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蛊
    ******

    孤月姬几乎砸尽了永宁宫中所有能砸的东西。

    屠涅的封妃之举早已在她的预料之中,反正那丫头已经住进了昌德宫,就算不封妃也实际上是他屠涅的妃子。

    可是,这独一无二的皇贵妃不还是自己稳稳的坐着!

    早晨封妃大典结束后,她拦住了总管刘吉的去路。探问屠涅对昌德宫新主的态度。

    “皇上这几日倒是经常的往昌德宫跑,其他的奴才也不知道,娘娘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刘吉就先下去了,今个皇上要带灵妃娘娘出宫,事情赶得急,奴才得赶紧过去了。”

    这么多年来屠涅从来没有带着自己出过行,还是明鸾的排场,简直就差说灵妃便是永辉未来的皇后。

    出行结束后,她更是听说屠涅是与灵硕同乘的邪灵兽,那可是屠涅连碰都不叫别人碰的坐骑啊!更不要说与人同乘了!

    孤月姬已然发狂,她对于屠涅的举动完全的难以理解,那身子骨没二两肉也甚至连话都不会说的傻丫头,是有什么狐媚的招数,让屠涅活似被她勾去了魂,他现下做的这些事,哪一件数得上是正常。

    这突如其来的风波,叫她心力憔悴,她原还对屠涅抱着一丝幻想,觉得是他晦暗的心思导致他对自己的态度也这般琢磨不定。

    她以为他屠涅即使是天生的薄情,那空落的心里就算不装着自己,也不会装得下别人。

    可这是什么意思!恩宠昭昭的确凿,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根本不是自己。

    那他心里,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存在,究竟有着怎样的分量,竟叫她受尽了他薄幸的折磨,那窃以为是的爱恋,大概不敌他对灵妃的十分之一。

    她算什么!她要他亲口告诉自己,她要他一个答案,这个问题她问过他千遍万遍,他却缄口不言,现在想想,逃避的刻意。

    孤月姬召来悬撵,孤身的便前往了永旭殿。

    “都给我让开,今天谁要是敢拦我,我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她冷眼向阶梯下阻拦的守卫一斜,便没有人再敢拦她,强行登上殿台进入到永旭殿的大殿里,守在里面的刘吉迎面过来劝她。

    “娘娘还是回去吧,皇上根本没在这儿,您也知道皇上的性子,他那是受人威胁的人呐,您这正在气头上,和皇上冲撞上了,会发生什么,奴才也测不准啊!”

    伏跪在空旷阴郁的大殿里。刘吉劝阻的语气为难而真诚。

    孤月姬听闻了刘吉的劝阻怒火更甚。

    “会发生什么,惹恼了他,我这不值一文的贱命是不是就要就此了却?”

    “这条贱命,死不足惜!”

    孤月姬的眼角划出泪来,刘吉尴尬的伏在地上,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她定定的收敛了心神,表情在些微的苦楚过后,恢复了平静的傲然。

    转身离去的背影越过永旭殿阴郁空灵的巨大帷幔,一席红妆的孤月姬依然的婷婷袅袅,那撕扯的辛酸,被她傲然的神色隐藏的一干二净。

    ******

    这日中午,屠涅下了早朝,特意的来到昌德宫陪灵硕吃饭。

    坐在他的腿膝上自己愉快的咀嚼着,拿着筷子的灵硕看屠涅总是看她,不时的夹起一些饭食,要喂他。

    当她第一次表现出要喂他的举动时,屠涅吓了一跳,他朝她摇摇头意思是自己不吃饭。

    灵硕看他拒绝,小嘴撅的老高,也摇摇脑袋,嘴里面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屠涅将脸凑到她的眼前盯着她,心想着这丫头是不是在说自己的坏话。

