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红娘香公子
    “左寒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倾绝吃惊。左寒看上去可不像是这种人哦,怎么也和自己一样,需要来这种地方来排遣?

    “叶君,我们还是到个清净的地方再聊吧。”左寒看了一眼灵硕又又看了看麟儿欲言又止。

    脑袋朝后被扛住的麟儿,听到前面说话的动静,表情和心思都不淡定了起来。

    是左寒真是左寒么,她可劲儿地扭着身子想要回头看。

    叶倾绝察将麟儿放在地面,刚刚闹的兴奋,麟儿的脸颊有些红扑扑的。

    真是左寒呀!麟儿站在楼梯上向上抬眼,看了一眼左寒。

    她没有忍住的问出声来,

    “左寒你也会来这里?”麟儿尽力的保持着语言上的平静,然而内心已是五味杂陈。

    这边的打斗引起了厅中众人的注意,大家都看向叶倾绝等人所在的方向,受到那些如芒的目光,也是为了打消眼下的尴尬。

    叶倾绝,笑着请大家去自己在天香阁卧房叙事,

    叶倾绝这一打断,左寒也就没回答麟儿的询问。

    去卧房的路上,大家各有心事,于是都保持着沉默。

    只有叶倾绝还在尽力的调节着气氛,喋喋不休着讲着自己在天香阁的事情,他的待遇的确是好。毕竟像他这样基本上常住的大金猪,等于是天香阁的财神爷!天香阁给他的各方面的服务那必然是周到妥当。

    上好的羊绒地毯铺满了整个房间,粉色的墙纸贴在所有的墙面上,屏风是半透明的琉璃,卧榻宽敞,光线充足,客厅、卧房、浴室、书房、琴室,所有的生活娱乐设施一应俱全。

    四个人收敛心神,进到叶倾绝套房的客厅里。

    叶倾绝叫奴仆端上茶点,敬左寒一杯酒,调侃的说道。

    “没想到上次在海璃大殿中聚会的四个人,今天居然在天香阁又碰了头。说吧左寒,来这里是不是来找自己的老相好?”

    他放下了酒杯,问的直截了当。因着麟儿一直低着头,而灵硕的眼光又在两人之间来回的闪烁,叶青觉得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猫腻人,怪不得,这气氛这样的古怪,他说平日里都嘻嘻哈哈的人怎么今天突然得沉默了。

    “叶君莫要开玩笑,我哪里有什么相好?来这天香阁不过是放了奧王的命令,一路跟着硕儿姑娘和麟儿姑娘,保护他俩的周全。”

    左寒的神色十分平稳,两只眼睛专注的看着叶倾绝,没有察觉到麟儿,似乎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此时的麟儿在左寒的眼中,不过是个顺趟打酱油的小丫头,他自然体会不到她的情绪。

    灵硕和麟儿刚进入天香阁时,左寒在楼顶上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出现把两人拦住,最后当然没有什么动作。想着毕竟自己没啥理由限制灵硕和麟儿去哪里。然而他谨慎地听着天香楼里的风吹草动,天香阁人员杂乱,这样个嘈杂的地方,他听得并不真切,于是直到灵硕大声地呼喊麟儿,叶倾绝和她们天香阁里闹作了一团,他才听闻到灵硕那边可能出事儿了。

    原来如此,她就说嘛,左寒怎么怎么会是喜好风月的人,灵硕听了左寒的话,心中窃喜。

    当然不是为自己而高兴,而是为自己的姐妹麟儿,刚刚麟儿和自己走在一起,脸色别提有多古怪了。红着一张脸低着个脑袋,两个手都藏在袖子里,也不理自己,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看麟儿听到左寒这样的回答,刚刚对着茶点一动不动的她,终于肯伸出手来拈了一块桂花糕吃。

    麟儿现在的神态,叫灵硕倏忽想起牛二婶家的大女儿喜欢隔壁三哥时的状态,她见到三哥只是低着头红着脸,平时多么大大咧咧的姑娘啊!没少赏给自己鞋底板吃。

    “我刚刚在外面听到,里面有打斗的声音,知道是硕儿姑娘遇上了麻烦,便即刻的进来,没想到是叶君。”

    其实淇奧根本用不着派左寒跟着灵硕和麟儿,灵硕有极天灵石护体,左寒又有诸多事宜要忙,他已是身居要职日事务缠身。

    然而他却养成了时刻跟随淇奧左右的习惯。

    他是淇奧最为信任的人,所以当得知灵儿和灵硕窜出宫的消息后,奇遇不作其他思考,很自然的叫身边的左寒,跟了出去。

    铛!铛!铛!

