绝境了。要如何绝境逢生,自己偏偏又毫无依仗。她紧皱着眉头,继续盯着对面的老樟树。

    如果让我活着出去,我一定要把所有的功法术法都学个遍!什么幻阵什么符阵各种阵,全部都要秒杀!

    陈零只觉得此刻脑子当中除了懊恼自己的无知,就剩下怎么都压抑不住的急躁与烦闷了。就像得知自己死期将至却避无可避。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已经捏诀打开乾坤袋,取出了其中青光湛湛的流云剑。仿佛只等下一刻,就要提气扫荡周遭一切!

    忽然丹田一凉,胸中似乎要翻涌而出的躁动瞬间平息了不少,眼睛也褪去了适才的戾气,恢复了些许清明。

    好险!陈零轻轻拍了拍胸口,刚刚差点走火入魔了。

    “区区练气修为就敢来密林深处,胆子还挺肥。”

    稍稍镇定了一些后,才陡然发现身边多了一男一女。刚刚出声的明显是那位女修,从陈零的角度望过去,她嘴角还残留了一丝不屑。

    陈零直觉就将此人拉黑了。不过她还是恭敬地道了谢。虽然不清楚是谁出手救了她,但及时道谢总不会错。

    果然,见她识趣地道谢又态度恭谦,女修的神情也淡了许多。男修则声音温和地回了句“不用客气。”

    不经意地一打量,陈零发现自己看不透人家修为,立马又小心了几分。看不透,肯定就是比你高了不止一星半点。至少也筑基了。练气修为在筑基修士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如此也怪不得人家救了人还一脸嫌弃。

    “在下是丸山门下,敢问二位前辈高姓大名?也好日后寻机会报答一二。”陈零自认玩这些虚礼还是颇有一套的,一席话说出来至少也能博个恭敬有礼的印象。

    那二位修士果然一脸温和满意,“我们来自苍梧之北,至于名号,若是有缘自然能够知晓。”男修似乎不愿意多说,想必觉得举手之劳,用不着留着这份因果。

    陈零见此自然是见好就收。顺从地不再问及其他,转而询问如何出去。相信他们两位并不想带着她这个拖后腿,与其让他们开口,还不如她自己提出来。

    随后,也不知道他俩施了什么术法,不过片刻功夫,她就落在了密林外围。同时还附送了对方的一句警告:“近日密林不会太平,等闲勿要靠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