    灵硕一只手勾着屠涅的脖子,一只手抓着筷子,她见屠涅这样近的打量自己又夹起了一块菜,要往屠涅的嘴里放。

    屠涅张嘴吞下。

    她点点头,把嘴里的食物嚼来嚼去,表情看上去十分的心满意足。

    如此一来,她顾自的吃吃喝喝一会儿,便会加一块菜给屠涅。一顿饭吃的有声有色。

    “唔唔”灵硕突然古怪的嗯嗯出声。屠涅见状赶忙拍拍她的背,又用空着的右手端起桌上的茶杯给她喂水,以为她是吃太快噎到。

    可灵硕猛地扬手打翻了他递过来的茶杯,她紧紧的用十指扣住自己的脖颈,像是要断气似的喘息抽动起身躯。

    她渐渐发青的脸色告诉屠涅,灵硕此刻绝对不是噎到了那么简单。

    屠涅一掌袭向灵硕的后背叫她将嘴中满满的食物吐了满地。

    她的嘴角随着食物的喷出,猛地呕出血来。脸色开始发紫,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屠涅心急起来。惊吓而急切的心思叫他的银眉皱作了一团。

    这分明是吃到了下了蛊毒的食物,若是不立即的医治,丧命不过是片刻。

    他瞬间的将已经无法自己坐稳的灵硕抱到了床榻上,背朝自己十指翻飞开始运功,金黄色的光球笼罩住两人,类似于热量的法能催力,叫灵硕此刻苍白的面孔浮出了一层汗珠。

    她的体内极寒与极热之间的相互较量叫人难受的有如身处炼狱。

    将近一刻钟的时间,直至灵硕又猛地喷出了大口的鲜血,屠涅才慢慢收敛住气息将法力停住。

    瞬间倒向屠涅怀中的灵硕,虚脱的昏死过去,面孔惨白的活像是一张纸。

    她水蓝色轻纱衣服的襟口满是滚烫的鲜血。

    气息停止,面目紫青,下一步便是眼球突出血管爆裂而亡,而躯体在死后还会化作一滩血水,这种死法屠涅见过两回。

    其中的死者之一便是暴毙不久的苏妃。

    屠涅极其厌恶的盯着灵硕胸口鲜血中那一只些微蠕动着的细小透明虫蛭。

    神情渐渐狠戾起来,他紧紧蜷握的双手有着想要杀人的冲动。

    ******

    屠涅步入永宁宫的时候孤月姬还在闲适的喝着茶点。那股罡煞的怒气叫屠涅挥手之间便拂翻了孤月姬身前的桌子。

    他屏退了永宁宫所有的下人。

    一手钳住孤月姬的脖颈,茶桌掀翻时被惊倒在地的孤月姬,那双仇视而惊恐的眼睛,渐渐的蒙上凌冽的雾气。

    她看着眼前这个一言不发却面色阴沉的男人,由他手上传递过来的狠决力气,叫她吃痛的说不出话来。

    “我和你说过什么?她不是你能动的人,你这般动作是要试试看我屠涅的底线吗?”

    他就这么蹲在孤月姬的身侧,左手钳制着她,右手十指紧攥,分明的骨节肌肉紧绷,他流转的红眸盯在她有些惨白的绝美脸孔上逼迫的姿势有着收敛的怒火。

    孤月姬表情趋于颤悚,她由于喘不上来气,嘴巴僵着的张开。

    她的双手紧攥着屠涅钳制自己的手腕,努力的弯曲着手指试图将他紧扣住自己脖颈的手扯开。

    那两行不自觉的泪水带着湿热的温度拂过她挣扎的脸颊,少许的滑落在屠涅的手指间。

    他丝毫不顾及她的无力挣扎,厌恶的将她甩到一边弹动手指,拭干自己右手上的湿润的泪水。

    刚刚得到解脱的孤月姬在百花地毯上向一旁滚了三滚,才怔怔的停住,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恢复着缺氧所带来的头晕目眩,苍白的脸孔渐渐的有了一丝血色。

    屠涅站起身来,他慢慢走向孤月姬倒下的那一方墙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