    麟儿他们个人吃酒喝茶正欢,客厅的门扉外,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一个女人的身影,透过外面的灯光,照在了门上。

    “奴家雪娥,花姐姐叫我来这边弹琴,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雪儿的嗓子里似乎有个簧片,她的声音清脆婉转的如同夜莺啼叫,好听且绕梁3日能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竟然是她来了!灵硕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没想到那叫花姐姐的人物,居然还想着帮自己操办这事儿,而发生了这么一堆闹剧,她自己早将雪娥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灵硕向叶倾绝点了点头,示意叫雪娥进来。

    依旧是那身朴素的白衣,雪娥的脸上蒙着面纱,她的脚步十分轻缓,稳健地走到客厅屏风后,盘腿而坐,调整气息。

    “诸位公子要听何曲。”雪儿垂着脑袋,轻轻问出声来。

    “弹一曲姑娘擅长的便好。”叶倾绝应声。

    轻轻的琴曲,舒缓得如同三月的春风,似乎无尽春色的呢喃。那燕子的低飞,深巷的石板,屋檐的雨水,都被这琴声包裹,在声音之中得到融合得到升华。

    雪娥唱歌用的是海璃的古语,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得懂,然而就算只从她的声音和琴乐里,大家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种,清新唯美的质感。

    一曲唱罢,叶倾绝率先的鼓起掌来,灵硕和麟儿也将巴掌拍得响亮,左寒则是缓缓的鼓掌。

    “我在天香阁呆了这么久,怎么都没注意到你呢!”叶倾绝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额头,手肘抵在桌面上,神态若有所思,他呆呆望着屏风暗自思索着一些事情。

    这雪娥的长相虽称不上什么国色天香,但她也的确是美人儿一个。但是她的打扮,实在简单朴实无华。在天香阁一群的莺莺燕燕当中,实在是太不显眼了,所以,叶倾绝自然不会注意到她,也就一直没有什么机会听她弹琴。

    “奴婢刚来天香阁时日不多,还未能有缘分与公子结识。”

    她被卖入这天香阁,不过个把月的时间,若不是家中那些变故,她何必这样抛头露面,在这种污秽之地,给人弹琴图口饭吃。

    “姑娘自何处来?”叶倾绝追问。

    叶倾绝是懂音律的人,在这种俗气的地方,最讨巧的是琵琶和古筝,这位女子演奏的却是古琴,就比那些俗物要雅致,他还纳闷天香阁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她显得太过清冷了却没有孤高者的傲气,不像是天香阁生长出女子。

    “家道中落,兄弟流亡,为图温饱,被卖到了天香阁。”可是她实在不习惯这样的地方,心态上无法像其他女子那样自若,又不是个善人脸色,所以日子过的虽说清闲,却又苦闷。

    叶倾绝倒是想把雪娥当歌姬收走,收到到自己的后宫里。养个闲人,他还是养的起,可转念又想起自己早已没有了潞州的老窝,自己都回不去了又如何安顿这姑娘?自己当下就等于是住在天香阁了,要是叫雪娥姑娘继续呆在天香阁里,那不就违背了他的意愿。

    “我说,左兄弟,你觉得这位姑娘弹奏的如何?”

    “极好。”左寒只以两字作评价,心中自然也觉得这姑娘琴艺了的,然而并未做其他过多的思考。

    所以当叶倾绝向他说出接下来的一句话时,他被喝了一半的茶呛住了嗓子。

    “那么左兄弟就将这姑娘收下吧!”

    -----------章节名恶搞一下叶倾绝--------(⊙v⊙)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