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155章 尾随
    叶倾绝开始凝神屏息似乎有一道诡异的气流穿过了他的周身,叫他进入了入定的状态,重八塔被他悬至于空,搜寻方位对叶倾绝来说是本能。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是一曲悠扬的古琴乐声,不只是叶倾绝以及他面前的淇奧听到了这声音,甚至于坐在叶倾绝身后的灵硕也听得清晰。

    “潞州就在这戒指里!”叶倾绝突然这样说道,因为这乐曲的声音的确是从戒指里传出来的<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这琴乐的声音叶倾绝再熟悉不过,一定是琴仙所弹奏的,其他人是弹奏不出这样的乐曲的。

    琴仙的乐曲,可通三界,这就是它能够从戒指里传出来的原因吧。

    那么要用怎样的方法才可以使潞州从戒指里出来呢!叶倾绝暗自思索着。

    这上古神器虽然已经获得了却根本就不知道怎样使用,这倒是一件麻烦事只有和东方曜他们商讨商讨,才能找到方法吧,东方曜那里有关于上古法器详细的资料记载,那么就不要再在这里发呆了。

    “淇奧,我想还是去找东方曜商量商量吧!”

    淇奧点了点头。

    就在叶倾绝和淇奧起身之时小魂儿灵硕已经走到了叶倾绝的面前,站在了淇奧与叶倾绝之间,可是脚步飞快的淇奧,因为没有看到灵硕他直接的从那一堆魂魄中穿了过去,似乎有一股奇怪的电流电了淇奧一下,他扭头看了一连躺在床上的灵硕看到她还在昏迷便扭回头去跟着叶倾绝走了。

    灵硕也感到了那种被电到的感觉,她站在原地随着淇奧的视线看向自己,发现自己手上的御魂镯,正在悠悠地闪着紫光。

    出于好奇她将手放在了自己带着御魂镯的手腕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她接触到御魂镯的那一刻,小魂儿灵硕突然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之间那具躺在床上的躯体打过一个激灵,便接着张开了眼睛,可能是睡了太久,她的头发上还有些汗渍,然而灵硕甩了甩脑袋把头发随意的撩到了身后,并不在意。她蹑手蹑脚地掀开自己的被子。轻轻地站在了地上,她要做什么?

    哈哈,她要尾随魔头。去看他们找东方曜干什么去了!

    自己的魂魄已然回到了躯体,那么自己就可以自由的走动了,有极天灵石的灵力作掩护,她自信自己的疾行术是不会被发现的。

    蹑手蹑脚的灵硕。连鞋子都没有穿,因为这样才更可能不发出声音来。

    在走廊里。她远远的跟着淇奧和叶倾绝左蹦右跳,那一副姿态实在是有些搞笑。

    就在她觉得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并且已经跟了大半路程的时候,弯腰悄悄地躲在花盆后面的她。却不知是被谁一把抓住了后襟,从地上提溜了起来。

    “哎呀哎呀!”

    正想说是什么人这么没有礼貌,扭头一看。看到那张俊脸却将想说的话吞下了肚。

    是叶倾绝一脸灿笑的露着8颗牙,笑笑的看着自己。两个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灵硕没有想到叶倾绝会出现在自己这边。

    他不是和淇奧在前面走的好好的吗?怎么还会折返回来?

    “叶倾绝你怎么会这儿?”

    “我还想问问你怎么会在这儿呢?”看着灵硕那一副头发凌乱又光着脚丫子的样子,叶倾绝就就得好笑,这是在做什么?

    不过硕儿醒了这倒是一件好事。

    “怎么一醒过来就想着跟踪我们吗?”

    “难不成我们刚才在屋子里的时候,你根本就已经醒了,要做什么?”叶倾绝露出怀疑的表情,刚刚他就已经发现了似乎有人在后面跟着自己,淇奧也回了好几次头,不过这倒不是什么值得放在心上的事儿<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淇奧没有去在意,可是叶倾绝却当下开了方位搜寻之术。

    当他确定了,那边跟着自己的人是灵硕之后惊奇的同时,便立即地来到这边。此时的淇奧已经到了东方曜的房间了,和邪樱樱和东方曜一起对着重八塔犯嘀咕。

    灵硕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淇奧和叶倾绝,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好玩嘛。

    不过如果从深层的原因去找答案,想必是看到了坤绮崖无的出现,觉得这魔头似乎有自己不知道的一些小秘密,所以才偷偷的跟着他吧!当然这种担心纯属是没有必要的事。

    “硕儿跟我一块去找东方曜吧,现在永辉的事情已经平定了。屠涅也已经被淇奧消灭了,接下来可是有好日子过了。”

    叶倾绝不提还好,他这一提就让灵硕突然又想起来了自己刚刚记起的记忆。本来被坤绮崖无的事情吸引去了注意力,此时她却又固执地回到了关于自己被封印的记忆中。

    跟在叶倾绝的身后,朝着东方曜的房间走去。

    她看着叶倾绝眼神里似乎有些疑惑,然而并不说话,这古怪的神色让叶倾绝有些诧异,他问灵硕。

    “怎么还不进去愣在这里作甚?”

    灵硕胡乱的摇了摇头。

    “叶倾绝,先别进去我先问你个问题,从我们出了修罗场台那一年算到现在应该是永辉历多少年?”

    如果灵硕没有记错的话,自己被封印的记忆里面时间是最大的疑点。

    从修罗场台出来之后,按自己刚记起来的记忆算,在永辉皇城里她少说也要呆了千把年左右,她说自己一觉醒来就从小平板变成了窈窕淑女,这事情就有些怪怪的。

    有了之前在永辉宫里发生的一切的话,所有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

    千百年的时光是这么容易消磨的吗?这也可以解答为什么左寒说他从出了永辉之后被原来的武丞关押了千余年,灵硕当时就觉得有些古怪,要不是魔头的打断,自己在当时就能发现这些疑惑。

    现在,叶倾绝不知道灵硕干嘛要问这个问题,他的眼神似乎飘忽了一下,不知是不是被灵硕的举动传染,他也伸出一只手来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硕儿干嘛要好奇这个,我们还是去找淇奧吧,只不过是个时间你看我浑浑噩噩的活了这么些年,年历的事情却从来不记。”

    叶倾绝这话当然是假话,灵硕一问时间,他就想起了关于淇奧与末影在海璃宫中的事情。

    叶倾绝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告诉灵硕真相的合适人选,如果灵硕此时的记忆已经有了松动或者会出现什么问题。

    那么也应该由淇奧去解决,胡乱的参与很有可能让事情变得更糟,对于自己没有把握的事叶倾绝向来不会多作怪。(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