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干尸之惑
    屠涅察觉到她的抚摸倏忽的张开了眼睛,他停下深吻,将灵硕的小手攥在自己的掌心里。

    看着她嘴角模糊的绯红唇脂,屠涅腾出手来,轻轻的为她擦去。

    灵硕呆望着眼前人如此专注的为自己擦着唇角,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舐起自己的嘴唇。好闻的唇脂落到舌尖,还有一丝淡淡的甜味。

    这举动几乎挑逗起了屠涅每一寸欲望的神经,而她那无辜的表情似乎表示她对自己做过的这一罪状并不知情。

    “硕儿,”屠涅的心跳叫他的声音也跟着沙哑的颤抖起来。心神之间仿佛有着什么东西就要喷薄而出。

    “嗯?”灵硕不明所以的盯着他,收起舌尖,咬住了下唇。

    “硕儿,我爱你,硕儿。”

    这喃喃的话语像是一种探问的宣告,“硕儿,我爱你”而又一遍的重复则是故作平静的回答。

    他将灵硕紧紧的抵在自己的身上,完全忘我的侵吞着她的嘴唇。

    难解相思意,爱不爱的,屠涅一般都是用身体力行去证明,却懒得对当事人多表达上一句。

    如今有了这碰不得的姑娘,他才真正将情感升华了起来,在情绪冲击的瞬间表达出了自己的心意。

    环视这永旭殿偌大的殿台,除了相依的两人,就只剩下不远处那收敛翅膀趴卧着的巨兽末影。

    大管家刘吉早就在两人刚开始黏糊的时候有眼色的退了下去,清爽的日头照耀在天空,遒劲的轻风吹拂着永旭殿四围的巨大条形白色幕布。

    良辰美景,一派的宁静与生动。

    帘幔萦绕,香风阵阵。

    随风走了极远,在离永旭殿遥远瑰丽的昌德宫内,屋顶沉重的镇妖石由淇奧的面貌流过血腥的红光。

    这流光极其短暂,而又没有任何过多的预兆,以至于叫那不经意抬起头来看到这一幕的宫女,怀疑是不是自己站了太久所以眼花起来。

    她打着哈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向头顶那古怪的石像,盯了好久却至始至终没有发觉那石像有任何的变化。

    这石碑着实古怪,她盯着那石像上鬓发飞扬的静默男子面孔,不知为何害怕了起来。

    心底涌出许多抗拒的心情,尖叫着叫她赶紧的移开自己的视线窥伺,可眼珠子却不听话,还一直的紧盯在上面。

    “小蝶,你抬头在看什么呢?”

    正巧从外面进寝殿来的大丫鬟莲颂看到那站在立柱下帷幔旁的小蝶,走神的盯着天上,有些不解的问着她。

    见她只是僵着身子往上望却并不回答自己,莲颂疑惑的皱着眉,走到小蝶的近旁,将一只手拍向了她的肩膀。

    这叫小蝶浑身都打起了哆嗦,却在惊觉中猛地回过神来。

    “啊,莲颂姑姑,”

    她看向莲颂的眼神还有些恢复不了焦点。

    “小蝶啊要是累了,就先下去吧,反正这里一时半会儿也用不找你。”

    看她这般六神无主,莲颂只当是这小宫女站岗站的无聊,所以没了精神。

    “啊,是小蝶先下去了,谢谢莲颂姑姑。”

    谢过莲颂,小蝶低着脑袋,快步的离开了昌德宫,

    自己这是怎么了?小蝶在心底寻思着,应该的确是累了所以才走了神。

    而寝殿中的莲颂在小蝶的背后,不解的抬起头望向小蝶刚刚打量的地方,是那殿顶的石雕?

    莲颂暗自皱眉,不过是快浮雕么,虽说与别的宫比这装饰有些特殊,可倒也不至于叫人为此失神。

    这小蝶在寻思些什么?看着那浮雕上死寂的俊美男子面孔,颂莲嗔笑着摇了摇头。

    *****

    连绵起伏树木葱茏的一福岭山谷中,一队前来勘察的士兵将案发的现场团团的围住。

    为首的屠鸣在看过那倒在草丛中的古怪干尸后,俊朗的面皮上笼罩住一层阴郁。

    血液枯竭,形态狰狞,干黄的皮肤直接皱做了萝卜干一般的形态,骨消形瘦,毛发脱落,犹如封存了许久刚从棺椁中取出的僵尸。实在可怖。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起不明死亡事件了。

    本来这事是归云都府衙管的,可在多次的查探后,并未能发觉一丝作祟者的信息。

    于是这棘手的志怪之事在屠涅的吩咐下多了御军的独立巡查队的助力,希望可以由他们的角度和经验对这样的邪魔之事给出一定的评断。

    由他们三五成聚出现在市郊,且都配有刀具毒药甲胄等对战用品,不难看出死者都是前来这里私自对决械斗的。

    所以应当是法能较为高强的妖众或士族。

    可却未因此而少些送命的风险,这凶手看起来是骆驼蚊子一起打,不分强弱的将这一伙人全部的杀戮掉。

    站在屠鸣身后一米处的云都知府穆祥天见他沉思近过身来:“鸣校尉,不知您对此事有何高见?”

    屠鸣收回看向那几具干尸的凝重目光,礼貌性的应了一句穆大人,便开始讲起了自己的推测。

    “这是一群喜好修炼促功的尚武之人,所以应当法术较为高强”

    “五人中有三个经过查看身份是士族,这就说明杀死他们的人或兽灵应当是相当强大的,综合这几例案件中死者死后的状态,以及他们共有的法力强,行动隐蔽,多出入于近郊等特点不难发现”

    “作案者对他们的选择是有着极其明确的诉求。那就是他们的灵能和血液,而他们的死状则叫屠某很轻易的想起了多年前闹得人心慌慌的鬼噬,那种传说中以血液为食的噬灵族类。”

    穆大人皱起苍老的眉头。

    “您的意思是凶手是鬼噬?可鬼噬不是已经在永辉绝迹了么?”

    屠鸣摇了摇头,面孔有着复杂的神色。

    “鬼噬法能的确能够杀死他们,且像这样吸取他们的血液,可这几个人失去的并不只是血液这样简单,还有他们的灵能。”

    “穆大人您看,这几具士族人的尸体比那妖众的尸体要干枯上许多,手指处的关节在极轻微的触碰下便可化为齑粉,这可不是普通的鬼噬可以做到的,依屠某看,这更像是极为高强的可以直接以灵力为食的高阶兽灵或极强的噬者所为。”

    “哦?”

    穆知府捏住长长的胡须,一手被在背后,眼睛瞪得惊奇。

    “我们倒是考虑过鬼噬所为这一说,不过因为鬼噬在永辉早已绝迹才将这个猜测摒弃”

    “现在鸣校尉提出是强悍的噬灵所为这一见解,无疑是给本案带来了一丝生机,可这噬灵,下官却是连听都未曾听说过。”

    “当今圣上所乘邪灵兽便是噬灵中的一类。噬灵并非只是传说,只是由于数量的稀少才鲜少被人得知。”

    屠鸣谈话间将视线放置的极远,眺望起远处的山峦来。

    “那邪灵兽是在极北之地才被发现的,难不成这福岭中也有?”

    穆大人无法回答屠鸣这一颇似自问自答的疑问。

    而看守尸体的府衙官兵与御城军由于一无所获,所以也只沉默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情况又一次的陷入了寂静。

    那是,屠鸣英武粗直的褐眉突然的在眉心绞作一团,他看向远山的目光兀的沉重起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