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以己之恨
    ******

    孤月姬表情趋于颤悚,她由于喘不上来气,嘴巴僵着的张开。

    她的双手紧攥着屠涅钳制自己的手腕,努力的弯曲着手指试图将他紧扣住自己脖颈的手扯开。

    那两行不自觉的泪水带着湿热的温度拂过她挣扎的脸颊,少许的滑落在屠涅的手指间。

    他丝毫不顾及她的无力挣扎,厌恶的将她甩到一边弹动手指,拭干自己右手上的湿润的泪水。

    刚刚得到解脱的孤月姬在百花地毯上向一旁滚了三滚,才怔怔的停住,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恢复着缺氧所带来的头晕目眩,苍白的脸孔渐渐的有了一丝血色。

    屠涅站起身来,他慢慢走向孤月姬伏在的那一方墙角。

    精致的长几在她的身后铺展着。那上面一只精致的白瓷花瓶已经在孤月姬身体的撞击下碎了一地。

    无声无息的脚步,覆压的沉重。

    “你究竟是有多大的胆子?”屠涅在她身前一米远的地方停住。

    孤月姬撑起身来,她泪盈盈的目光,满满的伤痛,恨意,痴缠更多过悲凉。

    “我做了什么叫你这样对我?”她的语气凄楚而逼迫,

    “噬尸蛊,别给我装糊涂。”

    屠涅的眼光里闪过一丝狠戾。

    “我警告过你不要动她,你知道,敢逆我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孤月姬倏忽一愣,却又很快的冷笑起来。

    “那贱人现在已经死了吧,是不是死的很惨,是不是脸都要呕烂了。”

    她噙着狠决的笑意将双目紧盯住屠涅的眼睛,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有些松散的一袭白锦缎,上面点点的红梅在她披散在身前的凌乱黑发里,隐现的生动。

    “她是个贱人,她活该,我孤月姬害死那么多人何时怕过下场,”她近前一步扯住屠涅的衣领,“我告诉你屠涅,我孤月姬得不到的东西,别的女人也休想得到!”

    屠涅猛地撕扯过她的头发,将有些疯狂的孤月姬狠狠的甩了出去。

    随着凄厉的惨叫,孤月姬又一次的摔在了地上。

    “孤月姬,你害死的可都是我屠涅的女人,”他走到孤月姬的近旁蹲下身子,以逼压的姿态盯住她,咬牙切齿一字一句。

    “你这个贱种,甚至还害死了我屠涅的孩子。”

    听到屠涅的口中的话语,孤月姬的神情明显有些惊恐的逃避,她不再敢盯着屠涅的眼睛,而是将脸垂在了一边。

    他再一次的紧紧掐住孤月姬的脖颈,将她的脸朝向自己,神情发狂。

    “看着我,孤月姬你不是刚刚还理直气壮呢么,怎么不敢了?你怕什么,怕我屠涅知道是你害死的灵儿!害死她腹中的孩子!”

    灵儿,在屠涅还是二皇子的时候,曾娶过四个嫔妾,羽林灵儿、孤月姬、蒂宛、慕容瑾。

    因为身世同样可怜,羽林灵儿和孤月姬素来交好,而最受屠涅宠爱的应当就是最早怀有他子嗣的羽林灵儿了。

    羽林灵儿死于噬尸蛊,化作一滩血浓死在屠涅不在家的时刻,等到他见到她时,早已没有了人形。

    他一直以为羽林灵儿是花魁慕容瑾害死的,因为她与灵儿一向交恶,慕容瑾死的极惨,以屠涅的手段,叫她死的比灵儿更甚一千倍。

    从此以后,屠涅不许他的任何女人怀有子嗣,经历种种斗争漩涡的屠涅,在这场风波里消散了所有对情爱的索求。

    孤月姬的性格向来古怪,屠涅虽也怀疑过她,但经试探她并没有制造噬尸蛊的能力,两人性格里同样狠戾的部分,是屠涅不厌她的原因。

    直到苏妃的暴毙,屠涅于后芷那里得知了苏妃死于蛊术,而所用之蛊,正是这可将修为一同消散,蛊似无形的噬尸蛊。

    他加紧了对后宫的监视,且制造了苏妃形体未消的假象。

    因为他知道,若是孤月姬害死的苏妃,并且是用噬尸蛊害死的,那么她应当是恨她极了,而孤月姬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掘尸行为,更是叫屠涅确信了她所做过的一切。

    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去看冷宫中的蒂宛,被剁去四肢和舌头眼睛,变作了活生生的尸骸。当初因为孤月姬的陷害而被他打入冷宫的蒂宛,比丧命更受折磨。

    “我留你活到今日对你已算莫大的开恩,可你却偏偏找死,你放心我会叫你死得其所。”

    屠涅松开对孤月姬的钳制站起身来,背对着孤月姬向远处走去。

    孤月姬浑身都在颤抖着,她望着眼前离自己而去的男人,他竟然叫自己去死,孤月姬心里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

    她匍匐在地板上爬到屠涅的身后一把抱住他的左腿。

    “涅,我知道你不会叫我去死的,对不对,我知道你不是真的要我去死的,对不对。我害死了那么多人,你不是都知道,你知道的呀,我哪里有什么坏心,我所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

    她将面孔捂在屠涅的腿侧。

    “你怎么忍心叫一个这么爱你的女人去死。”她抱着屠涅放声的哭了起来。

    “孤月姬,你简直可笑。”屠涅冷笑出声“害死我屠涅的女人是为了我好?你以为我对你还会有什么?”

    他向来不是个慈软的人,这辈子所作的少数慈软之事孤月姬算作一桩,可看看她带给自己的是什么。

    他拎起孤月姬的衣襟将她扯离自己狠狠的砸向了一旁的长条桌案。

    桌案上置放的饲蛊瓷罐,在她身躯的撞击下变得支离破碎,那之中种种的毒虫,尽数的蠕爬在孤月姬的身上。

    “不!”

    孤月姬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数量众多的毒虫任她怎样拍打都拍打不尽,贪婪的吮吸撕咬着孤月姬血液皮肉的毒虫,并不因孤月姬是饲养自己的主人而停止侵蚀。

    屠涅冷笑着看她,他快意的转过身去,扯烂墙面上用作装饰的画屏。从那里面抱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白色广口瓷瓶。

    噬尸蛊,只有制炼蛊虫的高手才能饲喂出来的剧毒蛊虫,因其细小无形且能将死者折磨的极惨,而闻名。

    孤月姬饲蛊的本事几乎是天生的,她的这一盅蛊虫,跟随她已是多年。

    现在,也到了她自行享用的时候。

    在一堆瓷瓦毒虫里挣扎着的孤月姬,她绝美的脸色早已惨白,盈盈的汗渍和着淋漓的鲜血几乎浸透她的全身,她惊恐的看向拿着噬尸蛊的屠涅。气息声撕扯,五官狰狞。

    他轻轻的将蛊盅掷向她,面目平静的没有任何过多的表示。

    一把大火从永宁殿的正中开始燃烧。

    吞沃着绮帘雕栋,华丽的一切在片刻之间尽数化为须有。火焰迅速的在永宁宫蔓延开,冲天的滚滚浓烟,如同咆哮的黑龙。

    屠涅缓缓走出永宁殿的大门。他挥手向永宁宫施以结界,在金光的笼罩下,永宁宫的覆灭悲创安详。

    这一日皇城的大火,金光旖旎,浓烟滔天。云都的百姓尽数得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