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122章 连心战
    灵硕的注意力始终都在自己手上的镯子上。

    因为此刻,御魂镯竟然显露出了红色的光,而除了桌子在颤动以外,灵硕可以感到自己的整个身体的节奏,似乎都随着镯子的震动有了一个变化,自己的脉搏自己的心跳,都在颤动。

    她伸出手来用手捂住灵镯,双脚竟然离开了平原绿莹莹的草地,灵硕悬空了起来,并且不受任何束缚的向空中飞升着。

    似乎有人操纵的他。

    而能够操纵灵硕手上御魂镯的人只有淇奧。

    东方曜和邪樱樱的目光集中到了灵硕的身上。

    之前在魔兵窟的时候为了研习怎样更好的使用魔兵,他们就训练了不少的阵势,眼下似乎和那阵势有关。

    在淇奧和灵硕御魂镯相互配合之下

    灵硕的身边出现了数不胜数的魔兵,悬空于天的灵硕,在魔兵的簇拥下朝着茵州堡的方向飞驰而去。

    似乎有一股炽热的火在灵硕的丹田处熊熊地燃烧着。

    所有的神智都得到了安抚,心明气爽,然而却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欢乐却不知为何欢乐。

    她轻轻闭上眼睛,任魔兵将自己带到茵州堡,再睁眼之时,瞳孔成了鲜艳的血红。

    她袖之间,使得身旁的魔兵,冲向了混乱的人群,这次一股强大的生力,瞬间改变了战场上的纠缠而又难舍安分的局势。

    取而代之的是楚河两分。

    冲击过去的魔兵将打斗的双方巧妙地分开了,又紧接着朝着最近的敌人奇袭而去。

    淇奧在手中幻化出方天戟,在他挥手的时候,灵硕居然会有一模一样的动作,无数的银色丝状物从灵硕的指尖剥离而出。

    像是蜘蛛或蚕吐出的丝。

    然而异常的强韧异常的繁多。

    它们四散冲去如同活物,吞噬了所有朝着灵硕伺机而来的敌人。

    灵硕的衣襟在刹那间变作了红色,衣袖上面有着黑色的诡异铭文。

    那道红黑色的光,从她的背后迸发出来霎时照亮了半片天空。

    叶倾绝看到了灵硕的异变,几乎是同一时间的抽出自己的剑来,在手指翻飞之间。使出一道符咒,金色的流光闪过叶倾绝的面颊。

    纷飞的衣角随着清风散落。

    在无尽粉樱花瓣与金色铭文的洗礼之中,一张金色的龟背纹路的法阵出现在了缠斗中人们的脚下。

    是叶倾绝的禁锢法阵,在灵硕使出了魔兵阵法之后。叶倾便可以借此机会,以一己之力将所有的人拖入到自己制造的结界之中。

    这种结界可以使己方的能力增强,可以使敌人的势力得到削弱,力量换转之间奇妙无边。

    淇奧也在这时,使出一招画地为牢。他将手中的方天戟丢入天空、

    瞬间变幻成无数把锋利的冰刀。

    像一场盛大的流星雨,数不胜数的冰刀从极高的天穹处,带着流光冲杀下来。

    有目的攻击向所有混战中的敌人,刀刃数量之多,速度之快,甚至来不及抵挡。

    许多孤林的士兵被震晕了过去,有些残损之将甚至血溅当场。

    然而冰刀却如幻术,在穿过了敌人的肉体之后,在光与烟火的消弭中化为了虚无,干净异常。

    这个阵法名唤绮罗无夜天。

    他们也不是特意去研制的阵法。而是在佩戴魔冰武器以及御魂镯的使用中,自然而然的发现了这些可以利用的规律。

    作为极有经验的战斗者千梭影和嗷天也在此时抓住了机会。

    千梭影手中的武器,已然不是他之前用过的剑,他只是反手一挥,便将手中那柄寒光剑变做了亮丽的白绸。

    千梭影在人群之中来回翻舞,游若蛟龙。似一道流光,叫人甚至看不清他的动作,然而等他再次,落地站在叶倾绝法阵上之时,

    身后他穿梭过的混战人群。便顺着一个蝴蝶翅膀的纹路纷纷倒下了。

    华丽而又悄无声息。

    嗷天则开始了最为集中的攻击,手中现出双刀。

    像是狼牙那般尖利,那淬毒的双刀在划过敌人的皮肤之后便叫敌人在剧毒中,脸色铁青的狰狞面貌下倒在了地上。无一幸免。

    叶倾绝的面前,那早已抵抗的有些踉跄的隐螈,他一只手中现出手杖叫他勉强的站在了原地,喷出了口中的鲜血。

    衣袍上早已是血斑点点。

    一直在操纵法阵的叶倾绝,此时才刚刚张开眼睛,他脚下那束金色的流光涌动不息。这样的场景落入隐螈的眼里。

    叫隐螈熟悉的记忆翻涌而来。

    这的确是无极的阵法,的确是。

    虽然这能力好像已经不能与百万年前相当——如果是以前的无极,一上来便有能力生切出这个阵法来,即便是面对如此之多的敌人,也可以立即地使用然而他需要恰到的机会。

    退化,然而大家谁没有退化?

    所以在眼前的打斗中,隐螈惊讶于淇奧。而不是叶倾绝。

    他的确未料到那后生有如此之高强的法能,平静时刻并不能显露出的本事,一旦打斗起来,便立刻可知高低。

    “隐螈你还要再战吗?现下已是如此这般。”叶倾绝平静地开了口,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为何不战?纵使我一条老命丢在了这里也要抵抗到底。”

    隐螈还在强撑着,是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现在便打不过淇奧他们那么自己以后也很难找到除掉这海璃人和无极的机会。

    然而自己却又不甘心面对现在这般的局面,或许是不好意思认输。

    ‘连邪诛你都可以臣服,然而却并不服我,我不知道这之中有什么隐情,隐螈除非你告诉我你是死族的人,否则我不会将你打死。’

    那金色的流光渐渐地从叶倾绝的脸上消失,然而法阵并没有停止只是更加稳固了。

    平静的风拂过叶倾绝的衣袖,那微抖的白色衣角,竟倏忽地飘落出细小的花瓣。

    “我当然不是死族,我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被无极震入魂眼,不甘心死族称霸妖灵界,更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出来之后。

    又要臣服于别人的安排。

    无论邪诛或是无极,命运就是这般弄人,叫自己难以适应更难以顺从,不若死掉,作为一族之长如今率领着自己的族人走向这般穷途末路。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颜面再苟活于世了。

    叶倾绝闻言竟笑出声来,那寂寥而又醉人的脸庞,任谁看了都会有这半刻的失神。

    他的手中现出一方莲花玉佩,那是原本挂在他腰间的玉佩。(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