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 > 升仙秘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沐洲
    丸山门中弟子虽然在秘境当中陨落不少,但统共算起来还是有数百人之多。如此,本次迁徙也算得上是浩浩汤汤。掌门拿出了压箱底的白玉飞舟,一口气装下了所有人。

    飞舟之上也分了好几层。掌门自然是领着一众亲近弟子以及各峰长老呆在最高层三层。第二层则是各峰内门弟子,最下层就是一般弟子以及杂役了。不过如今丸山损失惨重,人数也是骤减,说不定这些一般弟子甚至杂役都有可能进入内门。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不过年郁并没有跟着掌门带着三层,而是呆在内门所在的二层,并且就在陈零隔壁。陈零这几天都还沉浸在自我悲伤之中,稍微好了些又忙着收拾母亲的衣物,所以倒没注意到年郁就在她隔壁。等她终于想通恐怕这今后的路都要自己一个人走,并开始恢复跟各峰弟子联络时,普一出门就碰上了年郁。

    起初两人似乎都惊讶了一番,不过年郁惊讶完了就恢复一脸似笑非笑回房了,留下陈零尴尬地站着。好在陈零虽然不精于人心人际,最擅长的确实总结规避自己认为不妥当的行为。像如今这种尴尬地情况,自然被归为不妥当一类。所以事后陈零很是反省了一阵。年郁作为一个惊才绝艳天资甚高之人,猛然遭受经脉重创这样的变故,其中悲伤抑郁想必不亚于自己失亲之痛。所以见到人家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尴尬,至少改笑一笑显得温和一点才对。如此一番反思之后,陈零终于觉得自己可以顺利地面对年郁了。

    不过,其实他们遇上的次数还真的不多,所以陈零这招直到飞舟到达沐洲都没用上。

    陈零是不知道掌门是怎么选定沐洲的落脚点的,总之飞舟一到沐洲就径直驶向一处孤峰。孤峰前显然有人为修缮的痕迹。只见高耸的孤峰在半山腰处忽地突出一块平滑的岩石,呈半边蘑菇式紧紧贴住峰体。岩石伸出的位置,正好有一扇拱形石门,大约可容七至八人同时并排通过。不知为何,陈零自然而然地就想到这说不定会是掌门以前的修炼之所。

    苍梧南部修仙门派虽然不多,各派关系都还不错,但也绝对到不了介绍包含灵脉的门派驻地的程度。所以这里只能是掌门或者门中,某位前辈以前发现的远古门派驻地,平时都只用给自己创造附加价值的。

    进入石门之后,内里的景象也迅速印证了陈零的推测。里面东西并不多,正中心是一块几乎有整个空间三分之一大的玉石蒲团。正对门口的则是一尊合十的佛像。看来这里不只是远古门派驻地,还是佛修门派的驻地。只是不知道跟丸山附近的甘露寺有没有关系。

    等人都集中在玉石蒲团附近后,掌门发话了。

    “如今我丸山逢大难,不得已只能迁徙他处。此处乃是先祖不啻道祖当年发现的一处佛修门派驻地,其中尚有一些洞府没能破除阵法。这些洞府之中存在些什么,老祖也不知道。所以各位平日尽量不要擅自靠近那些洞府。丸山现今最重要的是修养身息,不希望再失去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位了。”

    兴许是感受到掌门的哀伤与无力,满堂弟子都低垂着头,默默应着声。顿了一会儿后,掌门又接着吩咐几位长老带着峰下弟子去分配好的洞府休整。掌门自己也带着一众主峰弟子往上层去。

    孤峰受格局所限,只能开凿呈自下而上的宝塔型,每层安放几处洞府,起初自然是用来供奉佛祖并门下弟子的。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门中弟子尽数失踪,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佛门。掌门自然是去了已破除阵法之中灵气最充裕的顶层,其他峰主自上而下次序安顿下去。

    如果陈零母亲没有陨落,此时她也应该是像路德瑛一样,跟在居云真人身后,去往早已被安排好的洞府,好好休息整顿,去除一天的疲惫。只是事实就是事实,不能说人走茶凉,此时她的待遇也不过降到普通内门弟子的程度而已。陈零抬头望了望镶满整个大殿的佛像,跟在大批内门弟子身后前往第三层。

    陈零被安排在三层的中间位置,灵气还算不错。大概是考虑到她母亲的一点香火情,大家都没有做得很过分。洞府之中的布置跟大殿也差不多。一块白**,一尊静立的大佛。陈零在室内缓缓转了一圈,发现墙面有不少暗格。这么看来当初那些佛修们就是将自己的一些个人物品放置在这些暗格中的。

    陈零先将母亲的乾坤袋拿了出来。常年闭关,母亲的乾坤袋中其实并没有太多东西。一一整理之下,发现除了一些常用的丹药之外,就只剩几件衣物。陈零轻轻抚过这些衣物,正想感怀一下母亲生前如何如何,却意外摸到一件凸出物。掀开表面那层衣服才发现竟是一根普通的木簪。

    陈零跟在母亲身边这边多年,对她身边的物什基本上都是知晓的。但这跟木簪,陈零仔细回忆了即便,发现竟然全无印象。可见她母亲几乎没怎么用过它。细细摸索了一阵,陈零终于在簪头位置发现了一处凹陷。轻轻一按,果然漏出一节东西。陈零抽出来,慢慢展开。

    惜君在心,难措深情。

    如是相悦何恐东床明。

    问君在心,错付深情。

    既曰无情何苦携我行。

    “既曰无情,何苦携我行。”陈零默念了一遍,初步认定这是母亲写的,而且是写给她那位不曾谋面的父亲的。只是不知为何一直留着却没有寄出。

    从这封信中,大约可看出她母亲对那位父亲并非无情,却最终选择带着自己离开,想必是受了什么不好的对待。如果以后有机会,陈零倒还真想去看一看她那位父亲。此时最重要的还是有自我保护的能力。

    偌大一个丸山都能一夜崩塌,可见门派并不完全可依靠。母亲,大师姐也已离开自己,今后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了。真是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