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178章 鼓瑟
    叶倾绝凌空去查探却也查探不出个所以然,似乎是水月哥哥楼上多出了一个夹层,而只有小鸟那么小的身形可以进入到那房梁之中。

    叶倾绝不敢对那小鸟多作妄动,这小鸟是因为刚刚万事的靠近而感到了害怕和不高兴,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哄着小鸟出来,也不要去伤害她或者惊扰她。

    “咳咳咳咳。”

    在水月阁中的一个角落里突然传来了几声咳嗽声,听到这声音淇奧恤妧汐等人,便将看向门口的目光转移了回来。

    只见角落里悬浮着的光球中躺着的灵硕,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

    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的,发现自己居然悬浮在光球中,是谁都会有些疑惑<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灵硕只记得自己只是在花海中好好的行走着,怎么会被人放到了光球里,还有眼前这个地方,这是哪里啊?

    看到灵硕醒了,淇奧快步的走向她。

    “淇奧我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被放到了光球里。“这儿是哪儿?”

    灵硕瞪大了眼睛用手敲着光球瞪大眼睛看着淇奧。

    “叫你刚才不安生中了花的毒气,还是好好在光球中呆着吧。”

    淇奧面无表情,冷冷地回答了灵硕。其实他看起来有些生气,可叫她继续呆在光球的举动,却只是出于对灵硕安全的考量,不被放出来灵硕当然不高兴,但是又有什么办法?以灵硕的灵能是冲不破淇奧建造的这个光球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去往人界的方法,而唯一的线索指向了叶倾绝正在安慰着的那只小鸟。

    万事因为惊飞了小鸟正站在那里自行懊恼却也帮不上什么忙。

    想来自己不该那么鲁莽,可是一只鸟的心情要让人们怎么去理解呢。

    恤妧汐走到了万事的身边,将手搭在了万事的肩膀。意思是她不必如此自责。

    “淇奧你放我出去!你为什么要把我放在光球里,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乱弄动了还不行吗!我保证跟在你旁边还不行吗?还有叶倾绝是在干什么呀?他为什么站在门外面,你还没有回答我这里是哪儿呢!”

    灵硕连珠炮似的提问和请求并没有换来淇奧的应答,淇奧只是伸出手来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给灵硕,并且用灵识传音威胁她。

    ‘你若是再喋喋不休,我就将声音隔绝叫你在光球里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说不了。’

    怎么头还真是打定了心思要让自己呆在这个光球里了!听了淇奧的话能灵硕噘起嘴来。

    看了灵硕那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站在一旁的淇奧将头扭向了叶倾绝的方向。嘴角却莫名的上扬了起来。

    就在灵硕角落里和淇奧对峙的时候。门外的叶倾绝也终于将房梁上那只小鸟引到了出来。

    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小鸟便轻轻探头跳到了叶倾绝的手背之上,扑愣着翅膀站到了叶倾绝的肩膀上。

    无论有没有用。都要试一试才行,就算这小鸟并不能指引大家到达人界可是现下也不该放弃这条线索。

    但是需要做些什么呢?如果这只小鸟的好就可以引起红的幻影。那么要做些什么可以让这只小鸟提供给大家除幻影以外更多的讯息?

    叶倾绝,这么想着向恤妧汐投去了询问的表情。

    “恤妧汐你对无极如此了解,你应当可以从他们做事的风格里推断出一些。此刻可以采取的方法吧?”

    恤妧汐撅起了嘴。

    “你还是无极呢?如果按照你的思路,留下这么一只可以制造出红幻影的小鸟。你会怎么做?”

    纵使他对无极再了解也不可能预测到别人的一举一动,恤妧汐倒是很想从这只小鸟身上得到什么解答<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可是此刻她也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是我的话,我知道多年后的自己再次寻回这个地方去找自己的故友,必然不会将场面弄得太过血腥。”

    叶倾绝能够得到的推测。也只有这些了。

    “就算照着我的思路,也不一定能够找到通往人间的路,何况无极之中还有个红。失忆的我对于他的作风早已忘却。”

    “那么假设我是红,我留下了这么一只小鸟。等待着青的到来,又出现了自己的幻影。”

    恤妧汐陷入了思考,这果真是无极他们的作风,有的时候并不是需要用蛮力去解决一些事情,而是思考。

    想着想着恤妧汐的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不作其他猜测一句话便脱口而出,“你可知道琴瑟和鸣?”

    叶倾绝却惘然的摇了摇头。

    在妖灵界并没有瑟这种东西,有的只是古琴和古筝。

    “所谓的瑟,是人界的一种拨弦乐器,琴瑟和鸣的意思便是比喻关系极为亲密的两人亲密无间,便像这两种乐器配合得出神入化。”

    恤妧汐早就在无极那里听说过这种乐器,谈话间恤妧汐便飞出衣袖在厅室的正中,原本那红的换成坐着的地方变出了一把瑟。

    “以着你的音律通晓想要驾驭这种乐器,应当是极为简单的吧,纵使是没有见过。”

    “你的意思是要我拨瑟?和幻影中红的琴音相和?”叶倾绝为蹙起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而后豁然开朗。

    如果他和红关系果真要好,如所有人口中说的那样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用琴瑟和鸣去形容,也算是恰当。

    叶倾绝欣喜地走到了厅室的正中坐在了恤妧汐面前那把瑟的后面,盘腿坐于坐榻之上。

    所有的音律其间相通,只是演奏的方式不同,表达的手法有异,叶倾绝甚至不需要恤妧汐的指导就旌旗卷舒的扶起了瑟的琴弦。

    这瑟的样子和琴差距不大,也是弦乐器,叶倾绝伸出手指从第一根弦拨到最后一根弦,25根弦子在叶倾绝的拨弄下,发出了像流水一般动听的声音。

    听到瑟的声响,叶倾绝肩头的小鸟便开始愉快的歌唱。

    这小鸟从刚刚看到瑟的时候便显现出了异常的兴奋,果真通灵性。

    那婉转而又有些轻空灵的调子,再一次将红的身影召唤了出来。

    一个是幻影一个是实体,真真实实坐在原处的叶倾绝身形与红重叠,他已经闭上了眼睛,静心考量着红的幻影所拨动的每一根琴弦,在大脑中将那音乐复原出来,考虑着最适合的音调弹奏着自己手中的瑟。

    淇奧依然站在灵硕的身旁静静看着,灵硕也已经停止了叫嚷,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叶倾绝的身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