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 > 妖灵志异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破杀
    叶倾绝自信能打得过屠涅,他百万年的修为难道是修着玩的?

    可是,他只怕屠涅先向灵硕下手,对于这样一个底牌全然不明的对手,如果他可以追踪到自己,那么关于灵硕身上的秘密他又确定多少?又是如何知晓的?

    叶倾绝决定向屠涅挑明。

    “莫要装腔作势,你这修罗场台布置的恰在此时,想必是跟了叶某很久吧!说吧,你是如何找上叶某的,要想和叶某决斗怎样也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我屠涅可是拱手让江山之人?你叶倾绝法力高强自由散漫,本就是永辉的祸害。”

    他又看了一眼叶倾绝身侧那躲藏着的视线,“再加上包庇敌国首领这一条,你是不是应该与屠某做个了断?”

    他竟然全都知道了?

    “说清楚,你到底如何断定叶某藏敌?”叶倾绝不知道自己和淇奧在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在我永辉的土地上,你难道以为潞州,叶府,便不是我的天下了么?”屠涅语气清闲。

    呵!原来是在他的家里安了奸细,叶倾绝的叶府是结界空间,法力没有叶倾绝高强者,是无法强行进入的。

    可叶府也要有家丁啊,这便给了心思缜密的屠涅窥探他的可乘之机。

    “永辉皇族与士族之间,关系素来微妙。我安插人手在各个城主府中,却也想不到叶城主能叫我如此惊喜。”

    这屠涅居然敢往自己的家里伸手,既然他什么都知道了,那么叶倾绝还有什么好和他客气的。

    他向前欺身了一步:“既然如此,叶某怕是没有什么理由不与你决斗了。”

    叶倾绝此言一出,修罗场台中心地面上的圆形符印闪出一道炽烈的白光,它随着地面的放射形纹路像液体一样在凹槽里四散开来。

    场台边缘的石柱开始缓慢的旋转,地面震动,恍惚间,整个空间由褐色变为深蓝,脚底岩石缝隙,由白光转换为红光。

    屠涅的嘴角有了一丝诡异的上扬。他又将双斧收了起来,像是没有了最后一丝担忧,噙着笑意滑行般向后退去。

    “你可知这修罗场地的决斗,是要决斗的人在此承认了决斗才可真正进行的?古籍上怕是没有写吧?”

    叶倾绝若是不说出与自己决斗的话,怕是还真有逃窜出去的可能。

    叶倾绝周转开折扇,落英四散,衣决飞扬,一柄古色长剑现于手中。

    灵硕被他周身的气流震倒在地面上,次溜溜的滑出去好远。她偷偷的爬去一旁抱住末影,又十分灵巧的小跑到离两人相当之远的场台边缘呆着。紧张的注视着中心的两人,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

    叶倾绝可一定要赢啊!否则自己真的没活路了!

    “那又如何,你还是打败了叶某再去庆幸吧!”

    叶倾绝收敛起所有的表情,他向来不容易被外物影响心境。打败屠涅他胜算十之有九,就算还要护着灵硕,十之有七,于他足够。

    屠涅闻听叶倾绝的说辞,竟然朝他认可的点了点头。他环胸抱臂,神情生动起来。

    “我是打不过你,也没准备打败你,只是好奇,江山社稷图那淇奧逃得出来,你呢?”

    屠涅目光挑衅异常:“我这无用的劳什子,只是不想再留后患而已。”

    他的一只手间现出卷轴。在修罗场台内叶倾绝无处可逃,在这里将他困入冥地,再合适不过了。

    叶倾绝见状飞快的冲杀过去,自己竟然忘了屠涅还有这么一手,实在是天大的失算,叶倾绝在内心骂着该死,但他哪里还有思考迟疑的功夫。

    那两道红白的光影,急速的纠缠开来,灵硕根本看不清两人的身形。她无能为力的见证着眼前的争斗,紧张的快要把怀中晕厥的末影捂死。

    雷电、火光、冰霜、地动、咆哮。修罗场台内以全力对抗两人,惊扰的整个修罗场台不得安生。

    末影被一阵雷鸣声惊醒,它在灵硕怀中警惕的瞪向叶倾绝屠涅所在的远处。光影,结界,眼花缭乱的招式闻说不详。

    两人纠缠了多久,却相互找不出一丝薄弱,叶倾绝决心不再恋战,他紧握左拳,闭目屏息,分秒之间唤出绝招。

    那一道血红的灵光拔地直冲,无尽的血红花瓣倾洒在修罗场内。

    灵硕看到叶倾绝正站在光柱之中,难以计数的红色花瓣变换做光线,似飞箭离弦一般冲杀向眼前以金盾防卫着的屠涅。

    叶倾绝一手提起古剑,他飘飞的衣决不知何时已全然变作红色,发丝纷扬白如雪。

    他以奇袭绕到屠涅的身侧,就要将他结果。

    灵硕只看到红光一闪,紧接着爆破一般的气流将她紧紧地压死在身后水波状的围墙。

    白色,充斥满视野的白色,金色的光点纷撒其间。眼前的景象有如幻界。

    她头脑一晕,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不受控制的暂停了所有知觉。

    嗒、嗒、嗒

    有脚步向她走来,迷离间她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白色的靴子。

    那人拎起了她,她看到一双危险的红眸以及他嘴角的血渍。

    他是在和自己说话吗?

