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104章 奸细
    此刻,在距离茵州堡60公里远的营寨中,灵硕与深秋相对而坐。

    “我决定了,我要研究这个严重的课题,一定要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灵硕的脸上一脸严肃,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神情很是专注。

    对面的深秋却是一脸的疑惑,它喝饱了血已经恢复了正常。

    “这样能行吗?我是说这有可能吗?”她实在是觉得灵硕是在异想天开。

    “你怀疑我的能力?”灵硕又露出了那种猫咪一般三角眼的疑惑表情,像是怀疑晚秋偷吃了自己的鱼。

    “不不不,”深秋急忙的说。

    当然!当然怀疑!她只能在自己的心里大叫,嘴上说的却是——“我怎么会怀疑你的能力呢!我支持你,如果你找到了法子我也就得救了!”

    听了深秋的话,灵硕的心里瞬间乐开了花,哈哈哈!

    要是自己能够找到让死族变回正常或者不那么渴望鲜血的方法,那自己岂不是要流芳千古了!

    她的脑袋里顿时冒出无数个美好的肥皂泡泡,但又在自己都控制下,摇摇头,将那些美好的愿景一一丢在脑后。

    她可不是为了自己才要这样做,他是为了整个妖灵界的安危呀!

    妖灵界如果没有了死族,不就太平多了吗?

    “那你要想到什么样的法子了?”深秋问道。

    灵硕摇了摇头说:“现在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应该使用一些特殊的药物之类的吧!”

    “喏,你看。”灵硕说着从自己身后变出了一个篮子,那是刚刚她趁着深秋昏厥,在平原上采来的蘑菇。

    “这些蘑菇是我刚刚采来的,有的我见都没见过,医书上也没有记载,指不定他们就会有什么神奇的功效呢!我先拿去研究研究。”

    灵硕说着,眼睛里放起光来。

    “这些都可以吃吗?”深秋问道,“我已经有好久没有吃过食物了。看到食物没有任何的**。”她看着蘑菇摇了摇头。

    “哦!”灵硕发出惊奇的回应,怪不得,死族需要鲜血便可以续命。那么,

    “如果能让你们重新吃食物而不是吸血。死族的问题是不是就解决了?”

    “可是,”深秋摇了摇头,这一定是非常难的事情,除了对血敏感之外,对其它的吃食真的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你要相信我吗?我肯定能找到一种方法的等着吧!”

    “要不?”深秋说。“我试试看能不能吃得下除血以外的东西,如果我能够忍住吸血的冲动,那我就不用再受折磨了!”

    深秋自然想要脱离被吸血**奴隶的状况。

    “可以呀!”灵硕双眼放光,死族最惨无人道的一点就是把别的妖众都当成鲜血来使用。

    如果是不吸食鲜血了,的确就不会造成这么多的动乱了,死族也不必成为妖众们的敌人。

    深秋伸出手来指了指灵硕身前的篮子,示意灵硕递给自己。

    她随手拿起一个看上去不是那么鲜艳的灰色蘑菇,

    “深秋你可别吃这个这个是有毒的!”虽然没有在医书上见过这种蘑菇,但是看着这蘑菇诡异的菌托造型,灵硕觉得这个蘑菇应该会有毒。

    “你能够确定吗?”深秋问。

    灵硕摇了摇头。

    “那我就吃一口试试。再说了,作为一只死族我可没有这么轻易的就会死掉,如果我真中了毒,你就用医术把我治好,好了。”

    深秋大义凛然。

    “那可不成!”灵硕想上前伸手拉回自己的篮子,却又想到不能靠深秋太近,于是用发能big飞了深秋手中的蘑菇。

    “我总要试试看能不能吃下一些东西呀!”深秋叹了一口气。

    灵硕的眼睛滴溜滴溜的转了几圈,她想了想,问道:

    “你以前最喜欢吃什么东西?我给你变出来看看现在还能不能咽得下去。”

    “我喜欢吃,”深秋思考着。“桂花糕!”

    深秋的话刚说完灵硕就在手中变出了一串桂花糕。

    她将桂花糕放到了深秋的手中,深秋看着桂花糕,努力的咽了咽口水。

    “为什么我根本闻不出来蒸桂花糕有什么味道呢!味儿还叫我有点恶心。”

    “因为你是死族啊,不过你还是要试一试啊!

    深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是浙江桂花糕,咬下去一口,可是她犹豫了犹豫着还是将桂花糕放下了。

    她朝灵硕摇了摇头。

    就在两个人无奈的坐在那里叹息的时候,灵硕身后的门帘忽然被掀开了,是淇奧,他看到灵硕和山深秋相对而坐。不由分说一把将灵硕拽了出去。

    “魔头,哎,你有什么事啊?”着急忙慌成这样,看起来一副紧张的样子。

    淇奧没有回答她只是将灵硕拽了好远,还捂着他的脑袋不叫她回头去看。

    因为随着淇奧的走远,已经有一列士兵朝着深秋营帐的方向走去,叶倾绝与灵硕他们擦肩而过,回给灵硕一个清浅的微笑,他所去的方向也是深秋的营帐。

    刚从茵州堡回来叶倾绝和淇奧在路上,讨论着关于璃若生的事情,忽然想起了自己接受来的深秋,淇奧将从灵硕那里听到的事情告诉了叶倾绝。

    关于邪诛为了选拔强灵而弄的斗兽场,深秋是从那里面逃出来的,来路算是蹊跷。

    依照璃若生的情况,她的身份实在可疑,虽然这个话语听起来有些天马行空。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万一深秋的出现并不是偶然,那么像灵硕这样心无城府的人岂不是要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深秋。

    “深秋。”叶倾绝掀开了营帐的帘子,走了进来。

    深秋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坐在原地,不知为何眼前进来了那么多的人且一副严肃的样子。

    她不知道要怎么样和叶倾绝沟通,虽然叶倾绝说过喊他倾绝便好,然而深秋始终觉得自己的身份不该如此随意,却也不知道叫他什么好。

    深秋我问你个事情你可要说如实回答我,叶倾绝蹲下身来将视线保持与深秋平齐,他的微笑能叫人放松,而神情并不那么严肃似乎只是说些无聊的闲散事,虽然眼前的情形分明又是那么的严肃。

    “好,”深秋说道,那副与灵硕在一起时天真的样子已然被她收敛了起来。

    “你是不是邪诛派来的奸细?”叶倾绝说这话时表情依然笑着。(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