    灵镯被拨弄的金属声清晰的回响在她耳边。她的手腕被使劲的握住,那力道就要将她的手腕握碎。此刻,灵硕已经没有了任何求生的欲望。

    她在剧痛下合上了双眼。

    ******

    叶倾绝就要赢了,然而在他发动致命一击的时候,终于让屠涅抓住空当使出江山社稷图。叶倾绝被吞噬。

    寄身于御魂镯的淇奧,屠涅还未对其使出一招,那被寄身的小妖便已被叶倾绝溃散的灵力震晕了意识。

    他对着他说话。

    “淇奧,我说过我要叫你死的卑微。”

    “躲藏起来,你以为你能逃得出去?怎么样?醒过来和我再较量一场。”

    “要么我先捏碎这小美人的手,再撕断她的脚筋,再扯烂她的身子,将她拆解入腹。”

    灵硕的手指微微的颤动起来,被屠涅攥在手掌心的灵镯似有紫光流过。

    屠涅将她拉进怀里。

    “你知道的,我屠涅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他压着声线在她耳边撩拨的低语。

    嘭!巨大的爆破震响从修罗场台的一角发出,屠涅登时被震出了好几十米远。在地面上仰面滑过。

    他一手扶着胸口从地面上缓缓的站了起来。又擦了擦嘴边的血渍。

    ‘灵硕’从修罗场的尽头静静的朝他走来。她表情狠决,瞪着屠涅的眼眸红的不可思议。

    她站在离屠涅还有十几米远的地方,身形一顿。

    一个灵体抽离般闪现在她的身后,他将她抱起横空置于紫色的结界球里,叫她被载着飘向场台的角落。

    “淇奧。”他低喃,看着眼前朝自己慢慢走来的黑色身影,已和叶倾绝打斗的满身血痕的屠涅,声调里竟有丝不可思议的兴奋。

    淇奧远远朝他推掌,发出深蓝色的光波重击。他一边走着,一边在左手中唤出那柄漆黑的方天长戟,镜面一样的银色刀片寒光逼人。

    他原本闭识修炼,对外界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晓,可灵硕些微的生命体征,和屠涅那挑衅的耳语,唤醒了他。他随即生生冲破灵镯桎梏,现行出来。

    屠涅为躲连环的重击,闪现到淇奧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他闭目唤起灵识,以修复之术为自己重新振奋斗志。

    “我还以为你不会现身。”屠涅手拎银色双斧,盯着远处转过身来的淇奧。

    淇奧若是不在此现身,只要安心的寄身于御魂镯内,便不会遭受到任何外界的影响。待时日长久魂能修成,便可死而复生,振势重归。

    屠涅可以说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但他现下便化形出来,局势这样危机而他的魂能又并不稳定,这便叫屠涅占尽了便宜。

    看来,那女子的确如自己判断的那样,于这淇奧有着什么特殊的含义。

    淇奧的周身涌动起吞沃的蓝色火焰,眸色猩红,他并不理会屠涅的言语,直截了当的向其冲杀过来。

    淇奧已被屠涅激怒,进攻起来招招狠戾,屠涅也毫不示弱,一开始他还能正常的抵挡,可时间一长,他渐渐处于下风。

    又是鏖战,上一次在邺地便是如此。

    可他上一次胜了,不是吗?这一次,他依然打算胜利。

    屠涅晃动身形,袭向角落里的灵硕。

    两人在灵硕近旁的交手,将灵硕所在的结界球推向了远处。电光火石间进守攻退不计其数。

    屠涅抡旋着双斧的手臂已被血渍殷红了一片,他的腿上亦有着破裂的刺洞。

    反观淇奧,他脸上身上的血痕或喷溅,或剐蹭,皆为敌方之血,而自己却还未受一丝伤痕。屠涅已然支撑不住。

    “你退步了!御魂镯也没有那么厉害吗!”屠涅以灵识向淇奧传音。

    这般危险的当口,他却还在激怒淇奧,屠涅在想什么。

    淇奧面无表情,不做回答却直接拐出手肘肉搏,重重的将屠涅击倒在地。

    他抡出战戟,居高临下直指屠涅胸口。

    屠涅牵强闪身,淇奧紧随其后。

    也罢,看来自己还是要回去多加修炼才是。

    屠涅在躲闪中拭净嘴角,此刻,他已无意再和淇奧纠缠下去。

    他一手抓住飞刺过来的战戟刀尖,一手将其拉入自己的胸膛。诡异的行为,诡异的笑靥。

    淇奧刺杀的举动没有半分犹豫,对于屠涅的自残行为,他只是微皱起眉。

    “淇奧,我永远的手下败将!”

    刀片划入屠涅胸膛的那一刻,他的周身泛起金黄色的灵光。修罗场台的石柱开始转动。

    场台地面上红色的纹路,从极远的边缘开始收缩回流,如同被召唤一般聚集到屠涅的身下。

    空间转换为褐色,惊天的震动四下发起,震源中心的屠涅悬浮于半空,喋血的表情,言语震慑。

    他接着悄声低喃,手势换转如风。

    淇奧还未站稳身形,不知从哪来飞来的石碑,便向他扑砸过来,霎时间将他碾了个粉碎。

    屠涅轻笑出声,渐渐平复的修罗场台之中,已然没有了淇奧的身影。而是多出了一具矗立着的硕大长方形石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